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长篇纪实文学——《麒麟城》5-1、不甘寂寞
送交者: ywsctjl[♀中书令★★★♀] 于 2017-12-18 21:17 已读 1217 次  
第五章

 

5-1、不甘寂寞

 

自古,归隐于山林,辟一清净处,仿佛是每一个修炼人最后注定的选择和宿命。而张宏堡似乎也是谨记古训,顺应了功成身退的天道。可是他内心里比谁都明白,自己的归隐与其说是功成身退,倒不如说是一场交易——或者说,是一种谋略,一种以退为进的攻略!对他个人而言,是隐退。但是对整体的中功事业来说,是一种从未退却的进!

从成都到重庆,九零年的时候还没有开通高速,经老成渝公路,足足要开二十多个小时,山路漫漫,人车混行,车速如蚁。张宏堡仿佛一下子回到从前普通人的时光……

那个时候,自己满腹才华无处施展;那个时候,自己清高落寞;那个时候,自己还一心想在仕途上攀展;那个时候,从没有想到自己会得到这么多人的热爱……张宏堡把头向后靠了靠,可是怎么调整,都不舒服。他已经习惯了坐自己的专车出行,一则彰显身份,二则安全,也不那么劳累。现在小车陷入了在山路上爬行的长途车的前后夹击中,进退不得,这让急躁的他有些心烦。张宏堡只好坐直了身子,眼睛无聊地望着车窗外,沉浸在自我的思绪里……总算是得以清净了,总算是可以安安静静地自己待上一会儿。总是被人关注和追逐,其实也是很让人厌烦和劳累的!

面对学员们狂热式的崇拜与爱戴,张宏堡已经由开始的欣喜、兴奋和万丈荣光的感受中,逐步演变为时有的厌烦!他受不了那些神经质或疯子一样的女人们大胆又惊艳的目光!更受不了各种口气从一张张热情得发光的脸上直冲着自己喷发出来!有时他竟恶心得想吐!相对于这些,张宏堡更喜欢寺院里的檀香味和女人身上淡淡的香气;他也受不了各种手从四面八方伸过来,抓住他的手指、胳膊,拉扯他的衣角,甚至还有人摸他的头发。一场报告下来,面对热情的人群,他的手只要一伸出去,就不再是他自己的,就再也收不回来,无数双手在那等着呢,能收回来吗?等到再收回来的时候,胳膊都已经被学员拽得肿了。本来挺刮刮的衣服也都被挤得、拽得、拉扯得邹巴巴的。回到驻地,张宏堡不得不反复洗手再用热水浸泡,刚穿过的衣服也被本来节俭的他扔在一边,再不会穿。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气味、对洁净、对整齐的要求到了严酷的程度,连张宏堡自己都感到奇怪,虽然他不承认自己有洁癖或有强迫症,但是从心理上,他是想尽量远离记忆中煤城鸡西式的脏污和杂乱。

汽车在颠颠簸簸中行进着。望着前面曲折延伸的山路,张宏堡的心,忽然变得空落落的。捋了半天的心思,也没有梳理出个所以然来。虽然已经踏上了旅途,也对外界大张旗鼓地表明了自己的归隐,但实际上,张宏堡是不甘心的。因为自己风华正茂,事业蒸蒸日上,本来还有那么多宏伟计划! 现在既然已经这样了,没办法,只好暂避锋芒吧。除了放心不下事业和工作,其实,张宏堡还有隐隐地担忧。事实上,当他宣布归隐后,有些早期弟子正在蠢蠢欲动,像苏耀文、沈昌、蒋长吉等人已经自立门派,试图瓜分中功的市场,各个机构和辅导站也有些人心浮动,离职人员增多,这时候,不打打气是不行的。好在有阎庆新和陈文彬这两个自己最得意和器重的人张罗和支撑着,这让张宏堡放心了不少。不过,这两个人比较起来,张宏堡还是更倾向于阎庆新。

自九零年下半年以来,张宏堡在青城山,阎庆新在重庆,可是他们俩基本上天天通电话。由开始的张宏堡要求阎庆新必须每天的工作进度汇报,演变为后来他主动打电话询问商量。几次短兵相见式的公关与交往,张宏堡愈加觉得这个女人在公关及宣传方面很有见长,甚至超过自己。说心里话,张宏堡是最不愿意,也最不擅长去办事公关的。因为他认为那是在求人,他讨厌那些政府衙门的官员居高临下的神态和审慎的目光,他更怕暴露自己出身的卑微和早年生活的艰辛,以至于让他们瞧不起。他和大部分人一样在心里认为,在中国,平民和权贵之间,是有一条很深的鸿沟的。而阎庆新和张宏堡正好相反,高干家庭出身给她带来的贵气和多年工作历练所养成的霸气使她所向披靡,在官场她是如鱼得水和游刃有余的!她温和的外表下的不可一世,在这一点上,他和她是共通的。但是阎庆新对张宏堡的那种虔诚的崇拜,使得她在张宏堡面前贵气和霸气全无,对他绝对服从,以弟子礼执妻子仪。

“有时候,我都恍惚觉得你是另外一个我一样!”

张宏堡对阎庆新说。

“是吗?为啥会有这种感觉?”她反问他。

“因为你最懂我,最了解我啊。”

“真的?我都有些不敢当了!”她轻声玩笑他。

她能细心揣摩张宏堡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甚至每一个眼神。她知道如何爱他,尊重他。她从不触及他早年的伤痛以及和母亲的矛盾,而且在二者之间,她还尽量加以弥合和缝补——过年过节都是她给杜和汇款和打电话问候,以至于在杜和心里,已经把阎庆新当成了张宏堡的第二任妻子,当然刘艳就被撇在了一边。这让张宏堡的心理获得了极大的满足,在阎庆新身上他找到了家的感觉。

“这种清净的日子还过得习惯不?”

“嗯,还可以。这人啊,一下子闲下来还真有些不适应!”

“就当歇一歇,休养休养,说不定过了这一阵儿,你就又该忙了!”

“我也没到歇着的年龄。这么早就退了?成了闲人了!”

“你哪闲了?还不是一样得操心着。哪儿不都需要你啊?!”

“这一阵子那些‘山头’咋样了?有啥动静?”

“……”

言谈话语中,阎庆新感受到了张宏堡在归隐后的落寞和担忧。她太了解让一个工作狂闲下来的滋味了。突然间,她知道自己该怎样做了。她爱他!崇拜他!不想让一丝不良的情绪影响他的心情。

光阴的故事中,人来人往。这般山高水长的人生中,又有多少人愿意费尽心思地去懂另一个人呢?

“重庆生科大筹备好了。在重庆举办一次中功机构全员培训怎么样?你出面,鼓鼓士气!”

“行吗?我已经归隐了,再露面好不好?另外,不会惹麻烦吧?”张宏堡一听虽说也很高兴,但又很担心。

阎庆新安慰他说:

“这是内部活动,归隐了是对外不露面!再说西南地区山高皇帝远,生科大又处于军部大院,绝对保险。”

张宏堡听了很开心:

“还是你懂我的心思啊。”

“可以再开一次全国性的会议,……”

“行,你就看着安排吧。”

当然,阎庆新也有自己的小九九,重庆生科大是她一手申办起来的,也是继北京公司、成都生科院之后,张宏堡出山后在国内建立的第三大实业机构。在这里培训和开会,都是中功实业历史上第一次,她就是要创造这第一次!这将大大提高她的威信!这样我老阎便不再是偏安于一隅的藩王,而是有了全国的知名度!

九零年底,北京公司、成都生科院所有的员工,整装开赴山城重庆。

重庆生科大坐落在十三集团军位于重庆南岸区的军部大院内,门口有战士站岗,戒备森严,进入的人员要有通行证。而到重庆生科大求学的四面八方的中功学员和中功机构的员工却享受了特殊的待遇——进出自由,这里的特殊氛围,给生科大增添了些许神秘的色彩。

生科大的欢迎会是在教学大楼的慧法厅进行的,慧法厅在三楼顶头一侧,张宏堡就住在二楼东侧。欢迎会上,三大实业机构的全体人员首次聚会一堂,开始了中功实业机构的首次整顿、培训。  

培训分为军训和业务培训。张宏堡第一次上课是在二楼他住处旁边的接待室内进行的。

“听我这一堂课,胜过你们在大学里学三年,这都是直接在给,把有用的东西,提出来,一下子都给你们了……”。

张宏堡以他惯用的气势和口气进行了速成干部培训,他像以前一样,偏重于应用而非知识储备。这种速成,虽说不扎实有漏洞,但对于创业型的企业也还是够用的。他的目空一切不是装出来的,是发自内心的。

陈文彬心里却是一百个不痛快。北京公司经自己苦心经营两年多,早已是中功机构最大的创利单位,尤其在九零年十一月三日张宏堡宣布归隐之后,他更是因其主持《大道之理和生命科学》报告会并做开场白而名闻全国,俨然已经成为中功里的二号人物。他也很享受被人崇拜的感觉,为了继续也为了更有资格让人崇拜,从不讲课的陈文彬也想一探深浅地开始讲课。他多么希望老板就这样归隐下去,中功由此就会进入陈文彬时代。他在心里一直是以老板称呼张宏堡的,他总觉得叫师父太别扭。结果十二月中旬的一纸通知打破了他的美梦。

“将全员拉到重庆集训,这是老板更看重重庆啊。”他心里不自在地想。

“肯定是阎庆新搞的把戏。”

“生科大刚刚成立,很多工作没有走上正轨,条件肯定比北京公司差远了,凭什么去重庆?”

“要集训,何必拉到重庆,就是不在北京,那也完全可以在北京指导区找一个地方,就是到青城山也行。”

“所以到重庆,不就是为了抬高她阎庆新吗?”

路上,两三个自己的亲信在嘀咕着打抱不平,陈文彬看了他们一眼,把头转向车窗外。

九零年初,在北京公司,陈文彬第一次见到阎庆新的时候,还没有明确察觉她和张宏堡的关系。可这次来到重庆,他真真切切地感觉到,张宏堡和阎庆新的亲密,这个亲密不用说什么。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可以表现出来。马克思说的好——唯有爱情与咳嗽无法掩饰。但是他们好像并不刻意掩饰。可是他们俩之间会是爱情?见鬼去吧。他张宏堡会对一个大了他九岁的老女人产生爱情?除非他有病!陈文彬这样捉弄又恨恨地想,不知这个阎庆新给老板吹了多少枕边风。靠女人的手段,又没有啥真才实学,无论形象与气质,哪一样比得上我老陈?陈文彬心里一百个不服。他最看不上阎庆新讲话时的阴沉和拖沓,总觉得张宏堡和她长不了,阎庆新正比自己大一轮,女人四十豆腐渣,何况都已经四十多了!已经人老珠黄了,张宏堡怎么看上她的?

暗自腹诽的陈文彬对于来重庆,表面上不好说什么,他是拖了不能再拖了才最后一个参加的研究生班,上课时也从没有积极发言,但却尽力表现的很认真。经过一个多月的学习和培训,眼看着快要结束的时候,一个重要的工作又传达了下来,张宏堡要召开首次全国中功工作会议,全国各地的中功辅导站站长都要参加,会址还是定在重庆生科大。

这让陈文彬再也忍不住,他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冠冕堂皇地向张宏堡提出了不同意见:

“我认为这个时候不宜开大会,搞得动静这么大,还是谨慎点好。”

“动静的大小我会掌握,你只要执行就行了。都像你这么小心翼翼的,我们的事业啥时候才能做起来?……”

这是张宏堡第一次这么对待他这个作为老同学的合作伙伴。

大会在二月初如期举行,情绪高涨的各地骨干都沉浸在如同节日般喜庆的气

氛里,直到会议的最高潮,张宏堡亲自到会讲话:

“任何一种文化的出现,以及它的创始人的出现,都是不依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历史必然……麒麟文化的出现标志着什么?麒麟文化的出现标志着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

“任何一种伟大理论的出现,都会出现墙内开花、墙外香这样一个过程,这是一种规律,马克思理论的兴起,最初也不是在德国、而是在欧洲轰轰烈烈了以后,才为本国的政府所重视,才又回到本国去的,麒麟文化也将重演这一规律。”

每次讲到麒麟文化,张宏堡都会有一种创造历史,开创时代的感觉,今天依然是如此!在全国中功骨干们的热情激荡之下,他更处于一种伟大的情怀中! 做为宗师的张宏堡面对自己的弟子们,从历史和使命的角度为他的不得不归隐做了恢宏大气的说明!会场上的掌声像潮水一样,一浪接着一浪,冲走了他压抑在心底的不甘与落寞…… 

评分完成:已经给 ywsctjl 加上 100 银元!





喜欢ywsctjl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