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长篇纪实文学——《麒麟城》4-10我是真龙
送交者: ywsctjl[♀中书令★★★♀] 于 2017-12-18 1:50 已读 1093 次  

回答: 长篇纪实文学——《麒麟城》4-9张宏堡的吝啬 由 ywsctjl 于 2017-12-17 23:19

4-10我是真龙

一九九零年十一月三日,就在司马南发表反气功表演的会场——北京科学会堂,张宏堡举行了《大道之理与生命科学》报告会!小样儿!让你们反对!我张宏堡就还在这里作报告,你们哪一个敢吱声?我倒要瞧瞧看看!
会议在陈文彬气宇轩昂的开幕词中开始了:
“张宏堡先生是大家都熟悉的我国当代三大气功名家之一。他在气功方面的造诣和贡献是众所周知的,但却很少有人知道他从事气功的宗旨。在张先生看来,气功只不过是探求人体科学、生命奧秘和宇宙大道的方法和途径而已。真正大彻大悟,大觉大慧者所追求的是把握宇宙大道之理,掌握并能自觉运用自然、社会、生命三大领域的真谛,获得身心两方面的高层次的自由解放。这才是孜孜以求的目标……  
这个开幕词是由阎庆新执笔,张宏堡最后定稿的,他给了自己崇高的评价。他认定自己是来创造历史的。但他真的会永载史册吗?
整个会议是由北京国际气功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文彬一手筹备的。
十月二十七日,张宏堡才从四川回到北京。
“文彬,会议的工作人员全部由北京公司的弟子来承当吧。”
“好,我来安排。”
会议开幕前三天,却出了点儿意外。有几个八八年拜张宏堡为师的人闻风赶来,扬言说:
“我们要张宏堡给个说法!我们也跟他辛苦过,现在他风光了,我们也要沾下光,不给二十万元就让你这个会开不好”。这是要砸场子啊。 
“是我大意了!”阎庆新暗自后悔:
“我早就应该调青城山的人当护卫!”
“没事儿!还来得及调人。”张宏堡对阎庆新说。
在旁边的陈文彬心里很不舒服,心想:
“这叫啥话?北京公司的人就这么靠不住?”
但是,眼前的意外让他无法反驳。 
阎庆新马上通知从青城山调来保卫乘飞机赶到北京,而且直接安排在了张宏堡的最跟前,把陈文彬安排的北京公司的工作人员挤到了外围。陈文彬好不气恼,但也没有办法,他只得生生憋下了一口气。 
会议主要从北京和全国各地请了一些名人和离退休老领导!对于请高层人物来参加会议,陈文彬很赞同。按张宏堡的指示,请的人地位层次越高越好。为此,陈文彬费尽了心思,他是请不到正职请副职,请不到领导请夫人……为了举行这场到会三百余人的报告会,整整花费了十万块钱!得为他们报销来回机票和在京食宿啊。一个民营公司如此花钱,陈文彬又很心疼,张宏堡却说:
“我们这是投资!声势越大越好!后期是有回报的!钱要花在刀刃上,这笔钱花得值!”
对于报告会的内容,陈文彬也有些疑问,按张宏堡修订的讲稿,在他致的开幕词中,声言张宏堡大彻大悟大觉大慧,这应该是佛的境界,但张宏堡在报告中推出的是麒麟文化,这个麒麟和佛是什么关系?张宏堡曾经说自己是金麒麟,可麒麟再高也不是佛,那么麒麟文化就没有达到佛的境界;要说张宏堡已经成佛了,那么就没有必要再叫麒麟文化,这不把自己降低了吗?他把这个疑问深深地埋在了心里。
其实此次报告会还有一段流传至今的“佳话”:每次演讲结束,张宏堡刚一离去,就有不少老同志争着去喝张宏堡喝剩的茶水,坐张宏堡的座椅,都想沾沾大气功师的福分。由此可见人们对“神”的渴望。
张宏堡在报告会结束时就宣布了归隐!他对外讲,自己已经功成名就,无需再干下去。因为气功事业和其他事业一样,干久了就会形成一套僵化的东西,而弟子的发展不能靠我把他们拉大,所以要让他们在关键的时候锻炼。另外,由于出山几年,自己的功能功力也需要进一步修炼,因此,决定隐退。退不等于不再出来,在需要的时候,还是有可能第二次第三次出山的。
事实上,他隐退的主要原因是,他干得太大,引起了同行的嫉妒和猜忌,再加上所得罪过指责过的气功界一些人对他进行报复,他已经成了众矢之的。以归隐为名,可以避其锋芒。 
“于光远在《自然辩证法通讯》第六期上发表《论科学与伪科学》一文,把气功和特异功能定性为伪科学了。”阎庆新汇报说。
“他说的话,不算数!重庆生科大(注:重庆生命科技大学的简称)的开学典礼,定在哪一天?”
“十二月二十八号。怎么,你还想去参加?”
“我已经归隐了,就不能露面了。你们一定要搞得隆重一些。”
“那没问题,你就放心吧。” 
中功机构所有的人员都知道张宏堡归隐了。但是归隐到哪里?绝大部分人都不知道。
可是青城山生科院的员工们想给张宏堡过个生日!趁着他还在生科院,就只好临时决定在十二月三十日这天提前过了。一是时间紧,再者也是为了避开广大弟子的朝拜。  
当发现卧室门口摆着几件礼品,张宏堡笑了,看来就是归隐了,大家心里还有我啊!像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尤其在中功各个节日前后,弟子们有敬献的衣服、锦旗的,也有敬献奇珍异石、金银珠宝的,以此表达对张宏堡如神一般的崇拜之情,为此生科院专门安排了一个房间保管这些贡品。
晚上,他身边的中功高级干部自发地举办了一场简单的晚会,张宏堡特意穿上大家送的新皮鞋,充满激情地为大家演唱了一首他平时最爱唱的歌:“ 
雪压冬云白絮飞,万花纷谢一时稀。
高天滚滚寒流急,大地微微暖气吹。
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罴。
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苍蝇未足奇。
这是一首毛泽东写于一九六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的《冬云》,他特别喜欢毛泽东诗词里面对严冬傲立苍穹的伟大气势。他唱这首歌是鼓励大家,也是鼓舞自己,自己的归隐一定是暂时的。
在生日晚会上,大家都喝了些酒,张宏堡很激动,看着对自己崇拜有加跟他摸爬滚打的一班高级干部,他敞开了胸臆。他谈到自己小时候躺在树林里看天,等待死神降临;他谈到大串联时到天安门广场要见毛主席;他谈到当知青时受苦受累,…… 
“你们不知道,有一本古代预言《龙华经》,就是写我的,我是真龙,我和毛主席一样,是来改天换地的,我和毛主席正好差一个甲子,你看斯大林是十二月二十一日出生,耶稣是十二月二十五日,毛主席是十二月二十六日,我是一月五日,尼克松是一月九日……”
 “呵呵,看来我喝多了,说漏了,这些你们不要对外讲,对家里人也不要讲,要在过去,讲这些是要杀头的。”
“我实际是在搞意识形态。” 
“ 共产党的一套我早就看透了。我是真龙”。
张宏堡说的既是酒话,也是心里话。三年来中功事业轰轰烈烈的发展让他越来越相信自己的伟大。他曾经跟大家说:“不是我张宏堡,也会有李宏堡、王宏堡出现,这是定数。”但他现在却通过阎庆新一再教育大家“一切功德归师父(指他自己)”。在众人的崇拜中,他已经不愿意弄清自己在事业中到底起多大作用,他也不愿意大家把他和神分离开来。从此他就确认了自己的身份,即佛即道,即龙即麒麟。龙是要掌管天下的,难道自己有皇帝命?这时,有一定政治头脑的他还不敢确定,是做隐居山林的宗师,还是做教化大众的素王,甚至…… 
张宏堡借着酒劲说的句句似真,一众弟子也听得飘飘欲仙,有的激动得泪流满面,打心眼里觉得跟对了人。他们期盼着,到成功之日,被论功行赏,加官进爵,今生今世不做人杰不罢休。
拿破仑说过——凡人追寻伟人,不是因其本身,而是因其影响。而伟人出于虚荣和需要,欣然接受。

评分完成:已经给 ywsctjl 加上 100 银元!





喜欢ywsctjl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