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十三章 王海真
送交者: 可恨张[♂★☆快递小哥☆★♂] 于 2018-01-07 11:49 已读 324 次 2 赞  

回答: 葬鬼经 第十卷 活阎王 由 可恨张 于 2018-01-01 10:52

住在春熙路的这个先生,据闻人菩萨说,也是一个降师。

    不过他修行的法脉,跟我们这些利用目标媒介来下降的法派不同。

    借用动物来下降,是他的看家本事。

    动物的肉身,或是魂魄,再加上目标的生辰八字,就能完成下降的所有准备工作。

    在此之前,我根本不知道成都市内还有这么一个能人。

    估计是老爷子刻意隐瞒吧,从小到大都没听他提过。

    “这人叫王海真,在行里名气不小,原来是在两广一带混饭吃,只不过后来跟当地的先生起冲突…….”我一边给陈秋雁夹着菜,一边闲聊似的说道:“你也清楚,两广一带……特别是潮州那一片的人,大多都比较团结,行里的先生也不例外。”

    陈秋雁吃着菜喝着汽水,兴致勃勃的听着我讲故事,被她抱在怀里的爩鼠,也露了个小脑袋。

    不过它对我说的故事没什么兴趣,偷偷摸摸的用小爪子在桌上抓着,被我看见的时候,它正抓着一块鸡肉往嘴里塞。

    “王海真接过的活儿不少,但他接活的风格有点特殊,跟咱们不一样,他最喜欢接的就是道上的脏活。”

    我说着,用筷子夹起一块热腾腾的牛肉,左右晃悠着,逗着爩鼠玩。

    “道上的脏活儿?”陈秋雁有些好奇的问我:“哪条道啊?”

    “黑白两道呗,反正不是为普通人服务,咱们这些先生的操守,对他来说还不如一个屁。”我笑了笑:“就因为这点,广东那边有很多先生看不惯他,再加上这龟儿子办事太绝,谁跟他说个不字,他就得收拾谁一顿。”

    “他跟当地的先生起冲突了?”陈秋雁一愣:“胆子这么大?不知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的道理?”

    “跟有地位的人经常打交道,不就觉得自己也牛逼了么?”我笑道:“只可惜他牛逼错了地方,横行霸道在两广那边玩了几年,最后还是撞在铁板上了。”

    陈秋雁听见这话,还好奇的问我,什么样的人才算是铁板?

    是黑道上的?还是白道上的?

    “应该是你们这一行的吧?”陈秋雁试探着问道:“普通人对降师没什么威胁,能够让他撞得头破血流的,只有比他更厉害的先生。”

    “没错,是咱们行里的先生,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先生…….”我笑道,表情有种幸灾乐祸的意思:“他得罪的那几个人,我很久之前就听说过,就两广那一片,我听得最多的,只有四个人的名字。”

    “都有谁?”陈秋雁问我。

    “傅海公,白瑞春,陈安儒,杜晓生。”我念念有词的说道:“前面那俩是术士,不是我们降门的弟子,好像是道家的,我也不太清楚,至于后面那两个,就是两广一带,降门里最有地位也是最有本事的降师。”

    “要我说你们这些先生也是挺有文艺范的,跟书生一样,取个名字也是斯斯文文的。”陈秋雁好笑道:“王海真不会那么笨吧?真的跟这四个老哥碰上了?”

    我摇摇头,说,王海真不傻,他也知道有的人能得罪,有的人不能得罪。

    本来他就受人记恨,在两广那边,他得罪的人可海了去了,要是再得罪这四个老扛把子,他脑袋非得让别人拧下来不可。

    就因为这点,他发现自己意外得罪那几个老大哥的时候,二话不说就开始想对策。

    想到法子度过难关,那他就能活。

    想不到法子度过难关,那就得死。

    自己会落到什么样的下场,只能看命。

    “他是因为什么事得罪那几个老大的?”陈秋雁好奇的问了一句。

    “这个我倒是不清楚,要是不出意外的话,今天晚上可以亲自问问他。”

    陈秋雁用手轻轻托着腮,有些担心的往马路对面的小区看了一眼,脸上的担忧越来越浓。

    “咱们是不是太张扬了?”陈秋雁低声问我:“如果这个人真的参与了对沈家的袭击,那么他肯定会注意到你的,你刚回药铺的时候,应该就有不少人收到风声了。”

    我点点头,表示陈秋雁说的对,这点倒是没有分析错。

    既然要灭我们沈家的门,那就必然会想到,沈家还有一个刚出头的小阎王在外地。

    都把事做到这个份上了,斩草除根是肯定得做的,要不然会冒出来多少麻烦?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从药铺那一路过来,肯定有不少眼线跟着咱们呢。”我说着,把筷子放下,又叫老板拿了瓶汽水过来。

    “你就不怕那人跑了?”陈秋雁有些担心的问我。

    “有什么好怕的?”我笑道:“他不会跑,只会叫外援,因为这是一个等我们自投罗网的好机会。”

    “你是想……”

    “将计就计。”我低声道:“我不知道这里还藏着多少敌人,我也懒得去找他们,所以我给他们这个机会,让他们自己冒头出来。”

    陈秋雁点点头,似乎是明白了我的盘算,但脸上的表情还是有些担忧。

    “如果这一次引来的人太多……会不会有点危险?”陈秋雁试探着问道:“你的力量足以抵抗旧教的大部分先生,但要是遇见那种先知……”

    “如果是跑呢?”我反问道。

    陈秋雁愣了一下,随即就笑了起来。

    “跑的话当然没有问题,我们俩跑得都没有小胖快,到时候让它带着咱们跑,肯定没人能追上。”

    “其实还有点事我没想明白……”我皱着眉,低声跟陈秋雁说:“司徒他们的人应该是最先赶到现场的,也把现场给保护住了,旧教不可能在他们面前那么猖狂,所以有很多事是来不及做的。”

    陈秋雁嗯了一声,很认真的看着我,继续听着。

    “有很多东西都消失了,连点痕迹都没留下,像是从来都不存在一样…….”我一脸疑惑的嘀咕道:“我跟老爷子的法器,还有苗武人的法器……特别是那些九螭神的骨头,我记得还有一些在药铺里,但是我找不到了。”

    “你的意思是……你怀疑那些东西被司徒的人弄走了?”陈秋雁小心翼翼的问道。

    “有可能。”我皱着眉道:“当时我没想到这点,所以就没问,等我想到的时候,那帮牲口都走了。”

    “你找他们,他们也不会认。”陈秋雁叹道:“毕竟你没抓到他们现行,只能以后再找机会去问问了,找司徒问就行,他应该不会瞒你。”

    “希望如此吧。”我苦笑道。

    从早到晚,我们一直都在这家饭店里坐着。

    每过一小时左右,我就会让老板重新上一桌菜。

    我估计吧,刚开始他肯定觉得我们是饿死鬼投胎,连着上了三桌的菜,我们也没见饱,而且每一桌的菜都没浪费,吃得那叫一个干净。

    等到晚上饭点,老板给我们上了最后一桌菜,这才壮着胆子问我一句:“你们不撑吗?”

    “没事,吃得下。”我笑道。

    “啊…那啥子…….要不你们先结账?”老板小心翼翼的说道:“把前几桌的账结了,这一桌另算。”

    “不是最后一起结吗?”我一愣。

    “小本生意,小本生意。”老板讪笑道。

    看他这反应我算是明白了,这老板是怕我们吃霸王餐不给钱。

    就是因为吃霸王餐有风险,我们才会玩了命的吃,免得被抓住了亏本……

    “您是怕我们吃霸王餐?”陈秋雁问。

    老板很尴尬的笑着,没好意思说话。

    陈秋雁一边往外掏钱结账,一边跟老板说:“就我们这样,吃了这么多,你觉得我们能跑得动么?”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要是咱们压根不打算跑,老板不就亏定了嘛!”我哈哈大笑道。

    就在这时候,距离我们不远的那个小区里,很突兀的传来了嘶的一声尖鸣。

    “又不是过节……谁在那儿放鞭炮啊…….”老板数着钱,还嘀咕了一句。

    “不是放鞭炮,是在跟我们打招呼呢。”

    我说道,笑容更是灿烂。

    “看样子今天有得玩了。”
喜欢可恨张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手机扫描浏览,图文更精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