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五十章 胡同口红影
送交者: 陆仁嘉[御史大夫★★★☆] 于 2018-05-15 19:48 已读 368 次  

回答: 平妖二十年 第十卷 江湖乱局 由 寂寞de心 于 2018-04-24 19:23

听到白老头儿的话,我当时也是酒后正酣,但一下子就清醒过来,警觉地问道:“你是听到了什么吗?”

  白老头儿说道:“也不是,你就告诉我,认不认识叶傅国。”

  我点头,说认得,先前还打过照面,不过我们认识他,但他根本就没有理会过我们。

  白老头儿拿起小酒杯,嘬了一口,美滋滋地深深吸了一口气,方才说道:“我不得不提点你们一句,叶傅国是我们老领导的儿子,他在上层的关系是很强的,无论是*内,还是**体系内,都是有着很强的人脉,如果他对你真的有意见的话,你要么就想办法跟他和解,要么就想办法消失在他的视野里,不然会很麻烦的……”

  我听到,一脸无奈,说道:“大爷,说句实话,我跟他一点儿交集都没有,到底是哪儿惹到他了?”

  白老头儿脸色发红,盯着我,说你真不知道?

  我摇头,说对啊,我真不知道。

  白老头儿打着酒嗝,说道:“你不知道,我自然也是不知道的啦……”

  他的话让我原本都放下的心情变得烦躁起来,而这个时候,马一岙便将先前发生的事情说出,特别是关于叵木,以及围绕叵木的种种事情,都跟白老头儿讲了出来。

  说完之后,他问道:“白大爷,按照你的说法,那个邹国栋有没有可能受到叶傅国的指使,将东西藏匿起来,有意不给侯子?”

  白老头儿听完,眯眼说道:“虽说那叵木对小猴子的作用很大,但你们凭什么认为,别人就应该把东西给你呢?”

  马一岙说道:“这事儿可关系到侯子的性命。”

  白老头儿说道:“对啊,但那又如何呢?关邹国栋屁事啊——就比如说,你得了尿毒症、肾衰竭,然后你马上就要嗝屁了,然后你面前有一个人的肾脏符合移植,你就非得别人将肾脏移植给你,否则就是不共盖天之仇?”

  马一岙苦笑道:“您这是偷换概念。”

  白老头儿却继续说道:“首先你们刚才的气愤就有点儿莫名其妙,这属于三观不正。”

  我举手,说道:“大爷,你误解了——首先对于此事,我们一再迂回,不管是田主任的索要,还是信长老的周旋,都是采用缓和的方式,希望能够通过沟通来解决问题,并没有采取暴力,强行讨要;其次,知道事情结果之后,我们只是对于邹国栋的欺瞒感到气愤,而并没有对他做什么手脚,也没有想要去找他找回场子;第三,那块木雕,并非邹国栋的肾脏,对他甚至一点儿用处都没有,反而会给他带来厄运……”

  听到我的话语,白老头儿笑了。

  他不再跟我们抬杠,而是说道:“听到你的话,我很欣慰——你们终于明白了这个行当里面的一些规矩,这个就很好。事实上,在很多人的眼中,行为并不重要,关键是你得守规矩,破坏规矩的人,永远都是会被所有人抵制的,就算是有田主任这样的人罩着,你也走不长久。”

  马一岙这才明白,白老头儿并非是真的那么想,而是让我们明白一些人的心态。

  他说道:“白大爷,那叵木,对于侯子来说,志在必得,因为没有那玩意作为药引,让他冲破关口,觉醒为真正的夜行者,说不定过一两年,他就有可能因为基因崩溃而彻底倒下——他跟您毕竟是老交情,您给支一个招儿呗?”

  白老头儿瞪了马一岙一眼,说道:“老交情?我把我们家刘娜交给你们两个小混蛋,结果你们最后却交给别人来接盘了,我凭什么帮你们?”

  咳、咳……

  白老头儿的质问,让我们两个都有些尴尬。

  特别是马一岙,他下意识地去摸了摸鼻子,然后说道:“大爷,你瞧瞧我们两个麻烦缠身的家伙,哪个适合跟刘娜家长里短,儿女情长?刘娜跟了我们,整天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这就是你想要的?”

  他一边说话,一边乖乖地给白老头儿倒上酒。

  白老头儿一杯饮下,喷着酒气说道:“要不是看到她现在过得挺幸福的,我都想削你俩。”

  敲打够了,他又夹了一口小菜,边吃边说:“其实吧,你们的事情,在圈子里面也传开了,至于事实是什么,大家都在猜测,但可以肯定一点,那就是邹国栋这事儿做得的确有些过分,他即便是没有成人之美,也可以等价交换,这般弄,大家反而会觉得很僵硬。京城之地,藏龙卧虎,不光只有天机处,也不光是叶傅国这些二代子弟,还有我们这些老家伙,还有那些不世出的人在——我会帮你俩留意的,有消息,第一时间说。”

  听到他的表态,我们都松了一口气。

  我这时方才感觉到,别看白老头儿一副市井小民的模样,而且还老不正经,但背后的实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与此同时,我对于京城这个地方,越发感觉到敬畏。

  藏龙卧虎,果然不假。

  一顿酒喝到了后半夜,老头儿喝得都快要飘了,我们便提出了告辞。

  那老头儿也不挽留,甚至都顾不得我们还没有出门,就发起了酒疯来,抱着那个小他几十岁的小婆娘,就要去卧室里面,给她点儿威风和厉害来。

  他这般的奔放,弄得我和马一岙颇为狼狈,逃一样地跑出了他家。

  走到胡同里,我忍不住说道:“白老头儿这架势,颇有点儿魏晋风流名士的样子啊,真性情。”

  马一岙也笑,说他这是活明白了,人生倘若都是拘束,规规矩矩,唯唯诺诺,那活着还有个啥意思?

  我说你也是活明白了?

  马一岙耸了耸肩膀,说对呀,就你没有活明白,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自己想要做啥——明明是一齐天大圣,却偏偏活成了个苦行僧。

  我好久没有跟马一岙这般天马行空地闲聊了,也很久没有喝得这么尽兴,相比白老头儿那般的酣醉,我们两个虽然喝得嗨了,但脑子还是保持着清醒状态,便如此聊着,说了许多的事情,然后在这胡同里四处走着。

  当年老京城的胡同,还没有后世那般保护和开发,游客也少,商业氛围也并不浓厚,反而适合人边走边聊。

  我和马一岙漫无目的地走着,然后开始聊着京城的事情。

  马一岙告诉我,百年前的津门,半世纪之前的魔都,以及今日之京城,那可都是藏龙卧虎之地。

  为什么这么讲呢?

  其实吧,用一句话来讲,叫做“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

  之所以如此,这个跟中国古往今来一直宣扬的一个哲理很相像,叫做“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这是儒家思想,但同时也是许多修行者达到一定高度之后的理念。

  就连夜行者家族这样极为需要隐匿的存在,都有人愿意扎根在这儿,那仇千秋、欧阳江山和薛麻子等人,都是如此。

  其他人,也是一样的。

  这些人平日里看着仿佛温和良善,毫不起眼,但真正展现出力量来的时候,却是很恐怖的。

  不过马一岙虽然在这儿度过大学,但终究没有融入其中。

  所以他对这里面的事情,了解得不多。

  白老头儿这里,或许是一个很不错的桥梁。

  晚风吹拂,我们在路上走着,这时胡同口前突然走出了一个红色身影来,马一岙醉眼惺忪,抬起头去,却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一下子就站在了我的面前,然后挡着我,问道:“侯子,你没喝多吧?”

  我感觉到了异样,伸手过去,将他拨开,这才感觉到胡同口那儿的红色身影,有一种天然的压迫感。

  这种威势,是从别人身上很难瞧得见的。

  这人,到底是谁?

  我给吓得一下子就酒醒了过来,感觉对面那人的实力恐怖,以我和马一岙的状态,未必是对方的敌手,于是下意识地左右打量,想着如何逃窜。

  而马一岙也是浑身紧绷,有种马上就要奔逃的想法。

  就在这时,前面那红衣女子却缓步走来,就在我和马一岙觉得对方进入了我们的安全距离,准备发足狂奔的时候,对方突然开口说道:“马大哥,我想要跟侯漠哥哥单独谈谈,可以么?”




喜欢陆仁嘉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