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九章 棋子
送交者: yellowknife[♂巡抚★★♂] 于 2018-01-05 10:40 已读 352 次 2 赞  

回答: 葬鬼经 第十卷 活阎王 由 可恨张 于 2018-01-01 10:52

闻人菩萨跟我们沈家的关系很深,这点在此之前就从老爷子嘴里听过。

  但更深的,貌似是他跟闻人菩萨的感情。

  据胖和尚自己说,当初老爷子在外面闯荡江湖的时候,他就跟着老爷子玩过很长一段时间。

  云游四方,寻道求佛。

  从四川起始,一路往北,之后又沿海而下,直去海南。

  当初不光有闻人菩萨,还有其他几个先生,大家就这么结伴而行,走遍了中国的大江南北。

  “那时候有我,有凰真人,还有几个你没见过的先生…….”闻人菩萨跟我肩并肩的坐在残垣断壁上,与我一样,不敢也不忍去看那几具尸体,装作一脸什么都没发生,闲聊似的跟我聊起了往事。

  “闻人前辈,我爷爷死的这事……是不是在行里都传开了?”我看着地上不断被雨水打出涟漪的污泥,头也不抬的问道。

  闻人菩萨嗯了一声,表情略有些复杂。

  “这消息传得飞快,我刚得到这消息还没多久,东三省那边的先生都传遍了,从南到北,你爷爷算是出名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闻人菩萨还用的是开玩笑的语气,拍了拍我肩膀,低声说:“本来还有很多老哥们想跟我过来,但还是让我劝回去了,现在的旧教不比以前,他们是真正的锋芒毕露啊,是铁了心要跟我们硬碰硬的干…….”

  “没事,他们迟早挨我们收拾。”我有些勉强的笑着,摇摇头说:“您来就够了,其他人来了我也不认识,没必要麻烦他们。”

  闻人菩萨叹了口气,沉默了一会,又说:“沈家倒了,但还有你这个独苗活着,有一些人会看不惯的,肯定会来找你的麻烦。”

  “我知道。”我点头道:“就算他们不来找我,我也得去找他们。”

  “你的意思是…….”闻人菩萨一皱眉。

  “那些人太麻烦了,我不干掉他们,迟早会等来麻烦的。”我无奈道:“更何况老爷子的死不光是旧教弄的,还有很多行里的仇家在推波助澜,我也说不准有谁没谁,所以只能一棒子把所有人都给打死,有杀错也不能放过…….”

  闻人菩萨听见我这么说,倒也没有劝阻的意思,目光复杂的看着我,沉默了下去。

  “我爷爷老是说自己做事太绝,虽然会免去很多麻烦,但迟早也要遭报应,可是他真的都把事做绝了吗?”我无奈的笑着:“十个得罪他的,只有六个被做掉了,剩下的四个都是他心软放过的,这是我爷爷自己说的…….到现在,那些想找我麻烦的,就是这帮不知道死活的白眼狼。”

  听到这里,闻人菩萨也只是叹气,没再多说什么。 
“不杀之恩,是为大恩,我爷爷对他们慈悲过,想度他们,只是没成功罢了,但是现在我想到了另外一条成功的路。”

  我说着,感觉身子渐渐暖和了起来,似乎是习惯了这里的温度,忽然觉得没那么冷了。

  “绝字,不是这么写的。”我喃喃道:“既然不念恩情过来反咬一口,甭管他们咬没咬,我都得把这事办了,因为我分不清真假,也没心思去了解真相,反正他们得罪过老爷子,死也就死了。”

  “事不能这么办。”闻人菩萨忍不住劝道:“你知道跟你爷爷有仇的人有多少吗??要是你把他们全给杀了,你会犯众怒的!!”

  “旧教想要的不就是这个结果吗?”我反问道。

  闻人菩萨愣了一下,没说话。

  “闻人前辈,我不傻。”我笑了起来,用手指在地上的烂泥里画着圈,看着被我勾勒出来的线条不断在纠缠,不断的相交,我脑子里的思维越发清晰了:“旧教不可能是国家的对手,但他们现在已经露头了,肯定有他们的打算,搅和咱们行里的局势就是一步棋,我就是他们的棋子。”

  “局势越混乱,对上面造成的麻烦越多,他们就越安全,能够给他们办事的机会……自然就变多了。”

  话音一落,我抬起手来,指了指自己的脸:“按照我说的这些走下去,要不了多久,我就会变成林东来嘴里说的社会公敌,上头办不掉旧教,就会选择先办掉我。”

  “你觉得这样的可能性有多大?”闻人菩萨试探着问我。

  “十成。”我说道,笑容越发的灿烂了:“总是给上面惹麻烦,哪怕我立过再大的功,最终也会变成他们眼里的麻烦。”

  “既然你都明白……那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做??”闻人菩萨满脸疑惑的看着我。

  “因为他们太过分了。”

  我自言自语的喃喃道。

  对于林东来他们代表的势力,对于旧教的势力,对于那些跟老爷子结过仇的人……

  他们办的事,比我过分得多。

  “我爷爷虽然是个刺头,但他为国家流过血,立过功,就算是死,也不该落到这个下场,不等我给他办葬礼,不等他过头七,当着我的面就要把尸体运走,这是几个意思?”我笑着揉了揉眼睛,感觉心里堵得慌:“沈家人不是狗,还没沦落到任人宰割的地步,就算是死,尸体也不是他们想动就动的。”

  “这个…….这个我也觉得不对劲。”闻人菩萨皱紧了眉:“四九城的先生不傻,他们知道你爷爷的死肯定跟行里人有关,更何况这又不是谋杀暗杀,做尸检有什么用?”

  “在前线跟人硬着头皮血拼的是咱们,顶着死全家的风险,跟旧教硬碰硬的,也是咱们,现在说翻脸就翻脸,是不是绝情过头了?”我笑道:“我们就是尿壶,要用的时候,谁都觉得咱们好使,不用的时候,就嫌咱们脏咱们臭,随手一扔就丢垃圾堆里了,跟他们还用得着讲道理?”

  说着,我挠了挠头:“还有旧教的那帮畜生,玩了命的找我们沈家麻烦,这不是明摆着要给我们上眼药么。”

  “你说这些……”闻人菩萨欲言又止的看了看我,有些担忧的问:“你做的这个决定,是不是意气之争?真的想清楚自己会遇见的麻烦了吗?”

  “不是贸然的举动,是有计划的,闻人前辈,我有我的计划…….”

  我低声道,把沾满泥水的手指抬了起来,指了指地上那一圈圈犹如乱麻的线条。

  “像是这样的死结,没有人能打得开,上面的人不能,沈家的仇人不能,旧教也不能,谁都没有这个能力…….”

  “你是想快刀斩乱麻?”闻人菩萨一愣。

  “不是,这跟快刀斩乱麻没什么关系,我是想继续往上套绳子,把这个死结缠得越来越死,直到没有人能够置身事外,我的目的就达成了。”我笑道。

  闻人菩萨沉默了两秒,叹了口气,摇摇头说:“我好像知道你的打算了…….”

  “既然大家都喜欢乱,都喜欢把我往绝地里逼,那就试试吧…….”我耸了耸肩,满脸的无所谓,语气里满是破罐子破摔的自由自在:“让我这颗棋子闹腾起来,闹得天下大乱,把行里行外都闹成一滩浑水…….”

  “到那时候,我倒是想看看,这个棋盘,还能不能容得下我这颗棋子。”

  “你说的这些,只是针对旧教吧?”闻人菩萨问我:“上面的人可不希望世道乱起来。”

  “对啊,就是因为他们不希望,所以我才必须这么做。”

  我随手在裤子上蹭了蹭,把手上的泥水都蹭了下去,笑呵呵的说:“不就是上眼药么,谁不会啊,我倒想看看,等我玩大了,上面的人是会先对付我,还是先对付旧教。”
喜欢yellowknife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手机扫描浏览,图文更精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