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婚姻家庭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专访 琼楼玉语 - 老贴翻新
送交者: 人二者无敌[♂★☆仁党精神领袖☆★♂] 于 2018-08-08 10:12 已读 4033 次 17 赞  

人二者无敌的个人频道

顺便给留园非常影音板块做个广告:https://club.6parker.com/fr/index.php

首先感谢人民的艺术家给我这次做记者的机会。我的采访对象是婚版版主琼楼玉语。采访过程十分顺利,因为压根就没有采访过程。是的,很遗憾,在我出卖了自己的银元与色相之后,琼版还是以近期事务繁忙为由拒绝了我的采访。但心怀慈悲的她还是为我指明了方向,那就是去翻她之前在留情板块所做的专访记录。为了不愧对艺术家同志对我的信任,我加注了一些个人的旁白来交差。以下就是专访内容:

Journalist: 琼姐呀,真荣幸你接受这次留园专访!
(留园小记者-具体ID不详)

琼: 谢谢你的专访,我压根不觉得我有被访问的价值,没想到你还花了那么多时间读我 ~~ 
(笔名: 琼楼玉语 性别:女 注册时间:16-01-10,应该有不少朋友都了解琼版的前身,我就不多说了,按我推断琼版来到留园是在2010年前后)

Journalist: 留园蓬荜生辉。琼姐你长有反骨,凡事都逆向思考或者打个问号。这种爱创新的性格,是你与生俱来的呢,或更多是由经验造就的?
(与生俱来的?嗯,琼版出生的时候可能是个问号的形状)

琼: 我小时候很乖巧,连说话都不敢大声,但这不意味着我没有脾气,那时候我的表现方式是不理人、生闷气。初进中学,由于外貌上略占优势,因此总有几个同学会借机欺负我。原本我对于这些不友善的行为都采取忍让方式,但后来发觉忍让只会令她们变本加厉,所以我就彻底爆发反击了。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造就了我现在的性格。因此我认为,个性虽然天生,但环境的影响还是不可忽视的。
(乖乖女突变狠角色,看来青春期是女生性格养成的重要阶段)

Journalist: 嗯,改变在一开始时总是让人觉得不适,但出路往往却总在于改变。现在你都变成了美丽的“麻辣烫”,见过你麻辣,却还没见过你发“烫”,能说说什么样的事儿会真正激怒你么? 
(初步判断,记者是个吃货)

琼: 哈哈哈,这会不会毁了我的形象啊~ 这么说吧,我一般都讲道理,但别惹毛我,否则就算你是天王老子,我也不放在眼里。(深明大义,通情达理,但也惹不起,哈哈)

Journalist: 你躁起来的时候是气势汹汹呢还是冰封现场呀?讲一个场景让我们开心下子吧。。
(开始要求讲故事了)

琼: 例子太多了,不知道哪种算气势汹汹冰封现场~随便说一个吧,我以前喜欢打桌球〈snooker〉,那里聚集了三教九流的年轻人,有一次我和2个朋友去,隔壁桌来了一大帮混混,我打我的,没理会,不知道是否故意,在我打球时对方的球棍戳到我,但马上跟我道歉,我也就没出声了。可随后另一个人又再次戳到我,这下我火了,一棍子打在他们的球桌上,吼道:我看你们是活腻了。。。我相信当时整个场子都冰封了吧。。。就说这么多吧,再说估计形象就全毁了~ 
(琼版一直以来给我的印象就是金庸笔下聪慧过人的黄蓉,使出打狗棍法这事印证了这一点)

Journalist: 琼姐你的形象平易近人、交谈诙谐,这很难动摇了,表瞎担心。而且作为一名美人儿,你既不高冷艳也不雪冰山,很是难能可贵。
(各种拍马屁)

琼: 其实我压根就不是一个主动的人,从不主动追求、主动言和,最擅长的主动大概就是变心吧,哈哈哈~ 我不喜欢用热脸去贴冷屁股,也很不习惯主动和人搭讪,因此刚开始时很不习惯留园的交谈模式。但后来当了版主,偶尔需要带动气氛,炒热场子,也就慢慢适应了。话虽如此,但相比很多其他的版主,这方面我就弱了许多~ 
(每天排着队等着和琼版聊天的人数不胜数,从这一点看,说琼版是留园人气第一人都不为过。嗯,我也拍一拍)

Journalist: 在线下的日常生活中,你也是人来熟的“聚焦点”吧,可以谈谈你的社交关系圈么?

琼: 现实中,我曾交友满天下,认为朋友越多气场越足,但当我的行踪都被人了如指掌时,我才发现自己真不喜欢这样的高调。我选择朋友并不挑剔,只要友善的,我一般都不会拒人于千里,但会保持适当的距离,直到我觉得这个人确实可以交心后,才会真正把他当成好友。
(距离产生美,日久见人心)

Journalist: 有篇《弱联系的强度》的报告研究了“富人和穷人的圈子”。基于2005年8月整个英国几乎所有的电话记录显示:越是富有的小区,其交往的“多样性”越明显。富人更倾向于社会性和地域性多样化的人际“弱联系”。作为一名富婆,对此你有什么见解吗?
(当时的记者是谁啊?挺有文化,至少比我读的书多)

琼: 首先我得澄清,我不是富婆,虽然拥有一间公司,一些不动产,但在美国社会我充其量只能算是较具实力的中产阶级罢了,离富婆还远着呢~ 财富可以造成社会区隔,一般而言富人与穷人的社交圈也确实不同。有些人一旦富贵就唾弃穷人,认为跟他们交往无疑是降低自己的档次;也有些富人喜欢跟档次低的交流,从而衬托自己。我个人认为,社交活动让自己感觉舒适最重要,我从不理会对方做什么职业,只在乎彼此是否有沟通障碍、共同话题;我不会因为对方富裕与否而大小眼,但却会因为看不惯对方的为人处事而拉远距离。
(深明交际哲学啊,相较之下,这让受到银元的诱惑来做“采访”的我感到十分羞愧,但我还是要说:人民的艺术家万岁!)

Journalist: 听着有点儿耳熟,最近也有个女人通过媒体说她自己并不很富裕,那个人是希拉里吧。作为一个女人,模样好,识善恶,既刚又柔,实属顶配。女人外形都能自学成才,心理建设却难以依葫画瓢。你觉得女人有颗男人心,对于男人和女人来说这算好事么?

琼: 过奖了~我说自己的思维像男人,只是取其优点而已哈~ 社会上对男人女人的普遍认知就是,男人刚强,女人柔弱;因此当某个女人处事明快,决断干净利落时,人们就会说这个女人有颗男人的心。至于说拥有一颗男人心的女人,对男人或女人来说是不是件好事,那就要看所处的立场与位置了~ 
(这段像在说绕口令,男人身女人心,女人身男人心。)

Journalist: 我且衡量,女人“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侠骨心是让男人放心的事,却是让女人吃苦头的事。不过甘又自从苦中来罢。话说,中国传统培养的女人好像是为了厨房和卧房而存在的,尤其还有三寸金莲的孽证。琼小姐自小海漂到米国,敢情又被爹娘放养,闯闯荡荡几十年,你怎么看待新生代女性?你觉得女性的进步空间还宽吗?
(这问题问的高大上,好象记者是女的,想从琼姐身上学到点什么)

琼: 其实我认为现在的女人办事能力不比男人逊色,甚至有些更有魄力、胆色、以及独到的见解。至于有没有进步的空间,完全取决于社会的发展与风气,好比现在很多女人在事业上都能够独当一面,这就是一种进步,但更多女人却想要不劳而获的有车有房,这就是一种退步。大体而言,女人的社会地位虽然一步步的提高,但还是无法跟男人并驾齐驱〈我没有助长男人的意思,我只是以事论事>。我想,在男女地位还没有真正完全平等前,女人进步的空间应该还是无限宽广的。
(这一问一答开始有点深了,从交际哲学聊到了社会学,像我一样关注点比较低俗的网友可以省略这段问答)

Journalist: 不过有时候,是女人自己放弃了很多权力。譬如懒得苦思,就放弃了教育;懒得糊口,就放弃了家中地位;懒得周旋,就放弃了职场竞才。女人通常都不擅长居安思危吧。我揣摩你未曾群览中国兵书,但你又胜似熟读。在你的工作回忆录里,反客为主、欲擒故纵、釜底抽薪都是信手拈来。久居海外的你,还记得曾让你印象深刻的中文书籍吗?
(这记者又来求推荐书了,感觉只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做采访,不够低俗,不喜欢)

琼: 我就知道我一眼就能被人看出没墨水~ 不满你说,真没看过,我唯一看过的只有两部小说,一部是琼瑶的,一部是古龙的,而且内容全忘了~ 我喜欢看经典哲理短句,和幽默笑话,一些很肤浅的东西,不过现在也很少看了,每天在留园看帖都忙不过来,不过在这些帖子里也受益匪浅。
(这段回答把采访拉回到世俗~!)

Journalist: 留园里确实也是人情世故多。虽然自打豆蔻年华你就海漂了,但你有股地道中国女人味儿,是一股暗香的范儿。有种底蕴好像就流淌在你的骨子里,这是得益于你善于从阅读中积累沉淀吗?
(记者继续装高大上,暗香,底蕴,流淌,沉淀。。。我受不了了!)

琼: 我的中文底子其实更多来自我当年的交友广阔,其中大部份都是中国人,但写这方面是后期才发掘的,小学时,我记得自己数学最好,最头疼的就是作文,不过我的中文程度常常被老公用来取笑,我写的文,压根就没给他看过,避免被损~~~ 至于范儿,我自认为的确有点(臭美),那可能是天生的吧,一直我都没跟着大潮流走,但也不至于落伍,算是自成一格吧~~对情感,男女见解也一样,几年前帮朋友写过很多诗篇,不知者看了还以为我历尽沧桑~~ 
(原来琼版些打油诗的功底由来已久,嗯~)

Journalist: 琼姐这样一位庄而不涩、魅而不腻的人妻,能镇住你的那位(是金牛吧)内功也不低呀。是不是就像棋逢对手,欲罢不能滴?
(庄而不涩、魅而不腻。。。从哪编出来这么多词,我服了!)

琼: 再次澄清,我老公不是金牛座,是要命的处女座,凡事追求完美,这种男人有一大好处,就是不会轻易破坏自己一手建立起来的王国,也不容易被很表面的东西所诱惑,哈哈,说的我好像是星座专家似的,到现在为止,12个星座各自包括哪些月份,我这个门外汉还没搞清楚呢~ 
(我也是星座门外汉,不加评论了,我知道11个星座其实并没有好坏之分,因为水瓶才是世界上最棒的,oh yea!)

Journalist: 哈哈,我居然搞错了,脸红中...... 琼姐你是什么星座咧?还有,老公当年是怎么征服你的,追溯一下恋爱史吧?
(重点来了)

琼: 我是双鱼,他压根就不承认曾经追求过我。当时我们是同事,由于第一天上班就有人送花给我,于是他认为我已经名花有主了,觉得自己没戏,没再胡思乱想了~~。偶然的一次机会,他约我共餐,我感觉他不像其它男人那样有太强的目的性,这令我感觉非常舒适,于是就常常应邀与其共餐,我是疏于防范,上了他的当了~~他后来被我逼供承认:在我上班的第一天,只看了我一眼,就喜欢上了。由于老板跟他说:要是能请到她就好了,她会5种语言。。。于是他一直认为我很厉害,会5种国家的语言,没想到被骗了,我会的是:国语,粤语,英语,武汉话,上海话~~ 
(请用用五种语言唱:确认过眼神,我遇上对的人 。。。)

Journalist: 五门语言啊,琼姐的右脑想必是相当发达唠。一门方言也不会的我,只能抱憾终身了。有人说婚姻本是无硝烟的战场。我想婚内的斗智斗勇还是趣味盎然的,虽然时而会让人挂个彩什么的。琼姐,当你老公惹毛你时,你是如何收拾他的?
(记者开始找事儿了,等着看热闹)

琼: 其实这都是相互的,我一直不认同一点『女人只需要你哄,不需要你懂』,扯蛋,不懂你怎么哄,他知道我的底线在那里,什么时候发毛,一般都不会轻易触碰。同样,我也从有恃无恐的阶段走入了易地而处的境界,恋爱初期,一丁点小事,我都能火山爆发,不是我有狂躁症,只是我要在他在还没完全懂我的时候,让他知道什么事情是没有转寰余地的,一次是极限了,这样日后的岁月轻松了许多,当然,他要是忍受不了我的当初,我们也不会拥有现在~~ 
(初如山洪暴发,后若细水长流,一深九浅,琼版的御夫之术)

Journalist: 感同身受,妻子必须先学会表达,才能赢得理解和尊重。这和依靠女性特征而获得的疼爱甚至溺爱是两码事。
(记者也暴露了年龄和婚姻状态)

琼: 嗯,男人的坏都是被自作聪明的女人给宠出来的~ 
(女人不宠 男人不坏?)

Journalist: 婚姻家庭最宝贵之处是能给予一个人以另一个人,一个最信赖的人。琼姐你是否安心交给另一半本来只敢靠自己完成的事,或者告诉过另一半本来不会对别人说的话?
(这句子真难读。。。拗口)

琼: 以我对他的了解,我知道什么是他擅长的,只要是他擅长的,交给他,我从不担心。至于隐秘的话,那得看什么了,我不认为夫妻间应该无话不说,但我不建议刻意欺骗,隐瞒和欺骗不太一样哈~~~
(嗯,有时有所保留是为了更好的相处)

Journalist: 这不禁让我想起,大学本科时,美丽的英文老师教导我们,夫妻之间不需要无话不说,男女之间不存在纯粹的友谊......  真是无价的授业啊。话说回来,另一半是同床、同志、同担的人,遇上了合适的,真是福分。
(这英文老师怎么不务正业啊。。。)

琼: 是的,遇到适合又可以彼此了解,掌控,付出的,的确是福分。男女间其实可以纯友谊,当你们分开后,彼此都丢淡了,放下了,那种友谊甭提多纯了(不纯完全是因为另一半用醋去搅和~)

Journalist: 让男女情愫淡忘的是时空,而并非人。我个人觉得,不是所有男女友谊都不能纯洁,但也不是所有男女友谊都会纯洁。两个人的事,不是一个人说了算。
(记者开始自己发表观点)

琼: 还真不是一个人说了算,不过其实想说了算也不是太难,哈哈哈~~~
(琼版附和)

Journalist: 你总是能无招胜有招。婚前性行为,一个世纪左右前渐渐被认同。婚外性行为,一两百年后会再度普及么,你有啥想法?
(开始扯过去现在和将来了)

琼: 我没那么神,预知不了200年后的事情~ 但我认为,婚姻之所以令人向往,就是因为它有约束性,而这种约束又导致人们渴望着婚外的风景,婚外性行为一旦被普及,那婚姻就会失去了吸引力。
(围城的意思)

Journalist: 嗯,事事总归是过犹不及的。有些梦幻的事一旦触手可及,也就一文不值了。
(再度自己发表感慨,貌似记者也是个有故事的人)

琼: 或许有人会不以为然,但我个人认为,只要不泛滥,不明目张胆,配上些智慧,婚外的各种行为都有助于婚姻。
(上留园可能就是婚外行为之一)

Journalist: 这属于黑段级别的切磋级,我只能说,有熊出没注意安全了。话说,你的儿子们也有在接受中文教育吗?(什么黑段?不就是扯淡吗。。。进入下一主题,聊教育了)

琼: 两个儿子,100%的ABC,但老公坚持让他们说中文,国语广东话都说的很流利,却没有受过中文教育,除了曾经读过简单的中文外。
(看来英文比中文好) 

Journalist: 你是否会担心两个儿子的语文教育,也许会造成将来“家庭式的文化代沟”么?
(好象又是记者自己关注的话题)

琼: 哈哈哈,我真没担心,别说他们是ABC了,就算同在一个国土出生,接受的文化教育也未必相同,时代不同,代沟必然会有,只是深浅的问题。试问我们又何尝能完全接受自己父母的教育以及生活模式呢?别说这个我不担心,就连他们是否成才,我都不担心,不是我不介意,而是我认为很多事与愿违都是来自于自己的期望过高,再说只要孩子健康,聪明,快乐就够了,真没必要重复我们的步伐。俩个儿子的性格一点也不像,而我偏偏就喜欢这种不一样,否则怀孕分娩不是白痛两次啊~~~
(琼版属于开明派,有母如此,两个小孩快乐是一定的了~)

Journalist: 分娩这事就不多说了,巾帼不提当年勇。孩子们爱干嘛就应该去干嘛,长大了乐意去养猪都成,这我与你的态度相当。不过,我真是最不希望看到娃娃们秉承的是稀释了的中华血缘。但哪能事事都如意美全,在这样快速变化的地球村里。好了,真是太感谢琼姐参加这次访谈了,谢谢你抽出的时间,谈得真是很开心。
(也感谢自己抽出的时间,嗯!)

评分完成:已经给 人二者无敌 加上 500 银元!

喜欢人二者无敌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婚姻家庭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前页]
人二者无敌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