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四百六十七章 蛇鸟之战
送交者: 寂寞de心[♂★★寂寞★★♂] 于 2018-02-13 18:47 已读 267 次  

回答: 第四百六十五章 破掉铜牌 由 寂寞de心 于 2018-02-13 18:44

 铜牌终于破掉了,我却没感到丝毫的轻松与喜悦,因为,我太爷没了,从今往后,再也没人保护我了。
 
  离开罗家,一路向北,我仍然不能接受太爷就这么消逝了,一路上问了强顺好多遍,强顺很肯定地跟我说,太爷把自己的身子变大,然后突然炸开,不但把罗家老鬼炸没了,还把水池下面的东西全炸没了……
 
  问一次,我难受一次,最后,强顺带着哭腔哀求我:“黄河,你别再问咧,我说一次难受一次,我不想再说咧……”
 
  唉……
 
  从中午一直走到天色擦黑儿,几个人就早上吃了点东西,到这时滴水未进。
 
  陈辉见天色不早,招呼我们几个找地方过夜吃东西,陈辉这时心里也难受,只是他不能在我们面前表现出来,要不然一行人全成了愁云惨雾,回程的路还咋走呢。
 
  几个人在林子里找了快空地,用火烧了一下上面的植被,这就安顿了下来,不过,我没心情吃东西,陈辉就劝我,手指头伤的这么重,你要是再不吃东西,伤口会很难愈合的。这时候,我手指头勉强不再淌血,想要愈合,恐怕需要好多天,最后没能拗过陈辉,硬着头皮吃了点儿东西。
 
  吃过东西,陈辉带着傻牛做晚课,我跟强顺躺下了,翻来覆去的,我怎么也睡不着,回想着在水池里跟太爷见面的情形,忽然,我想到一件事,从铺盖上坐起身,想问问陈辉知不知道,不过,陈辉这时候还在领着傻牛做功课,没敢打扰。
 
  等陈辉带着傻牛做完功课以后,我又从铺盖上坐了起来,陈辉问我怎么还不睡,我对他说道:“道长,您记不记得咱在水池里,我太爷对我说的那句话了?”
 
  陈辉看了我一眼,“哪句话?”
 
  我说道:“就是那句……我太爷说我,当年我答应投胎到他们刘家,为他们延续香火……我太爷说的‘当年’是啥意思,难道说,我没投胎之前,就跟我太爷见过面吗?”
 
  陈辉闻言,顿时一愣,“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说道:“我就是感觉……我太爷这话说的挺奇怪的,你知道是咋回事儿吗?”
 
  陈辉犹豫了一下,冷冷答道:“我不知道,你以后也别再问我。”
 
  我暗暗舔了舔嘴唇,我感觉陈辉知道,但他不想告诉我。陈辉说罢,躺到他自己的铺盖上,把后背冲向我,不再理会我。
 
  我依旧睡不着,翻来覆去的在铺盖上折腾,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又想到了老蛇,记得之前老蛇说过,铜牌一破他就会出来见我,今天晚上,他会不会出来呢?
 
  刚想到这儿,突然,不知从哪儿传来一个声音:“刘黄河,刘黄河……”
 
  我从铺盖坐了起来,朝陈辉他们三个看看,似乎都已经睡着了,扭头又朝林子里一打量,就感觉林子里好像亮了一点儿。
 
  “刘黄河,你来,过来呀……”
 
  声音是从我左手边方向传过来的,我扭头一看根本没有,我冲铺盖上站了起来,为了不吵到陈辉他们,离开铺盖朝左手边走了几步,低声问道:“你是谁呀,蛇神吗?”
 
  “我不是蛇神。”
 
  “那你是谁?”
 
  “嘿嘿……你过来不就知道了。”
 
  我站着没动。
 
  “怎么,怕我害你呀,你不会总说自己胆子挺大的嘛,过来呀。”
 
  我轻轻蹙了蹙眉头,听说话的口气,像是个女的,但是声音有点儿沙哑,听不出男女,不过,我咋感觉过去就没好事儿呢。
 
  我说道:“我胆子大不大跟你没关系,你本事出来呀,别躲躲藏藏的。”
 
  我话音一落,声音说道:“我没你那么大胆子,我胆子小,你要是不过来,我可就要走了,到时候你可后悔哦。”
 
  我一听,我有啥可后悔的,你爱走就走你的,我转身就要返回铺盖那里,声音顿时着急了,“哎,我是你的老朋友,你真不想过来看看我?”
 
  我顿时一窒,说真的,我感觉这声音的口气,咋有点儿像蓉蓉呢?心里顿时一跳,脱口而出:“你是蓉蓉吗?”
 
  声音咯咯咯笑了起来,从笑声里我听出来了,是个女人的声音,声音又道:“你过来看看就知道。”
 
  我顿时心潮激荡,颤着声音问道:“蓉蓉,你、你那次走的时候,说你找到一个好出去,是真的吗?”
 
  声音没说话,我又问:“你为什么去了这么长时间,都不回来看看我呢?”
 
  过了一会儿,声音说道:“我现在不是回来嘛,你快过来呀。”
 
  我不再犹豫,朝着声音出来的方向大步走去,大概走出去能有五六十米,眼前出现了一个大斜坡,我朝下看了看,角度还挺陡,别说这时候是深夜,视线不好,就算是白天,在视线好的情况下我恐怕也爬不下去。
 
  我忍不住朝周围看了一眼,“蓉蓉,你在哪儿呢?”
 
  突然,一个冰凉阴森的声音传来,“在你身后!”
 
  我顿时一激灵,回头一看,一条黑影在我身后站着,还没等我看清楚是谁,身影猛地把身子往前一冲,撞在了我后背上,我顿时“啊”地一声惊叫,身子失控地朝斜坡跌了下去。
 
  不过,就在我跌落在斜坡上的那一刻,还没等往下滚,腰里突然多了东西,用手一摸,心里顿时一跳,凉丝丝滑溜溜的,咋感觉是一节蛇身呢?
 
  还没等我弄明白,身子“嗖”地一下,又被甩回了斜坡上。所幸这里的植被比较茂密,跌进草窝里并没有把我摔疼。
 
  这时候,之前那个声音惊叫一声:“什么人?”
 
  随即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你看我是什么人,已经留意你好久了。”
 
  我从草窝里爬了起来,就见斜坡旁边,两条穿黑衣的身影对峙着,一个窈窕的女人身影,一个苍老的老头儿身影,我顿时一愣,因为我这时候看清楚了,女人身影,是之前姑仙庙的那个老鸹精,老人身影,正是老蛇。
 
  老鸹精打量老蛇几眼,冷冷问道:“你为什么要坏我的事?”
 
  老蛇没说话,也打量了老鸹精几眼,“鸟精?我留意你有一段时间了,你为什么跟着我恩公,为什么要害他?”
 
  老鸹精一听,显得有些惊讶,“这小后生是你恩公?”
 
  老蛇说道:“我刚刚脱困,真是因为他。”
 
  老鸹精顿时大叫:“你最好让开,他烧了我的道场,我要找他报仇雪恨!”
 
  老蛇冷笑一声:“他的护身仙刚刚离开,你就来落井下石,来,想要报仇,先过我这一关!”
 
  老鸹精顿时大叫一声,朝老蛇扑了过去,老蛇身子一晃,化成了一团黑球,直接朝老鸹精撞了过去,老鸹精也瞬间化作一团圆球,两个圆球交错在一起,上下翻飞相互碰撞起来。
 
  我在一旁看着都傻眼了,下意识往自己的右手食指上捏了一下,居然不疼,低头朝手指一看,只有一条伤疤,手上缠的布不见了。我心里顿时一沉,不好,又魂魄出窍了。
 
  两圆球激斗了好一会儿,不过,在我看来,远没有我太爷跟罗家老鬼打斗的惊人,他们显然不是同一个等级的。
 
  又过了一会儿,其中一个圆球突然变大,由篮球那么大,一下子变成了磨盘那么大,不过这时候,我已经分不清哪个是老蛇,哪个是老鸹了,大圆球猛地朝小圆球一撞,小圆球立马滚落到了地上。
 
  地上跳动几个,变成了老鸹精,我暗松了一口气,看样子,老蛇胜了,大黑球也很快落地,在落地的一刹那,变成了一个老头儿。
 
  两个人似乎都受了伤,老鸹精的伤似乎更重一点,翻地上都起不来了,老蛇捂着胸口,说了一句:“小小鸟精,要不是我刚刚脱困,功力没有恢复,你有算个什么东西!”
 
  说着,老蛇扭头朝我看了一眼,“恩公,你回去吧,这里就交给我了。”
 
  我出于关心地问了一句:“你没事儿吧蛇神。”
 
  老蛇冲我摆了摆手,我扭头看向地上的老鸹精,这家伙,果然心胸狭隘,之前就利用我折腾黑狗和大娘家,现在居然一路跟过来,趁我太爷魂飞魄散想要害我。
 
  老蛇又催促了我一句:“恩公,你先回去,我保证她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你身边。”
 
  我没走,冲老鸹问道:“蓉蓉呢,你是不是见过蓉蓉?”
 
  老鸹精躺着地上,似乎只剩下小半条命,“什么……什么蓉蓉,我根本不知道她是谁。”
 
  “你胡说!”我大叫道:“你刚才明明说你是蓉蓉,你要是不知道她,怎么会冒出她!”
 
  老鸹精嘿嘿笑了起来,“还不是你问我,是不是蓉蓉,我为了骗你过来,只好承认了,是你先说的蓉蓉,可不是我……”
 
  奶奶的,我快步朝老鸹精冲了过去,我想过去踹她几脚,“我告诉你,我能把你的窝烧了,说明我就没怕你,快说,蓉蓉在哪儿!”
 
  老蛇连忙拦下了我,“她根本不知道蓉蓉是谁,蓉蓉早就已经走了,再没回来过。”
 
  我当即看了老蛇一眼,“你也一直跟着我?”
 
  老蛇点了点头,“只是我之前一直受困于铜牌,没能力帮你,还好有刘老太爷一直护着你,可如今……我虽然已经脱困,但今日一战,让我元气大伤,我恐怕以后,也不能再跟着你了,恩公,等我些时日,等我元气恢复之后,一定护送你回家!”




喜欢寂寞de心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