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二十二章 达摩院首座
送交者: 寂寞de心[♂★★寂寞★★♂] 于 2018-05-03 19:10 已读 381 次  

回答: 平妖二十年 第十卷 江湖乱局 由 寂寞de心 于 2018-04-24 19:23

  信长老这种人,属于相处越久,越感觉敬畏的人。

  寻常人等,瞧见这等状况,早就六神无主了,而就算是厉害的修行者,恐怕也难免会动什么嗔念。

  然而在他眼中,却丝毫不感觉到有半分畏惧,继续坚持着自己的想法不动摇。

  这一点,当真是难能可贵。

  彭队长原本怒气冲冲,眸中都带着凶光,而经过他这般一劝解,却是释怀了下来,哈哈一笑道:“也对,那帮人倘若是有胆子,昨天就该光明正大地过来了,背地里搞这种小把戏,当真让人瞧不起。”

  众人纷纷称是。

  而随后,少林的人开始过来劝大家离开:“散了,散了,大家先去斋房里等待,吃过早饭之后,我们会在藏经阁外的广场前召开讲座,由达摩堂首座德远大师主讲,论武学与修道之间的关系……”

  大家瞧见夜复会神不知鬼不觉地在这塔林之中留下如此痕迹,原本心中都有些慌张的。

  不过这会儿瞧见信长老以及天机处的领导都若无其事的样子,再加上德远大师乃大名鼎鼎的江湖宿老,他讲课的内容必然干货满满,便不再聚集,三三两两的离开了去。

  等人散得差不多了,那满面春风的信长老方才收敛笑容,平静地说道:“我们少林方面,昨天是谁守塔林这边?”

  旁边有弟子答道:“是罗汉堂的释永严,以及十六名师兄弟……”

  信长老开口说道:“释永严入达摩洞禁闭三月,其余众人,禁闭半个月,每天得一食,不可多吃一餐。”

  有人愣了一下,回答道:“释永严是定下要参加青年擂台大赛的少林代表之一啊?”

  信长老冷哼一声,说连个塔都看不住,让我少林颜面无常,还比什么赛、打什么擂?去了也是丢人现眼,关禁闭吧,正好看着寺内法器,将功补过。

  那人不再说了,施礼之后,传达了命令去。

  我们因为地位比较高,所以信长老并没有避嫌,让我们离开,而瞧见少林僧人噤若寒蝉,不敢拒绝的模样,我也能够感受得到信长老在少林之中的权威,还是挺大的。

  旁边的彭建雄没有阻拦信长老的发号施令,在旁边站着。

  等到人离开之后,他方才说道:“那位释永严师父,我昨日看过的,他挺谨慎的,主要还是夜复会的人太狡猾。他既然要参加擂台赛,不如先给他两天时间,等比赛结束之后,再去关禁闭也不迟。”

  他这会儿才来说情,主要也是想等信长老的气头过去。

  不过信长老听闻,却笑着说道:“无妨,少林有不少的新晋武僧,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而且夜复会敢这么搞,说明他们对达摩杖还念念不忘,既然如此,那达摩洞里还是得加多人手才行。”

  听到他这般安排,彭建雄不再劝解。

  瞧见他们还有事情要谈,李洪军朝着我们招了招手,然后离开塔林。

  走远一些了,马一岙回头,瞧见那琅琊王还在那儿,忍不住问道:“他杵那儿干嘛呢?”

  李洪军低声说道:“他昨天也在塔林守着。”

  呃……

  原来是抹不开面子啊。

  这哥们儿昨天来的时候,牛逼哄哄的,让人为之敬畏,结果一转眼,塔林却出了事,他却没有瞧见一点儿蛛丝马迹,这会儿脸上烧得慌,也是难免的。

  好在出事的是塔林那儿,而不是达摩洞,让我们好歹也松了口气。

  不过话说回来,达摩洞这儿埋伏的人最多,夜复会估计也是欺软怕硬,这才捡了塔林来弄些幺蛾子。

  哈哈……

  这就是命。

  我们去了斋房,享用了一顿不错的早餐之后,在僧人的指引下,前往藏经阁的小广场去。

  那里已经摆放了无数蒲团,我们找了一个偏角落的地方坐下。

  那德远大师的辈分,比“永”字辈要高出两级,由此可以看出对方的身份大有来头。

  听他一回讲座,也算是不虚此行。

  许多人其实都是这么想的,所以回僧舍去休息的人并不多,没多一会儿,小广场上面的蒲团就坐得七七八八。

  又过了一刻钟,蒲团都已经坐满了,许多人不得不站在小广场的边缘,驻足等待。

  而这个时候,在信长老的引领下,一个留着很长眉毛的百岁老人,从藏经阁缓缓走了过来。

  从容貌上来看,他垂垂老矣,仿佛跌倒之后的下一秒,就可能不存于世,然而在我的望气之中,却是另外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受。

  他就仿佛一座潜藏于地下的活火山,随时都能够迸发出最为炙热的恐怖力量来。

  别人看他,仿佛此人已经走到了人生的尽头。

  但在我的视角里,他却处于人生的真正巅峰。

  这样的人,与我之前瞧见的许多人,都是截然不同的。

  唯一给我这种感觉的,有且只有一人。

  惊鸿一瞥的一人。

  李爱国。

  难怪信长老有对抗神秘夜复会的底气。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老和尚听到了信长老的介绍,目光巡视全场,似乎朝着我们这边望了过来。

  他的目光仅仅只是从我的身上掠过去,我就感觉好像被天空之上翱翔的鹰隼盯到了一般,后背浮现出了一大片的鸡皮疙瘩来,有一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惊悚感。

  我下意识地想要集结气势去反抗,结果人家已经看向了另外一边去。

  我这时,又生出了几分劫后余生的庆幸来。

  而没多一会儿,台上开始讲起了话语来,却是信长老的一段不急不缓的开场白。

  我们因为离得远,所以没有近前那般拘束,龙三刀在旁边感慨,说这老和尚昨天要是在的话,夜复会哪里如此猖狂?

  马一岙跪坐在蒲团之上,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嘴角微动:“废话,这样的人物,你会让他跟着我们一起守夜?”

  昨夜老法师必定也是在等候的,只不过并不会埋伏于其中,而是在殿里耐心等待着。

  结果无人预警,他自然也不会随意出手。

  这时德远大师开始讲话了,他有着很浓重的方言口音,吐字并不是很清楚,而且所讲的内容呢,又有点儿偏向艰涩,所以我们不得不全神贯注地去倾听,并且还需要及时的理解,方才能够真正学习。

  而即便如此艰难,所有人都听得津津有味,觉得不虚此行。

  为什么呢?

  因为德远大师所讲的,大题目叫做“武学与修道之间的关系”,但具体的内容,其实就是关于修行与拼斗之间的联系。

  这世间,有很多大德高僧,一辈子都没有跟人动过手,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仿佛一点儿用处都没有。

  但是很多时候,若有人冒犯的话,他仅仅只是一瞪眼,就能够将你给震慑住。

  这就是因为他常年修行,沉浸在某种精神境界之中,精神的高度,与寻常人不在一个等级之上了。

  他光凭着念力,就能够让人放弃所有抵抗,甚至会顺着这高僧的心思和想法去行事。

  或者潜移默化,或者当头棒喝。

  然而这样的事儿,需要非常高深的境界,也需要与佛祖有极为密切的精神联系。

  毕竟脑子的复杂程度,是世间仅有的,更多人难以达到,那么怎么办呢?

  四肢和身体,反而是最好操纵的。

  所以就有了武术。

  这是最末端的手段,也是最直观的体现。

  古人通过与野兽的搏斗,开始渐渐的明白了这种“术”,而通过与人之间的搏斗,与无数种族的斗争,最终将其升华,化作了各种流派与手段。

  而到了后来,人们发现,当这种手段达到极致,都会符合某种特定的规律。

  而这种规律,似乎是接近于构成整个世界的底层规则。

  这规则,便是道。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

  德远大师的讲座,里面有着许多的干货,虽然里面并不涉及到个人具体的修行方法,但是特别有指导意义。

  如果听进去了的话,会对于自己现如今的境况,有着更深刻的认识。

  众人听得如痴如醉,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中午时间。

  当信长老宣布讲座结束的时候,不少人却是恋恋不舍,一直到德远大师离开了,还久久不愿离去。

  这机会,对于许多人来说,都是非常难得的。

  下一次能够听到达摩院首座的讲座,不知道是何年何月。

  不少人庆幸来得值当。

  随后便是午饭时间,饭后则是休息,等到了下午两点的时候,还会举行大大小小的各种讲座和论坛,少林和天机处请来了各门各派的首领,以及成名已久的大人物,前来开办各种类型的讲座。

  因为有了德远大师的示范,这些人倒也没有应付,认真地讲。

  而作为观众,则可以自己选择感兴趣的讲座去听。

  等到了下午五点的时候,擂台会场布置完毕,在大雄宝殿的东南侧广场,总共有三个小型擂台,前来报名的各路豪雄,已经开始抽签之后,比斗起来……




喜欢寂寞de心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