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四百四十一章 有惊无险
送交者: 寂寞de心[♂★★寂寞★★♂] 于 2018-01-11 0:14 已读 348 次 1 赞  

回答: 《末代2道长往事》 441+ 由 寂寞de心 于 2018-01-11 0:12

 我顿时一窒,低声叫道:“到罗家人锅里偷东西,亏你想得出来!”
 
  强顺舔舔嘴唇说道:“你、你不饿么?”
 
  “我不饿。”我说道:“你要是想吃,自己去偷,我给你看着人。”
 
  强顺随即恭维似的说道:“黄河,你头脑机灵手脚麻利,你下去弄两个,咱俩一起尝尝呗。”
 
  我一听这话,咋感觉这么耳熟呢?好像跟哪个电视剧里的情节挺像的。不过说真的,我也饿了,那些半生不熟的果子吃了确实不顶事儿,这时候要是睡着了还好,醒着根本就架不住。
 
  我打眼又朝罗家看看,整个儿静悄悄的,这时就连续香的小年轻都打起了瞌睡,在不灭香跟前坐着,脑袋一栽一栽的。
 
  我在心里一合计,那口大锅离罗家院门能有五六米远,我要是从侧面悄悄绕过去,从锅里顺出几根竹筒,里面的人根本发现不了,等他们第二天醒来,发现竹筒少了,也不会有人过问,因为像婚丧嫁娶、大操大办这种事儿,主家烟酒、食物啥的丢失很正常,有的甚至连碗筷都会丢。
 
  随即吩咐强顺,在这里我给放着风,我下去弄几根过来,强顺一听,整个人都乐开花了。
 
  离开木屋,我兜了一个大圈子,绕到了大锅跟前,揭开笼屉上面的盖子,打眼往里面一瞧,里面整整齐齐躺着五根竹筒子,我伸手拿出四根,我们四个,一人一根,抱起竹筒,回手盖上笼盖,转身就走。
 
  不过,走了没几步,脚下猛地绊了一跤,就好像谁把一条腿伸到了我脚下似的,一个没把住,身子朝前一冲,整个人朝地上栽了下去,我顿时暗叫一声不好,扔掉怀里的竹筒,双手去摁地面。
 
  噼里啪啦,竹筒落地发出一串声响,与此同时,我用双手撑住了地面,不过,竹筒发出的声音叫我心里一阵狂跳,这声音不会惊动灵棚里的人吧?
 
  从地上快速站起身,竹竿子也不要了,撒腿就跑,用最快速度钻进了旁边的林子里。我也没敢回木屋,蹲在林子看着罗家的院门,我想知道里面人是不是察觉了,会不会追出来。林子里面漆黑,我只要蹲着不动,就算有人追出来,也发现不了我。
 
  等了一会儿,罗家居然一点儿动静没有,显然是没察觉,我稍稍松了口气,朝自己绊倒的地方看了看,虽然黑,但也能看清楚,我绊倒的那地方,地面上啥也没有,我在心里暗骂了一句,他奶奶的,谁绊了我一跤?
 
  又等了一会儿,起身返回木屋,强顺见我空手回来,露出一脸失望,低低地问我,“饭咧,你咋把饭扔下自己跑回来咧?”
 
  我瞅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把你的阴阳眼弄开看看,罗家附近好像有东西,好好的绊了我一跤。”
 
  “啥东西敢绊你呀,是你自己做贼心虚,自己绊自己的吧。”强顺这时候,着急吃东西,一边说着,一边吐口唾沫,把阴阳眼弄开了,打眼朝罗家整个看看,“啥也没有哇,黄河,咱出来这几年,庙里偷供品、坟头偷祭品、下地偷红薯、上树偷果子,从没见你这样儿过呀,今天你是咋咧,胆子咋变小咧?”
 
  我瞪了他一眼,“你咋这么多废话呢,小心把陈道长吵醒了!”我顿了顿,又说道:“你在这里好好看着,我再下去一趟,要是有啥情况,你就学鸟叫。”
 
  “学、学鸟叫?学啥鸟叫呀?”
 
  “咕咕喵!”
 
  出了木屋,沿原路返回,很快来到了几根竹筒跟前,抬眼朝罗家门口看看,依旧没有动静儿,捡起竹筒抱到怀里,转身就走。
 
  这一次,我格外小心脚下,走几步就往脚下路上看一眼,然后,又走出去没几步,后背给人推了一下,我再一个踉跄,身子朝前一冲,不过这一次,还算我有防备,没一头栽下去,怀里的竹筒也没扔掉。
 
  回头朝身后一看,啥也没有,他奶奶的,这下可以确定了,真的有东西,这也就是我了,换成旁人,估计都得吓尿了,我压低声音冲身后威胁道:“我不管你是啥,给我滚远点儿,老子就是拿点吃的,碍你啥事儿了,把老子惹急了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说完,我大步朝木屋走去,刚走到木屋门口,还没等进屋,强顺从里面迎了出来,乐的嘴都快裂到后脑勺上了,伸手要接我手里的竹筒,我连忙朝旁边一躲,没给他,我压低声音问道:“你先告诉我,在背后推我的是个啥东西?”
 
  强顺顿了一下,依旧咧嘴笑着,“没啥,就是一个鬼。”
 
  “啥鬼?”敢再背后推我的鬼,应该不是善茬儿。
 
  强顺愣了愣,“没看清楚,看着浑身好像黑乎乎的。”
 
  我迈脚进了屋,强顺跟着我也进了屋,随手把房门也关上了,我回头朝房门看了看,对强顺说了句,“你快看看,那东西是不是跟着我过来了?”
 
  强顺朝房门看看,又朝整个屋里看看,“没有,推了你一下就不见咧。”
 
  我走到窗户边,朝罗家看看,罗家依旧静悄悄的,弯腰把怀里的竹筒放下,强顺快步过来,抢去一个,“黄河,这东西咱咋吃呢?”
 
  我狠狠撇了他一眼,“你还惦记着吃呢,刚才推我的那个、跟绊我的那个,说不定是罗家的护宅鬼,给护宅鬼发现,就等于给罗家发现了!”
 
  “啥?”强顺顿时愕然失色,“啥是护宅鬼?”
 
  护宅鬼,顾名思义,就是保护家宅的鬼,这些鬼一般都是家里故去的先祖,它们主要就是为了保护后世子孙,维护家里的安全与平和,几乎每个人家里都有,但是强弱不同。一些家庭里,护宅鬼比较强的,小偷都不愿意往他们家里去,因为看着这些人家,小偷们心里就莫名其妙的发憷,要是硬着头皮进去,十有八九会倒霉,就像我这时在罗家遇到的,我要真的小偷,下次绝对不会再去偷他们家。
 
  其实,这跟我几次提起的“内乎鬼”、“外乎鬼”,是一个性子的,护宅鬼,也属于“内乎鬼”。不过,说句不好听的话,那些从来没给祖上烧过纸上过坟的人,就别指望家里能有啥先祖护佑了,还有那些对自己父母、公公婆婆、爷爷奶奶不孝顺的人,那就更别指望了,不回家霍霍你就不错了。
 
  今天夏天的时候,我到西边十几里外的一个村里,处理了一件事,那是儿子、儿媳妇不孝,他们老娘死后,附到儿媳妇身上折腾,在家里又打又骂,还脱光衣裳满村子跑,那是我老婆同事的嫂子,我过去跟那位故去的老娘谈了谈,把事儿给平息了,像这种的,祖上不给你使绊子就不错了,就别指望能有啥护佑了。
 
  人呢,要是到了人鬼都不待见的地步,你这辈子就算白活了。
 
  言归正题,我把护宅鬼的意思给强顺一解释,强顺看看手里的竹筒,怯生生问道:“那、那这东西,还能不能吃咧?”
 
  我说道:“先别吃了,赶紧把陈道长跟傻牛哥喊醒,离开这里。”
 
  “离开?”强顺一脸不解,我解释道:“罗家可不是普通人家,搞不好能跟这些护宅鬼相互沟通,护宅鬼发现了我,肯定会给罗家人通风报信的。”
 
  强顺闻言说道:“护宅鬼认识你么?”
 
  “他不认识疤脸认识呀,你别忘了,疤脸也有阴阳眼!”
 
  强顺一听,再不说啥,连忙把四根竹筒捡起来,全部塞进了他自己的包袱里,我随后走到陈辉跟傻牛睡到的地方,把他们俩喊醒了,不敢跟陈辉说我去偷了罗家的竹筒饭,就说我觉得罗家太安静,让强顺把阴阳眼弄开看了看,谁知道,强顺看见罗家有护宅鬼,而且,护宅鬼已经发现了我们。
 
  陈辉听完,居然显得很平静,看了我一眼,问道:“你现在打算怎么做?”
 
  我说道:“赶紧先离开这里呀,那护宅鬼肯定会去通风报信,弄不好一会儿罗家就要来人了。”
 
  陈辉又问道:“你们搬来这里以后,强顺用阴阳眼看过罗家吗?”
 
  我一愣,想了想,“好像没有看过。”
 
  陈辉说道:“你们今天才发现罗家有护宅鬼,难道,罗家的护宅鬼,也是今天才发现你们吗?”
 
  我又是一愣,陈辉这话问的……我干咽了口唾沫,“道长,您先别说这么多了,咱先赶紧离开这里吧。”
 
  陈辉上下打量了我一眼,“你是不是干了啥事,被才被罗家的护宅鬼发现的?”
 
  “道长,黄河啥事儿都没干,我可以替他保证!”强顺这时已经收拾好了行李,整装待发,陈辉质疑地看了强顺一眼,没再说啥。
 
  几个人背上行李,悄悄离开了木屋,路上,陈辉问我,“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我说道:“那护宅鬼不见得认识我,咱再换个远一点儿的房子监视他们。”说着,“我招呼强顺,你快看看有啥东西跟着咱们没有?”
 
  强顺扭头朝身后左右都看了看,“啥东西也没有。”
 
  我松了口气,对陈辉说道:“护宅鬼可能就是把我当成……不是,护宅鬼可能就是把咱们当成过路的了,寄住在木屋里,咱只要不再住那个屋里去,应该就没啥事儿了,护宅鬼一般都不会离开家的。”
 
  陈辉一脸阴沉,啥也没说,不过,我这自欺欺人的话,应该糊弄不住他。
 
  几个人又在距离罗家稍微远一点的地方,找到一个还算像样儿空房子,只是角度不太好,只能看见罗家的门口,不过这时候,依旧不见罗家有人出来,几个人稍稍松了口气,要是罗家有人出来,我们就得立马儿返回山洞了。
 
  这时候,时间已经来到了后半夜,陈辉吩咐我跟强顺找地方休息,他们跟傻牛接着守夜,接下来,再没发生啥事儿,算是有惊无险渡过一夜。
 
  第二天,一天无话,傍晚的时候,那些哭丧的、守灵的,纷纷脱下孝服离开了。眼下我们所藏的这个房子,紧挨着他们村里这条路,一群人进过房子的时候,个个都是有说有笑,很开心的样子。
 
  等他们走远以后,陈辉对我们说,这些人果然是罗家请来哭丧的,有说有笑说的是这家人真大方,给了他们三倍的价钱。
 
  我一听,顿时纳了闷儿了,罗瞎子还没出殡,现在让这些人离开,等罗瞎子出殡的时候,谁给他哭丧,谁给他抬棺材呀?对了,还没见棺材过来呢,难道说,他们这里埋人不用棺材?
 
  哭丧的这些人走过没一会儿,罗家门口有了动静,就见疤脸背着身穿八卦道袍的罗瞎子,从门里走了出来,在疤脸身后,跟出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男人看着挺憨厚,不过有点儿奇怪,我感觉他一只袖子好像是空的,好像少了条胳膊,在男人身边,跟着那个小年轻。
 
  陈辉一看,立马把注意力集中到了男人身上,压低声音对我们说道:“这个独臂男人,就是罗老大……”
喜欢寂寞de心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