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八章 旧人
送交者: yellowknife[♂巡抚★★♂] 于 2018-01-04 10:42 已读 390 次 3 赞  

回答: 葬鬼经 第十卷 活阎王 由 可恨张 于 2018-01-01 10:52

福子伯的身手明显要比普通先生强,不知道是练过功夫还是怎么的,手腕一翻,很轻松的就从我手里挣脱了出去。

  等我再想拽住他的时候,这龟儿子已经跑出去七八米了,那动作可不是一般的敏捷。

  “狗日的,动作还挺快。”我笑道,转头一看,肩上已经被福子伯贴上一张符纸了,而且那张符纸的规格很奇怪,只有两指宽,一指长。

  被雨水浸透了,这张符纸上的墨迹也没有褪色。

  那是用一种我没见过的……略微带点蓝色,还夹杂着一股草药香的墨水写的。

  我肩上疼痛的来源,就是来自于这里。

  “动作不快不行啊,你下手这么狠,我可不想栽在你手上。”福子伯叹道,贼眉鼠眼的样子,怎么看怎么怂,明摆着就是那种害怕被人揍的意味。

  陈秋雁想上去跟他过招,但还是让我拽住了,我摇摇头,意思是别着急,这人得留给我。

  “驱邪镇鬼我不擅长,但要是说到收拾活人,我觉得自己还是有一套的。”福子伯笑眯眯的跟我说:“你赶紧的收手吧,免得你…….”

  没等他把话说完,我一伸手,面不改色的就把那张符纸抠了下来。

  没错,是抠,不是揭。

  那张符纸就跟粘在我肉上一样,被我撕扯下来的时候,符纸底部还连着我的衣服、我肩上的皮肉。

  等我彻底的将其撕开,我肩上也出现了一个两指宽的血窟窿。

  不过这点伤害对我来说不算什么,连疼痛感都开始迅速消退了,血肉愈合的速度飞快,让福子伯看直了眼。

  “不可能!!”福子伯瞪大了眼说:“你体内的蛊气应该被我制住了!!这时候怎么还能起作用?!!”

  我笑了笑,反问他:“你是第一次来四川吧?”

  “不是。”福子伯摇摇头。

  “那你原来跟沈家人交过手没?”我问道,左右寻摸了一阵,随手从地上捡起一根断开的钢筋,应该是从坍塌的药铺里掉出来的。

  钢筋的一头很平,像是被打磨过,另外一头则是尖的,像是锥子。

  “没有。”福子伯变了副表情,有些警惕的盯着我。

  “没有跟沈家人交过手,那就别说你来过四川,你个龟儿子……”我笑着,握着那根钢筋,猛地一转身,只冲福子伯奔了过去。

  几乎连两秒都不到,福子伯还没来得及反应,我就冲到他身前,手肘往后一退,将钢筋的尖头对准了福子伯的心口。

别。”

  忽然间,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听见那人说话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动作也止住了。

  一只胖乎乎的手掌,正握紧了我的手臂,没让我再往前进半步。

  “小沈施主,这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也不至于死,教训教训就算了。”

  不知道为什么,听见这个熟悉的声音,我心里的情绪顿时就散乱了起来,鼻子也变得有些酸涩,被我强压在心底的情绪……一一涌上了心头。

  “闻人前辈…….您怎么来了……..”我看着那个熟悉的笑脸,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有些颤抖:“您怎么才来啊……..”

  “对不住……对不住啊…….和尚我来得晚了…….”闻人菩萨的笑容比哭还难看,眼里满是悔不当初,跟我一样,眼睛都有些发红。

  “老闻人,你别挡着他啊,我正准备跟他过过手呢。”福子伯叹道。

  听见这话我才反应过来,这里还有个福子伯杵着,低头一看,他手里也拿着一把类似于凶器的东西,上面穿插着三张符纸,尖头正对着我的丹田处。

  他之所以没能捅进来,也是因为闻人菩萨的另外一只手,正死死的拽着他。

  “你师父死的时候就说过,你小子这辈子成不了大事,但没想到啊……你个后生还真的混出头了。”闻人菩萨叹了口气,回头看了看福子伯,说:“带着人回去吧,这次的事就算了结了,尸体你们也别想拿走,就这么放着吧。”

  “早就听说你好管闲事,没想到你这么喜欢管…….”福子伯皱着眉说:“闻人老和尚,你是不是非得跟我们闹翻才罢休?”

  闻人菩萨悲天悯人的叹了口气,说,真他娘的造业。

  话音一落,没等我们反应过来,闻人菩萨猛地松开了我的手,横着一巴掌,重重的抽在了福子伯脸上。

  别看老和尚平常挺温柔,到这个抽人嘴巴的时候,他下手可不是一般的重。

  福子伯就像是一个没有重量的空气人,被抽中的瞬间,轻飘飘的就飞出了四五米远,落地之后还变成滚地葫芦,一溜烟的滚出去了七八圈。

  我是第一次看见闻人菩萨这么打人,也是第一次看见闻人菩萨发这么大的火。

  “我是个修佛的和尚,按理来说,脾气应该够好了,在国内也没几个有我这样的好脾气,但是你们咋就这么逼人呢…….”闻人菩萨还是在笑,但从他脸上不断抽搐的肥肉来看,应该是要忍不住火了:“跟你们闹翻才肯罢休?你的意思是,咱们之间是阶级敌人的关系呗?”

  这时候,福子伯很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用手紧紧的捂着脸,咳嗽了两声,呸的一下,吐出了两颗带血的后槽牙。

  “下手挺狠。”福子伯笑道,身子不断的颤抖着,应该是气的。

  闻人菩萨没去看他,拍了拍我肩膀,像是在安慰我,头也不回的说:“带着你们的人滚回四九城,想要跟旧教斗,那就别跟我们撕破脸,我们之间不是敌对关系,别搞错了就行。”

  “要是我搞错了呢?”福子伯咬牙切齿的说道,针锋相对的瞪着闻人菩萨:“我就拿你们当敌人看,你想咋的?”

  闻人菩萨正要说什么,我轻轻一拍他肩膀,示意让我说,别为了这种畜生造口业。

  “你拿我们当朋友看也行,当敌人看也可以,我们都不介意。”我笑道,把手里的钢筋丢到地上,算是给闻人菩萨面子,不跟这牲口动手:“但是你要敢来闹腾,老子就扒了你十八辈祖坟,再把你塞进去埋了,不信你试试。”

  “我…….”

  闻人菩萨没等他说完,忽然转过脸,表情如欲吃人,明显就是他曾经展示过的那种忿怒相。

  “滚!!”

  被闻人菩萨一吼,福子伯当即就是一哆嗦,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本来就害怕,又咬着牙看了看我们,没再说什么,转身走回了人堆里。

  很快,在闻人菩萨的招呼下,我也让爩鼠把林东来给放了。

  这一回林东来倒是没为难我们,跑回去之后,想都不想,带着人坐上车就撤了,连一句狠话都没给我们撂下。

  至于司徒……他也没有在这里多逗留,礼貌性的跟我们告了个别,之后就跟着林东来走了。

  等所有人都走光了,闻人菩萨这才牵着我的手,颤颤巍巍的跟我穿过塑料布,走到了药铺的废墟上。

  看见那几具烧至枯干的尸体,闻人菩萨只看了一眼,之后就紧闭上眼睛,不忍再看。

  “老沈…..”

  闻人菩萨说着,猛地一咬牙,像是在强行控制情绪,身子不住的颤抖着。

  过了足足五六分钟,闻人菩萨这才开了口,长叹声里,似是带着哭腔。

  “你这一走…….我们这些老伙计得多寂寞啊…….”

  我死死的咬着牙,腮帮子上的肌肉不停跳动着,没敢哭出来,硬生生的挤出了一脸笑容,宽慰着闻人菩萨:“您别难过…..节哀顺变吧…….”

  “世安。”

  闻人菩萨是第一次这么叫我,那种腔调,就像是我爷爷叫我的时候,用的那种慈祥又和蔼的腔调。

  “想哭就哭吧,别憋出病来,我知道你难受…….”

  “没事的。”

  我笑道,脸上的笑容很是灿烂,但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声音都在发抖。

  “我爷爷看不得我哭,他觉得大老爷们是不能哭的,哭的是懦夫,他骂人那么难听,我可不想挨他的骂,但是……”

  说着,我猛地捂住了脸,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但是我真的好想再让他骂我一回…….就一回。”

评分完成:已经给 yellowknife 加上 50 银元!

喜欢yellowknife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手机扫描浏览,图文更精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