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三十六章 峰回路转处
送交者: 寂寞de心[♂★★寂寞★★♂] 于 2018-05-09 19:40 已读 410 次  

回答: 平妖二十年 第十卷 江湖乱局 由 寂寞de心 于 2018-04-24 19:23

  对于琅琊王陈柱贤的服软,我有点儿意外。

  事实上,我之所以对他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并不是胜利之后的扬武扬威,也不是想要让他信服什么,而是这一大段话语憋在心里面,不说出来的话,我怕自己会受不了,心里难受。

  念头通达,才是我之所以这么做的理由,至于琅琊王的反馈到底是什么,在我看来,根本不重要。

  我管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只不过当他说出“受教了”的时候,我的心中还是十分宽慰的。

  这是个真性情的男子,要不然也不可能为了那个说是青梅竹马,但跟自己其实没有什么亲密关系的女孩子去千里追杀,做出将整整一个夜行者家族都给抄了的举动,至情至性,这是毫无疑问的。

  后来的表现,更多的可能是掺杂了别的东西,并不纯粹。

  但不能够因此而抹杀了他之前的行为。

  他能够有所触动,对我而言,无疑是一件喜闻乐见的事情。

  而随后,琅琊王没有选择停留下来,与我拱手之后,转身往外走,径直离开了会场。

  想必他也不会停留在少林,而是选择离开。

  他来此地,本来肯定是怀揣着万丈雄心,然而此时此刻,却终究还是带着失望离去。

  不知道他此刻的心境,与来时是否又有所不同?

  今日的交战,对他是否有一些帮助?

  无人知晓。

  最后一场战斗,将在下午举行,我离开了擂台之后,早上的比斗也就结束了,众人散去,只剩下组织方面对着这狼藉的擂台现场,琢磨着该如何处理。

  我下了台之后,马一岙等人立刻就迎了过来。

  最先说话的,永远都是活跃的龙三刀。

  这哥们儿一脸激动地说道:“侯哥、侯哥,没想到你真的能够请神上身,让那齐天大圣出来啊?不愧是灵明石猴的血脉传承者……”

  我摇头,说我这个,不是请神上身。

  龙三刀一愣,说那是什么?

  马一岙比他要更了解一些,笑着说道:“这里面很复杂的,一句两句说不清楚。”

  他帮着敷衍过去之后,对我说道:“感觉下午不用比啊,我直接认输行不行?”

  我哈哈一笑,擂了他胸口一拳,说道:“你这么说,你师父会怎么想?你师祖王子平老先生,又会作何感想呢?”

  马一岙却认真地说道:“下午的时候,咱们意思意思就行了,在我看来,决赛在刚才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至于咱们两人,没有必要在这众目睽睽之下,闹成那样子。此刻强敌环伺,到处都是暗中的豺狼,咱们没有必要那么认真,太早暴露自己的真实实力……”

  我听他将事情上升到了这个角度,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点了点头,说好。

  话是这么说,我心里面却是另有计较。

  这话儿按下,不再多说,随后我告诉李安安,说我完成了之前的承诺。

  李安安显得十分兴奋,冲过来抱了我一下。

  还别说,平日里看着她英姿勃勃,女神风范,并不觉得什么,这一抱,我才发现她的胸前还是挺有料的。

  胜利之后,大家心情愉快,而没有多聊几句,这边小狗赶了过来。

  他先是很崇拜地对我们说了几句,然后请我们下场,去后面用餐。

  我们退下,在小餐厅简单的用过餐之后,回到僧舍打坐午休,一直到下午两点多的时候,我才爬起来,去水池子里洗了一个冷水脸,变得精神了之后,才约了几人,再一次前往擂台那边去。

  经过一中午的抢修,擂台这边终于重新弄好了,不过不是原来的擂台,而是另外一边。

  至于原来那儿,据说已然修不了了,而且听说我与琅琊王最后的发力,却是将少林寺的地宫顶都给击破了去。

  这事儿挺麻烦的,我们过来的时候,瞧见原来的擂台会场,都已经围了起来。

  这广场下面,还有地宫?

  这个我还真的不知道,要是如此,早上与人拼斗的时候,就温柔一点了。

  对于这样的情况,我颇为尴尬,反倒是少林一方显得十分豁达,说道:“不知者不为过,真论起来,其实是我们选错了地方——不过下午的时候,你们得留点儿心,这边的结构已经被破坏了,即便是有支撑柱,恐怕也承受不住太大的压力……”

  我和马一岙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说好,好嘞,您瞧好吧。

  于是,在万众瞩目的注视下,青年擂台大赛的决赛开始,我与马一岙约定,一定要让现场显得好看一些,所以铜铃响起之后,两人施展绝学,那叫一个眼花缭乱,绚烂多彩,让场下围观的群众们兴奋不已,呼声震天。

  这台下,大部分人都在为我加油,毕竟早上我大战琅琊王的场面还历历在目,那叫一个凶狠暴力。

  但也有人在为马一岙加油。

  而这些人里面,大部分都是漂亮的小姐姐,都是各宗门的女弟子之类的。

  瞧见帅得让人合不拢腿的马一岙,她们忍不住发出了巨大的尖叫声来,而这尖叫声是如此的锐利,使得许多人的声音,都给压了下去。

  所以不知不觉间,反倒是马一岙的呼声最大。

  我在金箍棒上没有施加什么力量,挥舞起来,虎虎生风,看上去势大力沉,但实际上只是轻飘飘的。

  马一岙也是如此,两人无论是剑法,还是棒法,都绚烂无比,但实际上并不做什么生死拼斗。

  这样的武技,真正论起来,也可以等同于演技、舞技。

  如此僵持了一会儿,还没有等到马一岙给我使眼色,我便故作全力地往前一扑,给他一剑逼退来的时候,我装作承受了恐怖巨力,往后退了七八步,紧接着一个不小心,直接从半丈高台之上,摔了下去。

  擂台规则,离开擂台者,输。

  所以当我掉下擂台去之后,尽管很“不甘”地想要再一次重新爬上来,但比赛结束的铜铃声还是如约而至。

  马一岙赢得了青年擂台大赛的胜利。

  在这一刻,小姐姐们的欢呼,穿透了空间,洋溢在了少林的上空,而作为当事人,马一岙则是一脸懵逼地看着我。

  我表面上看起来又是不甘,又是郁闷,然而作为心灵的窗户,眼睛却出卖了我心里面的得意和快活。

  这世间,人人都要争头名,名震天下,然而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实在不愿意去当个什么靶子。

  第二名也挺好,不显山不露水,无人惦记着。

  当然,这样儿戏一般的比斗,在寻常人眼中看来,仿佛天衣无缝,但是稍微有点儿眼力的人,都能够瞧出个子丑寅卯来,所以除了欢呼之外,还有一些嘘声。

  不过能够瞧出不对的人,都是有头有脸、有涵养有城府的,即便是瞧出来了,也不会当场揭穿。

  只是下了台之后,我们见到了信长老,他却是有点儿不太高兴。

  很显然,我们一路拼斗到了决赛,结果在决赛圈放了水,这事儿让他着实有点儿不喜欢。

  所以他上来就跟我们说道:“演得有些假。”

  不过我们捧场到现在,已经是仁至义尽,马一岙说道:“猴子早上与琅琊王大战的时候,费了大力气,下午的时候还要逼迫全力出战的话,很有可能会动到根本——我也是如此。我们现如今的状况,方丈应该是了解的,现如今这大会人多眼杂,我们倘若是真的出现了什么幺蛾子,那对我们恨之入骨的夜复会,随时会派人过来追杀我等……”

  听到这话语,信长老方才收起了先前的不满。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决赛时的表现,的确是让这一次的青年擂台大声有点儿虎头蛇尾。

  但考虑到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我们如此的处境,还这般的拼,已经是给了大面子了。

  信长老不是好赖不分的人,简单的解释之后,不再多语。

  随后就是上台颁奖。

  少林寺准备了一个小金人,居然是按照马一岙等身塑造的,作为青年擂台大赛的冠军奖品,当众颁发给了马一岙,台下欢声雷动,仿佛过节了一般。

  等弄完这些,下了台,我接过了马一岙递来的那小金人,掐了一把,发现居然不是镀金。

  这可是实打实的纯金。

  不得了。

  到底是少林,商业化最成功的的江湖宗门之一,阔还是它阔。

  我有些好奇为什么决赛结果刚刚出来,他们就能够拿出这个小金人来——这玩意一看就知道是费了不少功夫的,不可能临时打磨出来。

  李安安忍不住笑了:“你傻啊,人家肯定是准备了好几个,谁胜了,就拿出谁的来,至于剩下的,融了就好。”

  我听了,很是可惜:“好不容易雕出来的,融了多可惜,回头我去找信长老,问能不能给我……”

  龙三刀哈哈大笑,说道:“侯哥你想得美。”

  比斗过后,气氛其乐融融,大家都放松下心情来,而就在聊天的时候,我瞧见有人匆匆过了,找到了信长老,附耳低语几句,而信长老则是脸色大变,匆匆离去。

  等过了差不多一刻钟的样子,李洪军走了过来,将我们拉到了一边,低声说了一件事情。

  少林寺的达摩杖和武宗舍利,被盗了。




喜欢寂寞de心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