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欢乐武侠梦》- 119
送交者: liuxuguo[♂御史大夫★★★☆♂] 于 2017-12-15 8:25 已读 157 次  

初冬的第一缕朝阳柔弱地穿过树林,照在峨眉半山腰的一座新坟上,洒下斑驳的影子。俄顷,一阵风来,树木随风而动,坟上的影子亦随之摇曳。又过得一阵,乌云涌出,将阳光尽数吞没,整个大地一片黑暗。

阳光是如此地脆弱,谁说人的生命不也如此呢?

美夕用右手揉着红肿的双眼,缓缓站起身来——此时的她已在柳陌青和“华得来”合葬的坟前长跪了一整夜。她的左手握着一把扇子。那曾是她自己之物,却被柳陌青当宝贝一样珍藏着。而今,它又成了柳陌青留给她的纪念。深情地凝视着重新整葺的坟墓,美夕在心中默默地道:“他日我死之后,仍女扮男装做华得来,到此与柳姐姐做伴。”转头招呼白马道:“飘雪,咱们走吧。”随即一边擦着腮边的泪痕,一边低头往山下行去。

行出数步,美夕发觉白马并未跟来。回头一看,白马仍在墓前徘徊。乃催道:“飘雪,该走啦!”哪知白马陡然向前窜出,一头撞在墓碑上,顿时头骨碎裂而亡。美夕大痛,怒吼一声道:“为什么你们都舍我而去?!”旋即无助地跌坐于地,失声痛哭起来。

美夕回到立山寨下时,一辆马车刚好在她面前停下。朱菲菲搀扶着一位八旬老者从车上下来。二人风尘仆仆,似是连番赶路而来。老者身材微胖,头发已全白,满面病容,憔悴异常,腿脚亦极不灵便,尽管拄着拐杖,走起路来仍摇晃不定,若不是有朱菲菲在一侧相扶,随时都有摔倒的可能。美夕心想,圣母真是医术高超,威名远播,如此重病的人也都从大老远慕名而来求医。张润土在圣母的精心诊治下,想必早已痊可了吧?

朱菲菲见到美夕,自是喜出望外。怕惹美夕伤心,不敢多问柳陌青之事,转而忙着向她介绍身边的老人,说道:“这位是京城的‘抢救大王’张树基基大夫,师父差我去请来替张先生治病的。”却并不向基大夫介绍天下无敌的东方大侠。而基大夫向美夕微微点头致意后便专心行路,并无一句言语。

美夕倍觉惊奇。立山圣母是当世神医,为何还要请这个基大夫?难道基大夫的医术比圣母还高明吗?基大夫也真是的,自己已重病在身,还不辞辛劳来看望别的病人。想不到天下竟有这样为病人着想的医生!美夕赶紧奔到基大夫的另一侧,和朱菲菲一起搀扶着他向寨上走去。

立山圣母早已在寨门前恭候。远远见到基大夫的身影,便飞奔过来,恭恭敬敬地行礼道:“恭迎基大夫大驾。寨里请!”基大夫又是微微点头后便继续前行,仍然没有一句话语。

到寨子里后,立山圣母安排基大夫先休息,基大夫却道:“我是来看病人的。不是来休息的。”立山圣母本欲坚持,但见基大夫倔强异常,非要先看望病人不可,只得作罢。

其时张润土的穴道早已自行解开,正躺在床上叫痛连天。基大夫向美夕简单了解了一下张润土走火入魔的原因和经过后,便在朱菲菲搀扶下入内查看。

不多时,基大夫从内室出来。美夕忙迎上前去,急切地问道:“基大夫,还有救吗?”基大夫道:“小病而已,无须担心。把我自制的这几粒十香丸给他服用,很快便可康复。”

走火入魔的大事,原来竟只是小病?立山圣母不解地道:“愿闻其详,请基大夫指点。”

“各位都是江湖中人,自然而然以武学中的走火入魔论之,实则大谬不然也。这位张先生体内根本没有多少真气。他所患的不过是普通的肠胀气罢了。”说罢,又摇头叹息道:“唉,自从当今圣上下旨将‘妄议朝廷’入罪后,年轻人连屁都不敢放了!长此以往,不知有多少人会受肠胀气之苦啊!”

送走基大夫后,美夕问道:“圣母姐姐,这位基大夫是何来历?”立山圣母道:“基大夫姓张名树基。病人和同行都亲切地称他为‘基大夫’。从医六十余年,救治过无数的病人。因其医术精湛,医德高尚,常让濒危病人起死回生,故而被誉为‘抢救大王’。”美夕奇道:“基大夫如此厉害,怎么从未听人提起过他呢?”“基大夫替人看病既不为名也不为利。名和利便都让像老姐姐这样的世俗之人抢了。”末了,又赞叹道:“老姐姐我自承在武林中医术第一,基大夫却是所有医生中的医术第一,老姐姐我实难望其项背。”

二人转而说起东海之滨中土武林抗击倭寇之事来。立山圣母问道:“峨眉派的人启程没有?”美夕道:“峨眉已人去山空。想必倪姐姐早已奔赴东海之滨。”“那咱们明日一早就出发吧。”“恐怕还得劳驾圣母姐姐安排一个弟子照顾小妹那生病的厨子。”“好说,好说!”

忽听张润土在内室大声叫道:“小可也要去!小可的病已好得差不多了。而且东海之滨是小可的故乡,小可正好为各位英雄带路。”

想不到基大夫的十香丸竟如此厉害,濒危病人在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内便已臻康复,真正的药到病除。美夕大喜,道:“好,你跟着我们一起去。”

正说话间,朱菲菲慌忙进来禀报道:“启禀师父和东方师叔,峨眉派令狐狸精师妹有急事求见。”

立山圣母和美夕俱都一惊,不是峨眉派已前往东海之滨了吗?怎么令狐狸精突然来到立山寨?立山圣母忙道:“快请她进来!”

刚到大殿门口,令狐狸精便跪下磕头道:“家师在东海之滨重伤昏迷,恳请二位师叔前往救治。”立山圣母忙趋前将令狐狸精扶起来,不住口地安慰她。

美夕脱口问道:“为何人所伤?是焦山口么?”她对东瀛武林极其陌生,只知道焦山口一人。而恰巧焦山口武功高强,也有打伤玉箫师太的能力。

令狐狸精道:“非也。家师在混战中多处受伤,并非为某一人所伤。其实,家师见焦山口勇不可挡,伤人无数,便数次拦住他要跟他拼死对决。不知何故,焦山口反而躲躲闪闪,不愿跟家师交手。”

美夕心想,如此看来,倭寇中高手倒也不少。可焦山口何以不跟倪姐姐交手呢?忽然想起前不久自己养伤期间,焦山口曾去峨眉派求碧潭飘雪香茶。只因自己和玉箫师太要好,他便恭恭敬敬,不曾挑起事端。莫非也是这个原因,他才避而不斗的么?想至此处,不禁双颊绯红。暗忖道:“任凭你这倭寇如何自作多情,本大侠才不领你的情呢。对倭寇,该杀便杀,休想本大侠手下留情。”

立山圣母和美夕略一商量,决定二人先行出发,弟子们明日再启程。当下向令狐狸精问明去路后,二人便乘着夜色向东海之滨急行。

刚出门不久,便闻“嗖”的一声轻响,隐约可见一个黑影从山顶飘过,也是向东,疾若离弦之箭,其轻功绝不在自己之下。美夕心中一凛,莫非是结拜大哥燕某某么?要真是他就好了,正好邀他一起去东海之滨抗击倭寇。看身法却又不像。难道是焦山口?此时东海之滨战况正酣,焦山口不应该出现在此处。那又会是谁呢?美夕不及细想,对立山圣母道:“姐姐,小妹先走一步。”不等立山圣母回答,便已施展飘飘欲仙轻功向那黑影追去。

似乎早已察觉到有人跟踪,就在美夕快要追上时,那黑影陡然加速,瞬时和美夕拉开数十丈的距离来。美夕好胜之心顿时被激起,再次提气急追。眼看又快追上,那黑影却又加速了。如此你追我赶,一直到天微明也仍差着数十丈的距离。此时已来到海边,那黑影放慢速度,四下张望,似是在寻找什么。美夕正要追上前去看个究竟,黑影蓦地转过身来,开口问道:“你知道抗击倭寇的那些人在何处扎寨吗?”

二人一照面,美夕才发现所追之人竟然是西海龙王!心中暗叫不妙,右手往肩后一探,已握住筷子。前不久,西海龙王亲睹自己在秦唐一号杀死他的徒孙乖乖虎时猛,加之自己数次欺负他的徒弟们,想必他的徒弟们在他面前也没少说自己的坏话。此时仇人见面,免不了一场硬仗。即便是在正常状态下交手,恐怕自己胜算也不多。以昨夜显露的轻功来看,他所中的垂头丧气散毒性已除,功力自然完好如初;而自己被少林叠罗汉功打伤,尚未完全复原。此时交手,自己定是凶多吉少。却不知他是如何解毒的?美夕忽然想起,自己曾亲口告诉过西海龙王,权为民的独门毒药可以解垂头丧气散之毒。莫非是权长老替他解毒的?

确然如此,西海龙王正是按照美夕的指点,在徒弟们的护送下到丐帮总舵找权为民讨要毒药的。一开始权为民不愿给,后来听说是美夕让来的,便爽快地替西海龙王解毒。西海龙王功力恢复后,又运功替大徒弟黑虎疗伤。其后,他便一直藏身于龙宿寨的山洞中修炼神功,期望能有所突破,以便尽快找大胡子燕某某一雪前耻。他的徒弟们则随权为民赴东海之滨抗击倭寇。西海龙王也是昨夜刚从丐帮得到消息,黑虎等人在抗倭混战中受伤。他只得将私仇放在其次,连夜赶赴东海之滨。

西海龙王也认出美夕便是在秦唐一号杀死自己徒孙的仇人,脸上顿现怒色,瞬间又平息下来,显是强压心头怒火,喝道:“好小丫头,功夫果然不错。待老夫杀光倭寇后,再来取尔性命,替老夫的乖徒孙报仇。”

西海龙王竟然是来杀倭寇的!没想到作恶多端的西海龙王居然也会以大局为重。美夕心中大喜,一场没有胜算的争斗得以避免,反而更添一抗倭强援。但此时场面上的话总得说上几句,绝不能示弱。美夕松开筷子,将手负在身后,傲娇地笑道:“本大侠也正有此意。杀光倭寇后一定向你讨教几招西海飘忽掌!”

“好,一言为定!小丫头,你可知抗击倭寇的那些人驻扎在何处吗?”

美夕摇摇头,表示不知。当下二人便分头寻找,美夕向北、西海龙王向南。

行出二三里后,美夕忽闻一声长啸,啸声响彻云霄,震得近岸的海水齐向岸上涌来。美夕曾听过黑虎竺人和食人鳄庞大海等人的啸声,此时一听便知是西海派发出的啸声。而从功力来看,则非西海龙王莫属。想必他已发现抗倭群雄的营寨。美夕顿时心领神会,旋即折返向南。越过一座小山后,果见山下有一大一小两处营帐,一条小河沟如楚河汉界般将它们隔开。

为何会有两处营帐呢?美夕略一思索,便猜知定是因为正教和邪教势不两立,正教各派和邪道各派便分开扎营。当下想也不想,直奔大的营帐。

哪知进帐一看,却是以西海派为首的邪教各派,总有近千人之多。众人皆着奇装异袍,言行亦粗鄙异常,跟正教英雄人物迥异。唯帐门不远处立着的一位中年女子衣着整洁,犹如鹤立鸡群般,颇为显眼。奇怪的是,在大帐中她竟也戴着一顶野外常戴的草帽。仔细一看,才发现是恒山派冷酷师太。没想到数日不见,她竟已还俗。想必是秀发尚未长出的缘故,只得戴上草帽遮住光头。她的身旁躺着朱菲菲的父亲——黑虎竺人。黑虎旧伤未愈又添新伤。西海龙王一边啼啼哭哭,一边为黑虎疗伤。美夕暗觉好笑,江湖中数一数二的人物,却像小孩般哭鼻子,成何体统啊!再想到将来还要跟这个“小孩子”巅峰对决,心中不禁又生出一股寒意。

美夕返身出来,进入小的营帐,果然便是正教各派。最靠外的是恒山派,然后是权为民和孟楠率领的丐帮以及一些小门派,峨眉派稍微靠里。华克之率领的凌云派、北二俗等人也在其中。在黑木崖上见到的正教人物却大多缺席。相较于上千人的邪教队伍,正教只有区区三百人不到。美夕不禁有些生气,平时正教人物到处行侠仗义,对抗外侮之时,偏偏是邪道人物更为积极。哼,你们这些平时以正教自居的侠义人士们,难道不知道为国为民才是侠之大者吗?

陆惹儿见美夕进来,先是一惊,随即脆声娇喝道:“各位英雄,天下无敌的东方大侠来看望大家了!”

美夕进来时,大多数人忙着疗伤或者忙别的事,几乎无人注意到。此时陆惹儿一声吆喝,众人纷纷起立迎接。

美夕一开始心中对陆惹儿有气,见她如此懂得分寸,知道适时抬举自己,不禁又暗暗高兴起来,心中的气恼也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恒山派中一中年尼姑,颇似群尼的领袖,拱手道:“贫尼见过东方大侠。”

美夕甚觉奇怪,哪有尼姑拱手为礼的?再细看这尼姑,见她长相清秀,面目极其熟悉,似乎见过多次,但却想不起其法号。从未听说冷酷师太有什么师姐妹,却不知恒山派何时多了这样一个漂亮尼姑呢?

那尼姑见美夕犯愣,似乎自己也有点忍俊不禁,娇笑起来道:“东方大侠,在下是水中花慕容虚啊。刚遁入空门不久,法号‘似幻’,现执掌恒山派。”

“啊!”这倒是大出美夕之意料。恒山派原掌门冷酷师太还俗后去了邪教一边,原来的大魔头水中花慕容虚却摇身一变成了恒山派掌门人。美夕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心中却连连暗叹世事无常。

原来,竺人因爱女朱菲菲的缘故最终选择和冷酷师太在一起。慕容虚气愤异常,伤心欲绝。发狂之余便登上恒山,发誓要将冷酷师太的徒子徒孙们杀个片甲不留。陆惹儿早已知悉师父冷酷师太和慕容虚的恩怨情仇,也深谙慕容虚见不得人家恩爱的心理,便先以自己和蓝屌丝的情殇向慕容虚诉苦,惹得慕容虚同病相怜。接着又当着众同门的面大骂师父冷酷师太横刀夺爱,实在是罪该万死。将其怒火熄灭之后,又大肆力捧慕容虚武功如何如何高强,必能率领恒山派扬威武林。慕容虚对感情心灰意冷之际,的确想在武林中更上层楼,经不住陆惹儿的撺掇,当即削发为尼,担任恒山派掌门。只是她这个尼姑,从未念过佛经,甚至连“阿弥陀佛”这样的佛号也宣不顺口,酒肉更是不戒,实在是佛门中的异类。

就在众人都起立欢迎美夕之时,人群中有一个道士还在为人疗伤,对陆惹儿的呼喝以及东方大侠的到来毫无反应。美夕一看背影,便知是崂山道士张道俭。心中颇有些不快,脸上笑容顿时敛住。

陆惹儿察觉到美夕的不快,高声呼喝道:“喂,兀那道士,摆什么臭架子。快过来拜见天下无敌的东方大侠。”

张道俭浑若未闻陆惹儿的吆喝,依旧专心为人疗伤。

陆惹儿大怒,喝骂道:“好你个臭牛鼻子,竟敢对天下无敌的东方大侠不敬。吃我一剑!”长剑一挺,飞身往张道俭背心刺去。

评分完成:已经给 liuxuguo 加上 100 银元!

喜欢liuxuguo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