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四十三章 神魂被禁锢
送交者: laifu[♀★★来福★★♀] 于 2018-05-13 8:27 已读 367 次  

回答: 平妖二十年 第十卷 江湖乱局 由 寂寞de心 于 2018-04-24 19:23



在徐秘书的提醒下,我们得知,面前的这位年轻女子叫做丁丽丽,是邹国栋的女朋友,同时也是他们系统里面的人。

不过她并非是外勤,而是文职研究人员,目前在档案馆工作。

邹国栋出了这等的事情,她也没有办法继续上班,只有在这儿陪着。

因为之前田主任的提醒,我们即便是急躁不安,但还是按捺住了急迫的情绪,与她简单的聊了几句。

那个叫做丁丽丽的女子询问我们是干嘛来的,徐秘书并没有深入介绍,只说我们是邹国栋的朋友,听说他出了事,所以就过来瞧一下。

丁丽丽很是戒备地打量了李安安一眼,又看向了我们,然后冷冷地说道:“之前的时候,我怎么没有听国栋说起过?”

随后,她又看向了徐秘书,很是抱怨地说道:“我们家国栋可是因公受伤,最终弄成这样的,为什么不给他找一个更好的医院?国内不行的话,就不能考虑送他去国外么?美国或者日本都行啊,留在这儿,一点办法都没有,难道就让他在这儿等死?”

她先前许是跟组织上沟通过,然后聊得不是很愉快,现在瞧见了田主任的秘书,赶忙抓紧机会说话。

而听到这话儿,徐秘书有些为难,劝说道:“丁丽丽同志,你是我们体制内的人,应该知晓,咱们这儿的医疗水平,算是全国前列的,特别是针对于咱们这个行业里面的人而言。正因如此,组织上才会特地派飞机去将国栋同志给接过来的……”

丁丽丽不信,说问题在于,他们现在束手无策,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徐秘书叹了一口气,说道:“主要是国栋同志的伤势比较严重,而且耽误了最佳的治疗时间,不过你要相信组织,我们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

他在这儿跟那丁丽丽解释,而医生也闻讯过来。

徐秘书让我们跟医生聊一聊。

在医生的办公室里,这位外号叫做“道门华佗”的医门学者平医生,跟我们聊起了邹国栋的病情来。

这一位通晓中医和西医,是一位博学之才,也是我们这个行当里面的人,而且还是医家之中的佼佼者,要不然也不可能在地方身居要职。

平医生跟我们说得很简单,目前虽然还在观察期,但如果没有特别的机缘,恐怕人是没有办法再醒过来了。

身体上面的损伤,这些都有得救治,但问题在于,病人很有可能在剧烈的撞击过程中,神魂溃散了。

当然,这只是初步结论,回头的时候,还需要提出申请,让专家过来解决。

听到他这般说,我们不由得把希望,寄托到了信长老,以及他所说的那位精修“通灵”之法的师弟。

大约聊过一会儿病情之后,我们并没有太多的收获,只有出来。

而这个时候,邹国栋的女朋友丁丽丽还在跟徐秘书掰扯着,我们在远处大概听了一会儿,才知道即便是身处于这样的特殊部门,但丁丽丽对于国内的医术,还是没有太多的信任感。

她觉得如果在国内没办法的话,就得将人送往医学技术特别发达的美国和日本去。

她觉得天机处之所以不同意这个提议,是在纠结费用问题。

但是说不好听一点,邹国栋可是为国“牺牲”的,现如今他变成这个模样,组织上是需要负责的。

徐秘书是田主任的机要秘书,自己也是大忙人一个,这次陪我们过来了解情况,那是田主任的吩咐,哪里有时间跟丁丽丽纠缠这些,瞧见我们出来之后,随口敷衍两句之后,匆匆离开。

他叫我们一起走,我们却拒绝了,决定就在医院这儿待着,等待信长老的到来。

至于丁丽丽,一开始的还是,我们还想尝试着接触一下,看看能不能去邹国栋的住处搜寻一番,然而通过刚才的见面之后,我们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那个女人不是省油的灯,对待徐秘书都尚且如此,对我们恐怕更加不爱搭理。

我们犯不着用热脸去蹭冷屁股。

下了楼,我看了马一岙一眼,他心知肚明,说道:“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不站出来去帮忙救助?”

我点头,说对。

马一岙说道:“邹国栋身体上的伤势,基本上已经控制住了,用不了多少天就恢复了。他现在麻烦的,是大脑受损,而这个,并不是我能够帮得了的。我这时候强行站出来,去抢了人家医生的饭碗,不但没意义,而且还容易被人忌恨。”

李安安也说道:“而且他那个女朋友,一看就不是善茬。”

我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

事实上,我对邹国栋也是有怨气的——当初田主任找他讨要的时候,他如果将叵木给交出来,或许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了。

甚至他都不会有现在这样的结果。

我们在医院待了一会儿,又去附近的一家茶楼等待,差不多晚上十点多的时候,电话终于进来了。

信长老来了。

他还是一个比较有信用的人,来得是真的快。

我们去医院门口等待,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他人到了,随行的出了一个小沙弥之外,还有一个瞎眼和尚。

那和尚双目翻白,全身枯瘦,看上去年纪约莫四十来岁,头偏向一边,走路的时候,却十分沉稳,显然听声辩位的修为还是有的。

信长老给我们介绍,这位是菩提院的永林长老,对于神魂和灵物,很有研究。

我们上前,躬身为好。

永林长老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虽然瞧不见我们,但却十分礼貌地点了点头,说好,好。

我们再一次进去,因为先前徐秘书带着我们认过门,所以门卫倒也不作刁难,我们重新返回了二栋三层,走廊处有天机处的工作人员,而邹国栋的女朋友丁丽丽则在长廊那里打盹儿。

天机处的工作人员是换班的,先前没有瞧见过我们,所以上前过来询问,而这个时候,正在打盹的丁丽丽也醒了过来。

她站起身来,朝着我们这边走来,目光掠过了我们,落到了两个和尚的身上。

她显然是认识信长老的,快步上前,惊喜地喊道:“信长老,您来了?”

信长老毕竟是当领导的,而且从事的还是佛学研究这个行业,对于安慰人这活儿轻车熟路,对着丁丽丽就是一阵安慰,先是将人说得痛哭流涕,随后又露出了笑容来。

我在旁边看得目瞪口袋,没想到丁丽丽这个显得有一些“刻薄”、“不好接近”的女子,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如此宽慰一番之后,那信长老终于说出了来意。

他说话也很有语言技巧,丝毫不提及关于叵木的事情,而是聊起了邹国栋的伤情,然后介绍了旁边这位菩提院的永林禅师来。

永林禅师虽然双目失明,但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风度,旁人瞧见了,并不觉得失明对他有什么影响,反而觉得多出了几分神秘感来。

丁丽丽是一个比较迷信权威的人,要不然也不肯屡次三番提出带邹国栋去国外治疗的事儿。

此刻她听到信长老的一番言语,一下子就给予了充分的信任,急不可待地让永林禅师来试一试。

不过这事儿,可不是由她来决定的。

这个得看邹国栋主治医师的意见。

所以随后我们通过天机处的工作人员,联系到了平医生,而得到消息之后,平医生从家里又赶了过来,与我们进行沟通商讨。

好在信长老带来的这位永林长老,在业界似乎还有着挺大名声的,那位道门华佗得知来人是他之后,显得十分的客气,两人商量了许久,平医生最终签字同意了。

当然,作为家属,丁丽丽也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永林长老此番过来,是做了充足准备的,当下也是将行囊拆开,然后拿出了一系列的准备来。

我瞧见了一对红蜡烛,一些纸扎的元宝和一些看上去比较古怪的植株,甚至还有一些灰白色的、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骨头。

这些东西……

邹国栋除了身体多处软组织受挫和头部重伤之外,还有一点就是身体大范围烧伤,所以才会在重症监护室里面,防止接触外界过多,引发伤口感染。

当然,这个对于一个修行者来说,象征性的意义更大一些。

毕竟修行者的恢复力虽然没有夜行者那般天生优势,但普遍还是强于一般人的。

所以永林长老与平医生经过交流之后,也没有异议。

但只允许永林长老一人进那重病病房里去。

永林长老进去之后,我们在外面看,但位置有限,所以我仅仅打量几眼之后,就没有再过去挤。

我们在旁边耐心等待着,而凭借着发达的听觉,我也能够听得到永林长老持咒的话语。

如此差不多进行了半个小时,门开了。

永林长老走了出来。

大家都围了上去,询问结果,而他却长叹了一声,说道:“邹施主的神魂仍在,但有一股力量,阻隔了他和这个世界的沟通……”

信长老问道:“有办法解决么?”

永林长老摇头,说道:“我不能!”

听到这话儿,大家都很是失望,因为在这方面,永林长老已经是行家了。

如果他不行的话,恐怕别人也未必能行。

而就在这个时候,永林长老又说道:“我听说在韶关丹霞山,有一个女人,据说是从地狱回来的,如果能够把她请过来的话,或许可以……”

版主:laifu于2018_05_13 8:29:55编辑





喜欢laifu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