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孤独如风前传-第十四传
送交者: 北美江湖[♂太守★☆♂] 于 2018-05-14 22:39 已读 27 次  

回答: 孤独如风-前言 由 北美江湖 于 2018-04-25 1:57

早上六点钟的时候,警棍敲击铁栅栏门的声音把监房内的所有人都吵醒了。后半夜才勉强入睡的刘风仍然处于朦胧之中,老李头用力推了他几把,在他耳边低声叫道:“喂,起床了!”刘风这才清醒过来,从通铺上跳到了地上。周围的人都在忙碌着叠好自己的铺盖,只有吴君强一人悠闲的坐在通铺一角巡视着大家,在他的身旁,老李头动作麻利的替他整理好铺盖后,又小跑着从打开的铁门外的院子里拿回一个塑料口杯和已经挤好牙膏的牙刷递给了他,吴君强这才下了通铺慢慢悠悠的出了监房,其余的人陆续跟在他身后一起来到院子里的水池旁,纷纷从水池下的隔间里拿出自己的口杯和牙刷洗漱起来。刘风是最后一个走出监房的,他有点不知所措的站在门口看着眼前的人群,老李头瞥见了他,把他带到水池旁,拿出一个塑料口杯和一把只有正常牙刷一半长度的塑料牙刷递给了他说道:“动作快点,6点半就开饭了。”
早饭是两个馒头和漂着几颗米粒的稀粥。原本只在早晨喝杯奶的刘风实在没有任何胃口,他把馒头送给了老李头后,勉强喝下了稀粥。老李头一边慢条斯理的吃着馒头一边说道:“小哥,既来之则安之。日子还长着呢,你这样可不行啊。对了,你是因为啥事进来的?”刘风想起了前一天王警长填的那张表格,说道:“故意伤害。”老李头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我猜的也八九不离十。看你昨天那个蛮劲儿,就知道你也不是什么善茬子。”听了这话,刘风感觉自尊受到了伤害,他不服气的问道:“你会看相啊?”老李头笑着说道:“小哥,人和人不一样,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气场。老哥我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啥样的人一打眼就能看的差不多。”刘风撇了一下嘴,说道:“我可不是混社会的。”老李头说道:“嗯,现在还不是,等你在这里进修完之后,将来可就难说了。”刘风不想再和他讨论这个,岔开了话题说道:“你呢?你是为啥进来的?”老李头嘿嘿一笑,说道:“诈骗。已经进来三个月了,正等着法院判决。”说着他指了指正狼吞虎咽的光头大汉说道:“那小子,大刘,抢劫,这次是三进宫了,他是号里的二把手。”刘风冲吴君强一努嘴说道:“强哥呢?到底因为啥进来的?”老李头压低了声音说道:“强哥的事和军火有关,具体的情况谁也不知道,但是他进来是因为被他养的一个情儿给点了炮了。其实强哥早就被条子盯上了,他从85年就开始跟雄哥,早就在公安那里有案底了,只是他们一直都是在香港做事,内地的条子拿他们没办法。今年夏天他回的青岛,住在他情儿家里,然后那娘们非要跟他要个名分,他没答应,结果那娘们犯傻,就跑公安那里把他给点了。所以说啊,这红颜祸水一点儿没错。”听到他最后一句话,刘风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说道:“强哥就是这里的老大了?”老李头点了点头说道:“这是当然了。强哥是做大事的人,不是一般的鸡鸣狗盗之辈。那个大刘五大三粗的那么能打,不过是一介武夫而已,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在强哥面前,还不是乖乖的做个小弟。这号里和外面一样,也有江湖规矩。你记住,在外面牛逼的人,到号里一样牛逼。外面的杂碎到里面来还是杂碎。看见那位了没?”说着,老李头抬手指了指一个蹲在尿桶旁边吃饭的家伙,刘风转头仔细一看,那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留了一把垂到前胸的大胡子,有股子艺术家的气质,吃饭的样子斯斯文文的,如果不是身上的橙色马甲标志着他的身份,谁也不会把他和罪犯联系在一起。老李头接着说道:“那货是青岛美院的老师,下药迷奸了他的一个女学生。进来先挨一顿胖揍,然后就是睡尿桶。谁心情不好了,都拿他撒气。这种人在哪里都属于下三滥,不受人待见。”
早饭后,监房里所有的人在大刘的指挥下,面对面排成两列盘腿坐到了通铺上,吴君强依旧懒洋洋的斜靠在通铺一头的角落里注视着大家。大刘扔给了刘风一张纸说道:“这是监规,你今天给我背熟了,背不熟的话没有晚饭吃。还有啊,叫你家里人送5千块钱和一条中华过来。”刘风看着他问道:“干嘛?”大刘瞪圆了眼睛大声道:“你他妈的吃喝不用花钱吗?烟是孝敬强哥的!叫你干嘛就干嘛,少他妈的废话!”说完,他坐到了吴君强身旁,气鼓鼓的瞪着刘风,不自觉的伸手摸了摸脖子上被刘风咬过的地方,那里横七竖八的贴了一圈创可贴,拼成了一张嘴的形状,看上去有点滑稽。坐在刘风身旁的老李头用胳膊轻轻碰了一下正要发作的刘风,在他耳边低声说道:“这里的规矩是这样的。有钱进来你才有好点的吃喝,不然的话,顿顿拿萝卜白菜喂你。晚上放风的时候你找看守借电话,给你家里联系一下吧。记得找看守的时候要先喊‘报告’,管看守叫‘政府’。”
林月呆呆的坐在自己房间里的梳妆台前,她刚刚陪刘母见过了王警长介绍的律师,律师说过的话一遍一遍的在她的耳边回响着:“这个案子比较麻烦。刘风太没有经验了,被捕的时候说了太多不该说的话,现在证据确凿,故意伤害的罪名是逃不掉的。我只能尽力给他辩护,争取少判几年吧,但是这需要你们家属配合我做一些工作了。”律师暗示她和刘母需要至少准备10万块钱来打点关系,刘母当时就哭了。而此时的林月也是心乱如麻,她在惦记着刘风的同时,一种怨恨之情油然而生。她原本和刘风计划好,等刘风出国一年后各方面都稳定下来,就回国和她登记结婚,然后办团聚移民带她一起出去,这也是她父母的意见。而现在,一切美好的未来都随着刘风的被捕化作了泡影,将来会怎样,她根本想不出任何头绪,情不自禁的掉下了几滴晶莹的泪珠。
门一响,林月的母亲轻轻走了进来。林月的思绪被打断了,她抬头看到是母亲,忙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花,说了声:“妈…”林母坐到了林月的床上,说道:“月儿,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也不必太难过。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吗?”林月黯然说道:“我也不知道。”林母一边观察着林月的表情,一边继续小心翼翼的说道:“刘风是个好孩子,可他终归是做了犯法的事。我和你爸都认为你们不应该继续在一起了。当然,他现在需要各方面的帮助,你离开他从情义上讲有点说不过去。但是,你不能不为自己的未来着想。他已经是个没有未来的人了…”林月打断了母亲的话,说道:“妈,我做不到啊,我还爱他。”林母叹了口气说道:“月儿,妈懂你的心思。妈是过来人,你听妈的没错,咱是清白人家,我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和一个罪犯纠缠到一起,这全都是为了你好。其实,从你刚和刘风在一起的时候,我就不是很喜欢这个男孩子。他是读过大学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但是说话做事总有股江湖气,这不是一个可以安安稳稳居家过日子的人,他并不适合你。只是那时候,你在热恋中,我们没有说什么。原本以为你可以影响他,让他能有所收敛和改变,但是事实证明了,江山易改,秉性难移。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也许并不是坏事,好在你们没有结婚,谁知道将来你要是嫁给了他,跟着他还会遭啥样的罪呢。”林月痛苦的摇着头说道:“妈,您别说了。”林母握住了林月的一只手,轻轻抚摸着,继续说道:“月儿,听妈一句劝吧。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难,你不是小孩子了,要学会理智的思考问题,不要再任性了。”稍稍停顿了一下,林母的口吻变得坚决起来:“这事就这么定了。无论如何,我和你爸这道坎,你是过不去的。我们辛辛苦苦把你养大不容易,你是个孝顺孩子,不会为了他不要你的爸妈吧?”听了这话,林月低下了头,无声的落起泪来。林母站起身,把她搂到了自己的怀里,抚摸着她的秀发,林月也抱紧了母亲,放声大哭。
喜欢北美江湖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手机扫描进入,浏览分享更畅快!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