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婚姻家庭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故事接龙】一段往事
送交者: 刀尖上跳芭蕾[★★保留字段你妹★★] 于 2018-04-15 10:39 已读 5218 次 5 赞  
一
        
棣棠裹着浴巾从蒸汽腾腾的浴室出来。坐在卧室的梳妆台前,细细涂抹着价格不菲的护肤品。不知是不是因为刚才水温偏热的缘故,这时的棣棠脸颊泛着酡红,动作舒缓慵懒,透着些许疲惫的媚态。。。。。。

时间不早了,该休息了。坐在床上,棣棠划开了手机屏幕。这是现代人的通病了,睡前总有些东西需要在手机上浏览,确认无事后才能踏踏实实的睡去。而今天棣棠的手机微信上,提示有新的朋友申请添加。申请人的头像是个中年男子的半身照。这张照片,勾起了棣棠的一段回忆。。。。。。

十多年前的棣棠,还在读大学。和许多大学校园里的女孩子一样,棣棠开朗自信,朝气蓬勃,对生活保持着热情,也对爱情充满向往。棣棠很漂亮,不少男孩子对她示过好,而她也从中选择了一个男生,开始了恋情。他是棣棠的同学,笑起来很阳光,说话的时候会带着一些手势来加强语气。总是穿着T恤牛仔裤,下课了常和好哥们相约打篮球。这时候棣棠就拿着一瓶可乐,在球场边看他们打球。等男朋友休息的时候从她手里接过可乐喝上几口,就能看见他的笑容,帅气又有点孩子气。。。。。。

年轻的小情侣在一起近两年的时光,直到男孩子出国了。棣棠其实早就知道他会出国,但她没想到会这么快。男孩子一说起这个话题,就会说,我先出去,把一切安顿好了,你就也申请过来。棣棠其实从未想过出国,父母对她的构想是大学毕业后会替她找个轻松稳定的工作,她也一直顺着这条路在走,并不打算另辟蹊径。但棣棠知道,男孩子的父母,也同样对他有所期许,他们希望他出国历练,他也在朝着目标努力。而当爱情如期而至时,男孩子的出国计划里就多了棣棠。每当男孩子提起两人今后在国外的生活,棣棠总是笑盈盈的亲吻他,仿佛这个动作是阻止他说下去的最轻柔的方式,因为棣棠不忍打破男孩子的憧憬。


二

棣棠目送着男孩子的航班飞出了视野。她以为自己会哭,可心里的酸楚闷闷的堵住了泪腺,让眼睛很干涩。

男孩子走后不久便是暑假,棣棠没有和往年一样收拾行李回家。她印了一叠简历,投到各处,想找一份暑期工。唯一录用她的,是一所三星级的宾馆。她被安排在餐饮部做服务员。薪资很低,但包吃包住。对于从小地方怀梦而来的北漂族们,这份工作可以说是踏入这个大都市的保底选择了。对于棣棠来说,这份工作是为了摆脱男孩子离开后的寂寞,填补异地相恋的空虚。

餐饮工作下班很晚,每天从学校寝室往返很不方便,于是棣棠选择住在宾馆安排的员工宿舍。 正式上班后,棣棠花了几天时间熟悉日常工作,很快就上手了。工作简单但也粗重,棣棠对此早有心理准备。下班之后,往往是手脚酸疼的摊在宿舍床上看书打发时间,等待着男孩子的越洋电话。等来了电话,不得相见的小情侣便是诉不尽思念,道不完爱恋。而更多的时候是棣棠拥着手机在等待中睡着了。

高强度的体力劳动持续了几个星期,棣棠受伤了。那天是棣棠轮值,其他人都下班了,她负责把尾客留下的餐桌清理干净,脏碗碟移到洗碗间,也就可以下班了。端着一摞空碗碟的棣棠许是心急离开,脚一滑,摔倒了。手里的瓷餐具砸了一地,飞溅起来的碎片割破了她的手臂。

所幸,餐厅里的响声吸引了一个人的注意。他是宝铎,宾馆的大堂领班。每天在餐厅部收工的时候,他负责来落锁。当宝铎闻声来到餐厅,看到的便是棣棠呆坐在地上,面前是一片脏污狼藉,手臂上滴着血,脸色惨白。他疾步走过去,把棣棠从地上搀扶起来,就近拖了一把椅子让她坐下。然后蹲下看了棣棠的手,才抬头说到,伤的不深,你别动,我去拿药箱。待宝铎拿了药箱,棣棠已经从刚才的惊吓中缓了过来,神情有些忸怩不安,对他说,我没事,可以自己包扎。宝铎闻言放下药箱,从里面挑了几样东西推到棣棠旁边,说道,先用酒精消毒,涂上这种止血胶,干了之后再包扎。棣棠开始处理伤口,宝铎则转身去清理地上的脏乱。


三

经历了这次的事件,棣棠对宝铎存了几分感激。手臂的伤口没有大碍,休息了两天,就继续工作了。在查看新一周排班表的时候,棣棠发现几天后宝铎和自己有同一天的轮休。于是她找到宝铎,问他愿不愿意一起吃顿饭。宝铎笑了笑,爽快的同意了。两人在共同休息日的晚上,去了一家小饭馆,点了几个家常菜,一边吃着一边聊天。

宝铎年长棣棠十一岁,算是老北漂了。中学毕业后,只身来到帝都打工。一直混迹在服务行业,从十几岁开始跑堂打杂慢慢做到现在的宾馆大堂经理。来到帝都的第八年,回到老家相亲,结婚。新婚仅一个月后,便返回帝都继续打拼。第九年,宝铎的孩子在老家出生了。从此,每个月宝铎给老家寄去的钱里,又添了一笔。

饭桌上的闲话倾谈,宝铎坦率的像是个早已熟稔的大哥哥。棣棠也不设防的吐露了自己的心事,对他讲述着与男孩子历经两年的恋情。从形影不离的甜蜜,到异地相恋的无奈,如今形单影只的孤独,以及与男孩子间越来越明显的隔阂感。近来每次和男孩子通话都能感觉到两人的话题在渐渐变少,也许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只剩寒暄了吧。

宝铎耐心听着棣棠的讲述,偶尔为她添茶。接着又换成宝铎来说,棣棠倾听。两人聊了很多很多,生活环境,成长经历,家庭,感情,工作。聊完了彼此,又开始天南海北的谈新闻,讲八卦,说掌故。聊的久了两人都已不在乎谈话的内容是什么了,只是竭力从胸肺中挤出积郁已久的寂寞。

当小饭馆的老板第四次给他们换茶水时,棣棠才意识到他们是这里唯一一桌客人了,时间已经到了后半夜。棣棠有些不好意思,做了几星期的服务员,自己最怕遇见留到很晚的尾客。于是对宝铎说,咱们走吧。

两人没有回工作宿舍,因为此时宿舍已经宵禁,他们进不去了。他们在路灯下漫无目的走着,继续谈天说地。走了许久,棣棠看到一盏闪烁的招牌灯,是一间小旅馆。她对宝铎说,我累了,去这里休息一下吧。宝铎没有说话,他和棣棠一起走进小旅馆,掏出身份证,递给前台,说道,要一间房。


四

在小旅馆的房间里,棣棠和宝铎拥在了一起。亲吻着,喘息着,急切的扯着对方的衣服。。。。在天空泛白的时候,这对男女赤身躺在凌乱的床上,浑浊暧昧的气味弥漫在空气中。

激情过后棣棠没有立刻睡去,而是安静的合眼躺着,想着心事。她想到了自己和男孩子的第一次。男孩子冲动莽撞,自己紧张生涩。两人折腾了大半夜,真正的过程却草草结束了。自那开始,两年时光,他们曾一次次宣示着爱情的意义,乐此不疲的探索着彼此和自己的身体。

而这次和宝铎的经历,对于棣棠来说是一种全新的体验。宝铎成熟的男性气息,让她产生了未知的悸动,她确信把自己交给他,可以从中获得不同的感受。这种感受无关爱情,但也许可以治愈自己日渐枯萎心。棣棠尝试着在宝铎身上索取着,在他的引导下,棣棠第一次完完全全释放了自己,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和餍足。。。。结束后棣棠枕着宝铎的臂弯,回味着刚才的激狂,也回忆着和另一个人的过往,良久才渐渐入眠了。

临近中午,两人醒来,退了房,回到了工作的宾馆。从此,两人上班时候还是各司其职并无交集。但每隔一两天,下班以后,他们会各自离开宿舍,在外面相聚。或是吃宵夜,或是去唱K,或是看电影,或是单单坐在路灯下的公园长椅上吹吹夏日难得的凉风。而第二天中午,两人总是无一例外的从旅馆退房,回到工作的宾馆。

两人的关系维持了近两个月,直到学校开学,棣棠结束了这份工作。离职的当天,宝铎在上班,棣棠收拾了行李,便离开了。直到下班后,宝铎才发现棣棠已经走了,立刻拨通了棣棠的电话。

棣棠说自己已经回到了学校,一切都好。让他不用担心,谢谢他这段时间的陪伴与照顾。宝铎听出棣棠的语气中的疏离。他知道棣棠会离开这份工作回到学校,但她如今的反应却出乎自己的意料。宝铎试图和以往两人约会时一样说起一两个有趣的话题吸引棣棠。可棣棠并不接话,而是突然生硬的问起“宝铎,你老婆和孩子最近好吗?”这是棣棠唯一一次主动提起宝铎的家庭。宝铎愣住了,不知如何回答。沉默片刻,终于开口,棣棠,就算我们做不了恋人,还可以做朋友。。。语气显得很无力。棣棠回答他的仅有一句话,“可我从来不想和你做朋友。”便挂掉了电话。

在这之后,宝铎每隔几天就会给棣棠打电话,但棣棠一次也没有接通过。持续了一段时间后宝铎开始给棣棠发短信。短信里并没有什么暧昧痴缠的内容,而是反复问着棣棠近来可好,学业是否紧张,生活可还如意。像个哥哥一样表达着对棣棠的关切。有时也会说到他自己的近况。棣棠总是看过了就删掉,从未回复过。


五

半年后,棣棠不知是第几次接到了男孩子的越洋电话。两人在电话里平静的说了分手。这一切早已在意料之内,或许在男孩子还没出国的时候,棣棠就暗暗想过会出现这一幕。挂掉电话之后,棣棠松了一口气,感受到了解脱。那是一种对初恋无可奈何的释怀。

而宝铎,从最初的频繁短信之后,还是单方面联系着棣棠。只不过变成以半年为期,说说自己的近况。棣棠毕业一年的时候,他离开了帝都,回到家乡。棣棠毕业两年的时候,他在家乡开始了自己的生意。棣棠毕业三年的时候,他有了第二个孩子。棣棠毕业六年的时候,曾在帝都给予他照顾和教导的前辈病逝了,他回来悼念,又很快回乡继续工作生活。。。。如今棣棠已经离开了学校十年。还是偶尔收到来自宝铎的短信,也还是看过了就删掉。

宝铎的短信,从未在棣棠心里激起任何波澜。但棣棠不止一次的想过,宝铎为什么这样执着的与自己分享着生活?她曾想也许是她与宝铎说的最后一句话让他误解了。“我从来不想和你做朋友”这句话棣棠说的本是冷情冷意。但当时的情景,会不会在宝铎听来,变了味道?会不会宝铎认为自己的意思是不想做他的朋友只想做恋人?从而这句决绝的话让他听出了旖旎的味道,便割舍不下。又或者宝铎早就爱上了自己,不想轻易放弃?

如今与宝铎的过往已经结束十年了,十年的时间足够让棣棠把自己曾经的猜测否决。她想,自己的出现也许是宝铎多年北漂生涯中为数不多的亮彩。虽然一闪而过,无可追寻,但仍深深印在心里不愿忘却。自己十年前无意中成为了一个孤独北漂人的精神寄托,为他打开了一个敞开内心的窗口。哪怕他如今早已离开帝都不再漂泊,可习惯了承受孤独的人仍旧需要一个出口来倾吐自己荒凉的内心,而他确信他诉说的一切棣棠可以看到,这就足以了吧。



尾声

坐在床上,棣棠看着手机微信里的新申请人的名字,笑了。“飞扬”,没有比宝铎更不适合“飞扬”这个名字的人了。明明十年了,还在继续着有来无往的短信,飞扬的再远,也是渴望心灵上的归属的吧。棣棠看着申请人头像中的宝铎,突然觉得他有些可怜。十年岁月他变化不算大,多了些生意人的精明,也有着成功人士的意气风发,却也掩饰不住衰老。然而这一切都与自己没有关系了。自从结束了那年的暑期工,棣棠便从没想过继续出现在宝铎的生活。

十几年前的回忆仅仅是片刻而过。之后,棣棠没有犹豫的,删除了对方的添加请求。按灭了手机,关上台灯。听着身边老公轻轻的鼾声,睡去了。


评分完成:已经给 刀尖上跳芭蕾 加上 1000 银元!

版主:琼楼玉语于2018_04_16 12:45:20编辑

喜欢刀尖上跳芭蕾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婚姻家庭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