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三十七章 事情变麻烦
送交者: laifu[♀★★来福★★♀] 于 2018-05-10 8:16 已读 377 次  

回答: 平妖二十年 第十卷 江湖乱局 由 寂寞de心 于 2018-04-24 19:23

达摩杖和武宗舍利,被盗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的第一反应,感觉李洪军是在开玩笑,随即我反应过来,这事儿,也许可能是真的。

刚才信长老脸色大变,匆匆离去,可能也是因为此事。

要不然以他那种“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城府,除了这件事情,别的事儿,是不可能让他如此大反应的。

不过即便如此,李安安还是有点儿惊讶,低声说道:“怎么可能?少林这边不是布下重兵,在那儿把守着么,怎么会弄丢呢?”

马一岙却在想另外一个问题:“什么时候的事情?”

李洪军说道:“不知道,刚刚发现的。”

我们瞧见李洪军也一副茫然的模样,知道他估计也是刚刚得到消息,于是问道:“方便过去么?”

李洪军点头,说当然,别人不行,但你们还是没问题的,彭剑雄队长让我过来叫你们的——毕竟夜复会当初在武当夺真武剑的时候,你们也在现场,可能会对那帮人熟悉一些。

我们不再犹豫,跟着往达摩洞的方向走去。

这件事情目前并没有扩散,前来参加聚会的人们三三两两地散落周遭,有人还沉浸在先前的比斗之中,激动地讨论着,也有人前往斋房、僧舍去,因为今天晚上还有一次集会,给这一次的联盟成立定调子,所以许多人都没有离去。

但是他们可能不知道,就在所有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在擂台赛的时候,作为本次集会的导火索,达摩杖和武宗舍利,已经不翼而飞了。

达摩洞离会场不远不近,我们赶到的时候,这边已经被戒严了,少林寺的武僧手持戒棍,脸色严肃地守在外围,与之一起的,还有一些天机处的工作人员。

在李洪军的带领下,我们赶到了达摩洞口,还没有进去,便听到了里面的争吵声。

说话的,是达摩院的首座德远大师:“……对于这一次的事情,我从一开始就持反对意见的,但是你却拍着胸脯跟我和长老会保证,说一切尽在掌握之中——这就是你给我的承诺?那达摩杖和武宗舍利,在我少林传承千年,现如今却在我们的手中丢了,你让我如何去面对少林的列祖列宗?”

德远大师是一位大德高僧,平日里沉稳静气,十分的大气,不是恼怒至极,是不可能说出这么大的音量来。

这说明他的忍耐力已经到了极限。

而作为被呵斥的一方,信长老似乎在解释着什么,不过他的声音比较小,而且又隔得有些远,所以我并没有能够听得到。

毕竟我虽然耳聪目明,但终究不是六耳猕猴。

这时彭剑雄彭队长从另外一边走了过来,瞧见我们,打了招呼,然后说道:“少林内务,我们不便插手,且等待一下,等他们达成共识之后,我们再进去。”

马一岙问道:“彭队,到底是怎么回事,有没有一个详细的说法?”

我也问道:“对啊,这达摩洞有且只有一个出口,又是重兵把守,几十双眼睛看着,怎么可能丢了呢?是强攻么?若是的话,为什么我们没有接到求救信号?”

东西丢了,少林寺固然愤恨无比,作为天机处的领导,也是颜面无光,彭队长阴沉着脸,说道:“是偷梁换柱,不翼而飞。”

李安安问:“偷梁换柱,这是什么意思?”

彭队长说道:“东西被替换了,而在此之前,少林寺有专人巡视,午饭前的时候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也就是说,东西极有可能就是在午饭后到刚才发现之前的时候,被人掉了包——没有强攻,也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正因为如此,所以大家才会觉得奇怪。”

马一岙问道:“这……难道是,内鬼?”

彭队长摇头,说这件事情很难讲,得等少林寺那边的消息,估计一会儿要开展自查工作,另外也要对这一次前来与会的一众江湖客进行审查。

李安安说道:“可是,这两天陆续有人来,也有人走,人多眼杂,有点儿混乱,这个怎么查呢?

彭队长叹息,说对啊,虽然我们对每一个前来与会的人,都有登记过了,但说句实话,这事儿是很难查清楚的,毕竟有的人用了假身份,有的人改头换面,这事儿都有可能发生……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追责再多,都是没有用的,作为天机处在这儿的负责人,彭队长也是一筹莫展。

涉及到少林的内务问题,他也没有办法全力参与进去。

我们大概等了三五分钟,瞧见德远大师走了出来,不过相比之前那难以抑制的气愤,他此刻的情绪舒缓许多,还能保持足够的淡定,瞧见我们这边,遥遥一礼,随后便离开了去。

与他一起的,还有几个老态龙钟的老和尚,显然都是少林之中地位甚高的长老级人物。

而他走没多久,信长老也走了出来。

他脸色有些不太好,不过依旧保持着足够的淡定,朝着我们这边走过来,勉强地笑了笑,说道:“让各位见笑了。”

他与我们打了招呼,然后跟彭队长说道:“少林这边马上开展自查工作,419办也有人员在达摩洞,恐怕也需要一起进行核查,当然,这件事情由我们与贵方一起完成,尽量保持公开和足够的沟通……”

彭队长显得十分积极,点头说好,我这就立刻安排人手。

信长老又聊了几句,这时有一大批的武僧从达摩洞里鱼贯而出,表情都十分严肃,也有的很是沮丧,然后排着队,朝着不远处的殿宇走去。

这些人,便是负责看管达摩洞的人手。

那达摩杖和武宗舍利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不翼而飞,这事儿对他们的打击,着实是有些严重。

在这些人里面,我瞧见了前些天被罚守的释永严和尚也在。

这件事情对他们的打击很大,我瞧见不少年轻的武僧,眼圈通红,显然是被训哭了的。

信长老带队过去,前往少林的戒律院进行自查和审问,彭队长也带着天机处的人赶往。马一岙问有什么我们需要做的么?彭队长想了想,决定叫我们一同过去,多多少少也能够搭一把手。

我们赶到了戒律院,这边已经摆开了架势,对守在达摩洞的三十多人进行盘问,我们虽然过来,但是帮不了什么忙,只有在小厅里坐着喝茶,随时等候问询。

在此期间,我询问起了马一岙关于少林这边的职权分布。

马一岙跟我介绍,说大体上来说,少林有达摩院、般若堂、罗汉堂、戒律院、知客院、药王院、藏经阁、菩提院、证道院、龙树院等,这些殿堂各司其职,譬如说达摩堂是少林寺最高等级的修行研究机构,人数最少,但各个都是顶尖之辈,而戒律院则是少林的内部监督和执法机构,由其决定对犯戒僧人作何处理,也负责对外稽查,药王院专门负责医疗以及炼丹,著名的“少林大还丹”,正是出自此处……

当然,这些架构,是很久以前的,现如今机构改革,外人就不是很了解了,不过据说那位信长老就是从知客院提上来的,而之所以成为方丈,除了因为他的商业头脑和操盘能力之外,还有就是他与上头的关系吧。

如此聊了许久,这时有人过来请我。

而且只是请我。

我有些诧异,不过还是跟随着那小和尚前往一处审讯间,进去之后,我发现里面有好几人,其中永祥大师和彭队长都在其中,而审讯台下,却有一人。

那人我也认得,便是先前受罚的武僧释永严。

我进来之后,彭队长和永祥大师率先起身,朝着我打了招呼之后,彭队长对我说道:“这位师傅叫做释永严,他告诉我们,午后一点的时候,感觉昏昏沉沉,迷糊之间,仿佛瞧见了你的身影出现在了那放置失物的现场。”

我有些惊讶,说我?

彭队长点头,说对。

随后他看向了释永严,说道:“人叫过来了,你仔细瞧一瞧,是或不是?”

释永严抬头,眯眼打量着我,有些迷茫,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旁边有一个丹凤眼的刀削脸和尚怒声骂道:“让你说你就说,费什么话?”

这位大师的脾气不太像和尚,我打量了一眼,估计是戒律院的人。

那释永严被训斥一番,抬起头来,开口说道:“很像,不光是背影,就连气息,也非常相像。”

听到这话儿,少林这边的几人脸色都严肃起来,而随后,那个刀削脸和尚朝着我施礼,随后问道:“侯漠居士,请问一下,午后一点的时候,你在哪里?”

我虽然有些惊讶于释永严的话语,不过还是认真回答道:“在分配的僧舍午休。”

刀削脸和尚问道:“谁能证明?”

我一愣,这才反应过来——为了表示对我们几个守擂者的重视,少林给我们安排的僧舍,都是……单间。




喜欢laifu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