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孤独如风前传-第一章
送交者: 北美江湖[♂太守★☆♂] 于 2018-05-09 16:11 已读 34 次  

回答: 孤独如风-前言 由 北美江湖 于 2018-04-25 1:57

第一章
2003年1月,元旦后的青岛像往年一样阴冷无比。刘风躲在化工厂大门外不远处的一棵老槐树下,裹紧了外套,不停的踱着小步,嘴里叼着的烟卷在暗夜里闪着红光。猛然间,手机铃声响了,他连忙吐掉嘴里的烟头,掏出手机按下了接听键放到耳边,是他女朋友林月打来的:“你在哪儿呢?”刘风有点不耐烦的回答:“我在外面办点事儿,很快就回去了。”
“你别忘了,今晚要到你家吃饭昂,我已经在这儿了!”
“操,差点忘了,好了,我知道了。”刘风一边回答,一边死盯着从化工厂的大门里走出来的下班人流。突然,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一个已经开始谢顶,戴着酒瓶底一样厚的近视眼镜的小个老头。刘风挂了手机,塞进牛仔裤的后兜,右手伸进怀里,掏出了一根甩棍,藏在身后,快步跟了上去。
那老头拎着一个公文包不紧不慢的走着,刘风紧紧的跟在后面大约3、4米远的地方,不时的打量着四周。快到一个小巷的拐角的时候,已经没有别的路人了。刘风把甩棍打开,刚冲到老头的背后,他的手机又响了。“我操!”刘风轻声骂了一句,这时那老头也听到了手机铃声,站住了脚回过头来,正看到刘风举起了甩棍,惊吓中,他指着刘风:“你…你要干什么?”“老子今天跟你算总账!”刘风恶狠狠的说道,手里的甩棍重重的落在老头的秃顶上。“我让你这辈子都忘不了我,狗操的!”刘风一边骂着一边用甩棍击打着靠在墙上开始瘫软下去的老头,直到老头的血溅到他的脸上。
看着倒在地上的老头,刘风收起了甩棍,打量了一下四周,转身就跑。一直到大路边上,正碰上一辆出租车。刘风拦下了出租车,上车后喘着气说:“大学路18号。”然后重重的靠在座椅背上,点着了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看着车窗外闪过的行人和路灯,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
刘风到家时,餐桌已经坐满了人。他的发小战东和战东的女朋友许若君都在。看到匆匆进门坐到桌边的刘风,林月一边帮刘母摆着碗筷一边抱怨:“都给你打了多少次电话了,咋不接啊?大家都在等你呢。”刘风瞪了她一眼道:“我有事忙着呢,没听到!”话没落音,坐在一旁的刘父一巴掌拍到他的后脑,呵斥道:“忙个屁,让这么多人等你,你还有理了!”刘风一缩脖,不吭声了。刘母赶紧打圆场:“好了,来来来,大家开饭了。”
所有人都坐好了,刘父举起了酒杯道:“我来说两句。今天这顿饭,一是为了庆祝刘风和战东申请移民成功,二是给你俩践行。来,咱们先干一杯。”说完,一仰脖,把满满一杯茅台喝了下去。刘风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不过他的酒量明显不如刘父,不到一分钟从脸到脖子红成了一片。坐在他旁边的林月轻轻拽了一下他的衣角道:“你慢点喝!”刘风一甩手,梗着脖子道:“爷们喝酒就这样,你少管!”战东举起了酒杯对刘父道:“谢谢叔叔和阿姨招待。月是故乡明,酒是家里美。出国前的这顿饭,咱们一定铭记在心。”“哈哈哈,说得好,还是你小子会说话。”刘父笑道,“这就对了。你俩小兔崽子给我记住了,出国不能忘本。走到哪里都要记住自己的祖宗。黑头发黄脸蛋子是你们一辈子的烙印。你们是中国人的种,到洋鬼子的地界上,长出来的也要是中国人的树!谁要是出去丢了咱中国人的脸,别怪老子不客气!”一杯酒下肚的刘风已经开始晕乎了,不过还勉强用双臂撑在桌面上,脸上带着不自然的微笑。林月关切的看着他,轻声问道:“你没事儿吧?”战东扭头冲许若君道:“看看,看看,你也学着点,瞧人家媳妇多会疼人啊!”许若君狠狠的掐了他大腿一把道:“来,让我也好好关心关心你哈!”战东疼的差点蹦起来,一边哎呦着,一边忙不迭的揉着被掐的大腿,所有的人都笑了起来。
酒量有限的刘风陪着刘父喝下第二杯茅台后,明显的不剩酒力了。他斜靠在椅子背上,手搭在身旁林月的肩上道:“老婆,我走了,会想我吗?”林月白了他一眼道:“我才不呢,想你干啥,老是欺负人家。”战东在旁边安慰林月道:“我们先去打前站,安顿好了就接你们过去。放心,有我看着你家刘风,他整不出啥幺蛾子。”说完,他扭头一脸坏笑的看了看刘风,刘风没有说话,只是心有灵犀的笑着看着他。许若君一脸凝重的插话道:“金窝银窝,不如家里的草窝。你俩出去了要自己学会照顾自己。不如意的话,就回来吧。”刘父又一仰脖喝下一杯酒,轻叹了口气道:“好男儿志在四方,应该出去走走见见世面。不过你俩小子记着,这里啥时候都是你们的家。混不下去了,就回来,不丢人。”听了这话,刘风的眼圈有些湿润,他刚想说什么,一股酒劲涌到了喉咙间,他忙站起身来冲进了卫生间,跪到马桶前大口的吐了起来,一股茅台的酒香瞬间充满了整个卫生间。林月赶忙跟了过去,轻轻用手按抚着他的后背,埋怨道:“不能喝,就喝慢点嘛。”刘风吐得七荤六素,泪水糊满了脸颊,他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打开水龙头冲洗起来。
看到他的狼狈样,刘父哈哈大笑道:“儿子,知道茅台的厉害了吧?以后你们的日子就会像这茅台,看着和水一样平平淡淡,喝到肚子里是啥滋味只有自己知道。悠着点,慢慢品,不能浪费了好东西。但是就算你消受不起,吐了出来,那茅台还是香的,让你一辈子都忘不掉。”
第二天,刘风和战东两家人一早就来到了火车站给他们送行。在拥挤的卧铺车厢里安顿好他俩的铺位和行李后,其余的人都回到了站台上。林月看着车窗内的刘风,不禁捂住自己的嘴抽泣起来。刘风隔着车窗冲她挥了挥手,脸上挤出了一丝微笑。许若君抱住了林月,望着战东,眼里也充满了不舍的泪水。受她俩影响,两位母亲全都情不自禁的掏出了手绢擦拭着眼角。刘风低声对战东说道:“娘们怎么都这么磨叽。”战东没有说话。刘风扭头一看,发现战东居然也在偷偷摸着眼泪,不禁皱起了眉头,用胳膊肘顶了他一下道:“嘿,说她们呢,你怎么也跟着来劲了。”战东哽咽着道:“谁像你一样,整个儿一冷血动物。”刘风撇了撇嘴不再说什么。这时,远处传来了汽笛声,随着那悠长的汽笛,火车开始启动,一点点的加速,慢慢的驶离站台。车里和车外的人们相互挥着手道别。猛然间,刘风瞥见一直在抽烟的父亲躲到了人群外的角落里,转过身去背对着火车,抬起一只手用手掌揉搓着眼睛,没等他仔细看清楚,火车已经开出了站台,沿着铁轨快速的向远方奔去。
林月陪着刘风父母从火车站出来,又回到了刘风家的楼下。没到楼门口,她们就远远的望见楼下停了一辆警车,两个警察站在车旁抽着烟。等她们走到近前时,其中一个年长的警察扔掉手中的烟头,迎着刘父走了过来打了个招呼道:“老刘,好久不见了啊。”刘父同他握了握手道:“王警长,这是啥风把你给吹来了啊?走,上家去,咱俩喝几口。”王警长摆了摆手道:“哈哈,改天咱哥俩再好好喝一顿。今天有公务要办。”说着,王警长看看了刘父身后的刘母和林月,压低了声音对刘父道:“你家刘风呢?他在哪儿?”刘父道:“刘风?他出国了。这不,我们刚刚送完他回来。你要找他?有啥事儿吗?”王警长干咳了一声道:“是这么回事,刘风摊上点事儿。他把他们厂从大学外聘的一个老师给打了,手下的还挺重,把人都给打住院了。我们这是来找他回去协助调查一下。”听了这话,刘父的眉毛扬了起来,他惊讶的说道:“是吗?啥时候的事了,他为啥打人?”王警长道:“就昨天晚上的事。为啥打人嘛,还需要调查一下。不过他打人总归是犯法的事,而且人伤的也不轻,我也是公事公办。希望你能理解啊。”刘父拖着长音“哦”了一声道:“好吧,我知道了。不过呢,刘风现在已经走了,这小子一旦出了这个家门,就跟出了笼子的鸟儿一样,我也拿他没辙了。该怎么着,你们自己办吧。”王警长又是哈哈一笑道:“成!有老哥你这句话就行。那你能告诉我,他去哪儿了吗?”刘父仰头看了看天上的白云,慢慢吐出了三个字:“加拿大。”




喜欢北美江湖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