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孤独如风前传-第十二章
送交者: 北美江湖[♂太守★☆♂] 于 2018-05-14 22:35 已读 49 次  

回答: 孤独如风-前言 由 北美江湖 于 2018-04-25 1:57

第二天一早,刘风就用最快的速度订好了回国的机票,并向寺田昌夫请了一个月的假。在他请假时,寺田昌夫极不情愿的点头说了句:“OK”随后转身进了办公室,又拿着一张支票走了出来递给了刘风,刘风接过支票疑惑的问道:“What is this for?”寺田昌夫沉声说道:“This is your salary for the month you leave.”刘风忙把支票递回给他,说道:“No ,I can not accept it.I am not working for the month so I should not be paid.” 寺田昌夫并不接回支票,只是说道:“It is ok.Just take it.It is for your father.You need the money.”刘风的眼眶湿了,他看着寺田昌夫轻声说道:“Thank you.”寺田昌夫没有说话,只是像往常一样用力拍了拍刘风的肩头。
在刘风收拾行李的时候,赵雨荷一边帮他整理着换洗的衣服,一边悄悄抹着眼泪。刘风不经意间瞥见了她湿润的双眼,停下了动作,拉过她的双手轻声安慰道:“你别这样,我又不是不回来了。”听了这话,赵雨荷的情绪反而更控制不住了,她扑进了刘风的怀里,双手环抱住刘风,更大声的哭了起来,刘风不知所措的抱住了她。过了许久,赵雨荷才慢慢止住了哭声,她仰起头来看着刘风,抽泣着说道:“你知道吗?从我见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我和你之间一定会有故事发生。我的感觉是很准的,这次我的感觉很不好,我怕你走了之后,我会失去你。”刘风笑了,他从来不能理解女人的第六感,在他看来,那只是一种自我心理暗示,很多事情的发生往往就是在这种暗示的驱动下,当事人自己一步一步推动出来的结果。看到他满不在乎的样子,赵雨荷恼怒的用拳头轻轻捶打着他的前胸道:“你个没心没肺的家伙,事儿没摊在你身上对吗?”刘风抱紧了她道:“你说啥呢?我也舍不得离开你啊,但是我不是也没办法吗?”赵雨荷幽幽的说道:“你走了,还会回来吗?你见到你女朋友,还会记得我吗?”听她提到林月,刘风轻轻叹了口气道:“唉,要是加拿大可以一夫多妻就好了。”赵雨荷使劲掐了一下他的胳膊,恨恨的说道:“去你的!你想什么呢?我可不要做小老婆。”
刘风在温哥华机场等候转机时,接到了国内的电话,这次是他母亲打来的。在电话里,刘母哭泣着说道:“风儿,你还有多久能到啊?医生说你爸的时间不多了。”刘风的心头一紧,他说道:“妈,我正在温哥华转机,明天晚上就能到青岛。我爸咋样了?”刘母说道:“他现在已经开始断断续续的昏迷了,一会儿清醒,一会儿糊涂。你等一下,你爸醒过来了,你赶紧和他说句话吧。”短暂的静音后,电话里传来了刘父微弱的语音,刘风只能听出是父亲熟悉的声音,但是却无法分辨他在说些什么,他急切的喊道:“爸,爸,我是刘风,你等我啊,我马上就到家了。”刘父的声音依旧模糊不清,刘风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随后刘母又在电话里说道:“你爸听到了...”刘风握着手机,双眼茫然的看着跑道上正在起落的一架架飞机,脸颊上流下了两行热泪。
人生就像一场大戏,所有的人都是在按照冥冥之中的那只手写出的剧本扮演着自己的角色,而这场大戏的每个情节却丝毫由不得剧中人来决定。无论是喜是悲,都像命中注定一样来来去去,大概这就是所谓的造化弄人。刘风刚刚飞抵北京,就得到了父亲去世的噩耗,从北京到青岛的一个半小时的飞机行程,却变成了他和父亲永世相隔再也无法走完的一段人生道路。当刘风最后见到父亲时,那已经是躺在棺材里的一具冰冷的尸体。刘风跪在了地上,哭的撕心裂肺,他的胸口像是被人刺了一刀般的痛,急促的哭泣差一点令他闭过气去。林月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扶起刘风到棺材前,让他再最后看父亲一眼。透过泪眼,刘风在恍惚间看到父亲的脸上原本总是威严下垂的嘴角翘了起来,像是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从殡仪馆出来后,刘风点着了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又长长的把烟雾吐到了半空中。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仿佛心已经飞到了虚无之处。直到两个穿警服的人站到他面前,他都没有回过神来。其中一个警察正是和刘父相熟的王警长,他站到刘风的身旁,轻轻拍了拍刘风的后背,叹了口气说道:“小风,你要节哀顺变啊。”刘风微微点了点头。这时,那个年轻一点的警察站到了刘风的另外一侧,和王警长一起把刘风夹在了中间,王警长从裤兜里掏出了一叠钱,抓起刘风的手塞到了他的手心里说道:“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你收下。”不等刘风推让,王警长接着说道:“我和老刘大哥是多年的朋友了,我是看着你长大的,你不用跟我客气了。”刘风轻声道:“谢谢您。”王警长的脸色沉了下来说道:“私事办完了,我要办公事了。”没等刘风反应过来,王警长一只手攥紧了刘风的右手,另外一只手迅速伸到了背后掏出了一副不锈钢手铐,熟练的铐到了刘风的手腕上,于此同时,站在刘风另外一侧的年轻警察用力抓住了刘风的左手扭到了他的身后,和王警长一起把刘风反铐了起来。刘风诧异的问道:“王叔叔,您这是啥意思?”王警长出了一口气,说道:“对不住了小风。你今年年初犯下的事儿发了,被你打伤的朱教授现在成了植物人,这个法律责任你逃不掉了。”这时,刘母和林月刚刚走出殡仪馆,她俩看到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俩人小跑了几步来到刘风跟前,刘母一把抓住了王警长的胳膊说道:“老王,这是怎么回事啊?”王警长说道:“嫂子,局里已经盯了小风快一年了,我也是没办法,只能趁他回来这个节骨眼办事啊。您多担待吧。”情急之下,刘母感到一阵眩晕,闭上了双眼,软软的靠在了林月的身上,林月忙扶住了刘母喊道:“阿姨,阿姨...”王警长借机和年轻警察一起架起了刘风把他塞进了停在一旁的警车里。随后王警长返回到晕倒的刘母身旁,掏出一张名片塞给了林月说道:“这是我的电话,有事和我联系吧。”他看了看刘母道:“嫂子应该是急火攻心,缓一缓就好了。过5分钟还不行的话,赶紧打112叫救护车。叔叔有公事要办,先走了。”说完,王警长快步返回到警车旁,上了副驾驶座,转头看了看后座上的刘风,刘风狠狠的瞪着他一言不发,王警长说道:“小风,别恨叔儿啊。我这是公事公办。”刘风哼了一声道:“我明白,你就是吃这碗饭的,我自己犯的事我自己扛,不会怪你。”王警长又叹了口气道:“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这么冲动啊,下手太狠了。人家一个教授和你有多大的冤仇啊,你把人打成那样?”听到这话,刘风瞪圆了眼睛,双眸中露出一丝凶光说道:“教授?狗屁。我打的就是这个教授。长的人模狗样的为人师表,他妈的背后给人捅刀子,无中生有告我黑状,我就是要修理修理这种混账东西。”王警长恼怒道:“你还有理了,这还有王法吗?”刘风的声音不自觉的提高了说道:“王法?王法能管得了他胡说八道的嘴吗?管不了的话,老子来管!”
喜欢北美江湖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手机扫描进入,浏览分享更畅快!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