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长篇纪实文学——《麒麟城》7-11、车祸身亡
送交者: ywsctjl[♀中书令★★★♀] 于 2018-02-08 8:00 已读 1278 次 1 赞  

7-11、车祸身亡

 

这一天,张宏堡接到王林的一个电话,说要来拜访,这让他很是吃惊!

“修炼法术的王林来我这里干什么?难道我曾经修炼法术的秘密被他知道了?”他心里嘀咕着,虽说心里有些没底,但是又没法拒绝!他知道王林非一般气功师,他的法术很厉害。据说他能做到空盆来蛇、空杯来酒、纸灰复原、凌空题辞等,最拿手的是变蛇的绝活,他专为高官、名流治病。

他自判和王林不是一个类型的,自己的法术水平不如王林。

王林来访之前,张宏堡将修院中的勤杂人员全部都支出去了,仅仅他自己在修院。

一阵寒暄过后,二人相互打量,心中暗暗较劲。

“听说前些日子,密宗活佛登增嘉措来拜访过大师?”王林笑着问。

“看来你的消息很灵通啊,他是来过。”

“听说,二位还相谈甚欢呐。”

“他们在修炼上有些见地,密法传承是不能否定的。”

王林也知道从理论上自己不是张宏堡的对手,遂避重就轻,他说:

“什么传承不传承的,见地有什么用?关键是有真本事!他们也就是活个名头吧,没啥真本事!”王林眯着眼睛笑着说:

“也就是能练个‘双修’。”

王林的轻蔑里,也裹挟着对张宏堡的不屑。张宏堡也明显地感觉到王林话中的敲打,他知道,王林嘴里的“双修”,只不过是男女做爱的代名词罢了。但他不想就这么示弱,笑笑说:

“条条大道通罗马啊,就是‘双修’练精了也相当不错了。”

“看起来张大师这个挺在行啊。”王林一脸不屑地笑,让张宏堡怎么端详都觉得他来者不善。

“惭愧,惭愧!比起你王大师来差远啦!业界谁不知道,你可是高手啊!你的‘双修’功夫应该比谁都到家呀。”

“可不敢当!”

“有啥不敢说的?你们久居天庭,都不知海外早就流传开了,而且还传得沸沸扬扬,你别再掩耳盗铃了!”张宏堡取笑着。

“我这倒没啥,凭本事吃饭嘛!可你都成了会道门了,能不被取缔吗?”

张宏堡很反感王林那副盛气凌人的模样,他不愿听王林说下去,就截住他说:

“是不是会道门也不是一个人说了算,这样做是要下地狱的。”

“别把调子起得这么高嘛,张大师!将来的事,谁都说不好!您还相信有地狱呢?”

“当然,你不信吗?”

“也信也不信。这天堂地狱嘛,说有就有,说无也无。比如你这儿,装得富丽堂皇,俨然就是天堂啊,可是,这么好的地儿瞬间也可以变为地狱!”

“你不用威胁我,王大师,啥样的威胁恐吓我没领教过?我的所作所为,都是光明磊落的!”

“笑话,进入到这层圈子,哪有什么光明磊落!相对论是怎么讲的,没有黑暗哪来光明啊?”

“王大师还知道相对论呐?我还以为王大师是个——”张宏堡稍微一顿,“猪精”二字还是没有说出口。

“我是个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得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王林翘起二郎腿,扳着手指头,说得语重心长。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啊!我说过,我们不是一类。”张宏堡扫了一眼对方光亮亮的秃顶说。

“我知道你张大师能说会写,但是怎么样?你这条路行不通啊!你这么精明难道还看不清吗?你能玩得过政府吗?”

“你说的那是政治流氓!”

“你跟我说说哪一个不是流氓?美国不是?民运不是?达赖不是?还是他李洪志不是?说到李洪志了,我就再插一段。海外民运的这一帮,谁不知他是你中功的第三期学员,他是磕过头,拜过师的中功弟子。李洪志是跟着你从‘一步功’学到‘四步功’,结果这小子出师以后,楞说他是跟长白山白胡子老头学的!把中功的‘四步功’改成他的‘五套功法’。把‘中功密法’变成他的‘转法轮’,欺世蒙人。你的书是九一年印刷的,他李洪志的《转法轮》出版比你晚了一年多!《转法轮》的那点东西,全是剽窃你张宏堡的,什么‘偷气’,‘采气’,这词都是你张宏堡先说的!总有一天我要问问李洪志;你师父到底是谁?!这不是流氓是什么?不流氓能生存吗?强大吗?再者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什么国家,法律,道德的,都是个名义罢了。说到底,你不就是不服吗?不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吗?凭啥他李洪志闹这么大,这么受美国宠?”

“你对各家的老底摸得门儿清。确实是这么回事。

“你的功法和文化不也是拼凑的吗?退一步讲,你的理论再好,主义再真,可你实现不了又有什么用呢?”

“那也无妨,二十年后我又是一条好汉!天地还是我的!可你呢,到那时可能还在地狱里呆着呢。”张宏堡说着来了怒气,正想再说下去,却被手机铃声打断了。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张宏堡礼貌地打了个招呼,王林没说话,摆了个请便的手势。

自打进了修院,张宏堡这是第二次接电话了,看来他很忙,但是为什么这么大的修院里,就他一个人呢?没有人和他同住在这里吗?他就不怕被暗算吗?王林打量着这个装饰豪华的客厅,张宏堡接完电话进来坐下,王林忽然问: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张大师应该是属蛇的!今年五十二岁。”

“对,没错!到了知天命的年纪了。”

张宏堡机械地回答着。尽管这都是公开的个人资料,但是王林的话还是令张宏堡心里一惊。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好自为之!”王林笑了,稍微得意的那种笑。

这时,张宏堡的手机又响了。

“张大师很忙啊,不打扰了。下次再来拜访。告辞告辞。”

“不好意思,慢待了。欢迎下次光临寒舍。”

……

张宏堡送走王林刚一进院子,忽见刚才还在院里很平静的孔雀和狗,现在都是一副很惊惧的模样,那狗夹着尾巴,低着头,发出“呜呜”的哀叫,孔雀也发出了怪叫。没有一丝风,但是垂柳却东摇西摆,那些花树摇晃得哗哗直响,花瓣落了一地……

他赶紧给张晓、华夏子和吴丽莎回电话报平安,刚刚她们不断打进来的电话就是他安排她们打的。一是出于安全考虑,二是显得自己很忙。

王林走了,张宏堡的心里却久久不能平静。就王林这个过去自己根本看不上的三流角色,现在都敢来和自己叫阵,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后浪把前浪拍在沙滩上。无论气功还是政治水都太深,看来自己真该退了。哎,心强强不过命!

这样想着,他心情反而放松下来了。当务之急,就是要继续借何南芳告自己的案子大造舆论,名气越大,后面的民事案对自己越有利。对,首先要准备材料。为此,他专门叫周勇军来了一趟,商谈有关事宜。

对于周勇军,多年来,张宏堡是又用又防。当零三年上半年张宏堡陷入官司之时,他曾花一万五千美元雇佣正处于穷困潦倒之中的周勇军,这让周勇军感激涕零,曾在给张宏堡的信中说,甘愿为他作一只恶犬四处狂喙,他也确实做到了。

而当周勇军在执行张宏堡交予的“加强张与彭、周的合作,共同抗阎”任务时大意失荆州,张宏堡对他罚款三千元,按周勇军的说法是“恶意跳票”,由此引发周勇军对张“反复试验”考察忠诚度的反感,认为“受此反复奚落,已超出了我的人格可承受的范围”。故于零三年十月二十六日,一封绝交信摔在网上,决心与张“皆为平等之海外华侨,无任何上下尊卑,从属雇佣关系”。这又使张宏堡大为恼火,你一个下属、一个被雇佣者还跟我讲什么平等?

后来张宏堡因重罪官司缠身,在急于用人之际,只有再用周勇军,忍气吞声兑现支票,期望周勇军在民运中为自己拉声援队伍。但是张宏堡很明白,周就是冲着自己的钱去的。周勇军也有他的老主意——“是否需要帮你,我首先要权衡的是我的利弊得失”。

周勇军来到了修院,张宏堡首先和他分析了案情形势:目前自零三年以来曾经围绕张宏堡的四十余起缠讼案只剩下何南芳一个人的两个案子了:一个是讼张宏堡和中功的民事案,一个是讼张宏堡和中功的劳工赔偿案。

张宏堡与周勇军就何南芳对自己的民事诉讼的各个环节进行了深入探讨,周勇军声言不足为虑,但也答应全力以赴,尽快拿出应诉方案。

在研究诉讼后,张宏堡对周说:“我已经无所谓了。因为跟我这些年,你得罪了不少人,你要向外界发出远离我的信号,让外界看到我们之间没有这种雇用关系,这对你的未来有利。你还仍然是进退自如的,不是进退无路。”

“您怎么办?是否应该尽快拿下绿卡或者入籍?”

“我不会入籍,我对美国没有好感。过一阵我可能要闭关四十九天,暂时和所有人不通话。到时候我会提前通知你。”

“您多保重。”

“珍重。”

见已近傍晚,二人握手言别。暮霭沉沉中,周勇军怅然若失地离开了天华修院,几年来经常进出的他觉得修院似乎有些陌生了。

五月份,张宏堡悄悄卖掉了俄罗斯和澳大利亚的房产,进账三百五十万美元。这笔钱他谁也没有告诉。他打算着实在不行就异地隐居,甚至偷渡他国,这是要花大钱的。

张晓打来了电话,兴冲冲地说:

“师父,告诉你个好消息!世界宗教法王厅已经恭推你为‘终身荣誉宏宝大法王’啦,我都高兴坏了!师父,你呢,高兴吧?!”

“嗯,”张宏堡心里没有高兴起来,随口说了一句:

“不过还是来拉赞助的。”

“……”

没等张晓说话,他就挂了电话!这几天不知咋的,心情特别不好。想一想,自己这近二十年来一直过着半神半人的生活。你说有神吧,实际上自己是凭借聪明才智拼出来的;你说无神吧,自己一开始也没有想到能干这么大。你说信神吧,怎么自己走向绝路,神也不管;你说不信吧,无论功法还是文化,自己还是得到了些灵感。他矛盾,纠结,迷惘,夹杂着痛苦,失落,绝望。

咳,如果当初在北钢不学气功,毕业后回到金矿局,凭自己能力,几年之后怎么也能混上副局,现在最起码也得是个地级干部,那不也是要地位有地位,要钱有钱,要女人有女人,平稳又风光!哪像现在这样流落异国他乡,举目无亲,孤苦伶仃!

管它有神无神,管它信还是不信,反正自己是够了。什么他妈神,神都是人捧出来的,不捧哪有神?还是当人最踏实!什么官司,什么名利,我只要像普通人一样快快乐乐的活一把!

  七月下旬,张宏堡和吴丽莎开着白色林肯车,赶往亚利桑那州的大峡谷。由科罗拉多河耗费万年所切割出来的科罗拉多大峡谷位于亚利桑那州的西北角,地处凯巴布高原。一路上雄山奇岭,云天风光。壮丽的风景令张宏堡很是陶醉。多少年来,他从来都没有这样放松地享受过!喜欢拍照的他,更是不时端起相机,将沿途美丽的风景定格。

 七月三十一日,是中国农历的七月初七,传统的七夕节,他们沿着89号公路,行驶在亚利桑那州可可尼诺县境内。张宏堡抬腕看了看手表:七点十二分。见天色已晚,张宏堡没有再拍照。林肯车不知不觉到了89号和160号公路交叉的丁字路口。见到“STOP”线,车停了下来。张宏堡问吴丽莎:

“怎么停了?”

接下来发生了惊人的一幕,

吴丽莎一踩油门开了出去,不想,一辆大货柜车沿着160号公路直冲而来,吴丽莎根本来不及反应,林肯车被重重地撞了出去……

评分完成:已经给 ywsctjl 加上 100 银元!





喜欢ywsctjl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