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霁月当空- 27-28
送交者: 秋波寒烟翠[知县★] 于 2018-01-13 7:57 已读 194 次  

回答: 霁月当空- 25-26 由 秋波寒烟翠 于 2018-01-13 7:32

二十七 严冬仍惜步,春桃暗蕴香
胡斌带着他小妹胡允来访,让月儿有些错愕,她不知在她上山修行的时候,褚府和胡府的关系好到什么程度了,居然带女眷来访。还专门由五郎带来梧桐栖,说要认识一下三郎。既然有女眷,月儿就要做陪,虽然着男装,胡斌知道她是女孩儿。 一行人见礼,胡斌绕有兴致的提起书画,原来他自己开了画坊,还带了几件墨宝给月儿鉴赏,三郎五郎也上前观摩一番,对画品大加赞赏。 外面下着雪,他们也不好冒雪游玩,只好在室内焚香煮茶,五郎和胡斌很谈得来,他们大谈官场的动静,最新案情。官员背后的裙带关系。三郎倒听得仔细,月儿插不上话,只好充当司茶。也让月儿发现了件趣事,五郎虽然对胡斌说话,眼睛却在她妹妹脸上瞟来瞟去。他妹妹则面带羞涩,安静地听他们讲话。 月儿给三郎打了个眼色,三郎会意点点头。午餐后胡斌小心翼翼地问月儿可否给他画几幅画充门面,月儿笑着回说:"很久没拿笔了,怕勉强画了也不到水准,不敢砸了胡兄的门面" 胡斌忙说:"此事是我唐突,且从长计议。" 临走胡斌要把几幅墨宝留给月儿,月儿看出他心里肉疼,便以画品贵重,收受不起为由婉拒。 隔了两天,他们又再来访,还带了古琴,胡斌的小妹弹了一手好琴,她性格恬静,虽然少言寡语,也不是不会说。谈到琴,她倒是能说出一点道道,月儿曾跟三娘学琴,三师姐也擅琴,说着说着就手痒了,随性也弹奏一首。 古筝音色低沉,长于悠扬,淒哀的旋律。月儿不耐烦这样慢的节奏,她只用高音部,弹奏一曲叮当儿歌。他们没听过,觉得非常新鲜。三郎素知月儿习琴,却也问是跟谁学的,谁谱的曲子。月儿笑说:"不记得谁谱的曲,随性弹奏而已" 胡斌笑着从袖子里抽出短笛,这种笛子只有普通笛子的三分之二长,他说:"你这只曲子欢快,音偏高,用短笛更适合"。说完把月儿弹奏的曲子吹了一遍,果然, 用笛子吹出来更有欢乐的气氛。也让所有人见证了他过耳不忘的乐功。在座的不禁以掌声表示赞赏。 三郎赞叹道:"胡兄乐功非凡,令小弟钦佩不已",又要了他的笛子来看,也就着吹了一曲,曲子欢快又有丝丝缠绵,听着笛声,月儿脑海浮起某个夏天,那个俊朗的后生把她的手贴在胸膛,说要弃官从医的景象,他手上的温热似乎还在月儿手中。月儿握紧自己的手,双眼微眯,目光穿越屋墙,回到那个夏天,那个晚上秋风送爽,何叶飘香。。。那个后生他现在是什么样子了,此时此刻他在做什么? 肩膀被重重的一拍,把她的思绪拉回来。三郎的鼻尖几乎碰到月儿的,眼睛直从月儿的眼睛里看进去,仿佛能掏出宝藏来。月儿忙推开他,才注意到全部人都在盯着她。她摇摇头,笑着说:"三哥的笛声里有内功,会摄人魂魄" 五郎不屑:"我们都没事,独会摄你的" 胡斌和他妹妹都笑,三郎却没笑,他把笛子还给胡斌,回位坐了,若有所思。这首曲子是他经常吹的,无需记谱。刚才吹的时候想起昨夜里的春梦,有个女孩看不清面容。可月儿她,竟能感应出来?! 胡斌开口打破尴尬:"三郎曲风几近婉转缠绵,颇有相思之意,看来你也是性情中人啊!" 五郎接话:"想必三哥是有意中人了吧?要不要告知爹爹,让他去请媒婆?" 三郎哈哈大笑,偷瞥了月儿一眼,见她没留意。直接吟出四句:" 昨夜风停雪骤, 独卧暖衾待昼, 玉人携香入梦, 直叫心神难守。" 说完一屋子的人都拂掌大笑,此时窗外春寒料峭,屋内春风扑面. 之后月儿和三哥也应邀去了两次胡斌的画坊,胡斌对他们的到来异乎寻常的兴奋,除了介绍每副画品的出处,作者。连泡茶,换水等小司的活也是亲力亲为。更在镇上最好的酒楼定了餐,月儿他们到那里的时候,胡允已经在等他们了。墙脚处坐着一个姑娘怀抱琵琶半遮面,对他们一行莹莹施礼。胡斌介绍说是勾栏院司琴的清倌。来的人都是识音律的,颇有些知音的意思,不愿慢待她,也一一还礼。 待八个冷盘摆上,胡斌开了一瓶酒,白色美女瓷瓶上红色漆封一揭起来,浓浓的酒香弥漫,沁人心脾。月儿和五郎异口同声地感叹:"好香啊!" 胡斌得意洋洋,脸上渐渐泛起红光,一边解释酒的来历,制作过程,一一斟满酒杯。一边招呼姑娘波动琴弦,叮叮咚咚的琴声响起,胡斌举起酒杯:"来!好酒敬知音"将在坐的敬了一圈,自己就先干了第一杯。三郎五郎都干了,月儿和胡允只抿了一口。胡斌只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并不劝酒,五郎对着胡允说:"你不必据礼,随意就好" 胡允垂目一笑,算是回答。 月儿看了三郎一眼,三郎轻轻点头,月儿打趣五郎:"五哥你怎么去管胡姐姐,人家她哥哥还没说话呢,要管你也该管我才对" 五郎愣了一下,不知该怎么应对,胡允倒先红了脸。 这一调笑,就忽略了那一边嘈嘈切切的琴声。姑娘挽了一个尾音,琴声静止。 五郎等那姑娘停了琴,才剜了一眼月儿,"我敢管你?!连父亲都不管,谁敢管你?" 胡斌接了话说:"小郎神童,只要尽数发挥才能,哪里敢约束,我们乃俗人,太过放纵,容易失态" 三郎故作惊讶:"小郎你是神童?我怎么不知?!" 月儿笑笑说:"胡兄故意抬高我,好让我摔得重些" 胡斌夸张地摇摇头:"明明是恭维,却被你们当作驴肝肺,狗咬吕洞斌不识好人心呐" 一桌子人嘻嘻哈哈一番,热菜上来,又点了几只曲子,席间胡斌除了跟三郎五郎推盏,也借机敬月儿几杯,月儿每次都是小抿一口。胡斌待要再劝,三郎都代饮,胡斌脸上多少有些落寞。 几天后,胡斌约三郎五郎及一大帮纨绔子弟去打猎,中途却跑来梧桐栖,月儿正对着一堆蜡烛头发愣,想要做一款带香味的蜡烛。胡斌紧跟着通报的石碌进来,让石碌很不高兴,回身狠狠瞪着他。他也不在乎。很有兴致地陪在作坊里看月儿融化蜡烛,拿出烛芯,放入薄荷叶,搅拌,加颜料,再倒进有线的容器。在半凝固的时候,用一只掏耳勺一勺勺舀起软蜡做出菊花的形状。月儿忙着做东西,可没空陪他闲扯,他只端着茶杯看着一堆废弃的东西。在她手里慢慢成型。 月儿做完,拍拍手对他展开笑脸,刚要说话,门一打开,三郎走进来,看见胡斌,原本兴奋的神情立刻消失殆尽,"我们在山上打猎,胡兄你来这儿是。。。?" 胡斌即刻起身,"原本是渴了,来讨水喝,不想看见小郎做这个小玩意,看着看着就忘了时间"说着拍拍自己的头。拉三郎出门,"你一定打了不少吧?我看看。。。" 后来三郎推掉他的单独邀约,陪在月儿身边。他告诉月儿,胡斌有一妻三妾,五个儿女。月儿听了只应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二十八 云卷云舒终散去,截水为溏听雨声
长戟的年可过得没有那么轻松,皇家有诸多规矩礼节,少有不慎就有杀头的危险。吃完年夜饭,皇上把儿子们叫去偏殿,逐一训导一番。太子弩担,二皇子斧钺一左一右立于父皇身侧,三皇子长戟和其他四五个较小的皇子在父皇身前站成排。 例常的一年的总结,例常的对未来的勉励,例常的殷勤修习,不得偷懒的训诫。最后遣散了大家,只留下长戟。皇上的脸变得冷如冰霜,"当初缘何送你出去修行,你可还记得?" 长戟浑身打了个冷战,"因我个性顽劣,不懂世事艰难,恐难担皇子大任"他的声音慢慢变小 "嗯,那你在山上修行得怎么样?有没有心得?" 长戟低下头:"我们跟着师傅习武,武艺还不精湛。。。" "不说武艺!"皇上打断他,"修行,是要用严苛的环境,磨砺心智。严厉的水准要求武艺精进,看看你现在,乙山都快变成世外桃源了,在温柔乡修行?夜夜风花雪月?" 长戟听出父皇不满的地方,他小心看着父皇脸色,"听说师妹上山父皇是恩准的,还有一个是偶然跑上山的,我之前不知情" "那一池荷花,你也不知情?‘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帽沿儿泉,哼哼!这么奇怪的名字。还有那个岩尚书。。。"皇上脸色稍微舒缓了些。他手指敲着桌边,"把你那个师妹带来我看看。" "是!"长戟终于找到离开的机会,赶紧遛出去。然后就犯了难,皇上是要看哪个师妹?他没说明,自己又不敢去问,两个都带去吗?有点犯傻。皇上要看他的是妹是是什么意思,是很厌恶山上有女人么?其实有女人在他也没有疏忽了练武,也不觉得有什么风花雪月。还有那首诗,师傅赏荷的时候月儿轻吟的,旁边只有他一个人。 这种困惑直到回乙山的路上,决定了带谁见父皇后才稍微轻松一下。他决定先带三师妹,如果不对再带小师妹。 他有些担心,三师妹长得漂亮,她是岩尚书的女儿,当初,她来乙山修行,尚书走了他母妃的路子来陪他的,也是内定的王妃了。万一皇上看上怎么办?他有些舍不得,虽然她个性不那么鲜明,但温柔婉约,在他身边酱洗缝补,俨然一个贴身丫鬟,没有她他的日子会不会乱了套?!也许不会,父皇那么多女人,也没见他对哪一个特别喜欢。这个问题似乎没有答案。如果先带小师妹,她太小,暂时没有这个顾虑,可是不行!意识到这个决定他吓了一跳,他居然没有理由说怎么不行。他只是不想带她去。 年还没过完,长戟就带三师妹进了宫,岩尚书搬来京都也十多年了。住的近方便上朝。三师妹和他一样在家过年。 进入父皇的大书房,父皇就叫他去看母妃把他支出去。他在母妃的栀兰殿待到傍晚,有小太监来传话说岩姑娘已经出宫去了,叫他不必等着送她。他当时就有隐隐的不祥的预感。 第二天吃过早餐,他就急匆匆赶去尚书府,刚走到中门就看到司礼太监的人等在门外,他知道里面有事,所以也等在门外。 只一刻钟,长戟就被请进去,太监向长戟施礼,告诉他岩姑娘被皇上封为才人,即日进宫。这太监就等着岩姑娘收拾随身的东西接着送进宫。长戟听了懵了一下,应着,不知该说些什么。岩尚书满面红光对长戟深深一辑,"多谢三皇子引荐,改日定备酒答谢,只是现下下官还想去看看小女,照顾不周还请见谅。" 长戟知道那是送客的意思,可是他觉得自己的腿无比沉重,心也很沉重,而且喉咙发干,就一口接一口喝茶。 两个时辰过去,岩姑娘收拾停当,有人来请太监了,长戟才拖着两条腿跟在太监后面走出大门。三师妹双眼红红的,有些浮肿,虽然上了一层粉妆他也看得出来,她什么都没说,也来不及说,只看了他一眼,那眼神里有什么?他来不及思量,就直接印在心里。 回到宫里,看见皇上赏赐的东西,他忽然有一种冲动想把它们砸个希巴烂。可是他不敢,那是父皇赏给母妃的,不是给他的。宫里千万只眼睛,都是皇上的,他连发泻情绪的地方都没有,只能憋在心里忍着。




喜欢秋波寒烟翠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