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二十五章 到底是谁
送交者: Frank613[御史大夫★★★☆] 于 2018-01-03 10:13 已读 615 次 3 赞  

回答: 平妖二十年 第五卷,大圣抢亲 由 寂寞de心 于 2017-12-24 18:46

  还没有等我仔细品味,马一岙就把我给拽了下去。

  此时此刻的我,身上的火焰和金甲已经消退了去,留下了那冰蚕丝的短衣裤,光着一对脚丫子,抓着一根冰冷冷、上了环的熔岩棒,从那脚踏七彩祥云的金甲神将,变成了一狼狈小子,倘若没有那短衣裤遮体,真真就是一变态了。

  事实上,我这前凸后凸的造型,跟变态也差不了多少。

  果然是“帅不过十分钟”啊。

  身后有雷霆一般的音爆声,整个空间都在动荡,那大厦仿佛就要坍塌下来一般,楼下的安保早就被拼命逃离的人群冲得乱七八糟,完全撑不起场来,而我们也随着拥挤的人群,朝着门外走去。

  而出了大厦的门口,我们如同水流入大海,朝着旁边散去,后面追来的霍家高手终究还是没有挤得过拼命逃跑的人群,没有能跟上来。

  我拉着秦梨落的手,对马一岙说道:“这位霍二郎,人还挺不错的哈。”

  马一岙苦笑着说道:“的确不错,虽然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目的。”

  旁边的秦梨落一边将拖地长裙给撕短,一边说道:“对,他人很好的,不然我也不会嫁给他……”

  啊?

  我听到,拉住秦梨落的手,下意识地想要放开,而她却一把就抓住了我,说哥哥,想要干嘛?

  我……

  我能干嘛?你都想要跟别的男人结婚了,为什么还要跟着我走?

  我心中满是愤霾,然而她却自作主张地说道:“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埋怨我刚才没有能够认出你来,对不对?对不起,我错了,不过我刚才,的确是不认识你啊……”

  马一岙在旁边听着,一脸诧异,趁着秦梨落不注意,给我打手势,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

  他的意思,显然是想问我,这个妹子的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又或者,她根本就是傻了?

  我隐隐猜到了一些什么,不过这会儿兵荒马乱,实在是来不及细问,只有往外面跑。

  而这个时候,却听到“轰”的一声,有几个身影从大厦冲了出来,落到了地面上,巨大的尘埃腾然而起,就好像是炸弹落下一般。

  我们继续跑,来到一处街口,小狗出现,对我们招手。

  我们过去,他问怎么了,我们摇头,来不及解释,叫住他撤离,而这个时候,路边有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停下,副驾驶室上有人冲着我们招手,说上车。

  那人是李洪军,我犹豫了一下,马一岙却拉着小狗上了车。

  我没办法,将一脸天真的秦梨落给带上了车,坐在了最后一排。

  我们上了车,李洪军马上吩咐人开车,马一岙说道:“班长,去哪儿呢?”

  李洪军回过头来,打量了我们一眼,特别是最后一排与我并肩而坐的秦梨落,然后说道:“你们搞了这么一出戏,整个港岛都容不下身了,我若不将你们藏起来,回头送回国内去,只怕今天晚上,不知道又有多少杀劫和混乱……“

  说罢,他冲着秦梨落打招呼道:“哈喽,秦小姐,我们去找个地方歇息啊。”

  秦梨落伸手过来,将我的手给紧紧挽着,生怕我放手一般,听到他的招呼,使劲儿点头,说嗯。

  我看了她一眼,一样的盛世美颜,仿佛昨日,但却给我了另外一种陌生感。

  车子在道路上飞驰着,不断地超车,挤来挤去,十几分钟之后,来到了一处报社的大楼,李洪军下了车,带着我们上了楼,经过两层淋风间之后,来到了一个套间里面。

  安排妥当之后,他瞧见颇为别扭的我与秦梨落,笑了,指着旁边的房间说道:“你们聊一聊吧。”

  我点头,说好。

  事实上,这一路过来,我真的是憋得慌,想问,但是在人这么多的时候,我又张不开口。

  旁边一直紧紧挽着我的手,一脸依赖的秦梨落高兴地拉着我,进了房间。

  房门一关,我想要抽出秦梨落抓住我的手,她死死拉着,我往回拉,两人较了一下劲儿,秦梨落一脸委屈地说道:“哥哥,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对不起,我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瞧着一脸委屈的秦梨落,苦笑着说道:“咱们先坐,好么?”

  秦梨落可怜巴巴地看着我,说你不生气了?

  我说我生什么气?不过你一会儿,我问你什么,你可不许瞒我,可以么?

  秦梨落小鸡啄米一样地点头,说嗯,嗯。

  瞧见她如此乖巧,倘若是平时,我心中自然是充满着感动的,觉得秦梨落是在照顾我的感受,然而此时此刻,我的心中却满是质疑。

  两人坐在了沙发上,一个单人,一个双人,我看着因为奔跑而头发稍显凌乱的秦梨落,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你,到底是谁?”

  是的,我面前的这个人,并不是秦梨落。

  我认识的秦梨落,绝对不是这样的。

  她知性、高傲,偶尔温柔,还会有一些小小的少女心,但绝对不会像我面前的这个女子一般,叫我哥哥,还将我的胳膊搂在胸前,用那蓓蕾来顶着我,而且还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

  秦梨落听到,一下子就又要站起来了,我赶忙拦住了她,说别,别,你坐着好好说话。

  她听到,委屈地说道:“你不认识我了么?”

  我说我不是不认识你,只是……

  听到她的话,我对自己的判断又产生了怀疑,想着难道是我太苛刻了,又或者我根本不了解秦梨落?

  然而这个时候,我对面的这姑娘开口说道:“我是朱雀啊,你怎么能不认识我……”

  呃……

  果然。

  对方奇怪的表现,以及对我的称呼,让我忍不住回想起了当初在张宿秘境之中,那如同梦中一般的记忆来,想起了那个红发红裙的小女孩来。

  我其实在她叫我“哥哥”的一瞬间,就有了这么一个想法,然而一直到现在,方才敢去验证。

  而当她开口,说出自己是“朱雀”的时候,我脑子有点儿懵。

  随后,我的双眼变得有些红了起来,盯着她,然后说道:“你是朱雀,那她呢?”

  秦梨落,或者说朱雀有些诧异地看着我,说谁?

  我指着她,说你原来这身子的主人呢?

  朱雀听到我问起这个,眼睛一转,盯着我,然后说道:“你跟她是什么关系?为什么我给你的妖元,你会融入到她的身上去呢?”

  我被她盯得心虚,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说实话:“为了救她。”

  我把当时的情形跟朱雀讲明,她听完之后,对我说道:“很抱歉,她……死了。”

  啊?

  听到这个,我脑子“嗡”的一声响,霍然起身,难以置信地说道:“死了?为什么?”

  朱雀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说你说为什么?

  我明白过来,有些激动地质问道:“你夺了她的舍,对吧?”

  说这话的时候,我心中满是愤怒,然而朱雀却盯着我,冷冷说道:“她当时就已经不行了好么,虽然跟我有一点儿关系,但如果没有我,她还不是一样要死?”

  啊?

  听到朱雀的话语,一种难以掩饰的失望,从我的心头浮现而出,我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回想起之前的种种,悲伤之情,抑制不住。

  原来,一切都是幻想啊,我原本以为秦梨落已经康复了,重新拥有了自己灿烂的人生,所以即便是没有跟我在一起,都没关系的。

  但,她居然没有能够挺过来,真的就死了。

  这,难道是命么?

  我脑海里如同走马灯一般,回忆着所有与秦梨落有关的过往,种种画面浮在心头,巨大的悲伤袭来,竟然忍不住那浓郁不化的伤感,眼泪不争气地从眼眶涌出,往外滑落了去。

  旁边的朱雀瞧见了,手忙脚乱地上前来,我瞪了她一眼,说你别动。

  她可怜巴巴地盯着我,说大圣哥哥……

  我仰起头来,深吸气,然后说道:“我不是你的大圣哥哥,我叫侯漠!”

  她认真地说道:“你就是大圣哥哥,就是。”

  我不想跟一个小女孩去争执什么,难过的我双手覆盖在脸上,不断地深吸气,尽量让自己变得理智起来,接受秦梨落逝去的这个事实,然而却终究还是忍不住心头的悲伤。

  我之前的时候,还在忐忑,在担心,在害怕与秦梨落的相遇,因为我以为我无法给予她那种风光富贵的生活,所以会怯懦,会自卑。

  然而这个时候想起来,我之前的心态,当真是太好笑了。

  我甚至愿意秦梨落活着,我放手让她去享受一切,即便不能相守,但是能够知道她活着,一切就都很好。

  那样子,远比此刻阴阳两隔一般,让人难过。

  我沉浸在巨大的悲伤之中,而旁边的朱雀却问道:“她,真的很重要么?”

  我没有回答她,朱雀又问道:“你爱她么?”

  我依旧不回答。

  旁边传来了一声叹息,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间我感觉到脸上有温热的气息扑来,紧接着我的手给掰开。

  然后两片柔软如花瓣的嘴唇,吻在了我的唇间。

  唔……
喜欢Frank613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手机扫描浏览,图文更精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