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长篇纪实文学——《麒麟城》7-10、俨然民运老大
送交者: ywsctjl[♀中书令★★★♀] 于 2018-02-08 7:07 已读 1254 次  

7-10、俨然民运老大

 

二零零五年春节过后不久,全世界华人还处在节日气氛之中,张宏堡发表了《中共的致命杀手锏武器和全球军事战略目标》(以下简称《目标》),指出中国有发动天战、地战、人战的能力,一时间舆论哗然,有吹捧的,也有质疑的,甚至有人指出张宏堡抛出的这个惊世之言只不过是《超限战》的翻版!

《目标》一文不仅在各种媒体和网上发表,还寄送到了各国政要的手中。张宏堡心里盘算着:

“你中共不是不和我谈吗,就让欧美联合起来和你对抗,看看谁更难受吧!”

阎庆新也看到了《目标》。不禁吃了一惊!他这是要干什么?!疯了吗?!这样的危言耸听不是在作死吗?怎么身边的人也不制止他?但是,她很明白,谁能制止得了他啊?!

“刚过元旦那会儿,他整了《刘俊国、阎庆新涉嫌骗财 “中联发”发表声明追讨》等文章向我们施加压力,另一方面,继续通过王希哲向你表达了‘和’的意愿,并公开了‘和’的三个条件。你没有搭理他。现在又调转了方向对准中共,他东一枪西一炮的,究竟是要干什么?不会是神经真的出了毛病吧。”刘俊国问阎庆新。

“他?他才不会神经出问题呢。谁神经了他都不会神经!我还不了解他吗?最爱搞些大而无用的东西。你看看吧,《国家重组》,影子政府,《八大动议》,现在又干出个《目标》,都是哗众取宠的玩意儿。有什么现实价值和意义?美国的中情局是干啥吃的?真有这些情况人家会不知道?还天战地战人战,一个核导弹全他妈完了,用得着这么麻烦?他呀,这跟原先在国内规划‘麒麟城’差不多,在四川青城山,那个大山沟子里搞‘麒麟城’,不就是为了圈钱,有多大意义?”

“看来啊,一个人的思维定式是很难突破的。”

“关键是他很享受这种‘大而无用’,他管这个叫气势!你看着吧,随着《目标》这个文章,狂轰乱炸又得一阵子呢。好了,不说了。一提起这些我就头疼。”

真不出阎庆新所料,随着《目标》的发表,张宏堡指挥一干人马展开了几年以来最大规模的舆论战:《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等文章连续发表,在华人圈引起较大反响,但是英文媒体还是像以前一样动静不大。

与此同时,从去年三月到现在,张宏堡对外称为“扫谍风暴”的战役也一直在进行。他以东西南北论坛为主阵地,在原来指控阎庆新和何南芳是共谍的同时,又陆续指出王炳章未婚妻张琦、共和党主席刘俊国、人权律师叶宁、自由中国运动执行长连胜德、中国民主正义党主席石磊、《中华评述》主编纪晓峰这些人也是共谍。

“老板,‘扫谍风暴’到现在已经发表文章将近五十篇。”张晓在电话里说着很是兴奋,这是战果呀。

“是啊,持续时间也一年多了。”

“周勇军还在参与这项活动吗?”

“那当然,他的作用还不小呐。”

“我看了《民运中的活鬼 叶宁》,《摘下石磊的头套 另一个民运活鬼石磊》,《刘俊国借刀杀恩人》,《民运之风是从哪里败坏的?》,《阎庆新惨遭卸磨宰驴 纪晓峰借驴血涂画皮》这些文章,那些笔名像王吉、郑意、郑铮、Mo Qian、万杰、钟馗、于龙,都是您吧?”

“差不多。”

“您的确是有相当丰富的政治斗争经验,文笔辛辣,妙语连珠,不愧是文革历练过来的!”

“这其中,你张晓的作用也不容小觑啊。”

“老板过奖了……”

张晓爱说,有活动能力,又独立性强,张宏堡其实很喜欢这个女人!

“老板,‘扫碟’还要继续多久?”

“把海外民运中和我们作对的人都打入另类,以此来把海外民运的水搅浑,把魏京生这些民运大佬孤立起来,就差不多了。”张宏堡接着说:

“我要对民运的人形成威慑,让他们人人自危,不得不来臣服于我的门下,即使不臣服也不能再在背后搞动作。这样我们就成了当然的民运老大。”

……

四月中旬,鉴于对《目标》的宣传已告一段落,扫谍也取得了一定成效,张宏堡在天华修院大摆筵席,盛情招待了近二年多来为他的官司做出突出贡献的民运人士和身边助手,刘因全、张仲春、王希哲、华夏子、方圆、周勇军、吴丽莎等人出席了晚宴。喝了半斤茅台的张宏堡激动得对大家说:“我张宏堡是有恩必报,有仇必追的,大家对我的帮助和恩情,我是不会忘记的!”当场他就给一干人等发了红包。

宴会后,大家在院里谈天。有人议论:“怎么张晓没有来呀?”吴丽莎撇撇嘴,接话道:“她从去年下半年就没再来美国了,说在瑞士丢了护照,又说现在签证办不下来,老板说,她不想来了。我看,她不来更好,反正也干不了啥事。”

有人悄悄和张宏堡说:“听说阎庆新最近生了一个女儿,可给刘俊国乐坏了,花甲老妇生孩子,真是奇闻!”张宏堡笑笑,没有答言。周勇军凑了过来:

“老大,要不咱们给她在报纸上晾晾,臊臊她,杀杀她的气焰。”

“不要添乱,我们不搞八卦。”张宏堡低声斥责道。周勇军猜不透他的心思,刚才不还讲有仇必追吗,怎么到了阎庆新这儿就不追了呢?他悻悻地走开了。

让人错愕的是,五月一日,刚刚受到奖赏的周勇军被公开解除了中国反政治迫害同盟秘书长的职务。公告称,我们发现该人行为举止可疑,不适合再担任这一要职。人们不知张宏堡这又唱的是哪一出?有人猜测,张宏堡既然有帝王之心,就和许多帝王一样,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这是要卸磨杀驴啊!可怜可怜啊! 

周勇军是很精于算计的,他看准张宏堡需要熟悉政治的人,更看中张宏堡手中的财富。周勇军在中国大陆监狱已经几进几出了,他有丰富的斗争经验和人脉。在张宏堡的官司、王炳章事件、彭明事件以及一直在进行的扫谍风暴中,他都有上佳表现,为此他不惜得罪民运各派。在扫谍正酣时,将周勇军开除是什么用意?!

张宏堡看出周勇军太精明,就故意在他面前装得迟钝一点,这让周勇军很受用,这使得他的小心眼和实用哲学在张宏堡面前暴露无遗。张宏堡成功利用周冲锋陷阵,但又不给他更大的权利,这让周心中腹诽不断。所以说是解除职务,只是职务之一,实际上周勇军依然活动在张宏堡的左右,还是他的全职助手和参谋,他还担任着天华移民律师事务所的执行主席职务。

将近半年过去了,《目标》一文很热闹了一阵又归于平静,并没有引起西方世界的明显关注,扫谍也没有彻底完成对民运的整合,自己这个自封的民运老大至今没有多少人马。虽然这些都在意料之中,但张宏堡还是很失落。看来美国人不傻,民运人员个个猴精,今后自己在美国的路怎么走,还真得好好想想。

十月十二日,传来彭明在武汉被以“组织和领导恐怖组织罪”判处无期徒刑的消息,张宏堡深为惋惜。

在被何南芳控告后,几年的连续鏖战让他疲惫了,本来盼着十月十四日的庭审能最终结案,却又延到了明年二月。在这之前,阎庆新对自己的控告应该做个了结,要不然案子还会无限期拖下去。

好久没见到阎庆新了,今年以来的几次开庭她都没有露面,想必是养育孩子很辛苦吧!

张宏堡提起精神给阎庆新打了个电话,邀请她来洛杉矶谈谈,阎庆新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十二月的一个冬日,天气晴朗,他们终于在位于好莱坞星光大道附近的一家日本餐馆会面了。看起来阎庆新比以前胖了,好像是有些浮肿,但精神尚好。

两人都没有了以前在一起时的自如,反而有些尴尬。张宏堡直入话题:

“咱们共事多年了,现在还是‘和’吧,至于前年提的那三个条件就算了。”

阎庆新调侃着:“钱我就不还你了,但你这几年对我的种种抹黑怎一个算了就了了。”

张宏堡抢白道:“你不也告我黑社会了吗?!”接着,他略显疲惫地说:

“我累了,不想再折腾了,你也有了孩子,咱们别耗着了!”

阎庆新怜惜地看着面前这个自己深爱过的,一直刚强不屈的男人,她没再争执。

……

阎庆新回到奥克兰之后不久,就和张琦、刘俊国一起都撤销了对张宏堡的控告。

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八日,明天就是春节了。张宏堡走出修院,独自牵着一条大型犬去散步。当走过一个斜坡时,没想到大狗看见远处走过来的一只狗,就拼了命似得挣脱狗绳,去追那只狗。因为太突然,张宏堡一下子被它带倒了,跌下了陡坡,从坡上滚了下来,摔得昏了过去。多亏那只狗的主人,一位美国老太太打了急救电话,张宏堡才被及时送到了医院,他在医院整整昏迷了三天。

苏醒过来,感觉头昏沉沉的,医生对他进行了全面检查,发现并无大碍,但还是要他住院观察几天,零六年的春节只好在医院度过了。

在医院里,张宏堡想了很多。笃信命运的他觉得这次摔昏不是偶然的,这是自己生命力下降的表现,也是很不好的预兆。

在气功大潮中,自己曾喊出复兴中华文明的口号,有那么一阵子自己甚至站在了气功行业的顶端,梦想着去改变中国。但将近十九年过去了,中国是在进步和变化,但那好像并不是自己努力的结果。自己不过是抓住了气功兴起这个机会,凭借它,自己挣了钱出了名。自己曾信誓旦旦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结果极力扩张导致逃奔他乡。本来自己只是一个搞气功的,像吕祖一样云游四海才是自己的归宿!

回到修院,心情极度灰暗的张宏堡,发现有许多未接电话。他并不想把自己摔昏住院的事情告诉大家,就没有回电。

又过了几天,手机铃声响了,他一看,是张晓!

“喂!”

“师父,你没事吧?前几天您怎么一直不接电话?”

听到张晓的声音,张宏堡的心头一热,告诉她说:

“啊,是这么回事。前几天,我出去散步,走到公园里的那个陡坡……”

当张晓在电话里听完张宏堡叙述了整个事情的经过,才明白了这几天为什么电话一直打不通,她关切地问:

“师父,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啊?”

“没事。只是看来今年运气不好,摔昏就不是一个好兆头!”

“只是偶然,往后你得多注意了。”张晓安慰着,心里却沉沉地,有一种模糊却很强烈的不祥之感!

“本来最近身体并没有大问题,可能是自己天数将尽?”

听着张宏堡近似自语的话,张晓的这种不祥之感难以言表,但明显地跳了出来——它曾经也闪现过,只是她不愿意承认或者说有意回避那就是不详罢了。 她虽担心,却又尽量回避这种感觉,以否定或忽略自己得出的结论。

“师父,您可别这样说。”接着她马上转移了话题:“给您寄的衣服、相机还有书收到了吗?”

“收到了,都收到了。”

“相机好用吗?衣服穿着还合适吧?”

“好用!衣服也挺合适的!尤其你买的衬衣穿着正好!”

“袖子短吗?”

“不短,长短正好!”

“你的胳膊较长,我专门选的袖子加长的!对了,上次寄去的鞋穿着咋样?”

“都挺好,就是鞋跟儿高了点儿。”

“我是专门买的加高的!这样穿着显得人精神!”

“你那意思是先天不够的,后天补呗?”

“圣人无关个子高矮。”

“你也学会戴高帽了。”

……

张宏堡的心情稍好了些。

二月二十八日,美国洛杉矶县高等法院对何南芳控告张宏堡的刑事案做出了最后判决。终裁的结果是:重罪撤掉,定为轻罪,所以张宏堡远离何南芳的禁止令依然有效。至此,这场打了近三年的刑事案,以张宏堡小胜落下帷幕。

三年的案子到此大事化小,张宏堡并没有多少欣慰。他深知这几年折腾下来,看似热闹,实际上就是花了几百万律师费唱自己的独角戏,民运人员参与者不多,自己也并没有借案子争取到多少政治资源。虽然没有把民运完全争取过来,但他通过扫谍也将民运搞得一团糟,就他看,民运不会再有大的突破,只会越来越萎缩。即使如此,他还是指导别人撰写发表了《洛基山下的斩首行动 张宏堡帕莎蒂娜突围记》,以此庆贺他被控案的初步胜利,重点还是炮轰民运有关人物。

张宏堡也知道虽然这个案子的刑事诉讼已基本解决,但民事诉讼往往是旷日持久的,不过不太影响他的声望。随着这个案子的初步解决,就在大家知道阎庆新早已在去年撤案之后,有几个弟子向张宏堡提出,应该将阎庆新清除出中功之门。虽然张宏堡一再指责阎欺师灭祖,但每当这个时候,张宏堡总是说,考虑她过去的贡献,我们还是要慈悲为怀。

几年来在美国的经历让他对美国喜欢不起来,他并不看好美国,他想,衰落也许就是美国的气数,傲慢和浪费成就了这个全球第一大国的灰暗未来!

自二零零五年以来,眼看着在美国没有发展,在张晓的劝说下,张宏堡也曾想

过离开美国去日本,去不去得成再说,正可以借此考验张晓,看她到底有多忠诚。

就在三月份,张宏堡指示张晓,要她去日本发展,尽快建立基地,并没有提启动资金的事。张晓接受了任务,随后在山梨县购买了一座旧宅。

在张宏堡眼里,他的弟子中,还没有能承担继承人责任的人选,这也是他多年来很无奈的心事。儿子少不更事,有勇无谋;陈文彬好大喜功,忘恩负义;阎庆新本来有些默契,但岁数较大,又是女性,只能摄政一时。周勇军有些头脑,但下颚较宽,背主之相。丹麦那些人,孙炳才年纪大了,樊吕梁智慧不足,史毅芳只堪小用,王茹平太刚,心胸不够。他们只能养老去吧。

想起这些身后之事,他深为忧虑:

自己常说有什么样的人才能干成什么样的事!现在自己后继无人,难道中功会一世而亡吗?

评分完成:已经给 ywsctjl 加上 100 银元!





喜欢ywsctjl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