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睥睨天下》第二十五章  遥寄信笺添醋意
送交者: 远歌[♂内阁学士★★★★♂] 于 2018-05-13 15:45 已读 159 次  
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长篇小说_第二十五章_遥寄信笺添醋意

两人正说着,桌上的灯盏却在此时燃尽,船舱里顿时暗下来,只见水波清冷,倒影着一轮皓月当空。

雨沁田刚要起身再寻烛火,手却被袁怀昭紧紧握住,接着便感到头颈已被揽入他宽阔的肩膀。

“雨儿,说了这么久,你还是想不起来吗?还是不相信我们之间的感情,要刻意疏离对我心存戒备吗?这十年相思之苦,才得与你重逢,求你别对我这么冷淡。”

雨沁田感受到他气息中满怀哀伤,嗓子也暗哑了几分,抚摸自己头发的手微微颤抖,却难掩疼爱之情。叹道:“岂不闻‘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昭哥至诚之心我已理会,只是如今你我都背负着重重宿命,恐怕……

袁怀昭终于听他叫了一声‘昭哥’,几乎喜极而泣,也不顾他后面想说什么,紧紧将人搂近几分,“什么宿命劫难我也不在乎,我只要你!渊家如今已无后人,源家和雨家除了你我,也只剩你那个弟弟还活着,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在一起重整瑶乡吗?”

“你说我的弟弟……”雨沁田闻言大惊,刚要发问,却听远远的湖岸上鸟雀惊起,依稀传来喝呼打斗之声,在这万籁俱寂的月夜,显得分外突兀。

“今夜我约你在这湖心孤舟,谨防雨瑶族之事有所泄露,却不知怎会有人在岸边打斗?”

袁怀昭也是一脸不解,将桌上血珀笛和书卷收入怀中,不待雨沁田动作,已伸手将他抱起,展开轻功,蜻蜓点水般飞身上岸。

却见岸上两个细瘦的身影正打得不可开交,一个自是凌剑秋,另一个身材纤细娇小,拿薄纱掩住脸面,竟也是一个年轻女子。凌剑秋的鸳鸯钺已是难得一见的稀罕兵器,可对手那名女子手中却好像拿了一缕金丝线,缠缴拉拽,打法灵巧诡谲,竟能与凌剑秋斗个平手。

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凌剑秋_鸳鸯钺_罕见兵器

那女子瞧见袁怀昭抱了雨沁田踏水而至,无心恋战,手中断水金丝横抽,凌剑秋的衣角顿时被切成数片。趁她惊讶之际,一个旋身翻过她头顶,便想逃走。凌剑秋哪肯就此服输,左手鸳鸯钺飞出,便如一把回旋飞刀,朝那女子追击而去。那女子闻声回头,正想举金丝抵抗,却发现雨沁田的目光正瞧向自己,眉头一簇,赶紧把金丝缩回袖中,旋身再躲,终是慢了半拍,生生被那鸳鸯钺的利刃划在臂上,鲜血直流。那女子也顾不得伤势,腾身而起,几个连续翻腾,避过左右再度袭来的鸳鸯钺,展开轻功,飞也似的奔入岸边林丛,转眼逃得没了踪影。

凌剑秋见袁怀昭将雨沁田抱在怀中,早已打翻醋坛,见对手逃走,也无心再追,收了双钺便想离开。却听袁怀昭语意冰冷地在背后喝道:“怎的你竟在此偷听?”

凌剑秋正在气头,见他挽着雨沁田腰身,一脸呵护的神情,对自己却是这种态度,转回身讽刺道:“允许你俩在小船上熄灯拔蜡不三不四,就不许我看吗?”

袁怀昭闻言怒道:“你嘴上放尊重点,哪个不三不四了,休得胡乱猜测折损雨儿清白!”

凌剑秋冷笑道:“青楼的狐媚子,哪有什么清白,这才第几次见面,都叫起闺名了,羞也不羞!”眼见袁怀昭气恼地踏前一步,更是气盛,“怎么,你我一同闯荡江湖七八年的感情不算,这会儿为了个狐媚子的清白,倒还想来打我杀我不成!”见雨沁田不堪抢白,作势要走,又抢身挡住去路道:“我的雨儿姑娘,你可别走啊,走了他又要恨我怪我,还是留下来当我的袁大嫂岂不干脆?”眼见雨沁田和袁怀昭脸上都挂不住,揶揄道:“不过呢,我这位袁大哥在江湖上赫赫大名,仰慕他的女子可不在少数,你看刚才跑掉的还不知道是哪路暗中吃醋的妮子呢。”

袁怀昭见她醋意上来,口不择言,恨恨道:“你莫再胡言乱语胡搅蛮缠!我且问你,刚才与你打斗那人到底是谁?”

凌剑秋心说,我藏在树上监视了两个时辰,竟没发现旁边树上也有人潜伏,想那女子也来了许久,且功夫着实不错。要不是你们突然熄灯吹蜡的,我还注意不到她的行踪呢。嘴上却不肯承认实情,只道:“谁知道她是哪路的,你还不谢我把她打走,否则你俩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瞧在眼里了。”

雨沁田不愿与凌剑秋争执,见她一副泼醋的样子,懒得再说,拱手一揖,“两位大侠慢聊,恕不奉陪。”足下一点,身形已至数丈之外。

背后袁怀昭急切地喊道:“雨儿,日后如何联系你,你的笛子和书稿还在我这儿!”

雨沁田足下不停,回眸一笑道:“东西你先留着吧。翁山泊边古刹门前有一石龛,有事便留书于此,我自会收到。”

此后匆匆数日,袁怀昭竟是无心其他,只是对着那一对血珀笛出神,后来干脆将落脚之处搬到翁山泊附近,每日将雨沁田留下的书稿细细阅读描摹,将一页页瑶文都认真翻成汉文,封入信封,寄放于古刹石龛。

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雨沁田_书稿_信件

凌剑秋见他痴情若此,纵然自己一个大活人天天在面前陪伴,却不理不睬,只为着那人托付的事情费心劳神,心中好不失落。更何况任凭他们打着调查瑶族旧事的旗号,隔三差五地“鸿雁传书”,长此以往,也难免情根深种,若那狐狸妹子哪天真来横刀夺爱,只怕自己便是瞬间出局的下场。想到此节,凌剑秋再也坐不住,若不查清此女的真实来路,只怕袁大哥就没有梦醒之时。

打定主意,凌剑秋便日日伏在古刹门前,只待传信人露面,便打算悄悄跟踪。哪知连续几日过去,偌大的翁山泊附近就没出现过半个人影。耐着性子又蹲了几日,几乎连如厕的时间也不敢离开,才终于发现夜深十分,竟然有一只大犬样的兽影纵到古刹前,叼走了石龛里的书信,怪不得自己空守多日无果,却原来负责传信的“差人”竟是个畜生。

凌剑秋心想这女子倒是有意思,送信也搞得神秘兮兮,倒要把那畜生抓来瞧瞧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心中转念,足已发力,使出轻身功夫接连在树梢上穿行。却见那兽影飞快地在下方林中奔跑,速度远远快于寻常的犬、狼、狐狸。追出十数里,凌剑秋累得气喘不休,一屁股坐倒在枝头上,眼睁睁看着那兽儿轻快地蹿入密林深处,踪影全无。

次日清晨,露水映照着晨光,清脆的鸟鸣唤醒了小憩中的凌剑秋。她揉了揉微肿的双眼,用力伸了伸腰腿,晃晃脖子,“娘的,后半夜跑断了腿,却连个畜生都跟不上,凌女侠颜面何存?”自报自怨地蹲守在寺前古树上,看来今天还得继续受罪。

直等到正午十分,湖上反射着夺目的阳光晃得人睁不开眼,凌剑秋终于看到古刹前树影晃动,屏气凝神,只见树丛里蹿出一头通体雪白的小豹,叼着一封密封信函熟门熟路投进庙门的石龛里。只见那小家伙皮毛闪亮,修剪打理得好不漂亮,一尘不染的雪白毛发中还透着隐隐的紫色,一双圆溜溜地金瞳左顾右盼,神色飞扬,正是雨沁田的宠兽雨点儿。

凌剑秋蹭地跳下树,堵住小雪豹的去路。雨点儿显然被她吓了一跳,额头的火焰型紫斑倒竖,气势威武地朝凌剑秋一声大吼。

“哎呀,你个小畜生有种,还敢嘲我吼,看我怎么逮住你,扒了这身奇怪的紫豹皮吓吓你那婊子娘!”

雨点儿似乎听得懂凌剑秋的话,气鼓鼓地昂着小脑袋,又是一声大吼,纵身扑到她面前,挥起一爪朝她面颊袭来。凌剑秋一惊,见锋利的豹爪已划到面门,赶紧侧身躲避,只觉得那小家伙掌风颇是凌厉,这一招的力道不亚于一个江湖好手。

“小畜生,有两下子,敢划本姑娘的脸,让我好好教训你!”凌剑秋玩心大胜,也不用武器,只展开拳脚与那小雪豹厮打。

雨点儿毫不示弱,虽然体格仍显幼小,却是敏捷矫健,腾挪纵跃间,豹尾倒剪,落爪有风,呲着一口锋利的白牙,竟是气势如虹。凌剑秋闪躲格挡,拳打脚踢,一人一豹斗了个昏天黑地,不分上下。眼见那小东西训练有素,自己久攻不下,着实没脸,心下着急,翻身跳出战圈,在镖囊中抽出一镖,回身抖手直取小雪豹后腿。

哪知雨点儿见飞镖近前,竟毫不慌张,不退不躲反而迎头扑上,偏头一咬,竟把那枚飞镖稳稳接住,在凌剑秋一脸惊讶的表情下,摇头摆尾地跑到近前,把叼在嘴里的飞镖扔在她身前,拱拱脑袋,一脸邀宠模样。凌剑秋哭笑不得,心道你当本女侠的飞镖是你游戏的彩球不成,干脆又掏出数镖,再不客气,连珠炮般刷刷刷朝雨点儿射去。

接暗器是雨点儿每日的必修项目,接不到可是要饿肚子的下场,见连珠飞镖袭来,不敢大意,上蹿下跳,爪扑尾扫,一连串的飞镖竟无一例外被它全部扑下。直待凌剑秋把一袋镖都射完了,小家伙还是胜券在握,一脸意犹未尽的样子。凌剑秋哑然失笑,干脆掰下一截树枝,劈手朝身后掷去。雨点儿甩开四爪,发力急奔,朝着树枝就去追咬,模样分明是条乖巧的大狗,竟把接到的树枝衔了回来,交在凌剑秋手里,溜溜的金瞳讨好地看着她。凌剑秋从未见过如此训练有方的灵兽,喜欢得伸手拍拍它顶门毛发,心道可惜我没有好吃的奖励你。

雨点儿见她不给奖励,不满地龇龇牙,突然想起了自己是来执行任务的,嗷了一声,头也不回地就往林中跑去。凌剑秋也如梦初醒,心说差点忘了自己还要捉拿这小畜生,发足狂奔,紧紧尾随。雨点儿见她在身后穷追不舍,使出本领,跑得风驰电掣。凌剑秋生怕落得昨晚那般没脸,也拼上了平生全力,身形如风,竟不落后。

雨点儿跑了半晌,回头见那疯婆娘轻功好生了得,竟不能甩开距离,干脆使出了赖皮手段,专挑难行之处跑。一会儿翻山,一会儿越水,一会儿钻灌木,一会儿滚荆棘,直把凌剑秋搞得灰头土脸,狼狈不堪,鬓发凌乱,身上衣裙也被划了几道大口,眼看就要进城了,这大白天的人来人往,自己这副模样非被人当成疯子不可,气愤地停下脚步,看雨点儿远远地在前方回头张望,怎么看那表情都是一脸欠揍的得意样,一跺脚,啊地大喊了一声,心里不爽之极。

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凌剑秋_灰头土脸

这日雨点儿又是乘夜来送信,像是有了前车之鉴,叼着信封左顾右盼半晌,见古刹门前寂静无人,方才放下心,把信投入石龛。却此时,一股无比鲜美的香气飘散过来,雨点儿翘着鼻子使劲嗅了嗅,顺着香气一路找,竟然发现草丛里有一只肥美的大烧鸡,雨点儿哪里禁得住这样的诱惑,嗷呜一声扑上前吃了个满嘴流油。意犹未尽地抬起头,却发现前面不远处还有一只烧鸡散发着诱人的香气,雨点儿欢欢喜喜跑过去,三两口把鸡吞下肚。

哪知这样的好事接二连三,雨点儿一路吃一路走,转眼已吃了第五只鸡,眼见前面一棵老树下竟然还放着一个大大的烤猪腿,雨点儿不疑有诈,跳上前便想大快朵颐,哪想前爪刚碰到猪腿,埋在草丛里的绳套嗖地收紧,雨点儿嗷地一声惨叫,已被四脚倒吊挂在枝头。

“小畜生,还敢跟老娘斗不?就知道你是个吃货,五只烧鸡,搞定!”凌剑秋得意洋洋地从树后转出身形,捡起地上的猪腿,望着雨点儿眼泪汪汪,呜呜咽咽的可怜样,笑吟吟地大嚼特嚼起来,“我倒看看,有没有人肯来救你!”

转眼天亮,凌剑秋乔装成一猎户模样,蹲在老树梢头,只待有人前来寻豹。等了半晌,终于看见一个锦衣卫模样的青年,一路东瞧西望地朝古刹走来。

“雨点儿……你跑到哪去了?我这大忙人儿天天事儿多着呢,哪有空和你大少爷玩藏猫猫啊?雨点儿,快出来,我叫你大哥,叫你二当家的还不行吗?死雨点儿,臭雪豹,给我出来……”却原来正是被雨沁田派来寻找雨点儿的谭永。

雨点儿被装在篮子里高高地吊在树上,听见谭永的声音,赶紧从篮子里探出头来,呜呜地惨叫。谭永见状忙跑到树下想解开吊绳,却被树上跳下的凌剑秋挡了个结实。

“喂,臭小子,想干嘛?”

谭永见凌剑秋粗声粗气,好没礼貌,瞪她一眼道:“你说干嘛,你绑了我们家豹儿,爷特意来寻它的。”

凌剑秋摸摸假髭,装模作样地道:“这死豹儿偷吃了我家五只鸡,我正打算扒它的豹皮去卖钱呢。”

谭永横了一眼树上呜呜咽咽的雨点儿,怀里掏出一锭大银子,抛给凌剑秋,“陪你几头牛都够了,快给大爷把豹放下了。”

凌剑秋眼睛一瞪,不屑道:“才给这点儿钱啊,不够!”

谭永懒得和她磨蹭,怀里掏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轻蔑地道:“大爷我最瞧不惯你这种趁火打劫的小毛贼,懒得和你计较,你乖乖把豹放下了,这一百两就归你。”

“一百两啊……不够!”

“喂喂喂,你别不识好歹,晓不晓得一百两是多少钱啊,不够个屁!”

凌剑秋见谭永言语轻浮,没个正经,顿起逗笑之心,笑道:“大爷您这么英姿飒爽风度翩翩的,才给这点钱岂不让人笑话?”

谭永见她转了这副狗腿的态度,心里十分受用,脖子一昂,得意道:“知道就好,看你这没见过钱的模样,大爷我就多赏赐你点儿,你说吧,想要多少?”

凌剑秋上下打量他一番,心想让你装,我便抓你个大头,伸出一个手指,大咧咧地说:“那就一千两吧。”

“啥?一千两,你还真敢要价,当我傻啊?”

凌剑秋也不理他,径自翻身上树,抽出怀中匕首作势去抱雨点儿。

谭永急道:“你最好和我说抽刀子是为了砍绳子放豹啊!”

凌剑秋冷冷道:“抽刀子当然是为了扒豹皮,这小畜生皮毛颜色这么珍贵,我拿到京里去肯定能卖个大价钱!”

谭永见她一副认真样把雨点儿吓得呜呜直叫,赶紧软了口气,道:“好好好,你先下来,钱都是小意思,下来好商量。”

凌剑秋嗖地跳下树,笑嘻嘻地说:“就知道大爷您有钱,小的倒要请教您的高姓大名啊?”

谭永一拍胸膛,冷笑道:“说出来恐怕你就没胆要钱了,我是西厂督主谭永!”

哪知话音刚落凌剑秋哈哈大笑,“西厂督主?东西厂的督主不都是太监担当的吗?我说你这么油头粉面呢,原来是个死太监!”

谭永闻言气得跳脚:“你你你……你莫胡扯,你才是太监呢,你们全家都是太监!老子是如假包换的纯爷们,要不要脱了裤子给你验验?”

凌剑秋笑道:“好啊,你脱呗!”

谭永作势解裤带,却冷不防出手如电,一把撕下凌剑秋嘴上贴的假髭,笑道:“死丫头,羞也不羞,还想看大爷裤裆里的宝贝!”

凌剑秋被他揭穿身份,脸瞬间臊成了猴屁股,“你!你怎么知道我是女的?”

谭永眯着眼上下把她打量一圈,一脸坏笑道:“你胸前那么有货,下次要扮男的,记得把胸裹好啊,大奶妹!”

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凌剑秋_女扮男装

凌剑秋闯荡江湖多年,向来都是大大咧咧,不拘小节,和身边的袁怀昭以及雷厉、丛洲一帮兄弟相处,也总是称兄道弟,从来没人把她当女人,更别提“大奶妹”这种称呼,被谭永这一番抢白,脸红得都要滴出血了,飞起一脚,就朝谭永下身踹去。

谭永半打半躲,嘴上还不忘调笑:“大奶妹,你又贪财又好色,还这么凶,以后哪个男人要你?大爷我本来是可怜你,要是你真嫁不出去还可以考虑考虑把你收了,你要是一脚把我这命根子踢坏了,以后谁来疼你……”

凌剑秋听他言语如此轻薄,恨不得立时把他拿下好好赏一顿暴揍,却不想谭永看着贫嘴,功夫却是不差,两人噼噼啪啪过了数十招,也没见个胜负。

谭永见这小婆娘如此能打,也是大出意料。收手一个侧翻跳到树后,大喝一声“住手”!

凌剑秋柳眉倒竖,也是累得气喘不休,喝道:“你待怎样?”

谭永笑嘻嘻地说:“好男不和女斗,看你累成这样,哥哥让着你。你刚才说多少钱?哥给还不行?”

凌剑秋手一伸,道:“拿来吧,三千两!”

谭永气得哭笑不得:“你这丫头是有多财迷啊?明明是一千两,怎么变成三千两了?”

凌剑秋横道:“谁让你辱骂本姑娘!多两千两赔罪。”

谭永笑道:“你好赖话也不会听,我哪里骂你呢?大奶妹那是夸你好不好?”

凌剑秋听他还这么叫,气的挥起拳头就打,被谭永一把接住用力一扯几乎立身不稳就要栽倒在他怀里,赶紧扎稳脚跟,死命想甩脱他的手,哪知谭永竟是不肯松手,另一只手还乘隙托起她下巴,坏笑道:“大奶妹,你长得还挺漂亮的,好好打扮打扮,穿身裙子戴朵花什么的,也不至于就没人要。女孩子得温柔会打扮才行,像你这样凶巴巴的又打又杀,穿衣服还这么没品位,倒可惜了这身材和模样。要不和哥哥回去,我教教你怎么样?”

凌剑秋何曾被人这么调戏过,又急又羞,拼命挣脱他的钳制,逃开数丈,恨恨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谭永也收起一脸痞气,正色道:“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是堂堂锦衣卫指挥使谭永大人!”

凌剑秋几乎喷出一口血,“我呸,新任锦衣卫指挥使叫楚进良好不好!你他妈骗谁呢?少和本姑娘放屁!”

谭永见牛皮又被她毫不留情地戳穿,也挂不住脸,赶紧岔开话题道:“你看看,你又是他妈的又是放屁的,满口脏话,还有没有一点做女人的自觉?给你三千两,赶紧把雨点儿放下来,我还有很多公务呢。”

凌剑秋气鼓鼓地道:“少管本姑娘的闲事,告诉你,今儿这豹你要想抱走,就交五千两来,否则门都没有!”

谭永忍无可忍,怒道:“大奶妹,就凭你,还想要五千两?五千两都够买京城头牌的初夜了!”言毕也不再和她纠缠,抽出赤珠绣春刀就去斩树上的绳索。凌剑秋见他拔了兵刃,也毫不客气地举钺相迎,二人你来我往,又打在一处。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