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第四十四章 冥冥天注定
送交者: Frank613[御史大夫★★★☆] 于 2018-05-13 19:22 已读 455 次 1 赞  

回答: 平妖二十年 第十卷 江湖乱局 由 寂寞de心 于 2018-04-24 19:23

  永林长老说的这人,我们应该是认识的,便是上一次帮着王虎招魂的那位丹霞山惜阴神婆。

  先前的时候,她还只是闻名南方一带,没想到这会儿,就连少林的永林长老,都能够说起此人的名头来,说明在这段时间里面,她已经打出了极大的名气来。

  只不过,从头到尾,我们都没有瞧见过这人到底长什么模样。

  而他关于惜阴神婆的描述,也让人觉得非常古怪。

  从地狱回来。

  这是什么意思?如果是在之前的话,或许我们都没有什么头绪,但遇到了霍京霍二郎之后,我们才真正明白“从地狱回来”,到底是怎么一个意思。

  为什么人们都说死亡是最让人害怕的?

  因为它一直都很神秘。

  没有人知道,死亡之后的世界,到底是一片虚无,还是别的什么。

  然而霍京却是我们知道的,第一个打破这个魔咒的人。

  而这位惜阴神婆如果是真的,那么她将是第二个。

  难怪永林长老等人对她推崇备至。

  永林长老告诉我们,从目前的状况来看,邹国栋基本上是没有苏醒的希望了,不过如果能够将那位惜阴神婆给请过来的话,说不定能解。

  而如果惜阴神婆都解不了的话,这世间,恐怕就再也没有人能够让他醒过来了。

  对于这件事情,我们不是专家,所以也没有发言权。

  而丁丽丽听到了永林长老的介绍,顿时就是心花怒放,问道:“惜阴神婆现在在哪儿?怎么能够请得到他?”

  永林长老说道:“这个人本事的确很大,但是……怎么说呢,她对于俗物比较看重。”

  马一岙在旁边补充:“简单来讲,就是贪财。”

  永林长老的脸上浮现出了几分苦涩的笑容来,说道:“对的,请她的话,要么就去丹霞山,而如果要请她过来的话,可能需要付出一大笔的酬劳,方才有可能……”

  丁丽丽听到,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这个,我得跟组织上申请一下,应该……应该没有问题吧?”

  她说得也有一些心虚。

  信长老出言,安慰她几句,然后说会跟天机处的领导谈一谈的,随后走了出来,与我们谈及此事。

  他告诉我们,这两天的时候,他要张罗此事,暂时不会离开。

  他答应了我们的事情,本来是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而现如今闹成这样子,心里面也有些不太舒服,很愧疚,不过还是会尽量帮忙促成的。

  其实这事儿是个意外,即便信长老什么也不做,我们也没有办法怪到他头上来。

  而现如今瞧见他如此积极配合,我心里面就算是有点儿怨气,也都消解了。

  这世界上,能够这么讲信用的人,不多了。

  这时马一岙提出了想要搜查邹国栋住所的事情,信长老想了一会儿,然后点头应承了下来。

  随后他过去,对着丁丽丽又是一顿忽悠。

  本来我们对丁丽丽已经失去了想法,觉得这个女人实在是太难搞了,没想到换上信长老三言两语,也不知道他编了个什么由头,丁丽丽居然就同意了。

  这事儿,着实让人有一些意外。

  不过话说回来,信长老长得浓眉大眼的,一看就知道是个值得信任的大和尚。

  当下我们随着丁丽丽一起前往邹国栋的住处,随行人员有我、马一岙、李安安和信长老,以及他身边的那个小沙弥,至于永林禅师,则留在了医院这边,让丁丽丽安心。

  邹国栋的住处,是天机处分配的一套两居室,属于单位房,地方不大,但是看起来却颇为精致整洁。

  很显然,作为名誉豫南冀北的中州大侠,他的待遇,还是挺不错的。

  毕竟很多年轻人出来工作了好多年,别说两居室,一个卫生间都未必能够分配得到。

  地方不大,收拾得挺利落的,这显然是丁丽丽的功劳,而路上的时候,我们已经得知,信长老说的理由,却是关于厄运诅咒,然后特别提到了叵木,而丁丽丽也的确有所回应,说知道邹国栋将那木雕给弄回来过。

  她也瞧见了。

  当时她多嘴问了一句,邹国栋就有些不太乐意,两人甚至还拌了嘴。

  不过后来,那东西就一直没有见过了。

  也不知道还在不在家里。

  房间不大,一目了然,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机关,基本上是可以断定东西不在了,但我们都不肯放弃,先是大概梳理了一遍,又在犄角旮旯的地方找过,都没有任何的发现。

  随后信长老又盘问起了丁丽丽更多的细节,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收获。

  东西不在邹国栋的住处,也没有在他的身边,那么可能性就不是很多了,要么送人了,要么藏在了某一个地方。

  还有一个可能,就是烧毁在了车祸现场。

  这……

  尽管这事儿听着会很让人沮丧,但的确也有很大的可能性。

  当然,最终的结果是什么,只有等他苏醒过来,才能够知晓了。

  夜已深,从邹国栋的宿舍出来,信长老与我们告别。

  他还会在京城再多待几日,有任何的消息,随时跟我们联络。

  我们今天忙碌一整天,却一无所获,着实也有一些疲乏,与他告辞之后,也直接回到了住所去。

  夜里,我没有能够睡着,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望着远处繁华的万家灯火。

  李安安出现在了我的身后,柔声问道:“想什么呢?”

  我从玻璃的倒影中,瞧见她穿着一件白色的家居长裙,也没有回头,平静地说道:“我一直在想,所谓天谴,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安安有些惊讶,说即便是有一些波折,但东西肯定是能够找得到的,你用不着这么悲观。

  我摇头,说不,我不是悲观,只是有点儿好奇——为什么别的夜行者,契机一到,都能够很容易的觉醒,而到了我这儿,却必须要闯下五重关,方才能够晋升为最普通的小妖、平妖……而且那五重关,分别对应了五种极为稀少的五行之物,最让人惊讶的,是前四种,还都出现在了洪荒大妖墓中。

  李安安瞧见我并没有灰心丧气,反而是在思索想象之后的本质,松了一口气下来。

  她想了想,然后说道:“对呀,很奇怪呢。”

  我说道:“无论是霸下秘境,还是朱雀秘境,或者禺疆秘境、白虎秘境,这四个地方,对应的四位洪荒大妖,都跟曾经的齐天大圣,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这样的巧合,让我忍不住地思索,冥冥之中,是否有一些安排在其中。”

  李安安问道:“你的意思,是……齐天大圣?”

  我点头,说对,我甚至觉得,传说中上天嫉妒“灵明石猴”的血脉力量,故而进行封印,这说法着实有一些不太可靠,但换成他,或许就具有操作性了。

  李安安瞧见我脑洞大开,忍不住说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我揉了揉脑袋,说道:“我也不知道啊,我就是在想,如果我想明白了这里面的关系,说不定就用不着盯着邹国栋这儿了,或许在某个地方,那里面就有着大把的叵木等着我,就如同息壤、烛阴一样。”

  息壤、烛阴,这些对我而言,用都用不完,最后都加强到了金箍棒之上去了。

  李安安叹气,说道:“我真的希望能够帮得到你,只不过……”

  我笑了,说你去睡吧。

  李安安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转身回房去。

  我揉了揉太阳穴,想了好一会儿,觉得这件事情,最有可能的知情者,其实应该是白虎,或者朱雀这种一直存活至今的洪荒大妖。

  她们与大圣是生活在同一时代的,她们应该是知道得最清楚的。

  只不过,白虎自作主张、居心叵测,与我们并不是一路人,而且现在还成了夜复会的高层,朱雀也跟着她消失无踪,这事儿着实让人头疼。

  朱雀,唉……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起朱雀,千万种情绪涌上心头,到了最后,却又化作了一声叹息。

  我很难过。

  我看着窗外夜景,待了大半晚上,最后也去休息了。

  一夜无梦。

  次日我们去王朝安的小院子里吃早餐,然后聊起昨天之事,中途来了几波人。

  王朝安出去接待,忙忙碌碌,一直到了中午,方才得空,回来与我们聊天,而我们这才得知,信长老通过吹风,将他即将出任新联盟副委员长的消息给传了出去,顿时间宾客盈门,炙手可热。

  老先生对于此事并不热衷,甚至有点儿反感,但江湖朋友的面子,却不得不照应着。

  一时之间,也颇为疲惫。

  而到了下午的时候,信长老打来了电话,说正好那位惜阴神婆就在京城,所以经过沟通,她已经答应了下来。

  而约定的时间,就在今天晚上八点。

  我们接到电话之后,决定去一趟,所以在下午六点多的时候,我们就出了门,先去医院与信长老汇合,在那儿等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终于瞧见一辆别克商务车停在了医院门口,门打开之后,有一个女人,从上面走了下来。

  瞧见那女人的时候,我顿时就愣住了。

  这人,我居然是认识的。
喜欢Frank613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手机扫描进入,浏览分享更畅快!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