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十章 败落之城
送交者: 可恨张[♂★☆快递小哥☆★♂] 于 2018-02-05 11:16 已读 290 次  

回答: 葬鬼经 第十一卷 东北仙 由 可恨张 于 2018-02-01 10:55

陈秋雁的直觉一向比我强,这点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她平常要么就不说,要是真的说出口了,那就足以说明,她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

    “谁会死?”我侧过身,抱着陈秋雁,很突然的想起了老爷子他们,忍不住抱得更紧了,语气也变得有些紧张:“是不是咱们的人?”

    “我也不知道,只是有那种感觉”陈秋雁喃喃道,语气很不确定,但我能听出来,那种潜藏在平静之下的恐慌:“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真的,世安,咱们还是小心点吧。”

    “放心吧,我不会让你有事的。”我低声道,眼里满是冷静:“如果连你都死了,我就没有活着的必要了,直接找旧教的人鱼死网破吧,大不了就是个死。”

    陈秋雁叹了口气,抱紧了我,没再说什么。

    过了会,陈秋雁还是忍不住低声问我:“世安,咱们不会输,对吧?”

    “你怕咱会输?”我好笑的问道。

    她摇摇头,说,不怕,但我怕你出事。

    “怕啥子嘛,我不做没把握的事,如果真的有风险,我肯定带着你跑路,怂就怂了,以后有机会再找场子回来。”我笑道,把手伸进上衣,掏出了随身携带的沙身者法印,仔细看了两眼,表情也变得有些庆幸:“要我说,你也是我的大福星,如果没有你给我带回来的这块法印,咱们想跟旧教斗,胜算恐怕连半成都没有。”

    说着,我把法印放了回去,但只觉得这玩意儿在胸前硌得慌,最后没办法,还是像是原来那样摘下来,放到床头柜上。

    不过这一放,我心里顿时就不得劲了。

    跟旧教为敌,沙身者的法印是我最大的凭仗,没这玩意儿,我基本上就得输掉大半。

    想了想,我还是决定把它放枕头底下,就跟老爷子睡前把钱包放枕头底下一样,这一睡上去,确实安心了许多。

    不过这点安心只是暂时的,因为在不久后,我睡着了,在梦里又醒了。

    没错,就像是普通人做梦,偶尔一次会在梦里清醒过来,知道自己是在做梦,一切都不是真的。

    可是我所见的一切,却又像是真的。

    “我操这他妈又是哪儿”

    站在一处略显西洋风格的城楼上,我满脸茫然的左右看了看,只觉得脑子都迷糊了。

    我记得前一秒刚睡下,刚闭上眼,这怎么一转眼就来这儿了?

    除了做梦,这还有别的解释吗?

    不过我为什么要说又呢?

    对了!

    上一次我在梦里遇见大脑怪的时候,所看见的一切给我的感觉,就跟此时我的感受一样,很真实,比现实更加的真实。

    无论如何,我都算是放下心来了,起码我反应过来,自己不是被人绑票了,只是单纯的在做梦罢了。

    想到这里我更是冷静,跟看风景一样,站在城楼上四处张望着。

    我所处的位置,应该是在一座城的城门处,不过这座城貌似已经破败了,许多房屋都被灰色的砂砾淹没了大半,似乎连天空都被这些砂砾感染了,呈现一种很不正常的深灰色。

    天空上有太阳,应该有。

    如果没有的话,这地方早就该陷入黑暗了,但奇怪的是我再怎么找也看不见太阳。

    “这不应该啊”我嘀咕着,满头雾水的看着灰扑扑的天空:“就算沙尘再大,云层再厚,也不可能把太阳遮掩得这么严实如果真的能把它遮掩到密不透风的境地这里咋会有光线呢”

    不得不说,哪怕我找不到太阳,这里依旧也有光线。

    跟四川的阴天差不多,挺沉闷的,带着一种说不上来的阴郁,搞得我心情都有点沉重了。

    就在我准备走下城楼四处逛逛的时候,伴随着一阵突兀袭来的狂风,整座城池都颤抖了起来,犹如地震那边,晃动幅度非常的夸张。

    哪怕我知道自己是在做梦,在这时候,我还是下意识的抱住了城楼上的一根石柱,生怕自己被晃丢出去。

    在这阵剧烈的地震中,城池里,遍布街道,淹没房屋的那些灰色砂砾,也都有了变化。

    许多原先还算平整的砂砾,就在那一片,出现了七八个跟磨盘差不多大小的凹坑。

    没等我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一个个瘦弱枯干的人影,就那么从凹坑里走了出来。

    与此同时,地震也随之停下了,一切都恢复了寂静,恢复到了最初那种死一样的状态里。

    我没敢出声,直觉告诉我,那些从沙子里爬出来的人形生物很危险。

    哪怕我知道自己是在做梦,但还是忍不住屏起了呼吸,小心翼翼的打量着那些人。

    当然,与其说它们是人,还不如说它们是人形的怪物。

    所有“人”都是勾着腰在走路,所以具体身高没法判定,光是现在勾着腰的姿势,它们就足有两米多高。

    它们的服装貌似是统一的,身上都穿着灰色长袍,但那些长袍都略显破烂,不少地方都有显眼的大窟窿,比乞丐装还不如。

    不光如此,这些人形怪物的背上,还背着一个类似于龟壳的东西。

    那玩意儿像是石质的,浅灰色,密密麻麻的有许多裂开的纹路,像是被人砸碎了似的,里面都是空着的,也没有什么填充物。

    透过它们长袍上的那些窟窿,我多少也能看见一些它们身体上的细节。

    皮肤跟正常人不一样,确实相差得很远,似乎是深灰色的半透明状。

    在血肉之中,貌似还有一些闪烁着柔光的蓝色光点,在其中流转。

    正当我打量着这些人形怪物时,走在最前面的那一批怪物,像是发现了我,很突兀的停下脚转过身来。

    伴随着它的动作,其他的怪物也都停下脚,一个接着一个的往我这边转身。

    说不紧张是假的。

    能让我看见的怪物,粗略一数,都有上百号,那种被上百号人盯着的感觉,用毛骨悚然都不足以形容了。

    但在这时候,我也有机会能够观察到它们的正脸了,出人意料的是,这些人形怪物的脸也是统一的。

    我不是说它们长相统一,是打扮。

    不知道这帮龟儿子是有什么风俗习惯,脑袋上罩着一个类似于麻布口袋的东西,在面部五官的位置,还有一些黑色颜料勾勒的简单图案,有眼睛,有鼻子,都画出来了完整的五官。

    “呜”

    听见这一阵突如其来的号角声,我不禁愣了一下,心顿时就提了起来。

    这声音有点熟啊这不就是沙身者特有的号角声吗?!

    我记得它在之前的梦里出现时,或者是现实我借用了它的力量,这种莫名其妙的号角声都会出现。

    现在我又听见了,难不成这个梦也是

    没等我想明白这个问题,那些紧盯着我的人形怪物,像是受到了什么召唤,齐刷刷的都转回身去,继续背对着我,一步一顿的往正前方行走。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过了还不到两秒,走在最前面的那一批人形怪物,就不约而同的倒在了地上。

    刚碰触到地面,瞬间就化成了一地的灰色砂砾,像是被摔碎了似的

    有第一个,自然就有第二个。

    越来越多的人形怪物倒在了地上,不断的变成随处可见的那种灰色砂砾。

    这时候我脑子里就一个想法。

    我操。

    整座城里遍布四方的那些砂砾不会都是这些人形怪物化成的吧??

    没等我想明白这事,一阵狂风,猛然袭来。

    刮风过来的方向,便是那些人形怪物行走的方向,正冲着我,风力之大,刮得我脸上生疼。

    在卷带着砂砾的狂风之中,我隐约听见了陈秋雁的声音,意识也越发的模糊。

    等我醒转过来,窗外的天已经亮了,我还是睡在酒店的大床上,什么都没发生。

    “叫你半天了,你怎么才醒呀?”陈秋雁蹲在床边,双手托腮的冲我笑着:“今天董老爷要请咱们吃饭,赶紧起床吧,都等着你呢!”

    “哦哦好”我说着,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往窗外一看,天确实亮了。

    但跟我梦里一样,灰蒙蒙的,说不上来的阴郁。




喜欢可恨张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