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情感世界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生死姐妹恋
送交者: loststar[♂太守★☆♂] 于 2018-03-06 18:42 已读 9503 次  

生死姐妹恋

前言 如题,有生有死,所以是悲剧,而且是非常纠结的悲剧。 这个年纪的人,该经历的都经历过了,很少再有什么可以触动我的事了。 尤其是过去的事,我以为,当然只是以为,我已经可以很坦然的去看这段年少的经历,可依旧被现实狠狠的打脸。 偶尔,非常偶尔的会做这个梦,每次都是一样的,抱着她在怀里,她有时会说很多话,有时又不怎么说话,但我分不清到底是谁,因为这是两个胜似双胞胎的姐妹,于是我想,话多的肯定是妹妹,因为她本来就话多,而话少的是姐姐,因为姐姐总是很安静。可当我醒来仔细回忆那两个瞬间似乎觉得,那天妹妹几乎没说话,而姐姐说了很多。 原来记忆真的会随时间而流失,或者交错混乱。 我以为我早就把这些记忆埋在脑子最深处了,和其他所有的事一样,我是那种把所有事都埋在心里,从不会讲心事的人。生病发烧的时候,大概体温升高所以脑细胞异常活跃,所以每次发烧我都是在被窝里被折磨,不是被病痛,而且被回忆折磨。 >有人说你这样会被憋出病的,我想我确实会生病,至少现在真真的在发高烧,但是我的心事我还是不知道从何说起,于是我想讲个故事。 一, 转校生5年级 5年级,我们班来了一个转校生,看起来挺文静的小姑娘,至少第一天看起来是挺文静的。她叫丽丽,数学很好,坐在我前边的前边,她有一个姐姐大她一岁在6年级。然后第二天就不文静了,整个一个假小子,很快和同学打成一片了。 和她以及她姐的第一次接触很特别,我那时还是个很安静的男孩,真的安静,不太说话也不太合群,我有个特殊的习惯,就是不喜欢一般人碰我,太近了我都会不舒服,熟悉的人都还好,所以通常哪人多我就离哪远点,而她这个假小子显然是毫不在意这个的,记得好像是叫我急着去搬什么东西,她急急忙忙的跑来拉起我胳膊就往出拽,我出自本能的反感一下子就把她甩开了,吓的她一愣,然后气得大叫,女孩子都拿不动叫你帮忙怎么啦,不愿意啊……。我也吓了一跳,没想到她这么凶,于是我也很不高兴的对她说,我愿意帮忙,只是别随便碰我。然后侧身从她身边过去。她竟然一下子被噎住了,“碰,碰,碰。。。。”两眼圆瞪气得说不出话来。然后她全程不再理我,我也没理她,但后来觉得有点过分了,想去道个歉吧,每一接近她老远就是一脸鄙视和白眼,搞得我也很不好意思,唉。 有一天放学,我在操场又玩了半天才走,学校已经没什么人了,走到校门口发现她竟然在那里,于是我考虑着要不要顶着她的白眼去道个歉时,她回头看见我居然还笑了一下,然后我很窘迫的走到她面前和她道歉,“那个那天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只是不习惯别人突然碰我,我们还不熟悉,以后都是同学了就不会这样了,你你你别生气了啊。”然后她居然笑了,还是捂着嘴笑的,笑得很好看,特别文静乖巧甜美那种,声音也轻轻的,“没事,没关系,我不生气。”多少年了,这句轻轻的话我依然能回想起来,那个场景,那个瞬间,能让我轻轻的微笑,也能让我疼得无法呼吸。 第二天一早,我以为她进来时也会和我笑一下,当然可能更多的是希望她再笑一下,因为昨天笑的真的是太好看了,结果,她进来时居然狠狠瞪我了一眼,没理我。好吧,总算不是白眼。但我还是很纠结,怎么昨天那样,今天又这样,什么套路啊这是。 又到放学,她忽然跑过来说“等一会在门口等我。”然后也不等我回答就跑了,我这各种不明白啊,但想想只要她以后不再瞪我翻白眼,而是像昨天那样笑,再挨顿骂也是值得的。 在门口等了好久,然后看见了让我彻底懵逼的一幕,两个一模一样的丽丽手挽手走过来,一个依旧一脸鄙视翻着白眼,另一个却带着昨天那似乎可以算得上让我情窦初开的微笑。 然后我明白了,这是双胞胎姐妹啊,可一想不对啊,她姐不是6年级大她一岁吗? 正在这傻愣愣的时候,她俩已经到跟前了,一个依然翻着白眼,“你昨天跟我姐说啥了,你说给我听听啊!”我愣愣的回了一句,“你不说不生气了么”,结果她立即发火,“我姐是不生气了,可我为什么不生气,你和我道歉了么?”“啊,这是你姐啊,可也不是双胞胎啊,怎么这么像啊?”“要你管,道歉啊,你昨天怎么说的?” “啊,啊,那个,对不起”, “对不起就完了?”,“啊,完,完了!”,我是头一次遇到这么伶牙俐齿的小女孩,根本不知道咋说,结果她火更大了,“你昨天说的不挺好听的么,怎么今天一个对不起就完了,你什么意思啊你。。。。。”,我说不过又急又气,硬是挤出一句,“她,她,她没你这么凶啊。”等我说完这句姐姐那边已经笑得花枝乱颤,而她竟然一愣,没接出下句来。这时姐姐拉了拉她说道,“好了,别生气了,人家都道歉了,还道歉了两次呢。”而我的注意力早就被姐姐吸引多时了,那时候没啥特别的想法,就是觉得姐姐笑得真好看,傻乎乎的接着姐姐的话,“对,对,道歉了两回呢。”妹妹倒是很听姐姐的话,哼了一声,嘴角也扬起一条弧线,拉着姐姐走了,我才发现,其实妹妹笑起来也很好看。 二, 姐妹 我这个不合群的人多方打听才知道,原来这确实不是双胞胎,姐姐叫芳芳,比我大一个月,妹妹叫丽丽比姐姐小14个月,他们上学早,所以姐姐比我们大一届。据说小时候并没有这么像,可后来越来越像,过了小学2.3年级,个头也差不多了,几乎一摸一样,所有人都以为是双胞胎,有时候她们也就懒得解释,就当是双胞胎了。 但其实只是样貌一模一样,很神奇,但其实还是很好分辨的,这两姐妹就像是太极的黑白两端,完美的各种不同。 妹妹梳马尾,裤子短裤运动服。姐姐披肩长发,长裙短裙小衬衫。 妹妹外向开朗,嘻嘻哈哈哭哭啼啼,外表凶猛彪悍,其实胆小脆弱。姐姐内向文静,安安静静不吵不闹,外表柔弱乖巧,其实气场强大且非常坚强。 两个人成绩都很好,尤其是姐姐,从小到大没出过年级前十,初中6个学期她好像拿了4个第一,高中也没差太多。奥数全国有名次的选手,大学是保送的。这都是后话了。 三.记忆的片段 本来想写个流水账似的故事,可记忆依然很混乱,这两张一模一样的面孔交替出现,有很多时候我已经分不清那到底是姐姐还是妹妹,所以,不记账了,写片段吧,那些依旧清晰的片段,希望这些片段不会模糊。 四, 妹妹的眼泪 应该六年级了,那阵我们已经很熟了,因为她们我也合群了也开朗了,和妹妹丽丽像两个冤家一样,整天变着法的欺负对方,当然大部分是我挨欺负,首先没她鬼主意多,再也没像她那样敢下手,那时的小姑娘一般都只是掐人胳膊什么的,她就敢直接来掐我肋下 腰 脸耳朵,每次还振振有词,“现在我们这么熟了,碰你可以了吧,来掐一下!”我每次求饶都说,求你了,别“碰”我了,你去“碰碰”别人吧,她总是一脸鄙视的回答,“你以为谁我都愿意碰吗!啊,再掐一下!”后来我也发现了,她确实不怎么掐别人,别人她都用脚踢,拿东西砸! 和姐姐芳芳熟悉是因为在一个奥数班,她人其实很大方,第一次上课时并没有几个熟人,她看见我在就直接坐我旁边了,于是我们那些年上过的所有奥数班就都一直坐在一起。记忆里有那么一个瞬间,可能所有男孩都有过那样的瞬间,就是她坐在窗边,我坐在她旁边,阳光洒进来照在她身上,整个人都在发光,翘起的发梢都是金色的,皮肤也是金色的,然后转过头来冲你微微一笑,这一笑仿佛也有光,这光甚至盖过阳光,洒向你的整个世界。我其实已经不确定这个瞬间是不是真实的还是我想象的,我甚至不敢去仔细的想,因为在你们看来那无比幸福的瞬间会让我难过的掉眼泪。 有一个男同学,和她们住同一单元,不知道是不是纯粹想总和她们见面,我和那个男同学就很快变成哥们了。有一天不知道怎么突发奇想,又不知道哪弄来的彩色粉笔,于是就在她们家楼道里写上大字报了,图文并茂的那种,长期以来被欺凌的心灵这一解放就不可收拾了,丝毫没顾忌后果。画完了还很开心的继续在哥们家玩。 结果不多久,妹妹丽丽就找上来了,我以为她会扑过来咬我,结果开门一看,她眼睛红红的,显然是哭过了,她就只问我,是不是你画的,我不知所措一口否认,她什么都没说就走了。我终于意识到事大了,这被家里人邻居看见肯定影响很坏,我急忙跑下去擦。 下去一看,芳芳已经在擦了,她告诉我她妈妈看见了,妹妹挨了打,就没再说什么。本来丽丽也在擦,看见我下来,把布扔在地上,就盯盯得看着我,看着看着眼泪就哗哗流,她也不骂我也没打我,就在那看着我哭,默默无声的流着眼泪,那眼里那么多眼泪,所以我也看不清那是什么,委屈失望难过怨恨,我突然就无比的慌乱,连对不起都说不出口,就只能不停的擦,她就在那默默的看着我,然后默默的哭,我感觉心里有块地方被撕裂了一样痛,我不敢和她说话,甚至都不敢去道歉。 我不记得最后是怎么走的,我只记得她的双眼,流泪的双眼。我还记得之后她没有怪我,而是直接原谅了我,也没有叫着跳着让我道歉,而是再没有提起过这件事。没过多久就和以前一样的欢喜冤家,可她看我的眼神却不太一样了,没有再特别狠的欺负我,因为她知道,我对她也不一样了,我开始依着她,让着她惯着她甚至宠着她了,她在我面前也越来越有些女孩子的样子了,但偶尔穿她姐的裙子出来又被我嘲笑,她还是会狠狠的哪都掐。 五, 姐姐的眼泪 6年级了,姐姐芳芳去了初中,不过都很近,从小学到初中走路大概也就10分钟的样子,还有相同的奥数班,所以还是能常常见面,现在想想,那个让所有少年都心动的阳光洒在少女身上的瞬间,我肯定是不只见过一次的,那个瞬间里的有时是小姑娘,有时是个少女,有时她乖巧文静,有时她机灵调皮,有时她微微轻轻的笑,有时她神气又傲娇的笑。 记忆终究不是可靠的东西,我可以确定的是我从没和妹妹丽丽同桌过,按理说那个场景肯定是和芳芳在一起,可为什么记忆里两个人都是若隐若现,我的意识和后来的经历篡改了我的记忆么。 6年级的我,已经不是那个安静乖乖的小男孩了,打架上树掏马蜂窝什么都干的野小子了。在本小学已经是可以立的出去的了。但不爽的是,每次打架即使是挨打被丽丽知道了总是要被她再打一顿,然后领着受伤的我回家找她姐,她们家就在小学对面稍远一点,而我活动的游戏厅台球社等等当然都在学校周围。记忆中的场景就是,丽丽在一边数落我,而我一边顶嘴一边吹牛,姐姐芳芳则默不作声的给我上红蓝药水,然后用我妈数落我的语气说我几句,再像我妈一样无奈的叹气。 姐姐芳芳已经上初一了,上了初中仿佛所有的小姑娘都一下变成少女了,每次她给我抹药我身体都在微微颤抖,不是因为疼,而且因为离她太近。她的手碰触到我的胳膊或腿时我基本都是浑身僵硬的状态,我只能不停的开玩笑吹牛来掩饰我的窘迫,而我敢肯定她是完全了解我的窘迫的,偶尔还会揶揄我几句,而我甚至都不敢多看她一眼。 有一次其实是因为踢球摔的,腿擦破了一大片,结果芳芳以为我又去打架了,明显有点生气了,我一边解释一边吹牛,其实就是踢球摔了,打架怎么了,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啊。谁知她一下子站起来,“你挨刀可以,别让我看见!”瞪了我一眼就走了,药也不给上了。我几乎没见过她发脾气,可这有点莫名其妙啊,让我很是慌乱,可第二天她又没事人一样,还是那淡淡的微笑,轻轻的话语。 没多久就出事了,从没写过她们的相貌,漂亮。尤其姐姐芳芳,气质极佳,虽然两人长得一样,但丽丽更活泼好动,所以并没有那种大家闺秀的气质,而姐姐则很明显的区分与其他女孩,一群人里一眼就能看到她。而初中的野小子们显然也看得出来,而他们就不是还什么都不懂的傻小子了。 有天丽丽说,有几个初中的野小子总缠着她姐,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芳芳什么都没说,前几天一直跟到她家楼下并在楼下又叫又嚷的才被家里人发现,她妈去学校找了老师,然而并没什么卵用。我还能说什么呢,你姐就是我姐,比我姐还亲,放学找他们去! 我也不是傻小子,我6年级还没毕业,对方都是初一甚至初二的,打架几乎没有胜算。但我院里有几个初中的哥们平时挺照顾我,而且也都不是善茬,去说一说,提一提人,也就不打了。所以我就自己和丽丽去了芳芳的初中,然后丽丽这火爆的脾气坏了事。 见了对方没1分钟,我还没怎么搭上话,她就开骂了,看那架势要不是芳芳拉着她就能过去开打,对方这时只有2个人,而我说了半天人家明显不在乎,我想骂就骂吧,反正打起来我也不一定会吃亏,而且看丽丽这架势打起来绝对比我狠。我高估了这两个野小子的风度,当然主要是也低估了丽丽的伶牙俐齿,骂人没有脏字但也绝不重样,很快这两小子脸上就挂不住了,领头那个冲着她就来了,我本来只是想拉住他,但芳芳突然一把把妹妹拉到身后,用一种毅然决然的眼神盯着他,我从没见过芳芳这种表情,她总是文文弱弱的,从不高声说话大声笑,那么温柔可爱,可她竟然如此坚决的冲出来护着妹妹。 我不知怎么想的,大概这就是热血上头,扑过去就开打,而且应该是下手极狠,对方比我高竟然被我打的抬不起头来,而另一个貌似吓住了没动手。就在我觉得差不多了可以开溜了的时候听见另一在喊人,我才想起来,这特么是在人家学校门口啊,赶紧起身却来不及了,7.8个人围了过来,芳芳依然豪不畏惧的护着妹妹,而丽丽这会儿已经快吓哭了,我只能护着她们俩个,说让她们女孩走,咱俩单挑啊,而我显然高估了这群货色。 在他们冲我扑过来之前芳芳把丽丽推了出去,让她去学校找老师,还行,也没人拦着,而且都冲我来了,没人冲芳芳去,我很欣慰,即使被打的满地打滚也还挺欣慰,据说当时芳芳只对领头的说了一句话,你敢打他,我绝饶不了你。 老师跑过来前一群人就跑了,芳芳冲过来扶起我,几乎是用抱的,我还挺开心,抱得挺舒服呀,又一想不行,我这满身土的会弄脏她身上的,连忙推开她说没事没事,可却没推开,她一手紧紧拉着我,一手紧紧抱着我,离我那么近,身上的香气让我头晕眼花,我勉强才看得见她眼里貌似有些东西在闪,可又好像什么都没有。丽丽在一边哭的稀里哗啦的一边给我拍土。 其实真没什么事,小时候打架就是拳打脚踢,砖头都不太用,我就只是些皮外伤,但芳芳坚持去医院,让医生把我胳膊腿都摆拢了一遍确认没伤筋动骨才放心。然后给简单上了点药就不管了,丽丽去交钱,芳芳就陪我在这等着再给我抹点药。给腿上抹时我忽然感觉好像药水倒腿上了,说怎么倒那么多呀。这时芳芳抬起了头,满脸都是泪水,哗哗流,没有声音,就是默默的流眼泪,还是那么安静,我当时就吓傻了,因为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她哭,这个瞬间是如此的触目惊心,以至于从不曾有半点模糊,一直是如此的清晰。 她边哭边说对不起,我忍不住去给她擦眼泪,我手触到她脸庞的时候明显感觉她颤抖了一下,我也为自己的动作吓了一跳,忙说道,别哭别哭,没事的,你看还没上次踢球摔的重呢,真没事,过几天伤好了我就去报仇,绝饶不了他们。 她还是哭,边哭边摇头,“别去了,答应我!”,“好,不去了! ”她带着眼泪的话语就是有魔力的,可以让你答应她任何事,我丝毫没有觉得任何不妥。她点点头站起来,我才看见丽丽站在门口撅着嘴,眼睛也是红红的,而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的。 接下来的事情出乎意料的迅速和果断,过两天就有警察来学校找我问了几句话,给我吓的半死,以为是以前哪次干的坏事被发现了。一周之后,那个领头的被开除,其余动手的全部大过处分。这结果简直惊掉了我的下巴,难道最近在严打? 后来知道原来她们家里是有点背景的,丽丽说姐姐回去之后就直接把这事和爸妈说了,要求必须开除,不然她不上学了,态度极其坚决,怎么说也不行,无奈她爸亲自去学校施压但学校也说,最多只能给记个过,因为本来也没什么大事。然后芳芳不接受,打电话给远在内蒙的奶奶,让奶奶接她回去,奶奶特别特别的疼她,接了电话气得直哭,把她爸在电话里骂了一个小时,但也拿她姐没办法,因为她从小就特别的懂事听话,但也特别的要强,说一不二谁也劝不了。最后她爸找了在警察里的关系,要直接立案处理,这下学校也怕了,因为一旦立案对学校影响极坏,只得开除。而芳芳真的就是没开除前一天都没去上学,在家里呆了一个多星期。这件事给了我极大的震撼,那么外表文文弱弱温温柔柔的小女孩,却有着极强的坚持,内心无比强大,而且真的什么都不怕。 当然最令我震撼的,还是她的眼泪,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只希望能抹掉她的眼泪。 六, 片段 防空洞 应该是初一了,我们都进了同一所中学,虽然和丽丽不在一班了,但依然常常黏在一起。 城市边有一条丘陵,那里有数条贯穿成个丘陵的防空洞。常有作死的胆大的去,当然也出过好多事,洞口被封了一百遍也依然被拆了一百零一遍。 于是百无聊赖的我们就去了,本来芳芳是坚决不去的,但她看了看她妹那狡黠的眼神,再看看我这一副傻小子的样子,果断决定和我们一起去。而我担心有什么事照顾不过来她们两个姑娘,就又拉上了一个哥们,带着两只手电,数根蜡烛,进洞了。 我还是第一次进防空洞,人类果然是追寻光明的生物,对黑暗真的有天生的恐惧。我自诩天不怕地不怕的也真的会有点害怕,因为是真的黑暗,完完全全彻底的黑暗。 带上那个哥们是因为他来了好几次了,本来他也高兴坏了,我带了两个美女,怎么看也是一人一个啊,结果这哥们这一路就只是一个人在前面开路来着。而我,左拥右抱,却一点也不快活。 左边是妹妹,像个八爪鱼一样紧紧的抓着我半个身体,几乎都是在拖着她走,我甚至都怀疑这一路她是不是干脆就没睁开眼睛。右边是姐姐,尽管她实际上胆子挺大的,但也坚持了没有半分钟,接过我手里的蜡烛同时拉住了我的手。虽然这不是第一次拉手,但确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拉她的手。 她们两个从小时候认识不久就从不介意和我有肢体接触,后来具芳芳讲是因为我和其他男孩有明显的不同。首先是干净整洁,现在觉得没什么但当年却很难得,这主要归功于我妈,我妈是个有洁癖的人,我的衣着外貌必须绝对的整洁不然轻则被骂重则被打,而且衣服几乎天天更换容不得半点污渍。我从3岁起就被这么折磨到大,所以干净整洁已经成习惯了。 再就是因为我的特殊习惯,不喜欢和一般人有肢体接触,太近了我都会不舒服,熟悉的人还好。所以我想当然的觉得别人也可能会和我一样,即使熟悉了我也会尽量的避免肢体接触以免造成对方的不快。所以在她们看来我和其他的毛小子们大不一样,总是很小心翼翼的从不主动对女孩有任何的肢体接触,这让她们对我很放心而且从不介意偶尔的接触。 丽丽对我的主动接触早就可以用“肆无忌惮”来形容了,而且我看她越是看我很老实她越是肆无忌惮,拉着搂着甚至还背着,有一次够不着高处的东西居然还想骑着我脖子上去。当然这都是私下里,但由于过于习惯了,有时她也习惯的当着很多人突然拉我的手或扑到我背上,把我吓一跳也把她自己吓一跳,这时候的情景我也还清晰的记得,羞红的脸蛋,扭捏的样子,偶尔会有点语无伦次,然后带着调皮可爱的笑容,最后一溜烟跑掉,留我一人在大家的注视下风中凌乱。 姐姐芳芳则矜持得多了,除了一些类似爬山在上面拉她一把这样的情景外,几乎没有过亲密接触,这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手拉手了,所以印象很深刻。她的手很软很娇嫩,我不敢用力,但她却很用力握的很紧。她的手也很暖,说明她并没有那么害怕,只是想有个陪伴或依靠,事实上也是这样,她一只手拉着我,一手打着蜡烛,走得很稳,烛光也没有太大的晃动。等她熟悉了,也不再只是紧紧的握着我的手,而是有时勾着手,有时拉着几根手指,有时握着,有时牵着,就很随意而且舒适的在我手里任意变换姿态,并且没有丝毫的扭捏和紧张。好像她也和妹妹一样早就和我“肆无忌惮”了,一切都那么自然随意。而我也一样自然,怕她害怕还时不时挠挠她手心,而她会轻轻的笑出声来。黑暗狭小的空间里,忽明忽暗烛光里,她也会大胆放肆的直直的看着我,而我却看不清她的眼神。 等1个多小时出来后,妹妹丽丽已经半条小命都快交代了,几乎是被我连拖带抱弄出来的。姐姐芳芳也明显松了口气,但却很是悠然,一边笑话妹妹,一边数落我们随带教育我们要注意安全问题等等。而我那哥们已经用那无比幽怨的眼神传递过来了他想说的话,地方他选,我来请客,不得有异议。这天开始,我觉得我和芳芳之间开始有点不一样了,没看见她会有点焦虑,刚见面会有点紧张和扭捏,然后就是很开心很舒服,分别时会有点不舍,一句接一句的瞎扯,一点一点的拖延着时间。而她还是那样淡淡的微笑,轻轻的声音,但眼神已经不一样了,我知道,我的心情,她全都了解,她一直都是这样,总能看透我的一切。而妹妹似乎也发现了什么,她有时会在和我笑闹的时候突然流出一点点黯然的神情,然后会变的安静。偶尔的也会真的变成一个安静的女孩,也会看着我淡淡的微笑,而这时我总是会很愕然,首先是因为那一瞬间我分不清这到底是谁,再者是因为我看不透她的眼神了。以前她眼珠一转我就知道她在想什么,而现在显然已经不一样了。 评分完成:已经给 loststar 加上 100 银元!

版主:苏小洋于2018_03_07 4:57:24编辑

评分完成:已经给 loststar 加上 300 银元!

评分完成:已经给 loststar 加上 50 银元!





喜欢loststar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情感世界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