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一章 大敌当前
送交者: 可恨张[♂★☆快递小哥☆★♂] 于 2018-02-01 10:56 已读 429 次  

回答: 葬鬼经 第十一卷 东北仙 由 可恨张 于 2018-02-01 10:55

俏仙姑走的时候,就跟来时一样潇洒,根本不在乎有那么多人盯着她看,似乎是真不怕我们会偷袭她。

但不可否认的是,我们有那心,也没那胆。

别看这话说着丢人,实际情况就是这样。

哪怕我们双方势均力敌,甚至有六成到八成的把握能干掉她,但这附近的人呢?

暂且不说别人,就我自己,真的豁出命跟她斗一次,附近的普通人怎么也得伤着,甚至是会死。

行里人对气的敏感度很高,但相同的,对气的抵抗程度也不低。

对于那些双方斗法时散出来的气,他们基本不会受到影响。

普通人可没有这种能力,哪怕气的强度不高,被自然存在的阴阳二气稀释了,普通人也闹不住。

轻则被我的降气沾染之后生病,重则呼入降气腐坏五脏六腑。

当然,这些说起来都是虚的,最危险的还是物理性伤害。

就拿孙十一召出来的“孽”举个例子,要是方时良再跟它动手一次,两个人都开始搏命,一拳一脚那都不是开玩笑的,轻轻松松就能拆楼!

“妈的!迟早弄死她!”方时良咬牙切齿的骂道:“这辈子就没这么怂过,她是摸着咱们的软肋下刀子,太卑鄙无耻了!”

“旧教的人什么时候光明磊落过?”我无奈道。

“小沈!你赶紧过来看看!”镇江河着急忙慌的喊了起来:“老九跟老陈的状态不大好,好像是醒不过来了!”

听见镇江河的喊声,我也不敢耽误,急匆匆的跑过去给陈儒生它们做了一下检查。

这俩鬼仙儿的情况很特殊,绝对不是普通力量能够造成的,跟前不久方时良受过的伤一样,都是受到了一种很独特的气侵入真身,之后才.......

“这种气竟然能感染魂魄状的仙家,确实是厉害啊.......”我喃喃道。

陈儒生跟九太爷再怎么像是活人,终归也是魂魄状的冤孽。

它们没有五脏六腑,也没有周身死穴,从某个角度来说,它们比活人更不可能被杀死。

但是现在.......那些外来的东西,似乎是从经络的位置侵入肉身,并且有规律的开始在它们体内运转,不断往四肢百骸蔓延。

魂魄应该是没有经络的,可是那些邪气的运行路线,就是按照活人体内的经络路线在走,这就让我很难理解了。

“鬼仙不同于冤孽,它们之所以能成仙,就是因为脱胎换骨过。”袁绍翁不动声色的解释了起来,似乎知道我的疑惑在哪儿,笑眯眯的说:“它们的真身跟普通冤孽真身不一样,有活物的特性,五脏六腑,四肢百骸,经络穴位,该有的都有。”

“那就怪不得了。”我笑道。

“你有办法救它们吗?”镇江河有些担忧的问了一句,语气里隐约带着期待:“侵入它们身子的气我从来没见过,刚才我也试着驱了一下,但没什么大用。”

“这种气源自于旧教秘法,跟那些旧日生物的联系很深,后世的手段很难解掉这个局。”我笑道:“咱们先找个僻静点的地方,我得准备一下。”

“行,僻静点的地方是吧?这个我来安排!”董老仙儿说着,又问我,还有别的要求没?

我看了看刚从陈秋雁手提包里爬出来的三翅虫,说,没了。

这几天,三翅虫跟爩鼠的关系缓和了不少,或许这跟三翅虫很有眼力见有关吧。

这只肥虫子每得到一点零食,都会优先拿给爩鼠尝尝,等爩鼠尝过了,之后才会自己吃。

隔三差五,它还会客串一下按摩师,爬到爩鼠背上,兢兢业业的给人踩着背。

爩鼠再怎么小心眼,对于三翅虫这种近乎于狗腿子的谄媚,还是没什么抵抗力的,现在基本都拿三翅虫当小弟看了,有好吃的也会想着它。

“这是你炼的蛊虫?”镇江河也注意到了那只三翅虫,有些惊讶的看着它,仔细打量了几眼啧啧有声的说:“蛊气精聚而纯,生气盘缠于身,看来这只虫子是用来救人的,不是用来杀人的,这算是药蛊吧?”

“郑老爷好眼力。”我笑道,抬起手来,还没等我叫它,三翅虫就轻车熟路的飞到我手指上,轻轻爬到了指尖。

它也感觉到了镇江河满是好奇的目光,便回过头,很人性化的冲他点点头,算是在打招呼。

“真他娘的牛逼!”董老仙儿瞪着眼睛,兴致勃勃的打量着三翅虫:“这玩意儿的智商不低啊,肯定有灵性了!”

估计爩鼠是听明白这话了,二话不说,蹭蹭的窜了上来,跟树袋熊似的趴在我肩上,死死盯着董老仙儿。

它那意思,不用说,在场的人都能明白。

聪明的不光是三翅虫,还有我呢!

“嘿,这小家伙的心眼也不大啊,看见我夸人家就不乐意了?”董老仙儿哈哈大笑道。

随后,他就拿出一部大哥大,等电话那头的人接通后,他说话的语气就跟黑社会差不多,几乎是用吼的。

“赶紧的!多给我备一间房!要周边没人住的那种!”

“哎你个犊子叨叨啥呢?!我有落脚地了,还不许我再换一个?!你再墨迹信不信我削你??”

“成!那我等你来接!赶紧的!老子给你十分钟!”

话音一落,董老仙儿就挂断了电话,抽着烟很不耐烦的走到巷口那边杵着,似乎是在等那人过来接我们。

“谁啊?”袁绍翁好奇的问了句:“他让谁帮咱们安排?”

“他的门生呗。”镇江河无奈道:“这老东西又不肯收人为徒,又喜欢使唤人家,我都替那个后生觉得不值!”

“放心吧,迟早的事。”袁绍翁笑道,似乎是看出了什么,笑了笑说:“如果老董没有动收徒的心思,他是不会白使唤人的。”

这时候,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陈儒生跟九太爷,情况似乎好转了一些,表情没那么痛苦了,貌似是多出了一口气,还不至于就这么嗝屁。

“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袁绍翁蹲在我身边,兴致勃勃的看着我用法印给陈儒生它们治伤。

我听见这问题,没有马上回答,把法印从陈儒生的脉门上收回来,不动声色的说:“就是专门用来对付旧教的东西。”

“专门对付旧教的?”袁绍翁好奇的看着我:“是你们沈家的法器?”

我想了想,最后还是照着实话说。

不是。

“怪不得。”袁绍翁笑道,也没有追问这件法器的来历,聊天似的跟我说着:“我就说这件法器给人的感觉很奇怪,不像是后世的东西。”

此时,董老仙儿也凑了过来,似乎是觉得我对旧教挺了解的,便好奇的问我:“那帮邪教徒信奉的不是后世神,好像是什么古时候的.......哎小沈,你对这个有了解吗?”

“他们信奉的神明很多,但被他们称之为真神的只有一个,天府大王。”

得到我的这个答复,董老仙儿跟袁绍翁都愣了一秒,似乎是想起了什么。

“这名字听着耳熟啊。”袁绍翁喃喃道:“好像在哪儿见过。”

“是书里见过吧?”我试探着问道。

“对对!是在书里!我记得看见过这名字!”袁绍翁忙不迭的点头:“他们信的就是这玩意儿?”

我嗯了一声,说,信的就是它,还特别虔诚。

“我看他们的脑袋都进水了,后世能够显圣的神明不信,去信这么虚无缥缈的东西。”董老仙儿冷笑道。

“这个所谓的天府大王......应该不是真实存在的吧?”袁绍翁嘀咕道,看了董老仙儿一眼。

他摇摇头,说应该不存在,就跟神话传说里的那些玩意儿一样,都是虚构的。

“是真的。”

我忍不住插了一句,表情有些凝重,或是说,说起这事来都有点绝望:“它真的存在。”




喜欢可恨张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