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长篇纪实文学——《麒麟城》6-5、退还是不退?
送交者: ywsctjl[♀中书令★★★♀] 于 2018-01-04 22:02 已读 1215 次  

6-5、退还是不退?

 

九八年四月份,为了亲自与会指导,张宏堡将干部们召到泰国,举行了麒麟集团九八年工作会议。这是首次在境外召开年度工作会议,与会者感到了形势的严峻,但看到了几年没见的张宏堡,大家又兴奋起来。张宏堡向他麾下的所有机构和员工们发出了最新指示:

    “今年指标点是按去年的20%增长,力争在十月份完成任务,后两个月是作为超额的,从十一月就开始考虑明年的事了。有个论调说气功不能搞实业,真抓起来泰司系统不堪一击,我们的事业能否发展不是政府的态度而是市场占有率,我们从不参与气功真伪的辩论……”

对于市场形势,张宏堡并不乐观,但为了给广大干部员工打气,他还是强调了市场的自我调节能力。实际上,他内心并不乐观,即使如此,他还是要搏一搏!

正在张宏堡要再试身手的时候,法轮功学员到处集体抗议媒体批评的消息让他警觉起来。他深感这种软暴力抵抗行为绝不是好事,这会把整个气功界推向火坑。他知道,气功市场已经不是萎缩的问题,而已面临垮掉的边缘。

九五年以来,虽然市场一直低迷,但张宏堡总是有一丝侥幸心理,法轮功的作为则彻底打破了他的幻想。

从八七年干到现在,自己还有退路吗?怎么退?是像九零年十一月三日一样仅仅自己隐退,还是全门都退?本来自己现在就在国外,不能回国,和隐退也没有什么两样,针对当前形势,就是再次宣布隐退也于事无补,也不能达到九零年的以自己退保住机构的目的,阳谋用过一次就不能再用了!如果全门退,不等国家取缔,我们自己解散机构,牺牲不可谓不大,目的就是为了保全中功,也许中功还有一线生机!所以现在问题的关键是保机构还是保中功!似乎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几千家机构好不容易建立起来,说撤就撤,太让人心疼了,再说,没了机构,中功也就失去了快速发展的载体,前景堪忧啊!如此看来保机构还是保中功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咋办?

再有,自己退还好向大家说,如果全退,怎么向全门和社会交代?那和承认失败有啥区别?挺到最后就是被取缔了,那责任也是共产党的。我不能背这个骂名!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从九六年以来国内就不再投资,实际上国内就是个空壳,那些由旧房子改造成的基地不值钱,最值钱的当属渭南印刷厂和蓝田玉器厂了,不过投入的成本也早就赚回来了。这些产业加上上万员工足以支撑麒麟集团的正常运转,即使市场萎缩,每年也还有上亿的利润。谁会放着这么大的财富而说退就退呢?

无论如何,现在不能退。当务之急就是要提高效益,就是要抓钱,有了足够的资金积累就不愁不能在主动或被动全退后东山再起!

阎庆新看张宏堡下定了拼的决心,并没有劝解什么。多年的跟随,她深知,张宏堡就是这样一个不到黄河不死心的性格,刚出山时如此,现在还是如此,也许正是这一点吸引了她。 

自从一九九七年八月在全国范围内搞静修以来,已经发布了十期静修指导,系统推出了包括女丹功在内的传统内丹术。八月八日,他又发表了《静修十八密》。此后,他似乎遇到了瓶颈,迟迟不得前进,他知道仅仅走内丹术的路子对大部分人来说是走不通的,怎么办?

看着办公桌上的《千乘修光功》,他陷入了矛盾和思索。不得不承认,这个功法的层次很高,这是他没有想到的。在中国出山的气功师当中,一直没有能够入他法眼的,他也自诩为是行业当中的骄子!然而眼前的这本倪振飞的《千乘修光功》却让他沉默了!里面涉及的出神训练,可以说是顶尖级功法了,确切地说,出神已经不属于气功的范畴了,它已经远远超出了自己准备推出的传统内丹术加灵力的拼盘!怎么把二者嫁接到一块儿呢?张宏堡坐在桌前一边思索着,一边看着那本《千乘修光功》。直到阎庆新推门走进来,他才把目光转向她。

“看来,下面的弟子当中还真有识宝的。”

“你是说这本《千乘修光功》?”

“对啊,这已经是到头的了,最顶端了!”

“你以前不是总说很少有像样儿的吗?也许是‘瞎猫碰上死老鼠’呢。”

“确实有高度!到了这一步,其实都是相通的。不过,这种顿法型的,好像和传统的内丹修法相矛盾,最起码是存在冲突!”

“你不是拼盘高手吗?搞定一个小小的功法问题还在话下?”

“这可不是吹牛就吹出来的!关键是时间太紧了,想融合一个东西可没那么简单!这要进行反复推敲验证的!”

“要不暂时还是继续推内丹术,好给你个缓冲的时间。”

“看来也只好这样了。”

“现在市场萎缩的厉害,我都担心这个出神的顿法被闷在锅里!”

“所以,我们一定要快!咱们这几年的思维一直是不惜血本,发展一种势,这个势越大,政府就越不敢轻举妄动。你看,静修和传功是‘人’的势,而出神呢,是一种‘神’的势,只要尽快推出这套出神的功法!你想,如果弟子们有一半儿或者三分之一。往更少了算——四分之一出神的,到那时,人神共同凝成的势头和力量,是谁也挡不住的!”

张宏堡说着,不禁眉飞色舞起来。

编排功法可是一个苦差事,似十月怀胎,时而苦闷,时而思索,时而兴奋,时而彷徨,国内不断传来的市场收紧的消息常常让他难以入静,从而无法体会和达到功法的妙境。

柬埔寨金边,一栋二层小楼,中功基地的办公室内。在泰国呆的不安生,张宏堡本来是到此散散心的,没想到被派到这里负责的王茹平是个厉害的主儿。她让进了张宏堡,却不让随行的阎庆新入门,她认为这里是她的地盘儿。阎庆新这次再也不愿忍让,俩人终于大打出手。张宏堡很烦心,他最怵头处理女人们因他争风吃醋的事儿。

“你走!这里的事不用你来插手。我自己知道怎么做。你以为你是老大就什么都能管了?我偏不听你的!滚!远远地滚!别让我再看见你!老巫婆!”

“你不是中功门里的人吗?工作上的事我就要管!你不让管是想搞独立王国?”

……

战争好不容易停息了,女人多了,咋就这么累?!过去的皇帝是怎么管理三妻四妾的?当皇帝的那份感觉好享受!但是这种罪也实在难受!

张宏堡的目光一直盯着窗外,满脸满眼的忧郁。阎庆新关切地看了看张宏堡,因为她很少见到他这样迟疑。

“怎么了?”看着张宏堡像是欲言又止,阎庆新小心地问了一句。

“嗯,嗯——暂时没有。”

他之所以没有说出,是怕阎庆新心里有想法。其实,张宏堡还是很担心刘艳母子,在考虑着是否把刘艳和儿子给办出国来。

但是他又想,自己想着前妻和孩儿,人家老阎肯定也担心家人们,现在提出来,老阎能没有想法吗?他很在意阎庆新,尤其是这个时候,张宏堡不想让她不高兴。于是,他只得试探着说了一句:

“看来,得尽快考虑一下家里人脱身的事了。”

阎庆新很明白张宏堡的心意,她对他太熟悉了,熟悉得如同那是她自己一样!她仰慕他,敬爱他!但是,阎庆新对于张宏堡对刘艳母子的不舍,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毕竟,自己这么大岁数了,为了他抛家舍业,饱受家人和亲朋的责难和非议,自己可以说是一无所有了!可是他呢,心里和身边都有其他的牵挂!只有在事业上,她才是他的最重、最爱和唯一!

“放心!他们不会有什么危险。”

“危险是不会有,只是他们太受苦了。”

“受点苦就受点苦吧!想要一点苦都不受,这恐怕不太可能!”老阎的话听起来更像是有些阴阳怪气。不过,她还是问了一句:

 “你很想办吗?”

“不是很想办,也不是不想办。”

“咱能不玩儿文字游戏吗?”

“你说这世上哪儿又不是游戏呢?”

张宏堡很无奈地看着阎庆新,满眼的孩子气,表现出一脸的无辜。

尽管老阎心里有一丝丝的不舒服,也尽管她觉得没有太大的必要,但是,她还是不想因为这种芝麻绿豆的小事儿惹张宏堡不痛快。她知道,自己心中这个高大的男人有时候心眼儿是很小的,尤其是对待这种小事儿的时候。于是,对张宏堡说:

“我知道你最挂心他们娘俩,这几年我们不是一直管着嘛。就按你说的,努力争取一下。”

“不是挂心,而是解决后顾之忧!”

“二者有区别吗?”

“说有也有,说没有也没有。”

“好吧,解决后顾之忧。”

……

自从离婚后,刘艳一直独自带着孩子艰难生活没有再嫁,也亏着有娘家人的照应。表面上,刘艳自己说没有合适的,实际上,是她心里放不下过去的一切。曾经跟过张宏堡这么一个有才华和名气的男人,离婚后她又能看上谁呢?反过来说,又有谁敢要张宏堡的前妻呢?这件事也一直愧疚和矛盾着张宏堡,他愿意刘艳再次组成家庭,但是又担心遇不到好人,对她和孩子不好。阎庆新对这个事表面上很淡然,其实她很在意。从大局讲,如果刘艳再婚了,必然会把张宏堡早期的一些个人信息和情况泄露出去,这正是老阎要刻意把守和严加杜绝的!所以,她很乐见刘艳这种单身状况保持下去。至于婚姻和家庭,阎庆新很是看得开,婚姻是什么?不就是打造和维持一个利益结构吗?它又不是万能的,能固定住人的感情、信仰和精神所向吗?

刘艳继续单身下去。阎庆新除了给母子不定期的汇款,还让刘艳感觉到张宏堡会管她们一辈子,而且只要有机会,会把她们接出去一起生活。上次去泰国不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吗?刘艳相信,张宏堡还会做这样的努力的!只是时间早晚而已!这一点,刘艳似乎很自信!

果然张宏堡又来了电话邀请,虽然有上一次不悦的泰国经历,刘艳还是爽快地答应了。这次的路线是先去广州,再由香港中转,然后去他国。但是究竟能不能顺利出国去,只能是看天意了。

这次真的是出师不利,在广州的住处,刘艳母子竟然遭了贼窃。说来也奇怪,钱物一点儿都没丢,但是张蛟成长过程中所有的照片全让人拿走了!这让刘艳很惊慌、恼火和气愤,这哪是一般的贼干的?自己和孩子还有多少安全可言?可到底是谁干的?是小偷?还是丈夫身边的人?好在她们母子俩很快来到香港。刘艳盼着能够快些出去,尽快有个着落。因为不仅是人生地不熟,加之语言又不通,就连日常的生活都有障碍!起先欢天喜地的刘艳,原以为到了香港会跟张宏堡一起生活,但是实际情况非但没有,而且日常连个照应的人都没有!呆了四个多月,母子俩确实称得上是煎熬了。最后刘艳实在是等不下去了,她认为张宏堡在中功门内被彻底架空了,说话不算数了。于是无可奈何地跟儿子说:

“看来,咱只有回去了。”

“嗯。回去。”

望着懂事的儿子,刘艳心里一阵凄凉。每一次她都对未来生活充满了美好的憧憬和幻想,并且都一一付诸了行动,但是到今天她才明白,那些美好却都是幻想罢了,那个男人,那个曾经给过她无数憧憬,无数伤心,无数疑惑的男人,再也不属于自己了!那个好学,上进,才华,自卑,腼腆,害羞的记忆中的张宏堡确确实实已经远去了……就像青春散场,各自独舞。

评分完成:已经给 ywsctjl 加上 100 银元!

喜欢ywsctjl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