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长篇纪实文学——《麒麟城》4-8赏识阎庆新
送交者: ywsctjl[♀中书令★★★♀] 于 2017-12-16 23:41 已读 1388 次 1 赞  

4-8赏识阎庆新 

转眼之间,时间到了一九九零年。一月十九日晚上,北京国际气功服务有限公司三楼的会议室,进京参加三、四部功学习和开会的四川中功骨干阎庆新、牛家学等正在聆听张宏堡的指示:

“……九零年工作的重点,在西南在四川……也就是说,我们九零年抓两件事,一个是通过度人,发现人才,尤其是处级以上干部、或者讲师教授中上层干部,办学、办基地,必须有人才;二是筹集资金,办事没有钱不行。但是,在四川筹集资金,创收,我个人不要一分钱,也不往北京带一分钱,在西南在四川的创收就用于在四川建立基地,建立研究机构,建立学校……”

在这个三四部功班上,北京国际气功服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文彬与成都中功辅导总站站长阎庆新首次相见,虽然他俩对彼此的名字已经都非常熟悉,但照面还是第一次。也许是由于时间的关系,两个人之间没有过多的交流,陈文彬只是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隐约觉得这个人城府很深,不是那种让人一眼就望穿的人;他觉得她一层层包裹得太多,也不知道里面包裹的是啥玩意儿,而且对方似乎平和的目光里透着审视和傲慢。他想提醒张宏堡,南方人心眼太多,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大家同是弟子,可阎庆新却表现出明显的自我优越感!无论大家聚餐还是工作,她都会径直坐在张宏堡的身边。以前,只有龙老师才有这种优先权的,龙老师的贡献有目共睹,她阎庆新,一个新来的,凭什么?甚至大家都在长三四部功,阎庆新却时时不去,而是去做其他的工作。她凭啥和大家不一样?到了我的这一亩三分地儿来摆的哪门子谱?尤其是中功刚刚入川不到一年就要在那里建立基地,是不是也是阎庆新捣的鬼?这着实让陈文彬嫉妒!由此可见张宏堡对她的信任和倚重,陈文彬心里不免又生起疑虑——不会吧?一个男人会喜欢一个比他大了九岁的老女人?要找总得找年轻漂亮的吧?无论是啥情况,反正陈文彬心里不是滋味,他想着未来最大的对手就是她了。

而阎庆新看到陈文彬,虽说是他常面带着笑,但阎庆新明白,那是职业性的。或许是因为他大块头、高个儿的缘故,她感觉陈文彬看人总是用眼角看,一副对谁都不屑的神情,好像他是这里的老大一样!最可气的,是这种神情里还带着一丝笑,那是轻蔑的笑吗?等着,别着急,慢慢儿来,一切才刚刚开始!阎庆新心想,对于你这种心高气傲的人,我打过交道的多了,你要真有两下子,咱有的是时间过招!尤其当她知道陈文彬也是为了学三四部刚刚拜的师,她心里不免一丝窃笑,论进门早晚你还不如我呢?!

这些人里,最属原部队团级干部牛家学直爽。心里有啥说啥:

“师父搞的生命科学,也就是讲阳性物质,又讲阴性物质,毛泽东都说过,彻底的唯物主义是无所畏惧的。我当了四十多年共产党员,我是一半的无知,唯物主义,我对阳性物质看得清,阴性物质看不到。现在我们跟着师父走,才对阴阳物质全面的了解,我们才是真正的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我们干事是无所畏惧的,对不对? ”   

“嗬,老牛开悟了。”

“当然了,跟着师父走,就会不断开悟。”

说实话,阎庆新一点都瞧不上他!老牛也就是个大炮筒子。这些人当中,她只注意了陈文彬,觉得他以后会是个人物,但是,陈文彬的高大所投射给她的傲慢让她很反感,陈文彬的豪爽又让她嫉妒!

三月中旬,有人密告张宏堡,他已经被人以强奸罪控告,警方正在调查。

“他妈的,什么强奸?我用得着吗?都是她们自己送上门来的!”

张宏堡心里骂着,有些愤愤不平,但心里也不免打鼓,哪个半推半就的告你强奸,你也没招。

“不管怎样,还是先躲躲。到四川来吧。”阎庆新听说后马上劝解道。

出了北京,张宏堡在阎庆新的协助下一头扎在西南精耕细作。成都,西昌,马尔康,广元,昆明,贵州,广西……他走了个遍。

九零年四月三号,张宏堡在成都军区大礼堂做了大型带功报告。在阎庆新的精心安排之下,张宏堡住进了成都军区第一招待所高干楼1号楼二层36号。住那以后,真是贵客迎门、日夜接待,忙得团团转。他所以住在军区高干搂,就是要广泛结交军界上层。从租用青城山124大院,他看到了部队的巨大潜力,部队的闲置房产很多,自己目前有限的资金就可以派上大用场。另外,有了部队领导的支持自己的腰杆子就更硬了!

    在退役和在职的众多将校们的围绕和崇拜之中,张宏堡再次体会到了出人头地的畅快。哼,这些平时牛气冲天的将军还不是一样臣服在我的神威之下,我要让他们听我的指挥。从此,他更加注意吸收军队离退休人员加入中功机构,陆续加入的有团职牛家学、师职阎志仁、军职方其顺等等。

这个时期,他每次出行都会很小心,都由专人安排。在未到目的地时,就要由当地把各种情况调查清楚,不能有反对面,以免受到当场停课、指责。这一切大都是由阎庆新来操持安排的。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张宏堡的行踪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她的视线,阎庆新俨然已经成了张宏堡的办公室主任或经纪人。

四月,按张宏堡的指示,阎庆新全力投入气功大学的申办工作。阎庆新是北京、四川两头跑,申请了中国气功大学,四川气功大学,国际气功大学,都没有得到批准,气功学院也拿不下来,各主管单位都说没有先例。

四月十号,正好是阴历三月十五,牛家学陪同张宏堡再次来到石孟江畔已经租用的部队124大院。张宏堡感慨地说:

“我小时候,有人给我测过名字,得出了一句话。”

“什么话?”牛家学问。

“麟趾春深步玉堂。”张宏堡故作神秘地说。

“麟趾春深步玉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呀?和我们中功又有什么联系呢?”

    “三月十五,正是春深呀!步玉堂,青城桥一跨过不就是玉堂镇么!”

“啊哦,是玉堂。”

“玉堂过来是什么镇呀?”

“中兴镇!”

“对嘛,中兴!!中华文明复兴之地!!这是偶然,也是必然!你相信不?”

“相信!当然相信!怪不得你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就那么高兴呢,原来如此啊。怎么不早说呢?”

张宏堡短短几句话,一副天定的口气,让老牛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

“我带着特医反复做了公关,才打开了口子——四川省科委的领导讲,可以考虑批,不要叫‘国际’吧,这已是大着胆子批了,就叫‘都江堰’或‘成都生命科学院’。”阎庆新说。

“我就要‘国际生命科学院’的牌子。”张宏堡执拗地说。

“这,是不是有点儿太为难别人了?非要搞那么大,树大招风嘛。”阎庆新劝他。

“就按我说的,一次到位,咱搞就搞最大的。”

三天后,也就是一九九零年的四月二十五号,四川省科委正式批准成立了“国际生命科学院”。

张宏堡乐坏了。

“看看,看看,‘国际生命科学院’,谁能批得下来?我,张宏堡就批下来了!哈哈!他们还嫌名字太大!大啥?小的有啥意思?就是要的这个‘大’!咋的?不服?我就批下来了!”张宏堡有些手舞足蹈了。

“这一下,中功在各大气功门派中就处于‘鹤立鸡群’之势了!”

“那当然了!”张宏堡很自豪:

“在这个事上,咱俩的配合和默契真是天衣无缝啊。”

“是你有这个宏伟气魄!敢作敢当!”

“要是没有你公关上的锲而不舍、敢打敢拼,再大的气魄那也是白搭。”

“行了,咱俩别在这卖瓜了。”阎庆新开心地说。

“卖瓜?”

“对啊,自卖自夸啊。”

“哈哈哈……”

通过科学院的申办,阎庆新的执令顺从尤其让张宏堡满意,阎庆新事后处处将功劳推给张宏堡,更使她在张宏堡的心里重重加了分。

国际生命科学院的成立惊动了都江堰市,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四大班子专门召开了盛大的欢迎会。对于都江堰这样一个西南省份的县级市,与其说是欢迎中功文化,毋宁说是对中功的大笔投资感兴趣。张宏堡也在和市领导的心照不宣中,尽尝财大气粗的威风。如果你仅仅是一个传授免费功法的穷酸气功师,你再有文化,谁理你啊!

五月份,东北边陲的鸡西,天气才刚刚暖和,得知大儿子在北京办了一个合资公司,杜和心花怒放:

“这肯定是挣了大钱了!”

带着小儿子,杜和迫不及待地来北京了!她径自找到了北京国际气功公司。张宏堡刚刚从四川回来,实在是忙得抽不开身,也明白她来干啥,就让陈文彬把母亲和弟弟安顿在公司附近的一个旅馆里。杜和知道儿子忙,但是对于他这样的安顿,她大为不满。

“这么多年我好不容易才来一次北京,最起码也得住个大酒店啊。你也不是没赚钱!”可是转念一想,

“等见面再说吧,也许儿子会给自己很多钱呢!”

想到此,杜和不禁有些高兴。

张宏堡确实是忙!他也真的不愿来见母亲!不过,既然她大老远的来了,总归得见一面吧。无奈之下,张宏堡来到旅馆。

娘俩刚一见面,杜和就数落上儿子了。

“我说大宝,你这成了大师了,跟你妈还摆上谱了,我们大老远来了,你咋才来?你是真忙还是假忙?”

“我可不是真忙咋的!我这还没忙完呐。”

“忙好哇,不忙的话咋挣钱!”杜和永远都是强势的。

“家里有啥事打个电话说一声不就行了,还跑这么一趟干啥。”张宏堡岔开了话头。

“那哪行?这不是电话里能解决的事”杜和的嗓门儿低了下来:

“你是我儿子,我说话也不用跟你绕弯子。这不你也出息了,家里人都知道你挣着大钱了,咋着你也得帮帮我们!给我支点钱。再者,你弟弟在家也没个挣钱的地儿,我看就让他在北京你的公司里干吧。总归是你弟弟,他不会坑你,里外也帮你照应着些。”

“这咋行?这样不行 !”张宏堡一口就拒绝了。

“咋不行?咋就不行了?”杜和急了。

“我这儿是气功公司,不是每个人都能干得了的!再说,这公司也不是我个人的,它是大家的。”张宏堡解释说。

“你别在这儿给我绕,公司是谁的,也得首先是你这当师父的。大宝,我就想让你弟在这儿干,这没啥不对吧?”

“他不能在这儿干!”

“为啥?就因为他是你弟弟?可他不是你亲弟弟,跟个外人也没多大区别!怎么外人都能在这干,他就不能?你倒是说给我听听!”杜和撒起了泼劲儿,她的这股泼劲儿恰恰激起了张宏堡童年里最寒冷的记忆。

“妈!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你别再说了!”

“嗬,你还知道你有妈呀?我还以为你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呢!你说你,成了名,挣了钱,离了婚,又不管弟弟,你还能干点儿人事不?”

“公司员工都是我的弟子,公司也是弟子们的,不是我张宏堡一个人的,家里人不能掺和进来。”

“那这样,让你弟也拜你为师,那他也是你弟子。只要你能把他留下,让他在这挣钱糊口,别说让他管你叫师父,就是叫爹,也都同意!”

“你!”杜和的话彻底激怒了张宏堡,他一分钟都不想再待下去,甩手离开了。

本来就很尴尬的母子三人不欢而散……

评分完成:已经给 ywsctjl 加上 100 银元!

喜欢ywsctjl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