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二十三章 尸群
送交者: 可恨张[♂★☆快递小哥☆★♂] 于 2018-02-12 13:58 已读 237 次  

回答: 葬鬼经 第十一卷 东北仙 由 可恨张 于 2018-02-01 10:55

黑龙山上树木繁杂,除开后人开出的这条山道之外,其余的地方都被茂密的树林所遮掩。

我现在所能看见的树木,全都活过来了,像是成了精似的,树干不断扭曲着,树枝也变成了它们的手臂,不停的挥舞着。

看起来它们像是在跳舞,也像是在做一种我无法理解的祷告.......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它们扭动身躯的时候,我只想起了巫教祈福祷告时,“载歌载舞”的场面。

山林里没有任何声音,哪怕夜风很大,树枝也在不停的扭动,依旧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所有的一切,都陷入了一种绝对的死寂。

由于我是魂魄离体的状态,所以在我眼里,这一切都被蒙上了灰蒙蒙的影子。

在我看来,整座黑龙山,都被死亡笼罩住了。

作为一个生物应有的第六感,最基本的那种趋吉避凶的本能,都在不断的提醒我,让我别上山,这座山里潜藏的危险不是我能够想象的。

可是我的身子却不停使唤,如同被风卷起来了一样,双脚渐渐离开了地面,毫无预兆的脱离了地心引力,自己就往山顶上飘去。

树枝,山石,不断穿透我的身体,从我身边掠过。

几乎在短短数秒,我就越过了前不久跟方时良所到的位置,我还看见了躺在地上的那具狐狸尸体。

再过一会,我所能闻见的血腥味就越来越重了。

这里应该是赵三狗他们曾经来过的地方,那个跟旧教斗法的战场。

不过奇怪的是,我只能看见遍地的血迹还有那些仙家的尸体,至于那些先生死后的尸身.....我左看右看也没能找到。

就在这时候,我脚下忽然传来了一声闷响,随之我的身子就停了下来,双脚落在地上,不再往前继续飘浮。

“怎么回事......”我喃喃道,左右看了一眼,满脸的疑惑:“刚才那是什么声音.......”

又是嘭的一声闷响,我只觉得地面颤了颤,这时候我才猛地发现,那种奇怪的声响,是从我脚下的土里散发出来的。

很快,地面又微微颤抖了一下,那种怪异的声响,也再一次响起。

说句不太靠谱的话,这种现象......很像是黑龙山活过来了,那种闷响,就如同它心脏在跳动。

不过很奇怪的,我却觉得黑龙山没什么活力,好像它的一切生命力都在急速流逝,现在我能感受到的,只是它的垂死挣扎罢了。

“这里即是拉弗特萨。”

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冷不丁的在我耳边响起。

我敢保证自己绝对没有听错,那声音......就是我自己的声音!

我没有开口,没有在心里自说自话,但我的声音,却万分真切的在我耳边响起,这是我没办法理解的事........

不过这一次我能肯定的是,我并没有出现幻觉。

我的意识无比的清醒,跟以往陷入幻觉的情况天差地别,绝对是真实的。

拉弗特萨这个称呼,我已经有很长时间没听见了。

上一回我记得还是在云南的娑婆寺里.......拉弗特萨,那个潜藏在天府星之中,居住着黑袍之王的城市.......

“谁在说话?”我壮着胆,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那个属于我自己的声音沉默了一会,又重复着说了一遍,这里既是拉弗特萨。

我没再多问,默不作声的往前走着,因为我感觉那声音不会给我任何回应,它只是单纯的在自说自话罢了。

“它的黑色长袍如同微风,从你身旁轻抚而过,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那个声音依旧在自言自语似的说着,我没有回应它。

说实话,在这时候我心里也有点慌了,走路的速度渐渐加快。

哪怕我是一个魂魄状的存在,我也能听见自己不断变快的心跳声。

如果这是幻觉就好了。

是幻觉的话,我肯定就不会这么手足无措。

可惜我无论再怎么想,这些东西应该都是真实存在的。

越是往山里走,我感觉黑龙山就变得越不对劲。

伴随着它的心跳声,山林里也渐渐出现了一些泛黑的迷雾。

这些雾气就像是森林自己生出的晨雾一般,不浓不淡,缓缓从地面生出,直到将整座山林都笼罩在其内。

死寂的气氛越发浓重了,我觉得自己不该再继续前行,因为这实在是有点危险......就算我是一个灵魂体,是以魂魄独立的不可见存在,但这不代表旧教就真的发现不了我。

只要他们发现我了,我出意外的可能性很高,除非我能及时跑下山.......

就在我停下脚步,犹豫着要不要回去的时候,我忽然发现,自己已经走出了最茂密的那片丛林。

我面前是一片岩石高地,许多惨白色还遍布青苔的巨石块,就那么零零散散的立在这片空地上。

它们的排列似乎是人为的,哪怕我看不出任何规律性,我也觉得说不上来的别扭,那绝对不是自然的造物。

但真正让我觉得诡异的,是那上百个站在空地上的人。

他们的穿着打扮跟旧教先生一样,全是裹着一身的长袍,直挺挺的站在空地里,一动不动,看着跟死了似的.......当然我也觉得他们不是活人,因为我在他们身上,完全感觉不到一点呼吸的迹象,连心跳都没有。

而且气味也与活人天差地别,哪怕我是以魂魄存在的,也照样能闻见他们身上传来的腐臭味。

那是尸体自然腐烂才能散发出的气味,难以形容的刺鼻,让人闻了都想吐。

它们并没有发现我,起码看起来是这样,都是背着我站着的,谁都没有回头的意思。

我也不敢随便靠近过去,只能绕了一圈,从空地的边缘处,小心翼翼的往那边走着,一边走一边打量他们........

这些人的面部没有被遮掩住,都是暴露在外的,跟我们在饭店那边遇见的“尸”差不多。

大部分人的面部五官都不齐全,像是被野兽啃食过,有撕裂的痕迹。

如果我没猜错,这些人十有**就是在黑龙山上牺牲的先生们。

在月光下,这些人脸上的死气显得更为厚重,全都闭着眼睛.......当然,有的人眼珠子被挖出来了,只有两个黑窟窿,闭没闭我也说不准。

“这次的事办妥了,咱们以后的路肯定更好走。”

“肯定啊,先知都说了,这是给真神铺路呢........”

这时候,两个极其陌生的声音,悠悠从我左前方的小树林里传了出来。

从他们的对话我大概能判断出,这两个龟儿子铁定是旧教的先生,但他们的语气很轻松,不像是发现异常的样子,估计还没注意到我。

站在树林外面,我想了想,也没犹豫,轻手轻脚的就走了进去。

其实我没必要这么小心,因为我走路的时候压根就没声,跟飘着走的一样。

那两个说话的旧教先生距离我不远,站在十米外的某个石墩子上,一边扫视着空地里的那些尸首,一边悠哉悠哉的聊着。

他们俩的脸上都缠绕着麻布绷带,只有眼睛那一圈留出了缝隙,看不出他们具体的样貌。

“这帮东北先生也是够傻的,跟谁斗不行啊,非得跟咱们斗........”

“这是好事啊!”另外一个先生笑了起来,幸灾乐祸的说:“要不是他们犯傻,咱们哪能搞到这么多尸首?”

“可惜四老爷没来,如果他来了,这些尸首肯定更容易控住......”最开始说话的那个先生,年纪明显要比另外一个先生大,嗓音有些沙哑,初步估计年龄应该在四十岁以上:“可惜了,为了控制这些杂碎,咱们付出的代价也不小。”

“什么代价小不小的,只要能赢,我死了都甘愿。”较为年轻的那个先生,笑嘻嘻的说:“反正死亡又不是终点,跟随真神,咱们是不可能死的。”

闻言,那个老先生点点头。

“孙爷,仙姑还在山里忙活呢?”那先生问。

老先生嗯了一声,说:“那面鼓已经成精了,而且又不是活物,实在不好对付,想要收服它......估计还得花点时间!”




喜欢可恨张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