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十八章 魂魄离体
送交者: 可恨张[♂★☆快递小哥☆★♂] 于 2018-02-09 12:44 已读 244 次  

回答: 葬鬼经 第十一卷 东北仙 由 可恨张 于 2018-02-01 10:55

闭上眼睛,我什么都看不见,四面八方尽是被黑暗笼罩的景象,但我的感官却异常敏锐,哪怕是不用看,我也能感觉到四周都有什么.......

树叶在晃动,草地里有虫子在爬行,不远处还有一股很浓烈的尸臭味,那应该是先前牺牲的那些先生散发出来的.......

“老沈?”

“我没事。”我低声道:“老方,我现在状态有点不对劲,你先抽着烟歇会儿,我缓一缓就好了.......”

“不是啊!你的肉身有变化!!你怎么了?!”方时良火急火燎的问道。

听见这话,我不禁一愣,下意识睁开眼睛,看了看自己身上。

方时良没骗我。

不知道什么原因,我暴露在外的皮肤,都莫名其妙变得透明了.......对!是变得透明了!半透明!

我完全能够通过半透明的皮肤,看见皮肤下的肌肉组织。

那种诡异到极点的变化,不光是让方时良害怕了,连我自己都有点慌。

这是怎么回事??

“老沈,你是不是受伤了??”方时良忙不迭的问我,眼里又是担忧又是恐惧:“你的魂魄不稳,真的,我能感觉出来,三魂跟七魄有种游离在外的味道,就跟普通人丢了魂一样,但如果真的丢魂了,你不可能这么清醒.......你到底咋了??”

我表情呆滞的摇摇头,说不知道,这是真的不知道。

“**......**!!老沈!!你看你的手!!”

这时候,我低头一看,只见自己的手背上,还有一个我的手背。

那种景象真的很难描述,就像是自己的肉身分成了两份,现在正处在互相脱离的状态,肉身与肉身之间都在撕扯.......

“怎么回事.......我这是.......怎么了........”我自言自语似的说道,抬了抬手,却发现下面的那只手抬不起来了,能够被**控的,是浮现在上面的那只手。

一只完整的手臂,就那么毫无阻碍的从肉身里脱离了出来。

方时良看见这一幕,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是我在做梦还是我出现幻觉了??你的魂魄怎么从肉身里脱离出来了??”

“魂魄?”我一愣:“这是我的魂魄?”

这时,方时良也稍微冷静了一些,不敢相信的盯着我看着,低声说:“你站起来试试。”

听见他的话,我也没多想,正打算放下怀里已经断气的狐狸尸体,可是这一弯腰,我却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视线也变得模糊了很多。

等我猛地站起身来,揉了揉眼睛,这才发现自己还在地上坐着。

没错。

我站在边上,另外一边,还坐着另外一个我。

准确的说,那应该是我的肉身,依旧保持着怀抱狐狸的姿势,眼睛半睁着,呼吸非常的平缓,连心跳声都没那么明显了。

方时良似乎是看不见我了,正冲着我的肉身呼喊着,表情很是焦急。

“老沈!**!你怎么了?!”方时良着急忙慌的喊着:“你说句话啊!!你怎么不动了?!你的魂魄呢??”

“我在这儿呢。”我说道。

我回答的声音绝对不小,是正常人说话的音量,但方时良却很显然的听不见,依旧冲着我的肉身喊着。

这是........魂魄离体??

不对劲啊!!如果真的是魂魄离体了,那么我的肉身状态肯定不会这么正常。

要么是因为受伤才会魂魄离体,要么是被人用行里的术法打出来,总而言之......这种离体的状态很是让人摸不着头脑,我怎么感觉跟做梦似的?

我想着这些,低头又看了看自己的身子。

不管别人能不能看见,我还是能看见自己“肉身”的,半透明,浑身上下都泛着一种死气沉沉的灰色。

这不对......好像不是我的身子变了颜色,是我所能看见的一切,都被一种说不上来的灰色覆盖。

每一次都充斥着死亡的气息,连天空也是如此。

天上有许多接连成团,状似人脸的云朵,它们互相之间连接着,遮掩了绝大部分的天空。

在魂魄离体之前,我看见的天空不是这样.......难道是因为自己是魂魄,不是活人,所以看见的又是另外一个世界?

我仰头看着天空,稍微愣了一会,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老沈,你的魂魄是不是已经离体了??”方时良这时也反应过来了,猛地抬起头,左右扫视着:“如果是的话,你就赶紧回去,这地方可不安全,别一会让旧教的人阴了!”

说着,方时良又补充了一句:“我听老宋说过,丢魂之后,人能看见自己的肉身,想回到肉身里,直接走进去就行。”

听见方时良的这番话,我没敢多耽误,照着他说的就做了一遍。

真的,那感觉无比的奇特。

走向自己的肉身时,四面八方的温度都会上升许多,能感觉到那种暖洋洋,如同家一样的温暖。

等我碰触到自己的肉身,视线又一次变得模糊,等我的视线恢复过来,一切都回到了正常的轨道上。

“老方,你这法子挺灵啊!”我笑道:“你要是不说,我都想不起来还有这办法呢,他娘的,刚才我就在边上琢磨要怎么回去.......”

方时良一愣一愣的看着我,估计是没有从我的变化里反应过来,脑回路都不够用了。

过了半分钟的样子,他猛地蹲下身来,一把按住我肩膀,不停的摇晃了起来。

“你刚才真的魂魄离体了??应该不是受伤造成的吧??我感觉你魂魄离体的时候很自然!那是我从来都没见过的!!”

我先是把狐狸的尸体放下,之后又沉默了一会,也算是让自己缓一缓,因为这事确实出现得太突然了。

“我修行的法门有很多,其中一种,也是能让我不断修复肉身的法门,叫做肉身蛊。”

“我知道啊。”方时良点点头:“这个你跟我说过!”

“肉身蛊分五重境界,这你不知道吧?”我笑着问道。

方时良一愣,说,确实不知道。

“肉身蛊第一重,也是门槛,叫做落阴身,第二重叫做升阳身,第三重就是我前不久处在的还真身.......”我低声说道,握了握双手,只觉得自己的语气里,出现了一种难以掩饰的兴奋:“第四重,叫做顿窍身。”

“顿窍身?”方时良皱着眉:“啥子是顿窍?”

“我也不太清楚,书里没写,但我爷爷推测过,这种境界应该跟魂魄有关。”我笑道,想起刚才自己所见的景象,笑容也越发灿烂:“魂魄离体,顿窍而出,这应该就是顿窍身的特征了!”

“那这玩意儿有啥用呢?”方时良满头雾水的看着我,语气里也有些好奇:“让你自我修复的能力更强?”

“不清楚。”我摇摇头:“但肉身蛊的五重境都不相同,都有各自的特征,反正顿窍身是不会比还真身弱的,只是我还没有领悟到其中的法门罢了。”

听见我这么说,方时良也兴奋了起来,跟看戏似的看着我:“老沈,要不你再给我表演一个魂魄离体,我觉得你这一招挺牛逼的!”

“我咋给你表演?”我哭笑不得的说道,使劲握了一下拳头,又左右看看自己的肉身,无奈的说:“妈的,一回来就忘了怎么出去了......”

“是不是跟那只狐狸有关?”方时良试探性的问道,帮我分析着:“你抱着它才魂魄离体,现在一放下,不就无法离体了么?”

我一听这话,觉得还挺有理,就又一次把狐狸的尸首抱了起来,跟拉屎一样,浑身上下都使了使劲,打算把自己的魂魄再挤出去。

可是这一次却没能成功。

“难道是我的分析出错了.......”方时良嘀咕道。

我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把狐狸的尸首放下,拍了拍裤子,慢慢站了起来。

“狗屁分析,走吧,下山。”

我的话音未落,一根足有半米长的铁签子,带着破空声直奔我们飞来,不偏不倚的插在了我们面前。

在那瞬间,我听见不远处传来了一阵笑声。

方时良也听见了,那些声音很陌生,男女老少都有。

评分完成:已经给 可恨张 加上 300 银元!





喜欢可恨张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