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长篇纪实文学——《麒麟城》7-8、对法轮功既恨又拉
送交者: ywsctjl[♀中书令★★★♀] 于 2018-02-06 9:54 已读 1213 次  

7-8、对法轮功既恨又拉

 

时间踏进了二零零四年。元月五号是张宏堡的生日,这一天,在天华修院,大家张罗着给他举办了一个生日Party。鲜花,音乐,蛋糕,香槟,愉悦的气氛,看着张晓、吴丽莎、朱夏以及一些民运人士一起在吃蛋糕,唱着“生日快乐”为自己贺寿,张宏堡显得很放松,很高兴。饭后,大家走到庭院里闲聊起来。张宏堡特意走到王希哲身边,似乎随意地问道:

“听没听说老阎最近怎么样?”

“与彭明闹掰后,没听说她干啥。”王希哲应着。

“她还没干啥?他们一家子把我告成了黑社会,就是要把我置于死地。”

王希哲听出张宏堡话中有话,试探着说:

“老阎和你多年的感情,不至于这么狠吧!”

“要是真有感情,她就应该撤诉。”

王希哲这才明白张宏堡的用意,原来这个精明人不好意思跟阎庆新讲和,这是要请自己当说客啊!他顺水推舟地大声说:

“我看,张大师与老阎还是放下冲突吧!”

张宏堡看到大家聚拢过来,故意拿捏着:

“她这么三番五次地折腾我,怎么放下?”

“为了中功的发展,为了中功组织尽快排除干扰羁绊成为一支团结的、有政治诉求的重要民间力量,希望阎庆新和张大师以和为贵!”

看王希哲这样说,张宏堡口气缓和了下来:

“‘和’可以,这对阎庆新,对大家,对中功都是一个最好的结果。”

“张大师,你看通过希哲向阎庆新提出什么条件吗?”王希哲问。

“第一,阎庆新公开承认这几年来的错误。第二,原则上将卷走的中功款项二百二十五万全部交回,合理的用了就用了,但名义上要退,起码有合理交代。第三,自己撤案,并做何南芳工作,争取也撤。”张宏堡慢悠悠地说。

“我觉得这三个条件合情合理。”王希哲说。

“这之后,中功承认阎庆新的贡献,对她不清门,保留中功身份。愿回来做什么自己提出,恢复二把手不可能。会给予她优厚的养老待遇,不亚于她卷走的那些钱。”张宏堡又加了一句。

“大师真是宽厚啊!我一定转告!”王希哲故作庄重的赞扬道。他心里不禁一阵讪笑,你张宏堡如此想‘和’,都考虑得这么细了,干嘛不自己和阎讲和?这个大师或总统的架子就非得端得这么大吗?他哪里知道,张宏堡通过他说和是假,让他对外放风是真,这样显得“宽厚”,才像个民运老大的做派!至于阎庆新何时撤案,官司打到什么时候,这要看政治需要。

张晓始终不明白,为什么阎庆新那样对待张宏堡,他还希望与她和解?这个老女人都有啥好的?又有啥可以留恋的?当生日Party结束后,她无意间听到吴丽莎和张宏堡的一段对话。

“你真的想和她和解吗?”

“你说呢?”

“我怎么会知道?和解了,她是不是就该回到你身边了?”

“看吧,不一定。”

“我可告诉你!无论是谁,只要是想和我争的,我绝不客气!”

“你不懂我和她的!每一个人,无论是男人女人,在我这里都是一部分,一小部分!只是有的占得轻点儿,有的占得重些。谁都不可能成为全部!”

……

没过几天,王希哲就给张宏堡打来了电话,泄气地说:

“我向阎庆新转达了你提出的‘和’的三个条件。结果,阎庆新嚷嚷,我有什么错?要我认错不可能?我是没有办法了。”

张宏堡劝慰道;

“她这个人我了解,大小姐出身,她就是嘴硬,其实我觉得她早就有‘和’的意愿。我可是一再真情释放了欢迎‘和’的信号。”

“那是啊,双方都愿意和,为什么不能早日沟通,早日‘和’呢?我再去努力一把。”

“事成之后,礼当重谢!”

张宏堡见和阎庆新讲和不成,心知不到时候,他判断阎庆新虽没有答应,但那些条件应该也能稳住她,不至于更坏。使他更忧虑的是,自己来美国已经整整四年了,在海外民运阵营里迟迟不能确立老大的地位。这个烦恼,身边的人不能说,吴丽莎太天真,张晓不常在,再有和他们说了会降低自己的威信。只有碰到过去的干部来电话,还是可以说说心里话的。

“那咱们的人,到现在看不到一篇有分量的文章……今年出来这些小年轻的,跟着喊喊‘老人家’,喊喊过年话,根本不顶用,咳——。 就这几个人而已。所以,要做事就要做到点子上,光喊‘万寿无疆’那东西,安慰我行(笑),什么年代了,喊那些玩意儿。帮忙要帮到点子上,如果不帮到点子上,整天在那喊这些东西,反倒让人觉得这是一群弱势群体,而且浑浑噩噩的,没有志向,就这样。……那这个过程中,会出现各种各样的人,包括彭明那样的,彭明虽然最终成不了事,但彭明很会闹事,在制造麻烦这方面,他是天才,脑子里面净突发奇想,那奇想里面都是一些破坏性的,而且有可能要是有很好的操盘人都能干成的。”

张宏堡对彭明的欣赏不是因为彭明真有多大能力,而是因为彭明虽然去年和阎庆新决裂,但那只是表面上的,实际上,彭明一直还在张宏堡的掌控之中。要知道张宏堡还是中国联邦发展基金会的最高掌舵人,彭明还是董事会主席兼执行长。张宏堡是不会随便表扬人的,跟他的人才有这个待遇!张宏堡一方面悄悄地指挥着彭明,另一方面他要借王炳章事件炒作,继续渲染自己的民运老大地位!

    二月二十日开庭前一周,去年十月被解除法律顾问职务但实际上仍是张宏堡助手的周勇军抛出了一颗重磅炸弹——《关于王炳章事件的阶段调查报告》。报告指出预谋起义的王炳章所以去越南,就是得知那里存有中功的部分资金,而王炳章进入越南的路线,基本上都是沿着当年阎庆新陪着张宏堡反复走过的路线。报告最后得出结论,阎庆新是王炳章事件的幕后主使。报告一出,舆论哗然,张宏堡阎庆新纷纷上阵发表多篇文章应对,好不热闹。令人可笑的是阎庆新化名安治洪(张宏堡曾用名张洪宝),张宏堡化名李克馨(阎庆新曾用名阎沁馨)。这场官司,这场骂战,是真是假?是戏是战?

三月的一天,天气很好。张宏堡需要外出办事,就让张晓、吴丽莎分别开车。

“师父,还用开两台车?”张晓问。

“啊,让小吴自己开一台车。她学车时间短,你顺便带一带她。”

“好的。”

吴丽莎没有说话,气呼呼地上了车!她生气为啥张宏堡不坐自己的车,非得和张晓坐同一辆车。

平时,吴丽莎对来来去去的张晓并不友好,总是以女主人的架势和口气对张晓指手画脚。张晓虽说在张宏堡身边的日子不算短,但是,也没少受吴丽莎的气!在吴丽莎的眼里,任何一个女人只要往张宏堡跟前凑,都是来勾引他的!都是来和自己争夺丈夫的!所以,其他女人在她眼里都是情敌!但是,也不能说张晓就没有这个争夺的想法——你吴丽莎有啥?要能力没能力,要水平没水平,要哪哪不行,不就是仗着死乞白赖的缠着张宏堡吗?难怪何南芳总是在背地里说她是狐狸精。

尽管有这样的情绪在,张晓见张宏堡主动坐在自己的车上,她很高兴。当然,利用这个机会,她也想杀一杀吴丽莎的威风!

回程时,由于有一段路程车辆多,加之张晓没想等她,谁不想单独和张宏堡多待一会儿呢?哪怕是一小会儿也行。

“师父,吴丽莎没有跟上来,她开得也太慢了,跟乌龟爬似的。”

“新手上路,可以理解。”

张晓半开玩笑地说:

“师父,怪不得连外人都说你护着小吴,你是真护着她!”

“这就叫护着啊?”张宏堡掩饰着。

“这离着修院已经不远了,要不我们回去再等小吴吧。估计也相差不了十几、二十几分钟。”张晓试探着说。

“那就先回去等吧。”

到了修院都快半小时了,还没见吴丽莎回来。突然,张宏堡的手机响了,是吴丽莎带着哭腔打来的。

“我在警察所里,发生擦车事故了。来接我吧,人家警察不让走,让亲属来接。”

“你没啥事儿吧?”

“没有!可能又得交罚款!”

“又是你的责任吧。”

对方没回答,挂了电话。

“真是个‘扫帚星’!咋她到哪哪就不顺。”张宏堡关了手机气恼地骂着。

“张晓,你就再跑一趟吧,去接她!”

张晓将吴丽莎从警察所接回来,一见到张宏堡,吴丽莎就撒起了泼——又哭又闹,不依不饶地,非得说是张晓不愿意带她,成心开快车甩了她。

“是你开车技术不行,为啥非得赖别人啊?”张晓分辩说:

“我又没让你去跟别人擦车。”

“你不就是成心想甩开我吗?要不你开得那么快干啥?你们俩早早回来干啥?”

“你以为别人都像你?天天就惦记着上床?谁不知道你以前是干啥的?”

“师父,你听见了?她侮辱我,你还不管?你到底管不管?张晓我跟你拼了!”

眼见着两个女人要厮打起来,张宏堡烦透了:

“行了,你们没完了?”

“不行,你今天必须给我个说法!” 吴丽莎开始和张宏堡叫起阵来。

让张晓没有想到的是,张宏堡抬手就给了自己一巴掌,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接着又是一巴掌,又是踢又是踹。张晓很委屈地跑了。回到自己的房间,张晓捂着被张宏堡打疼的脸,越想越委屈,越想越生气,她收拾好行李,订了机票,想马上离开修院。过了一会儿,张宏堡听说后,就来到她的房间,说:

“如果你今天走了,我们师徒的缘分就断了。”

倔强又委屈的张晓拖着行李箱的手,在听到张宏堡这句话的时候突然僵住了。走还是不走?走,舍不得师徒这段缘分;不走,又咽不下这口气!左右为难的她气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把头埋在双臂里,守着行李箱“呜呜”哭了个够,最后还是留了下来。不过,挨了打的张晓从此对张宏堡是敬而远之了,更何况他身边还有吴丽莎这个“鬼”!

第二天早晨,张晓装作像往常一样进入张宏堡的办公室,拖地、擦桌子,并将打印好的弟子来信和一些信息资料整齐摆放在他的办公桌上。

今天张宏堡到办公室来得很早,往常,张晓都会欢快地和师父打招呼,但是今天,她只是自顾自得拖地,跟没看见他一样。

“早饭咋没去吃?”张宏堡首先开口问。

“不饿。”张晓本来没打算因为昨天挨打的事和张宏堡生气,但是被他这么一问,还真就来了气。

虽然张晓在九九年前并没有在中功机构工作过,到张宏堡身边工作的时间也不长,但在张宏堡关岛入狱之际,她能到关岛看他,张宏堡很是感动。比起吴丽莎,张宏堡看中了张晓的外语、外交能力和一股闯劲,甚至有时张宏堡还在张晓身上看到了阎庆新的影子,只是她没有阎庆新的深沉。论忠诚,张晓略强于吴,论长相,张晓也胜于吴丽莎,但论妩媚,无论人前人后,吴丽莎却比张晓会耍,这也确实给孤独中的张宏堡带来一丝慰藉。但这两个人争宠,又让他甚为烦恼,因为吴丽莎是张宏堡绑架案的重点证人,为了应对官司,他只能倾向于吴。张宏堡总觉得张晓有独立能力,又有一股刚劲,可以重用,但不可近用,身边放个小女人就行了。在身边人的选择上,他喜欢用完全依附于他的人,老乡,和没有心计的人。而吴丽莎正中了其中的两条。

“看来今天早晨是没有人给问好喽。”张宏堡自嘲着,他想哄一哄她,化解昨天的不愉快。但是,在对女人的问题上,张宏堡的头脑还是简单了——他只想着她们是他的弟子,他的女人,可以呼之则来,挥之即去!但是他忘了,作为一个男人,伤一个女人容易,可要想暖回来,就难多了!

被他这么一逗,张晓虽然笑了,但是心里挨打的伤疤不可避免地结下了。昨天张宏堡那一巴掌,可是把张晓伤得不轻,但她还是及时地说:

“师父早晨好!”

师徒俩人都笑了。还没打扫收拾利索呢,电话铃就开始响了。

“好了,不说了,工作了。”

张晓边收拾边听着张宏堡和其他弟子通电话:

“海外这些人,能成气候的人寥寥无几,但想打这个牌吃这碗饭的申请什么这个美国项目救济、那个台湾项目资助的人不少,所以也不能指望靠这些人做成什么事。但是由于我们的人不行,大伙儿都是养生的嘛?!都没有政治斗争的经验。所以我们只好联合民运。 

那法轮功他就不用去请外边的人,他自己的力量就够!他训练自己的队伍,是训练出来能打仗的!而我们呢?我们自己的人都是慈悲啊,忍耐啊,道啊,咱们训练的是这样一帮人!到这个时候你就用不上……”

张晓听着张宏堡和别人的对话,心中的委屈渐渐消了许多。前不久,自己就跟着他在洛杉矶注册成立了“国际中功总会”,张宏堡任董事长兼财务长,自己任秘书长,要知道这在过去可是阎庆新的角色。虽然张宏堡并没有说给张晓什么权力,但她觉得这是张宏堡在有意重点培养自己!

从年初开始,张宏堡就在策划建立一个网站,他想充分利用网络建立自己的宣传平台,虽然比起李洪志是慢了几拍,但在民运圈子里还是能拔得头筹的。

张宏堡设想好了总体框架、栏目甚至每一个细节,然后请人设计制作天华文化网站。当时张晓正好在他身边,申请域名时,张宏堡交代她说:

“出去要多绕几个弯子,多找几个人!”

“明白!师父,您真聪明!您是阴谋阳谋俱全!”

“没有弯弯肚子,还能干大事?!”不过,后半句他憋在肚子里,没说出来,等张晓开车走了,他才自言自语地说:

“这有弯弯肚子的,干成干不成还得两说呢。”

说完,他仰面朝天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唉!”

张晓开车到市里,左绕右绕,找到一个老美,花了点钱,通过他和他家,注册了天华文化网。这样就是追踪网站也追不到张宏堡的大本营——天华修院。

天华文化网终于做好了!左边有十三个板块,号称开掘文化内涵,右边从上往下十个栏目,重点围绕政治和民运展开,由此尽可窥见张宏堡的用意和打算。

“怎么在咱们的网上还要声援法轮功?”张晓问。

张宏堡苦笑着说:

“过去是对手,现在是难兄难弟,谁让美国人支持他呢?即使他是妖,我们也要做表面文章。从他们的极端和顽固来看,李洪志就是妖!”

评分完成:已经给 ywsctjl 加上 100 银元!





喜欢ywsctjl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