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四百四十三章 溜进罗家
送交者: 寂寞de心[♂★★寂寞★★♂] 于 2018-01-11 0:18 已读 352 次  

回答: 《末代2道长往事》 441+ 由 寂寞de心 于 2018-01-11 0:12

我也觉得这俩淤青是被雷劈中的地方,不过,之前那雷电,把松树都劈成了两截,疤脸不过一个血肉之躯,他咋能承受得住呢?

    强顺把疤脸后背上看完,小声说了句,“白头发老前辈肯定手下留情咧,大长虫的脑袋那么硬都给劈碎咧。”

    听强顺这么说,我和陈辉同时看向了他,陈辉问了一句,“你真的看见老前辈在天上吗?”

    “嗯。”强顺点了点头,“真的,我看的很清楚,这次的雷都是他放的。”

    陈辉又问:“老前辈真的通过捷径成仙了吗?”

    强顺砸砸嘴,不确定地说道:“可能……可能成仙了吧,不然,他咋能放雷呢。”

    陈辉闻言,不再问啥,脸上露出一丝欣慰,蹲下身子,拉过疤脸的一只手腕,给疤脸号起了脉。

    我把强顺扯到一边,问起了大蟒蛇的事儿,强顺把他所想起来的,一字不漏跟我说了一遍,我听完震惊不已,我们原来还渡过这么一个惊心动魄的夜晚,可是,我咋一点儿都想不起来了呢?

    我随即问道:“你说,我用阁楼上的八卦镜,砸过大蟒蛇?”

    “嗯。”强顺点了点头,“砸在了大蟒蛇的脑袋边上,八卦镜也不知道是用啥做的,碎成了好几瓣。”

    我皱紧眉头想了想,一点印象都没有,我又问道:“我咋记得……八卦镜现在还好好的挂在阁楼上呢?”

    强顺说道:“我刚才不是已经跟你说了么,可能是咱们魂魄出窍跟大蟒蛇打的架,要不然,咱咋能听懂大蟒蛇说话嘞。”(详情看上一章修改好的。)

    我点了点头,不过,对于强顺所说的话,我还是持有怀疑态度,谁有这么大的能力,能让我们四个一起魂魄出窍呢?

    我忍不住又问道:“那你说……现在的那个石头床下面,会不会还有东西呢?”

    强顺连忙摇了摇头,一脸惊怕地说道:“我哪儿知道会不会有东西,不过,不管有没有,你、你最好别打它的主意,万一……”

    没等强顺说完,我一摆手,“谁想打它的主意了,放心好了,我还没傻到没事儿去惹事儿干呢。”

    强顺质疑地看了我一眼,“仙家的老窝你都敢烧,还有啥是你不敢干的。”

    “你……”

    就在这时候,陈辉长长松了口气,说了句,“还好,这哑巴只是被雷电击晕了过去,等他醒来,调养几天就没事了。”

    强顺问言,立马扭头搭腔儿道:“我刚才都说咧,白头发老前辈手下留情了。”

    听强顺这么说,我有些不痛快,说道:“老前辈为啥要手下留情呢,像这种人,劈死一个少一个!”

    强顺看了我一眼,点点头,似乎赞同我的观点,陈辉当即训斥了我一句,“黄河,你这脾气得改改,不管好人坏人,好歹是一条人命,救人一命,积无量功德。”

    我舔了舔嘴唇,我想辩驳,救好人一条命,是能功德,那救恶人一条命呢,等他缓过劲儿来以后,继续作恶,不知道能祸害几条人命呢,为了救一条命,搭上别人的好几条命,这还算是功德吗,这是造孽吧?

    不过,这话我没敢说出口,我怕陈辉再拿大道理训我,不急不躁地说了一句,“道长,等疤脸醒了以后,他要是把咱卖了咋办呢?”

    陈辉说道:“人心都是肉长的,我就不信咱救他一命,他还能出卖咱们。”

    我舔了舔嘴唇,没反驳陈辉,在肚子里腹诽了一句:那可不一定,疤脸可是罗家的忠实走狗,我们救他一命就能把这条狗喂熟吗?

    陈辉和傻牛留在木屋里,照顾起了疤脸,我和强顺回到罗家那个村子,继续监视罗家。

    一开始,我和强顺在村口路边那座房子里,后来见罗家一直没啥动静儿,我们又悄悄溜回了之前那座房子,也就是罗家门口前面那座,那房子地势优越,能把罗家看的一览无余。

    中午的时候,小年轻从罗家出来了,样子鬼鬼祟祟的,天色擦黑儿的时候,小年轻带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壮汉回来了。

    壮汉看着能有一米八的个头,身材很结实,贵州省在全国各省当中,平均身高是最矮的,别说我,就强顺那一米六八的个头,在他们这里都算大个子了,眼下这个一米八的大个子,看着都像个巨人了。

    从壮汉的身形跟个头来看,不是本地人,应该是个北方人。

    壮汉跟着小年轻走进了罗家,大概过了能有半个小时,小年轻拿着一面引魂幡出来了,在小年轻身后,跟着之前那名壮汉,在壮汉身上,背着身穿道袍的罗瞎子,一看这阵势,我立马儿就明白了,他们又要去给罗瞎子下葬。

    两个人出来以后,在门口等了一小会儿,罗老大不紧不慢也从门里出来,罗老大冲小年轻一摆手,小年轻把他自己的手一抬,这时候我才看清楚,除了引魂幡,在小年轻另一只手里还拿着一个物件儿,一个带摇把儿的小铃铛,也就是一个小摇铃。

    “铃铃铃!”小年轻把铃口朝下,很熟练地轻轻一摇,壮汉跟着小年轻走了起来。

    走了几步,壮汉停了下来,小年轻再把铃铛一摇,壮汉又往前走了几步,不过,壮汉这时候腿脚显然十分机械僵硬,整个人就像丢了魂似的,一步一步走的很沉重,完全没有进门之前的灵活感了。

    看到这一幕,我明白了,罗家这是专门找来一个外地人,也可能是花钱骗来的,让啥东西附到了这人身上,用来背罗瞎子的尸体。不过,那东西可能跟壮汉的契合度不够,不太听话,所以要用铜铃牵魂引路。有道是兔子不吃窝边草,所以他们找来才一个外地人。

    等三个人走远以后,强顺问我:“黄河,他们又要去埋罗瞎子的尸体,咱要不要跟上去?”

    我斜了强顺一眼,“咱跟上去干啥呀,趁着现在罗家没人,咱应该钻进罗家家里看看!”

    强顺连忙说道:“陈道长不是不叫咱们进罗家么。”

    我说道:“你就这么听老道士的话呀,咱要是跟上去,万一雷电再劈他们,咱再救敌人回去呀?”

    强顺砸了砸嘴,说道:“那、那万一罗老二跟罗老三都在家里咋办呢?”

    我说道:“你放心,经过这么多天的观察,我感觉他们家里就罗老大跟那个小年轻,至于罗老二跟罗老三,应该全都不在家,要不然他们早就该出来了。”

    强顺听我这么说,唯唯诺诺又说道:“那……咱、咱也别跟着他们,也别进他们家,还、还在这里守着吧。”

    “还守啥呀守,咱都在这里守了这么多天了,咱发现啥了,想有啥发现,咱就得进他们家!”我顿了一下,又说道:“你要是害怕,你在这里等着,我一个人进去看看。”

    “黄河……”强顺一脸为难,“咱、咱还是别进去咧。”

    我瞪了他一眼,“你少废话,我告诉你吧,守了这么多天,其实我就等这机会呢,你在这里把阴阳眼弄开给我守着,我进去看看就出来!”

    强顺见拦不住我,慢慢吞吞把阴阳眼弄开了,我临出门的时候,强顺担心地冲我说了一句:“黄河,你可得小心点儿呀,万一你出了啥事儿,咱们全都完咧……”

    “你放心,出不了事儿!”

    强顺咽了口唾沫,又说道:“俗话说,良言……难劝该死的鬼,我就不多劝你咧,你自己看着办吧。”

    “啥?奶奶的,你就不会说点儿好听的!”我气呼呼出了门,这回连路都没绕,直奔罗家。

    这时候,罗家的大门依旧四敞大开着,来到门前,我没着急往里面进,我也怕罗家另外那俩家伙在里面呢,把身子贴到门口墙根下,悄悄往院里瞅了一眼。

    院里静悄悄的,连半个人影都没有,不过,就在这时候,院里又响起了“哗啦哗啦”的扫地声,这一点很是奇怪。

    我打眼往院里又一找,跟上次一样,院里空空如也,啥也没找见。

    现在进罗家,虽然冒险,但我也不能莽撞,回头朝我们藏身的房子看了一眼,就见窗户里面,强顺探头缩脑正朝我这里看着,我给他打了个手势,示意他往院里看看,看有啥没有。

    也不知道强顺看懂了我的手势没有,很快冲我摆了摆手,也不知道他是没看懂我的手势,还是在告诉我院里没危险。

    奶奶的,我最后一咬牙,不就是个扫地声嘛,有啥呀,都来门口了,怎么也得进去看看,不入虎穴咋得虎子呢。

    不过,我也没那么傻,低头在自己脚下找了找,找到两颗鸡蛋大小的石头,抡起一颗,隔墙扔进了院里,小石头落在院里石条铺就的地面上,发出几个清楚的蹦响,吧哒哒哒……

    我赶紧贴墙躲在门口,两只耳朵聆听院里的动静,与此同时,院里的扫地声停止了,整个儿静悄悄,似乎再没啥动静儿。

    过了一会儿,扫地声又响了起来,我探头往里面一看,奶奶的,还是半个人影都没有,甩手把另一块石头也砸了进去,吧哒哒哒……

    院里的扫地声紧跟着再次停止,不过,还是不见有人出现,我眨巴了两下眼睛,在心里合计,看样子罗家现在真的没人,不过,就是这扫地声有点儿奇怪,闹不明白到底是咋回事儿。

    那我现在……到底进不进去呢?转念一寻思,这时候要是打了退堂鼓,回去以后,强顺肯定会嘲笑我,一咬牙,既来之则安之,是福不是祸,是祸也不怕!

    鼓鼓勇气,我大义凌然地站到了门口,院里的扫地声,又响了起来,我的出现,似乎并没有改变啥,我把清了清嗓子,冲院里喊了一声:“哎,家里有人吗?”

    声音落罢,没人回应,我又喊了一声:“家里到底有人没有,我是来到你们帮忙的,我想请你们帮我下咒……咒个仇人!”

    喊罢停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回应,连扫地声都没有停,整座宅子似的都在无视我,我当即把心一横,看来真的是没人,那我就不客气了!

    迈脚进了院,罗家的院子很大,刚进去还没等迈步,就感觉一股阴气扑面而来,我猝不及防,顿时打了激灵,我心说,这邪术世家就是不一样,人阴森,家宅也阴森。

    打眼朝院子中间的水池看看,水池离我这里,也就不到十米的距离,心头一阵激动,今天终于可以看看假山上面,到底有啥玄机了。

    抬脚往里面走,不过,刚走了没三步,我就感觉双腿变得沉重无比,整个人也像陷入了泥潭里似的。

    咬着牙又往前走了两步,就感觉眼前发黑,呼吸困难、头晕脑胀,我顿时暗叫一声不好。

    我这时才意识到,罗家的院门为啥一直放心大胆地敞开着。

    耳边,扫地声又响了起来,我可劲摇摇脑袋,稳住心神,打眼一看,就见院里站满了人!
喜欢寂寞de心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手机扫描浏览,图文更精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