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第六章 一路的尾随
送交者: 寂寞de心[♂★★寂寞★★♂] 于 2018-04-26 19:11 已读 505 次 1 赞  

回答: 平妖二十年 第十卷 江湖乱局 由 寂寞de心 于 2018-04-24 19:23

  这人是谁呢?

  我心里面琢磨了好几个人选,但又觉得不太符合,想要再仔细听呢,结果那人从头到尾,就只说了那么一个字,让我完全没办法再去分辨出来。

  而随后,这帮人得了命令之后,一拥而散,各自离开。

  我们担心有人从我们藏身的这个方向走,有可能会发现我们,于是伏低身子,收敛气息,不敢妄动。

  如此好一会儿,当我们以为人都散光了的时候,李安安却还是按兵不动。

  她在黑暗中,朝着我们打手势。

  拿着真武神剑的那人,一直都没有离开。

  我们不得不耐心等待。

  我瞧见这些人里面,气息最盛的牛魔王也跟着离开,并没有继续停留。

  差不多十分钟之后,下面的洼地处只剩下零落几个身影,而这个时候,我又听到了那鲲鹏妖师的话语:“鲁大脚。”

  人少了的时候,这鲲鹏妖师的声音没有了修饰,显得尖锐了几分,随后我听到鲁大脚瓮声瓮气地应道:“在。”

  “嗯?”

  那鲲鹏妖师显得有些不满,哼了一声。

  鲁大脚听到,有些不太情愿地说道:“属下在。”

  鲲鹏妖师冷冷说道:“鲁大脚,当初我将你从秦城监狱研究所救出来的时候,你答应了我什么?”

  鲁大脚说道:“我答应你的,都记在脑子呢。”

  鲲鹏妖师说:“你最好记住,否则你哪里来的,我还能将你送回哪儿去。”

  鲁大脚说对,对,对,您手眼通天,这是自然。

  鲲鹏妖师质问道:“你对我,可是有什么不满么?”

  鲁大脚矢口否认:“自然没有。”

  鲲鹏妖师说道:“我救你离开秦城监狱,又帮你接上了青蛙腿,我们之间是签了协议、发了血誓的,你已经不再是往日的鲁妖王,这一点你最好记住,否则到时候翻了脸皮,可别怪我无情。”

  他再一次的强调,让鲁大脚变得沉默起来。

  良久之后,这位曾经意气风发的鲁妖王方才缓声说道:“妖师有何吩咐,还请明示。”

  鲲鹏妖师说道:“胡车此人,心藏大恶,不管他背地里跟你说了些什么,你最好不要信,也不要跟他有任何私底下的往来,否则让我知道了,有你的好看。”

  鲁大脚俯身贴耳:“属下不敢。”

  鲲鹏妖师冷冷说道:“你不要在我面前表现成这样,这句话我只说一次,如果让我知道了你跟他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我不会手下留情的。你好自为之……”

  警告过后,鲲鹏妖师说道:“这真武神剑是武当山至宝,这些子孙后辈不懂,当做垃圾处理,不过难免会有人心生悔意,武当山高手众多,计蒙一人拿着不安全,你在旁边护送着,不能出现任何闪失,知道么?”

  鲁大脚不敢不从,恭声说道:“属下遵命。”

  这边话语说完,我瞧见林中一片寂静,以为出了什么事情,结果那林中出现一阵飓风,紧接着一片巨大的黑影浮现于林上,朝着天空飞去。

  鲲鹏、鲲鹏,此人的气势,当真与庄子《逍遥游》中的远古巨兽一般雄浑壮阔。

  鲲鹏妖师展翅飞去,场间还留几人。

  我听到那鲁大脚开口说道:“既如此,那便走吧。”

  计蒙并不说话,只是嗯了一声。

  一行人随后折转,开始往东边行进而去。

  李安安朝着我们比划手势,说那剑已经移动了,询问我们是否需要跟随而去。

  马一岙点了点头,率先起身。

  我们藏在敌人身侧,大气都不敢出,此刻众人离散,那携带木匣的计蒙也跟着离开,这才敢起身出发,结果因为蹲太久的缘故,起来的时候,我浑身酸麻僵直,差点儿就摔倒在地。

  如此一直走,差不多半个小时,队伍之中的紧张气氛方才缓解一些。

  马一岙低哼说道:“那个胡车,应该离开了。”

  李安安不太明白,说你们为什么这般小心翼翼,感觉不太像是你们的作风啊。

  我说道:“你可不知道,那个叫做胡车的家伙,除了之前的诸般劣迹之外,他还有一个身份,那便是六耳猕猴。”

  李安安一愣,说六耳猕猴?真假美猴王?

  我说他是不是真假美猴王,这个还有待商榷,但是此人极为擅长听觉之时,顺风而望,不知道能听到多远的声音,所以很多事情,隔墙有耳,在他面前,是没有秘密的。

  李安安有些惊讶,说你们确定么,世间还真的有这么神奇的人?

  我当下也是将胡车的来历,以及种种事情和盘托出,就连我在港岛图书馆里遇到那游侠联盟之事,也跟她说起。

  李安安听了,惊叹连连。

  想不到夜复会中藏龙卧虎,居然有着这么多的奇人异事。

  她先前还觉得武当诸老太过于保守了,心中早无热血,然而刚才一瞧,这才得知如果武当真的决定硬顶的话,说不定就要遭一场兵灾。

  虽然讲道理,以武当山的实力,再加上天机处的支援,未必会惧怕这些家伙,但兵灾过去,可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够存活。

  而且从刚才那帮人的对话来看,官家之中,他们也是有不少人的。

  要不然鲁大脚也不可能从那防卫森严的秦城监狱逃脱。

  说起来,天机处以及相关部门里面的夜行者虽然不算多,但也还是有不少人处于关键岗位的。

  谁能够保证这些人不被夜复会的口号给煽动?

  所以武当山这边一旦跟天机处形成大范围的联动,这帮人必然也是知晓的。

  天机处相当于灭火队,不可能随时钉在武当山。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讲的便是这个道理。

  不过即便是理解,但李安安已然不愿意屈服。

  这个从小练剑的女子,心中一直都留着一股浩然之气在,这股傲气倘若是散了, 她的道心不稳,这辈子都难有寸进。

  我们一路上小心翼翼地跟随着,不远不近,防止被人给发现。

  快要到天亮的时候,那行人抵达了市区。

  此刻天色渐明,薄雾散去,大街上的环卫工人三三两两的出现,唤醒了这个城市,而随后又有一些早餐店开张,卖豆浆油条的、卖包子馒头的、卖热干面的,陆陆续续开了张。

  我们穿过一个街区,然后停在了路口处。

  因为我瞧见了鲁大脚。

  那位曾经叱咤川西的妖王,此时此刻,却是穿着一身半旧的蓝色中山装,跟人在一个面铺子里吃早餐。

  他剃了头发,身子也变得佝偻了,弯腰驼背,看上去跟一寻常老头,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此时的鲁大脚,已经不再是二郎山上的宾客,也不是峨眉金顶上意气风发、众星捧月的黄风寨妖王。

  从模样上看,他显得很是失落。

  而在鲁妖王旁边的,还有三人。

  其中一人,便是那面瘫汉子计蒙,他平静地吃着热腾腾的热干面,将那面条一一根一根地挑在嘴里吃着,芝麻糊在嘴角残留着,而那装剑的木匣,则被他装在了旁边的一个蛇皮口袋里。

  另外两人看上去模样也十分普通,瞧那衣着打扮,就好像是进城打工的农民工。

  都很质朴。

  这帮人吃过了早餐之后,来到了旁边的小旅馆住下。

  我发现鲁大脚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拐。

  很显然,峨眉金顶上面所受的腿伤,他到现在还没有养好。

  而那鲲鹏妖师所说的“青蛙腿”,又是什么?

  我们在旁边等待良久,发现他们是真的住下,然后睡了过去,方才放心一些,而这个时候,马一岙的电话响了,他接通过来,聊了几句之后,朝着周围张望一番,说出了这附近比较醒目的建筑。

  没多一会儿,一辆吉普车开了过来,随后驾驶室的车窗摇下,露出了一张脸来,又朝着我们招手。

  那人却是李洪军。
喜欢寂寞de心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手机扫描进入,浏览分享更畅快!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