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第四十二章 厄运在延续
送交者: Frank613[御史大夫★★★☆] 于 2018-05-12 19:27 已读 507 次 2 赞  

回答: 平妖二十年 第十卷 江湖乱局 由 寂寞de心 于 2018-04-24 19:23

  中州大侠,身受重伤,甚至有可能没办法醒过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立刻反应了过来——邹国栋变成了植物人,那叵木呢?

  那玩意儿,又在哪里呢?

  田女皇显然知道我在想些什么,开口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如果你们想要探寻的话,我可以安排你们去见一次邹国栋——他昨天才回来,这会儿在我们的内部医院里面躺着,情况并不是很乐观。”

  马一岙这时终于插嘴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田女皇说道:“小邹这一回,被派往昆仑雪峰寺那边镇守,防范夜复会声东击西之法,守了一个多星期吧,都没有什么动静,于是就将他们给召回了,没想到回程途中,山石跌落,司机一不小心,将车开下了山崖去……”

  这么倒霉的吗?

  王朝安也是第一次听到这消息,说道:“就算是从山崖跌落,凭他的本事,自救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吧?”

  田女皇点头,说道:“倘若是清醒状态的话,自然不会出现什么事儿,但当时的他,因为连续守了几个夜晚,执勤太累了,困倦得连眼睛都睁不开,同一辆大巴的好几个人都在瞬间冲破窗口,抓在了悬崖边,唯有他,直愣愣地随着大巴跌落谷底,随后又经历了一场爆炸,即便是以他的修为,也终究还是挡不住……”

  这……

  听到这话儿,我们几个对视一眼,都感觉到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人倒霉起来,真的是喝口凉水都塞牙。

  叵木!

  想到“倒霉”,我立刻联想到了,那叵木的前几任主人,都是厄运缠身,一个个都是被那叵木给害死了的。

  而现如今,那邹国栋人虽然没有死,但变成植物人一样,跟死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当然,我跟他之间,并没有什么情感,所以他是死是活,跟我其实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但他现在落得如此田地,人都没有了意识,那我的叵木怎么办?

  我看向了田女皇,而她也很懂,摇头说道:“不知道他将东西放在了哪儿。”

  马一岙问道:“现场有瞧见没?”

  田女皇说道:“现场发生了爆炸,小邹是被气浪给甩出来的,现场打扫过了,东西没有——要么他没有带在身上,要么就烧掉了,跟车子一起,变成了残骸……”

  听到这话儿,我有点儿想要骂粗口了。

  这事儿,怎么就这么寸?

  明明都已经都弄好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结果邹国栋却偏偏在这个时候出了事。

  我越想越不顺气,一口气喝干了面前的那瓶北冰洋。

  好好一桌饭,却因为田女皇说的这个消息而变得淡然无味,吃过饭之后,田女皇得离开了,给手下打了一个电话,让人带着我们去医院。

  不过她让我们注意一点,因为邹国栋的家人在,让我们不要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毕竟人都已经这样了,我们如果乱来的话,她可不好交代什么。

  我们点头,说好。

  她吃过饭就离开了,我们则讨论起了关于邹国栋的事情来。

  因为事情涉及到我,所以马一岙也非常直接,毫不客气地问他师父:“田主任的话,是否值得信任?”

  王朝安瞪了他一眼,说道:“小田对这件事情十分上心,上次她还特别找邹国栋谈过一次,虽然没有结果,但你们不要怀疑她帮忙的积极性,知道不?”

  马一岙又说道:“我对邹国栋,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儿了解的——那家伙一心想要混进体制里面来,所以对于上面,还是比较曲意奉承的,按道理说,田主任开了口,他就算是心里面不愿意,也不会直接拒绝的,最多也就是提出换点儿东西,怎么会没有结果呢?”

  王朝安摇头,说你看问题还是太浅了,你别看小田位高权重,仿佛随手一挥,便能够呼风唤雨,但她作为一名女性,却身处高位,周遭必然有人不满的,反对的人也不少。

  我说:“邹国栋,他是田主任政敌的门人?”

  王朝安说道:“说政敌,这个太严重了,但意见有分歧、不对付的人,终究是有的。”

  我说:“谁?”

  王朝安陷入了沉默,显然是不太愿意将这里面的东西,说给我们听。

  而马一岙却比较坚持,盯着他师父,说道:“谁?”

  王朝安终究还是没有隐瞒,开口说道:“叶傅国,常务副主任,这人的来头很大,至于具体的身份,就不跟你们讲了。他手下掌管了好几个部门,其中监察部便归他管,一岙你之前跟我讲的谢宁,便是他的爱将。另外他跟京城的几个世家颇为交好,譬如仇千秋、欧阳江山与薛麻子,这些人彼此都不对付,但却是叶副主任的门前宾客……”

  说完这些,他想了想,又说道:“本来上头是属意,让叶傅国副主任来担当小田那个职位的,只不过因为老主任李爱国全力推举,这才让小田继了任。”

  听到这个,马一岙眯起了眼睛来,说原来是有人在背后捣鬼?

  李安安也说道:“那东西,是不是也落到了叶傅国手中?”

  王朝安摇头,说不可能,叶副主任他几个月之前,就上调中央去了,目前并不在天机处。

  我很是意外,说他去哪儿了?

  王朝安说据说是一个闲职部门,但看上去又不像是被挂起来的样子。

  闲职部门?

  我忍不住想起了上次马一岙去小树林与那京城大妞谈心时得到的消息,而马一岙也很明显地反应过来,开口说道:“那个部门,叫做什么?”

  王朝安摇头,说这个,不太清楚啊。

  谈话到了这里,大家都变得忧心忡忡起来,因为我们是直接过来的,所以吃过饭之后,我们没有停留,而是告辞离开。

  我们出了四合院,便去了落脚点,将行李放了,又洗了一个澡,这时有电话进来了。

  接听之后,原来是田主任的秘书。

  我记得那人姓徐。

  徐秘书问我们在哪儿,他过来接我们去医院看望邹国栋。

  马一岙报了一个地址,说十五分钟之后我们就过去。

  简单整理完毕之后,我们出发,去了那个地方等车,而车没有等到,反倒是等来了一个电话。

  是豫南登封的。

  我接了电话,却是信长老打过来的,电话那头,他语气沉重地说道:“侯漠施主,有一个事情,我说了你可得有心理准备,关于邹国栋,他……”

  我直接了当地打断了他的话,说道:“他身受重伤,陷入昏迷之中——这事儿我知道,我们现在就要出发,去医院看他。”

  信长老很是意外,说:“你们知道?”

  我说对。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好久之后,方才说道:“我现在就出发,赶到京城来。”

  我跟他客气,说不用吧?他现在人也没有醒,而且少林那边又出了一堆事情,你应该会很忙……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里,其实是在嘀咕,说你来了也没有用。

  说句实话,我的心里其实是有疙瘩的。

  信长老给了我们太多的期望,结果事情最终弄成这样,着实让人郁闷,而除了这郁闷之外,难免会有一些埋怨的情绪在。

  不过信长老却说道:“少林这儿,有一位师弟比较擅长通灵之法,我带过来,说不定能够帮到一些。”

  我感受到了他的真诚,说道:“好,你到了京城,给我打电话,我去接您。”

  他却说道:“不用,我知道在哪里。”

  他跟官方的关系非常不错,倒是用不着我们来张罗。

  挂了电话,接我们的车就到了。

  徐秘书载着我、马一岙和李安安前往医院,路上的时候,马一岙与徐秘书套着话,而我则和李安安坐在后排,我一言不发,而李安安瞧见我这魂不守舍的模样,忍不住伸出手来,拍了拍我的肩膀。

  她不说话,但我能够感受得到她的安慰。

  我深吸了一口气,朝着她笑了笑,表示我没有事。

  但说句心里话,我其实是很烦躁的。

  那叵木,从远古流传至今,简直是稀少无比,而这一块如果真的找不到了,那么我就算是再勤奋努力,都没有办法突破那五重关,真正觉醒成夜行者。

  而如果是那样的话,我终究还是逃脱不了诅咒,活不长久。

  别看我现在多么风光,说不定哪天转眼之间,就崩塌了,化作灰烬去。

  所以说我的心情,恶劣极了。

  车行半个小时,抵达了一处不起眼的大院,门口有武警守卫,徐秘书去门卫登记之后,带着我们进去,往里走,第二栋楼才是内部医院,一路往里走,我瞧见各色人等,看着都是行内人,而来到了三楼的一间重症监护室前,隔着玻璃,我终于瞧见了邹国栋。

  他穿着蓝白条纹的病号服,因为全身烧伤,所以脸上满是癞疤,口鼻中戴着呼吸机,看上去有点儿心酸。

  我正看着,还没有仔细打量清楚,旁边有人过来问道:“你们是谁?”

  我转头过去,瞧见一个面色严肃的年轻女子,正在一脸警惕地打量着我们。

评分完成:已经给 Frank613 加上 150 银元!

喜欢Frank613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手机扫描进入,浏览分享更畅快!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