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七章 抽水机房见弃徒
送交者: Frank613[御史大夫★★★☆] 于 2018-02-09 18:29 已读 496 次  

回答: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第七卷 马猴崛起 由 Frank613 于 2018-02-07 9:23

  我赶忙问道:“怎么回事啊,他一个修行者,怎么连个普通人都看不住?”
  
  马一岙说他估计是没什么江湖经验,一不小心就走了眼,这个很正常,毕竟谭师傅只是教他本事,却没有教他江湖闯荡的经验,这事儿怪不得他,走吧,我们先过去。
  
  我不敢怠慢,喊了朱雀,三人匆匆赶到了烂鼻张家旁边,卢本才瞧见我们,迎了上来,一脸懊恼和悔恨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
  
  马一岙安慰他,说先别着急,到底怎么回事?
  
  卢本才说道:“我蹲了大半宿,眼睛都不眨地在这儿看着,结果半夜的时候有人过来巡逻,我找了个角落躲起来,不让人瞧见,免得解释不清楚,没曾想我这边藏起来不久,就感觉眼皮子异常沉重,不知道为什么就睡了过去;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我才感觉不太对劲,赶忙进院子里去盘查,发现屋子里就两个人,一个烂鼻张,一个他儿子,除此之外,再没有别人——刘喜梅也不见了。”
  
  我一听,就感觉不对:“你是说你的眼皮子异常沉重?也就是说,你的沉睡,并非是出于个人的主观意愿?”
  
  卢本才点头,说当然,我为了夜里守着,白天是睡了觉的,怎么可能眼皮子一耷拉就睡过去了?
  
  马一岙说道:“人已经确定不见了么?”
  
  卢本才说对。
  
  目标消失,马一岙并没有太过于惊慌,而是想了想,说道:“那行,就去问问烂鼻张,说不定就会有答案。”
  
  卢本才有些犹豫,说这样子恐怕不太好吧?
  
  马一岙却笑了,说开赌场捞偏门,这样的家伙已经算是半个江湖人了,对于这种人,用不着客气,也用不着守什么规矩,因为他们心里有鬼,不可能将这些事情摊到桌面上来,找公家处理的。
  
  说罢,他朝着院子门口走去。
  
  那大铁门里面锁着的,不过这个却难不倒马一岙,他摸了一根发卡,捅了捅,就把门给弄开了,随后又故技重施,进了屋子里,带着我们鱼贯而入,直奔烂鼻张房间。
  
  过客厅的时候,因为太黑,卢本才不小心碰到了桌子,弄出了点儿动静来,却是把烂鼻张给惊醒了。
  
  那家伙不愧是开赌场的,警惕性就是高,等我们推门而入的时候,他已经摸到了窗子边,准备跳窗逃跑了。
  
  不过有我们在,哪里能够让他跑开,很快,我们就将他给治服了,把人给死死按在了床上。
  
  马一岙按住了烂鼻张,然后说道:“你动静小一点啊,别吵到孩子。”
  
  烂鼻张给擒住双手,脑袋抵在床上,挣脱不得,只有问道:“你们是什么路子啊?”
  
  马一岙笑了,说你觉得我们是什么路子?
  
  烂鼻张犹豫了一下,说公门?不对啊,要是公门的话,这个时候手铐早上了;过路好汉,黑吃黑?哥哥,我这儿真的没有什么钱,就那点儿流水,都不够手下弟兄塞牙缝的呢——您要杀要剐,给个准信,您放心,我烂鼻张也是场面上的人物,识数靠谱,懂规矩的,您有事说事,别跟我这一小人物计较……
  
  嘿,他倒是挺光棍儿的。
  
  马一岙瞧见他这么识相,也不绕圈子,直接问道:“说罢,刘喜梅人呢?”
  
  听到这话儿,烂鼻张顿时就急了,说原来是那骚娘们儿惹的祸,我就说嘛,我平日里小心翼翼的,也没有得罪什么人……
  
  马一岙瞧见他越说越不靠谱,直接掐住了他的脖子,说别扯淡,人呢?
  
  烂鼻张赶忙说道:“她走了,走了。”
  
  马一岙:“什么时候走的?”
  
  烂鼻张:“就在刚才,二十几分钟之前吧。”
  
  马一岙:“她为什么要走?”
  
  烂鼻张:“接了个电话吧,谁知道是哪个野男人叫她啊。”
  
  马一岙:“你为什么不拦着呢?”
  
  烂鼻张抱委屈:“大哥,我跟刘喜梅那烂货,也就是露水夫妻,你情我愿而已,算不上正式相处,我们在一块儿搭伙之前就都已经说清楚了的,她干什么,我干什么,双方都互不干涉,我凭什么拦着她啊?”
  
  听到这话儿,我们都感觉一阵无奈。
  
  这地方小,人的心眼还真大。
  
  居然还有这样的关系呢。
  
  马一岙瞧见烂鼻张看上去并不像是撒谎,于是便放开了他,交代两句之后,就离开了。
  
  我跟着出来,说就这样了?
  
  马一岙说道:“见烂鼻张,主要是确定他跟刘喜梅之间的关系,现在既然是搭伙过日子,就没有必要死缠着他不放手。”
  
  我说那刘喜梅怎么办,她现在人不见了,我们接下来该做什么呢?
  
  我瞧见他一点儿都不着急的样子,有点儿郁闷,而这个时候,旁边的朱雀却说道:“行了,你看他胸有成竹、信心满满的样子,就知道这情况应该是他掌握之中的啦。”
  
  啊?
  
  我看向了马一岙,他也没有否认,点头说道:“对,我下午的时候,弄了点材料,跟刘喜梅在录像厅里看录像的时候,在她身上动了点手脚,所以只要她不离开太远,我都能够掌握到她的具体方位在哪里。所以小卢跟我说的时候,我并不着急,而是觉得事情差不多算是成了。”
  
  我这才反应过来,说原来你一直都在引蛇出洞啊?
  
  在一旁极为自责的卢本才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马一岙摸出了一个铜质罗盘来,盯着那摇晃不定的指针看了一下,指着镇子西郊说道:“走吧,我们得赶紧了,如果那背后的人将刘喜梅给杀人灭口了,事情恐怕会变得更加麻烦起来。”
  
  听到马一岙的担心,我们不敢大意,在他的带领下,朝着西郊的方向快步走去。
  
  我们一边走,马一岙一边分析,说那人应该是知道有人在跟着刘喜梅的,将小卢迷晕的那人,也是他,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胆敢将刘喜梅给弄走,那家伙当真是艺高人胆大啊,大家一会儿过去了,得小心点,别让他铤而走险了。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一片田野上,顺着田坎旁边的排水渠,我们继续往前走,来到了一处河边一废弃的抽水机房,那一直摇晃的罗盘指针终于停了下来。
  
  马一岙伸出了手,示意大家都停下脚步来。
  
  我们离真相,已经越来越近了。
  
  那抽水机房不算大,估计十来个平方大小。
  
  深吸了一口气,我们朝着那抽水机房小心翼翼地靠近过去,一百米、五十米、二十米、十米,我们停在了一个安全距离,然后听到了那小房间里面,传来了激烈的争吵声。
  
  吵架的是一男一女,女人的声音我们是认识的,正是消失不见的刘喜梅,至于那男的,我们并没有听过。
  
  稍微再走近一些,从那机房破烂的窗户里,能够瞧见两人的侧脸。
  
  这两人的争吵,自然是围绕着昨天发生的中毒一事,而从他们谈话的内容来看,那个家伙,正是刘喜梅背后的筹划者。
  
  马一岙从怀里摸出了一根录音笔来,打开之后,试了一下,发现距离有一些远。
  
  而我这个时候,却发现旁边的卢本才身子有些僵硬。
  
  我推了他一把,卢本才有些慌张,差点儿就跌倒在了的地上去,我瞧出了不对劲来,盯着他,问道:“怎么回事?”
  
  卢本才瞧见我脸色不太好,怕我误会,赶忙说道:“那人,我认识。”
  
  啊?
  
  我说你认识,他是谁?
  
  卢本才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算起来,他应该是我的师兄——我师父以前教过他一些本事,不过后来他这人好勇斗狠,爱与人滋生事端,后来更是走上了黑道,我师父就跟他断绝了关系,逐出师门,那人不服,来跟我师父闹过几次,每一次都给打走,然后就好几年没有再见到了……”
  
  马一岙说道:“叫什么名字?”
  
  卢本才说:“卢波。”
  
  我看向了他,卢本才赶忙解释:“我们村卢姓很多,他跟我同一个太爷爷,算起来是我堂哥。”
  
  事情仿佛已经接近真相了,我看向了马一岙,他点了点头,然后举起手来,握紧了拳头。
  
  我不再犹豫,朝着七八米之外的废弃抽水机房猛然冲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里面的人也反应了过来,反手一抓,却是朝着我兜头撒来一大蓬的黑砂。
  
  那黑砂一出,立刻燃烧起来,化作一团烈焰,朝着我扑了过来。
  
  我瞧见,不惊反喜,忍不住笑了。
  
  玩火?
  
  我算是你爷爷。

评分完成:已经给 Frank613 加上 100 银元!





喜欢Frank613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