[返回杂论闲侃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想要把一家都搞出来的过来看看
送交者: chickenrun8[♂★★恶霉痢疴★★♂] 于 2018-11-08 4:33 已读 529 次  

chickenrun8的个人频道

悉尼发布严重警报!这些东西统统别吃!走地鸡蛋鸡肉和鱼…已被致癌物污染!吃多了伤身!
6parker.com

在悉尼的西北方50公里处, 潜藏着一处澳大利亚的空军基地,名为Richmond。 和平的年代里, 这里居住着安居乐业的澳洲居民。 和土澳全国的发展趋势一样,这里生产养殖业和畜牧业, 鸡蛋和牛肉是人们饮食中必不可少的材料。 然而,就在最近,这里的人们接到了来自澳大利亚国防部和研究机构的警告, 听到警告,大家一下就慌了, 警告里的内容事关重大, 弄得大家都不敢吃饭了! 原来,这份警告里说, 最近几天, 悉尼CBD附近和Richmond空军基地附近的居民应该减少摄入 当地捕获的鱼类、 本地养殖的鸡蛋和红肉, 因为这一带出现了污染物PFAS (全氟烷基磺酸盐)。 PFAS这个词在当地的居民中算是明星词汇了, 可以说, 一词出现,全村紧张。 Richmond居民 看着这则警告,许多居民都窃窃私语,讨论的内容无非是: “还记得那个吗?那个死了50个人的村子…” 村民在讨论中几乎都面露恐慌之色, 这个魔鬼般的传闻,将他们的记忆, 带回了15年前…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的Newcastle,曾经经历了一件可怕的事情。 一个名叫Williamtown的地方经历了本世纪最凄惨的一起灾难。 Williamtown,一个位于悉尼北边的小镇, 15年内,镇上居然有近50名居民都 患上了多种癌症, 据现有报道记载,登记在册的有: 10人患乳癌,8人患前列腺癌,5人患肠癌,3人患胃癌,3人患非霍奇金式淋巴癌,2人患白血病,2人患肝癌… 在报道中,一名名叫Des Maslen的居民表述: “街上的每个居民,本来没癌症的现在都开始担心自己会患得癌症了。” 正是因为这样, 当地居民已经将这里称作 “The Red Zone”。 为何得到警告通知的人们会立刻将自己的家园和这个“澳洲癌症村”联系起来呢? 因为Williamtown也是一个曾经的空军基地, 在一次意外中,空军训练时,不小心将一种消防物质 泄露进入了这里的土壤和水内, 许多人认为,这次泄露才导致了居民饮食受到污染,从而使大批居民患上癌症。 然而,直到2015年,人们在得知,这种消防物质中的主要含有物, 就是这次警告中提到的—— PFAS (全氟烷基磺酸盐)。 悉尼CBD附近恐有化学污染 就在今天,被震惊的不止是Richmond空军区的居民们, 还有澳大利亚悉尼CBD附近居住的人们。 早晨起来,原准备拥抱太阳,却看到了一则“有毒”的新闻—— SMH:Richmond污染导致了澳洲发布鸡蛋、鱼类和肉类警告 ABC:Richmond附近PFAS泄露造成肉类消费警告 报道中皆表示, 澳洲空军RAAF宣布,他们在对悉尼CBD西北50公里处的Richmond空军基地的检测中骤然发现, 这处空军基地同Williamtown当年一样, 发现了PFAS污染! 这次的污染范围被锁定在Richmond基地周围方圆 10平方公里左右, 有25个地表水试验场也发现  PFAS 污染超过安全饮用水平, 其中包括Rickabys Creek和Bakers Lagoon。 在悉尼CBD附近的Hawkesbury River里的也发现了少量的PFAS 。 PFAS河流污染 这一发现让澳洲国防部以及空军基地都紧张无比, PFAS调查组管理助理秘书Luke McLeod立刻下令向该地区居民发出警告, 请居民们不要使用这些被污染的水源, 也不要在水里游泳, 也不要饮用地表水! 水,是人们生活中必备的物质,而现在, 这些被污染的水,通通不能用来洗衣做饭,更不能饮用。 PFAS水污染 根据最新发布的人类健康风险评估, 不光是人,水里的鱼也受到了污染, 当然,饮用这些水的牛、羊等畜牧生物也受到了污染, 在Richmond附近的养殖场里,鸡鸭鹅也难逃厄运, 据报道, 家禽有着中级到高级的可能性接触到PFAS污染, 所以, 生活在该地区的人们应该限制自己食用当地种植的鸡蛋和红肉, 以及当地捕捞的鱼, 以减少接触到这种化学物质。 PFAS泡沫 根据今天早晨公布的最近生态风险评估, 该区域所产生的PFAS动物和环境污染, 已经达到了人体无法接受的程度。 新闻中有专业人士建议, 居住在该区域附近的人们(包括悉尼CBD),在调查时间内, 每月不得食用超过24个本地鸡蛋, 不得食用超过50份本地产红肉, 同时,不得食用超过12份当地养殖或捕捞的鱼类。 对于儿童来说,这个数字要更少。 那么,PFAS究竟是什么?它有那么大的危害吗? 为何说“一词出现,全村紧张”呢? 首先,我们得知道PFAS是什么, 随后,我们得了解这个玩意要多久才会分解, 最后,我们必须清楚,在它分解的时间内, 究竟有没有毒性。 持久性和毒性的完美结合体 PFAS(全氟烷基磺酸盐)是一种统称, PFOS(全氟辛烷磺酸盐)及其密切相关的化合物, 即可能含有PFOS杂质的物质或可以生成PFOS的物质, 均属于全氟烷基磺酸盐(PFAS)。 PFAS是20世纪最重要的化工产品之一, 在工业生产和生活消费领域有着广泛的应用。 当然,它也出现在上一代极为流行的一种灭火剂当中。 PFAS的持久性极强,是最难分解的有机污染物, 在浓硫酸中煮一小时也不分解。 同时, 与许多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通常情况相反, PFAS会在脂肪组织中不会累积起来。 目前,在高等动物体内已发现了高浓度PFOS的存在, 且生物体内的蓄积水平高于已知的有机氯农药和二口恶英等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数百倍至数千倍, PFAS也因此成为继多氯联苯、有机氯农药和二口恶英之后, 一种新的持久性的环境污染物。 看来,只要土壤或水源中出现了PFAS, 不但难以分解,反而会越聚越多, 在这样的情况下, PFAS对人体是否有害呢? 据研究表明, PFAS会依附于血液和肝脏中的蛋白质, 据EPA、欧洲、日本及我国研究机构的研究结果表明: PFAS会通过呼吸道吸入和饮用水、食物的摄入等途径进入体内, 而很难被生物体排出, 尤其最终富集于人体、生物体中的 血、肝、肾、脑中。 海滩上PFAS残留 看到这里你一定以为它只是难以排出体外而已, 毕竟“便秘”的危害没那么可怕, 可事实,却不仅是如此。 聚集在体内,难以排出的PFAS具有肝脏毒性,影响脂肪代谢; 使实验动物精子数减少、畸形精子数增加; 又会引起机体多个脏器器官内的过氧化产物增加,造成氧化损伤,直接或间接地损害遗传物质, 引发肿瘤; 同时,PFAS会破坏中枢神经系统内兴奋性和抑制性氨基酸水平的平衡, 使动物更容易兴奋和激怒; 它还会延迟幼龄动物的生长发育,影响记忆和条件反射弧的建立; 在一定量的情况下,还会降低血清中甲状腺激素水平。 PFAS一直残留 大量的调查研究发现, PFOS具有遗传毒性、雄性生殖毒性、神经毒性、发育毒性和内分泌干扰作用等多种毒性, 被认为是一类具有 全身多器脏毒性的环境污染物。 总而言之,PFAS具有持久性、高度生物累积性、和毒性, 是公认的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简称POP)和持久累积毒性物。 这样一个危险物质,为何会出现在环保措施齐全的澳大利亚呢? 不是没有,而是你不知道, 这就得从澳洲空军RAAF说起了… PFAS就在身边,居民一无所知 据目前可得的报道消息,我们可以得出结论, PFAS曾经大量出现在 一种灭火剂当中, 而这种灭火剂,曾经被澳洲空军用于训练, 故现在依旧残留在澳洲各个空军基地中。 PFAS是由全球500强公司3M制造, 曾经广泛运用于织物保护剂和阻燃剂当中, 也用于食品包装和金属电镀。 然而,就在2000年时,3M公司突然宣布放弃PFAS的研究和使用, 得知原因后的人们才知道为时已晚… 那时候, PFAS已经污染了95%以上的人口血液以及全球偏远角落的野生动植物。 早在2009年,全球达成禁止PFAS的协议, 将其列入联合国《斯德哥尔摩公约》中, 全球也有171个国家,包括英国、德国、中国在内, 先后将此种毒性化学品淘汰。 虽然PFAS在人体内的“滞留时间”很长, 但在逐步淘汰PFAS十年之后, 抽样人体血液中的PFAS含量平均水平急剧下降了约56%。 但可惜的是, 澳洲至目前仍是没有批准这项决定的国家之一, 澳洲,目前,仍在使用PFAS。 在这数十年来,澳洲军方、商机机场、消防队及重工业等, 一直使用含有该种化学物质的阻燃剂。 据《悉尼晨锋报(SMH)》于今年6月发出的报道, 澳洲最少90个地区出现有毒性化学物PFAS污染, 污染区域如下: 从图中不难看出,悉尼已经被危险地带包围了 在澳洲, 除了少数几个地点之外, 大多数居民一直处在逍遥自在的日常生活中, 丝毫不知道潜伏在附近的“毒药”威胁, 澳大利亚当局并没有对PFAS做过大范围、细致的科普。 在Richmond常住的居民Warren Burgess在接受SMH的采访时说: “我们没有任何警告,根本没有新闻。” SMH:有毒的秘密:PFAS就在你的附近 曾几何时,Fairfax Media(费尔法克斯媒体)曾经做过有关澳大利亚PFAS的报道, 其报道的中心, 就是我们上文中提到的澳洲“癌症村”—— Williamtown。 Fairfax Media表示, 在Williamtown空军基地附近,15年内发现了50起癌症病例, 而该地区也被消防泡沫中的 PFAS化学物质污染。 但澳洲当局称,目前没有一项确凿的证据可以证明, PFAS对Williamtown居民的癌症产生了“绝对影响”。 而美国环保署已经得出结论, 认为PFAS在足够剂量和积累下对人类健康有害, 它会导致免疫功能紊乱、干扰荷尔蒙分泌, 同时造成某些类型的人类癌症。 而澳洲卫生部却依旧不这么认为, 在研究数据和《斯德哥尔摩公约》之下, 卫生部坚持认为, 没有统一一致的绝对证据表明 PFAS会对健康产生“重要的”影响。 如今,在澳洲的空军基地里,澳洲的购物商场里,悉尼Fish Market里都还村有着PFAS的灭火喷雾, 这些喷雾使用后遗留下来的PFAS百发百中地流入了植物学湾的水里, 环绕你家附近的小溪里, 和畜牧养殖场里。 目前,澳洲对这些污染点附近的养殖场、畜牧场和给排水工厂都采取了整顿和限制工作, 在不久之后,为了杜绝所有“可能的”污染, 澳大利亚可能也会禁用PFAS。 被全球171个国家禁止的“毒物”PFAS, 在澳洲却被屡次检验为“阳性”, PFAS也在威胁澳洲90余处地方居民的安全。 癌症村Williamtown的悲剧究竟与PFAS有没有直接关系, 目前尚在讨论中。 住在这些“危险地点”附近的居民表示, 他们并不知道身边有着PFAS这样的物质, 也不了解PFAS对他们身体带来的影响, 更别说PFAS的毒性了。 希望澳洲政府能在不久之后通过禁用PFAS的提案, 亡羊补牢不如防患于未然。 最后,再次提醒大家, Richmond附近的鸡肉、鸡蛋和鱼,就先别吃了。 编辑:小歪 来源: Breidenbach H. 2009. Substitution von perfluorierten Netzmitteln in Chrombädern 2009 Oberflächen Polysurfaces No. 6/2009.  Clement Baudequin, Estelle Couallier, Mohammed Rakib, Isabelle Deguerry, Romain Severac, Martial Pabon; 2011. Separation and Purification Technology76  275-282. Buck R. C, Murphy P. M, Pabon M. 2011. Chemistry, Properties and Uses of Commercial Fluorinated Surfactants. In Handbook of Environmental Chemistry, Volume 17. Polyfluorinated Chemicals and Transformation Products. Knepper, T. P. Lange, F. T. Eds. Springer 2011. Herrera V. 2008.  Removal of perfluorooctane sulphonate (PFOS) and related compounds from industrial effluents, doctoral thesis University of Arizona.
6parker.com

贴主:chickenrun8于2018_11_08 4:36:27编辑6parker.com

评分完成:已经给 chickenrun8 加上 200 银元!
贴主:chickenrun8于2018_11_08 8:08:57编辑
喜欢chickenrun8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杂论闲侃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