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体坛纵横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决赛可以用一条腿:发烧39度踢满120分钟跑了14541米!
送交者: 新老领导[★☆大宋大明民贵☆★] 于 2018-07-12 9:57 已读 2523 次 2 赞  

新老领导的个人频道

拉基蒂奇亲笔:发烧39度踢整场 决赛可以用一条腿

			
			

				
					
				
				
					
				
				
					
				
				
					
				
				
					
				
				
					
				
				
					
						
					
				

				
			

		

	



        
        
        
            
                
				
                
                
                
                
                
                
                     
									

					拉基蒂奇
					拉基蒂奇
				

  在克罗地亚和英格兰的比赛前一晚,拉基蒂奇发烧了。但是他生生挺下了第二天的120分钟。

  “我发烧接近39度。我躺在床上,依然找到了比赛的力量,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如果有需要,我会一条腿踢决赛。”

  是什么支撑着拉基蒂奇强大的信念?是他对克罗地亚球衣20年的忠诚。

  近日,美国《球星论坛网》刊载了拉基蒂奇亲笔撰文的成长故事,该网站的编辑总监正是科比,杜兰特等球星也是股东之一。

  在拉基蒂奇的笔下,他描述了自己在瑞士和克罗地亚国籍纠葛时的感受,但他最终,听从了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想法。

  拉基蒂奇描述了他和克罗地亚的故事。

  我爸把它们从箱子里拿出来的那一刻,我哥和我就知道——

  我们不会把它脱下来了。

  当然了,当这个箱子到达我们在瑞士的家的时候,我们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箱子上面潦草写着退回克罗地亚的地址,那是我们叫做家的地方,不过我和我哥从来没去过那里。

  在家里我们都说克罗地亚语,而且这个瑞士小镇上也有不少克罗地亚人。但对我来说,克罗地亚依旧非常遥远。

  1991年,前南斯拉夫爆发内战后,我的父母离开了那里,再也没有回去。哥哥德扬和我都出生在瑞士,我们对克罗地亚的了解都来自于电视和父母给我们看的照片。

  以及在打电话时从电话里听到的故事。

  作为一个小孩子,很难理解巴尔干半岛发生的一切,我的父母也没有跟我说过关于那场战争的事,这可以理解,毕竟他们自己也不愿意提。

  我还记得他们和一些回到克罗地亚的人打电话的时候,有时会哭出来,这种感觉怎么说呢?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可能是像一场噩梦?

  我们很幸运,离战争很远,所以没有见证正在发生的悲剧。但这些从来没有真正远离过我父母的脑海,他们的很多朋友和亲戚都留在了那里,我父母失去了很多他们爱的人。

  后来,我记得大概是我四五岁的时候,我在电视上看到了一则新闻报道,我看到了关于战争的图片和录像。那晚我躺在床上想着:这不可能,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在克罗地亚正式宣布独立之前,我们的国家队还踢了一场比赛。我觉得这足以说明足球对我们的意义,对所有国家,以及那里的人民的意义,不管他们生活在哪里。

  所以当我的父亲拿着小刀切开盒子,给我和我哥拿出了两件克罗地亚球衣之后,那种感觉太震撼了。就像,我们是它的一部分那样。

  我们是穿着这件球衣睡觉的,第二天我们就穿着它去了学校,那一天之后,我们也不想脱下来。天啊!我们有了克罗地亚的队服!红白格子战袍,但是后面没印名字,我们想来上十件,因为我们不想穿别的了。它们对我们来说太特别了。

  当我开始踢球之后,我没有穿克罗地亚的战袍。我穿的是另一个国家——瑞士的球衣。我必须要说实话,我跟别人说的是:“我是瑞士人。”

  这话也总会引来奇怪的目光,“瑞士人叫伊万·拉基蒂奇?”但我出生在瑞士,成长在瑞士,在瑞士上学,我的朋友们也都来自瑞士。

  所以我真的很骄傲,在效力瑞士青年队的时候,可以穿瑞士战袍征战五年。

  但我内心最重要的部分还是属于克罗地亚,一直如此。

  在战争结束几年之后,我的父母还有我们哥俩终于有机会回克罗地亚看看。当我们到那里的时候,战争依旧是人们讳莫如深的字眼。看起来就像是,我们必须要忘记战争,我们必须继续前行,把它抛之脑后才行。

  第一次去克罗地亚让我想到了莫林(Möhlin),那是我们在瑞士的家乡。很多克罗地亚人都像我们一样,来到了这里,所以我家周围有很多克罗地亚的餐馆和家庭。在1998年,克罗地亚第一次参加世界杯,莫林的窗口和门前有很多飞舞的克罗地亚旗帜,大家都疯了。

  在1998年世界杯上,我哥和我还有我爸在瑞士的家里观看了比赛,当然我们穿着克罗地亚的球衣,而且我们不许说话。

  整整90分钟里,唯一重要的事就是电视上的比赛。“赛后我们可以说话,”我爸说,“现在,好好看比赛。”

  你问任何克罗地亚人关于1998世界杯的事,他们都会想起同德国的四分之一决赛,这他们怎么会不提呢?我们在1992年才被正式认可为国家队,六年之后居然就在第一次参加世界杯上和德国在四分之一决赛上对决!

  我爸简直要疯了,我不记得有谁比我爸——卢卡·拉基蒂奇还痴迷于足球。作为一个在巴塞罗那踢球的人,做出这个评论很说明问题。

  在我们去瑞士之后,我爸从事建筑行业的工作,他非常强壮,当他年轻的时候也踢球,还是一位防守型中场,号码嘛,四号。

  克罗地亚击败德国之后,他什么样?

  他简直要上天了。时至今日,很多时候我都觉得我正在实现我们两个人的梦想。在前往瑞士之前,他在波斯尼亚踢球,水平真的很高。而他不再踢球之后,为了来看我的比赛,他会不惜一切代价。

  足球和克罗地亚对他来说,意义就是这么大。

  所以当我必须要选择是为瑞士国家队踢球,还是为克罗地亚踢球的时候,有一次我给瑞士教练打电话,听到了我爸在门外来回踱步的声音。

  说实话,我曾经一度以为,我不会为除了瑞士之外的任何国家队效力,我从来没考虑过别的可能。我要为瑞士踢球,那是我的球队,但是十年前,比利奇和克罗地亚足协主席特意来巴塞尔看我踢球,赛后我们见了面。

  首先,和比利奇共处一室,他说的一切我都很爱听。“好的,我想跟你混。”他是我的英雄,但那一刻,他根本没有给我任何压力。他只是跟我讲了自己的建队计划,以及他希望我成为球队一份子的迫切愿望。

  “跟我来,”他说,“为我们的国家效力吧,我们会找到最好的方式。”

  我心里想着,我愿意跟你共事。他给了我很多信心,就像那种让我们并肩作战吧,好吧!

  我能说比利奇什么?他是我足球生涯中最重要的人之一,他对我的影响不仅是因为主教练,从个人角度也是。他与众不同,非常特别。

  他有一种魔力,让你今天想为他踢球,明天也想,一次又一次。而且你会发挥出最好的状态,因为他会激活你。而且你还会觉得,这人愿意为我做任何事。

  但就算和比利奇坐在一起,听着他说的一切,我也知道,我不能马上就做决定。瑞士给了我太多,所以我决定花点时间好好思考一下。

  我在巴塞尔的赛季结束后,要去德国为沙尔克04踢球,在此之前,我在家里待了一段时间。关于国家队的选择问题困扰了我很久,我决定在前往德国之前解决这个问题。

  我希望在我为新东家效力的时候,已经解决了后顾之忧,可以把所有精力都用在俱乐部上。

  坐在我的房间里,我还是不知道要怎么做。我来回踱步,考虑着和我有关的所有人,以及我应该去哪里。

  然后我开始想内心的呼声。

  我拿起了电话,开始拨号。

  第一个电话是打给瑞士主教练的。在我目前为止的足球生涯中,都是瑞士队的一员,所以必须要先打给他,去解释我为什么要加入克罗地亚国家队。我跟他说,这个决定并不是针对瑞士,而是为了克罗地亚而做出的,在那之后,我又打给了比利奇。

  “我跟你走,我要成为克罗地亚的一份子。”

  比利奇对我说:“全体克罗地亚人都会为拥有你而感到骄傲,别想其他的,享受足球就行了。”

  这两个电话的时间都不长,但我听出来,我爸一直站在我的门外,因为走廊里一直回荡着他的脚步声。

  当我终于打开门的时候,他也停下了脚步,看着我。一开始我没告诉他我的选择,但是他对我说,不管我选择了哪支队伍,他都会支持我。对于我俩来说,那真是感人的一幕。

  于是……我打算逗逗他。

  “我会继续为瑞士队效力。”我说。

  “哦,”我爸说,“挺好的,很棒。”

  “不不不,”我笑着说,“我要为克罗地亚踢球了。”

  泪水开始溢满他的双眼,他哭了出来。

拉基蒂奇加盟巴萨拉基蒂奇加盟巴萨

  当我身披克罗地亚战袍登场的时候,我想起了我爸爸和那一刻。我知道我爸也希望能站到我这个位置,穿着我的球鞋,我知道很多克罗地亚人也希望能够这样。为你的国家而战,捍卫你国家的颜色,这种感觉找不到词语来描述。

  来自克罗地亚的人都很特别,他们有着自己特别的性格。当我和球队一起出现在球迷面前的时候,那感觉简直就像是你永远不希望比赛结束一样。

  就像,我不知道怎么说,就像我想给每个人一个热情的拥抱一样。你想永远不离开,你想每天都和他们并肩作战,你想每一天都出现在球场上。

  这很有意思,和那个盒子到我家的时候相比,我已经老了很多。但我依然不想脱下这件球衣。

  身穿那件球衣肯定会伴随着压力,但这是良性的压力,你希望向全世界展示克罗地亚能做到什么。你希望能和比利奇和苏克那些名宿一样,做好这份工作。

  我觉得我们依然在向世界展示我们的能力。同希腊的预选赛是我们五六年来踢得最好的一场比赛,我跟更衣室里的小伙子们说:“让我们一直保持这样吧。”

  我和莫德里奇看着彼此和其他人,哇哦,为什么我们之前没能这样?

  就像你们之前知道的,我的家庭后来也成了“多国部队” 。我老婆是西班牙人,我的两个女儿都是在巴塞罗那长大的。这种感觉很奇特,因为女儿们与我有着相同的经历:来自另一个国家,以不同的方式看待生活。当然了,我的女儿们都是我的超级粉丝。

  所以在世界杯开始前,我必须要做出一个非常特殊的要求。

  有一天我回家的时候给她们带了一个盒子,里面有两件新的克罗地亚球衣。

  她们跟我说,根本不想再脱下来了。

  我知道她们的感受。(来源:澎湃新闻)

土耳其裁判恰克尔吹响了比赛结束的哨音,克罗地亚的替补球员们像疯了一样涌上赛场。中场大将拉基蒂奇更是显得极其兴奋,他脱掉了自己的球衣,又脱掉了自己的球裤,仅穿着一条内裤来庆祝这来之不易的胜利。

“这是一个让我永生难忘的夜晚,我们配得上胜利,球队现在士气高涨。很多人觉得我们会有些疲劳,但我要说的是我们的力气现在还没用完呢!”拉基蒂奇激动地说道。

在这个夜晚,他的跑动距离达到了惊人的14541米。但是,这其实还不是全队最高值。另一位中场球员布罗佐维奇更是在本场比赛当中跑了16339米,格子军团完全不像是一支连续三场比赛都与对手踢满120分钟的球队。我们并不知道,究竟是怎样的力量在推动着格子军团前进,但可以肯定的是,英格兰媒体赛前的自信,增加了格子军团的取胜欲望。

莫德里奇就在赛后直接表示,英格兰媒体低估了克罗地亚队,而拉基蒂奇也是说道:“看到英格兰人跟不上我们的跑动,这感觉真是太棒了!我们给英格兰队施加了很大的压力,可他们并没有处理好。”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英国媒体觉得他们已经稳进决赛。既然这样,那就让他们继续做梦吧。”拉基蒂奇接着说道。

很多人所不知道的是,拉基蒂奇在本场比赛之前不久其实出现了发烧的症状。可是,拉基蒂奇并不会因此而缺席这场关键的比赛。“我一直都在床上躺着休息,希望今天能退烧,现在看来,我这个烧发的也值了。”拉基蒂奇说道,“别说是发烧了,只要球队需要我。即便是在决赛中我少了一条腿,我也要把比赛打完。”

由此看来,克罗地亚全队上下其实都已经做好了与法国人拼命地准备。20年前的法国世界杯,格子军团在半决赛以1比2输给了法国队,遗憾失去了捧起大力神杯的机会。20年后的今天,克罗地亚人又一次遇到了老冤家,这一回他们不希望再度收获遗憾。

“法国很强,但我们会竭尽全力,世界杯决赛应该是一场完美的比赛。既然我们能进决赛,那就有能力夺冠!”拉基蒂奇说道

评分完成:已经给 新老领导 加上 50 银元!

评分完成:已经给 新老领导 加上 100 银元!

喜欢新老领导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体坛纵横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