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有一种爱,叫做不能相见
送交者: lizm1950[♂知县★♂] 于 2017-11-14 2:36 已读 5683 次  
1976年春节过后,寒假结束了,回到学校。 一位老师见了我说:“李老师,你们理化组来了一位新老师,是个大美女,可漂亮了,听说以前是个演员。”我说:“是个演员?那应该到音体美,到我们理化组干什么。”他又笑嘻嘻地说:“你这个光棍,可要抓住机会啊,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当胸给了他一拳:“你小子又在瞎咧咧,连人家有没有对象都不知道,就打人家的主意。”



上班时,一进办公室,就见一位姑娘在打扫卫生,一见我,就满面笑容地问候:“你好!”我一看,一下子就震住了,美女,大美女,不是一般的美女,简直找不出词汇来形容。我一时愣住了,呆呆地看着她,她一看我这神态,羞涩地笑了,低下头,继续扫地。这时,理化组的陈主任进来了,那姑娘又向陈主任问好,陈主任回了声好,就对我说:“不认识吧,这是新来的林老师,等会儿人齐了,我给大家介绍。”



人到齐后,陈主任说:“首先,我代表理化组全体老师欢迎林老师来到理化组。”大家一齐鼓掌,“林老师是山东工学院机械系毕业的,以后担任农机课的教学工作。林老师上大学前,是山东京剧团的演员,以后,学校文艺晚会,咱们理化组出节目就不用愁了。希望大家在工作上要多帮助林老师,林老师也要虚心向各位老教师学习,搞好教学工作。”陈主任刚说完,我就接上了:“陈主任,我26岁,算不算老老师?”陈主任立即补充:“你们青年教师,要相互学习,共同提高。”林老师听了,看了我一眼。这时,上课铃声响了,我拿起课本就上课去了。



我所在的学校是师范学校,文革期间,上级规定,凡是县一级的师范学校,要开设农机课,主要是学习拖拉机,柴油机等农业机械,也算是教育革命的一项内容。农机课一般都是由物理老师担任,但实际上和物理联系并不多。



上课回来,大家都围着林老师闲扯,林老师主动介绍了她的情况。她叫林海鹰,是青岛下乡知青,1951年出生。爱好文艺,有一年参加省文艺会演时,正好省京剧团去挑演员,她被选中了,经过特招,成为正式演员。后来又推荐上了大学。原以为是到艺术院校学习,但没想到却上了工学院,剧团领导很后悔,本来是想培养人才,结果是丢失了人材。大家问她在剧团里演什么,她说是在奇袭白虎团剧组里演崔大嫂。大家一听,齐声惊呼:电影里面的崔大嫂是你演的!她急忙摇头:“不是的,那是沈姐演的,她是A角。”我说:“那你是B角了。”她又摇了摇头:“不是,我是C角。”她补充道:“C角都是学员,处于学习阶段。”我又问:“那你登台演出过吗?”她笑着说:“当然,不登台就不是演员了,但大部分都是下基层演出。重要演出是轮不到C角的。”大家一齐要求她唱一段,她说现在是上班时间,以后有的是时间给大家唱。



这几天,林老师忙着查资料,写备课笔记,大家也一齐帮着她。准备了几天,她要试讲,就找了一间空教室,理化组的老师听她讲课。虽然是演员出身,但第一次讲课,她还是有点紧张,过了一会,慢慢地就进入了状态,她讲课明显带有表演成分,给人的感觉好象是在演戏。我坐在下面看着她,因为她太漂亮了,以前我不好意思仔细看她,现在可以趁机细细地端祥一番。她长着长圆脸,面容清丽,仪表端庄,和奇袭白虎团电影里的崔大嫂很像,她说过她们三个崔大嫂,当时挑演员就是要求长得像。她皮肤白细,润玉凝脂,眼睛特别有神,目光流盼飞彩,明亮生辉,左顾右盼,神采飞扬,身材匀称,苗条圆润。身高大约170厘米,在女生中算是高个了。整体印象是美丽庄重,文雅大方,很有修养,给人一种大家闺秀的感觉,不像有些姑娘,虽然漂亮,但显得很妖艳。她可能注意到我在打量她,目光不时地扫过我。我心里想:这么漂亮的老师,学生还能有心思听课?讲完以后,大家给她讲评。轮到我时,我说:“林老师今天讲得很好,但要注意一点,讲课时,目光最好要面向全体学生,要目中无人,不要老是和学生进行目光接触。这样,学生会没有心思听课。”大家一听都笑了,陈主任开玩笑地说:“恐怕是你没有心思听课了吧。”我一下子脸红了,一时回不上话,林老师也扭过头去,偷偷地笑了。



回到办公室,想起刚才的情景,我脸上还是有点挂不住,林老师象没事一样,主动和我聊起来。



“李老师,你家是哪儿?”



“我父母都在南京。”



“怪不得,听你口音就不是山东人。”



“其实我是正宗的山东人,出生在青岛,后来去了南方。”



“哎呀,你是在青岛出生,那咱们是老乡了。”



接着她又问:“你家在青岛什么地方?”



“在西康路铁路宿舍。”



“哎呀,那儿离我家很近啊!我家靠近贵州路,边上有个很大的旧货市场,紧靠海边。”



我想了一下:“那个地方是海军的地方,有水上飞机,我小时候经常趴在窗台上看水上飞机。”



她说:“对啊,那就是我爸爸的部队。”



“你爸爸的部队?”我有点吃惊。



“是啊,他是海军航空兵的。”



“你爸爸是飞行员?”



“以前是,现在不飞了,一般到了师级,就不飞了。”



“你爸爸是师长?”



“不是,是师参谋长。”



“怪不得你的名字叫海鹰,是你爸爸起的吧。”



“是啊,他开的飞机就叫海鹰号。”



边上的老师听了,相互看了一眼,也暗暗吃惊。



我又问她:“你小学在什么地方上的?”



“贵州路小学。”



“哎哟喂,”我叫了起来,“咱俩是一个学校,我也是贵州路小学的。”



“是不是在一个教堂的后面,要从教堂里的一个黑过道下去。”



“对对,一个人就不敢走了,害怕啊。”



我一边回忆,一边说:“我的班主任是顾老师。”



“嗨!她也给我当过班主任,她家就在西康路,我到她家去过。”



我们俩越说越近乎,其他的老师开始起哄了:“你们是同学啊!”



“不会是青梅竹马吧?”



“是两小无猜吗?”



陈主任赶快出来制止:“不要乱开玩笑,让学生听见,成何体统!”



林老师也有点不好意思了,笑着对我说:“真没想到,咱俩竟然是同学。”



从那以后,我和林老师经常聊天,回忆小学时的事,她还告诉我很多我到南方后,学校里发生的事。我们之间的距离无形中缩短了,有了一种亲切感。



 



林老师是学机械的,在教学中,遇到力学和电学部分,就有点力不从心了。这几天,林老师明显是遇到难处了,备课时愁眉不展。我就开着玩笑说:“崔大嫂,怎么了,遇到美国鬼子了?”



“是啊,正愁着找不到志愿军呢。”



“志愿军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好吧,严排长,你看看这句话怎么理解?”



她指着课本说:“拖拉机在摩擦力的作用下前进。我就不明白,拖拉机的动力不是发动机吗,怎么成了摩擦力了?”



我说:“这就是工科和理科的区别了,你们学机械的认为是发动机提供动力,我们学物理的,就认为摩擦力是前进的动力。”



我继续分析:“从力学上讲,只有外力才能改变物体的运动状态,发动机是拖拉机的内力,是不能成为前进的动力的。你可以设想一下,如果拖拉机在冰面上,会怎么样?”



她不假思索地说:“那还用说,打滑,走不了。”



“可是,发动机仍然在提供动力啊。但没有摩擦力就走不了。”



我又给她详细地分析了一番,她终于完全明白了,



她感叹道:“理科和工科就是不一样啊,还是理科厉害!”



我说:“也不能怎么说,理科重理论,工科重实用,各有所长。同样是电容,工科研究是隔直流,滤波,调谐。我们理科主要是研究电场能量。”



她敬佩地看着我:“你的业务真棒,分析得头头是道,鞭辟入里。”



“这就是当教师的素质,要善于将复杂的问题简单化,简单的问题讲明白。要抓住要领,举一反三。”



她目不转眼地看着我,出神地听着。感叹道:“你真是才华横溢,思维敏捷,我是望尘莫及啊!”



“女人嘛,都是这样,漂亮的不聪明,聪明的不漂亮。”



她一听,有点不高兴了,用撒娇的腔调说:“李老师,你怎么能这样说话。”



我立即陪一个笑脸:“但是,这不包括你,你是既聪明,又漂亮。是美女加才女。”



她笑了:“阿谀奉承,花言巧语。不过,我确实很佩服你,特别是思维方式,独树一帜。”



从那以后,林老师就经常和我研究教学中的问题,我的分析和见解,让她心悦诚服。有时,为了和我说话,她就弄些小儿科的问题来请教,我感到很可笑,但也不好拆穿她。每次和我讨论问题时,她总是出神地看着我,我感觉到我们的关系开始有点微妙了。她的身体语言也在改变,每次和我说话,身体都明显地向我倾斜,距离越来越近,说话的声调也越来越柔和。根据我自学的《行为心理学》,我意识到我们之间有戏了。



我奶奶一人在老家,虽然我经常回去看她,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她的身体是越来越差,最后,家里决定让她到南京居住。我妈妈回来接她,下车后,先到学校来看我。我的一帮哥们都来看望我妈妈,他们大都是后勤人员,是打蓝球的伙伴,说话比较低俗,为了表示亲切,大家都一齐随着我喊妈妈。



这时,林老师提着水果也来了。大家正在向我妈妈问候。



“妈妈,你身体好吗?”



“妈妈,你喝水。”



林老师也随上了:“妈妈,你吃水果。”



我妈妈惊讶地看着她,我的一哥们使坏:“妈妈,这是你未来的儿媳妇。”



林老师知道失言了,羞得面红耳赤。



“儿媳妇?!”我妈妈打量着她。



林老师无地自容,转身飞一般地跑了,身后传来一片笑声。



和林老师一个宿舍的老师回家了,于是,我就让我妈妈和林老师住一晚。两个人拉得挺投机。



第二天,我妈妈问我:“你和这姑娘正在谈着?”



我摇摇头。



“我看这姑娘对你有意,你可以和她谈谈。”



我妈妈接着说:“这姑娘各方面都挺好,就是太漂亮了,女人太漂亮了,容易招惹是非。”



不知我妈妈和林老师闲扯了些什么,我妈妈走后,她对我越来越亲近,各种暗示也越来越明朗,目光中的爱意也越来越浓厚。



这天,在办公室里,大家都在忙着。林老师在摆弄教学仪器,突然,听到她大叫一声,手里紧握着一个电源接线盒,猛烈地抖动着。“触电了!”旁边的老师大声叫着。我一看,立即飞身跃起,身体在空中一脚踢去,将她的手踢开,她一下子倒在地上。我上前一看,她已失去知觉,我来不及多想,马上将双手重叠,放在她的胸部,进行按压。这时候,校医王医生也赶来了,他看了看,说,做得对,继续。我就继续按压着,一会儿,她就睁开了眼睛。我停止按压,王医生给她做了检查,然后说,没什么大问题,就是受到了惊吓,回去好好休息。几位女老师就扶着她回宿舍了。陈主任拉着我的手说:“李老师,今天幸亏你,要不然,林老师就没命了。”其他老师也说:“我们当时都惊呆了,没反应过来。”陈主任又说:“你很机智,跳在空中救了她,如果直接用手去拉,那你们两个都就完了。”我说:“陈主任,你怎么说外行话,物理老师还能没这点常识。”他不好意思地说:“我说的是假如。”



回到宿舍,我的那些哥们也来了,大家七嘴八舌地调侃着。



“你小子真行,英雄救美。”



“真是天赐良机啊!”



“这下可把林大美女的芳心俘获了。”



还有个哥们一脸坏笑地说:“摸得很过瘾吧。”



我抬手给了他一拳:“又想歪了,那时还能顾得上这个。”



这时,扶林老师回宿舍的一位女老师来了,她说:“李老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林老师没事了,还要告诉你一个坏消息,林老师有对象了,她亲口对我说的。”



“啊!”大家一听,不约而同地叫了起来:“唉,白忙活了。”我非常平静地说:“人家有对象了,大家以后就不要再开这样的玩笑了,救人是应该的。”



当天晚上,林老师来到我的宿舍,不好意思地拉着我的手,满脸通红,说着感谢的话。我轻轻地将手往回收,她识趣地将手松开了,我淡淡地说:“没什么,当时我就是本能的反应,你回去好好休息吧。”她好象还有话要说,但看我不冷不热的样子,也只好讪讪地回去了。走时,我在门外一直目送着她,她回头张望了好几次,突然又返回来,走到我身边,低声说:“李老师,我这条命是你的。”说完,不等我回答,转身就走了。



当天晚上,我失眠了,脑子里总是闪现着林老师的身影。我一再地劝着自己:“名花已有主,不要再伸手,男儿当自重,何处无芳草。”回想起她对我的种种所谓的“暗示”,我真是自作多情,被迷惑了,只要一谈恋爱,这智商肯定等于零。唉!这些当演员的,真会演戏,搞得跟真的似的。



第二天,我到校医室,找王医生要安眠药,王医生笑着说:“不是失眠,是失恋吧。”我哭笑着摇了摇头。王医生安慰我:“在学生中找一个吧,全校好几百名女学生,凭你这条件,还不随便挑。”



当时,中专招生和大学一样,也是推荐制,并不是直接从初中毕业生中招生,因此,学生年龄都比较大,老三届的不少,有的甚至比我还大。其中还有一批青岛女知青,各方面都是不错的。其中几个有点姿色的,频频地向我暗送秋波。有好几个老师找了学生,但我不想找个中专生。



以后,林老师还是一如既往,对我更加热情,照样向我请教问题。我在讲解时,她的眼睛还是定定地看着我,但我心中有数,只是应付,绝不回应。



 



有一天,她拿着课本找我,说是遇到困难了,让我帮她。我心想,不会又是些小儿科的问题吧。她指着课本说,是拖拉机前轮的前倾角问题。我接过课本一看,这个问题确实不大好理解。我突然想到,自行车的前叉就是有前倾角的,可以很形象地解释这个问题。正好有个杂技团现在正在县城演出,于是我说,你请我看杂技吧,看完以后,这个问题你就明白了。她一听,愣了一下,可能感到出乎意料,但很快就高兴地答应了,眼中闪过一丝窃喜。



剧院的坐位都是长联椅,演出开始后,灯光暗了,她就开始慢慢地靠近我,身体若有若无地靠着,我能感受到她的体温,还有那柔软的腰肢,我告诫自己:把持住,不可轻举妄动。当演到一些惊险节目时,她就假装紧张,抓住我的胳膊,似抱非抱,然后身体半转,将她那丰满的胸部若即若离地贴在我的胳膊上,动作虽然含蓄,但传递的信息却是明确无误的。



我心中暗想,她可能是用这种亲近的方式来表达对我的感激之情,这些当演员的,真是不自重。我不动声色,注意地看演出,装出没有察觉的样子。她有点失望。



当演到自行车时,我对她说:“你要注意了,这个节目和你的问题有关。”



我扶着她的肩膀,趁机将她的身体搬正,说:“你看自行车的前叉,和咱们骑的自行车有什么不一样。”



她注意地看着:“没什么不一样啊。”



“它的前叉是直上直下的,没有向前伸。”



“嗯,我看出来了,是直上直下的。”



我继续引导:“你再看它的拐弯,可以拐直角。”



“对,是可以拐直角,可能还大于直角。”



她仔细地看着:“拐弯很快,一下子就拐过去了。”



我说:“你现在明白前倾角的意义了吧。”



她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



在回学校的路上,我继续给她讲解:“前叉直上直下,轮胎和地面的接触点,是和前叉的延长线在一条直线上,咱们骑的自行车,前叉是向前伸的,这样,轮胎和地面接触的那一点,就偏离了前叉的延长线,当自行车拐弯时,前轮一偏转,和地面接触的那一点就会受到一个向后的摩擦力,这个摩擦力和前叉的延长线形成力距,就会将前轮摆正,使自行车回到直线行驶状态。”



她有点明白了:“照你这么说,拐弯不是容易了,而是困难了。如果直上直下,没有这个力距,拐弯就容易了。”



“是的,拐弯是困难了,但行驶稳定了。”



她接着又提出新问题:“那杂技团为什么要用这种不稳定的自行车。”



“因为他们在舞台上表演,地方小....”



“你不用说了,我明白了,终于明白了。”



她一下子抓住我的手:“谢谢你,李老师,你真是我的好老师。”她把最后几个字说得重重的。



接着她又说:“你真是善于启发式教学,始终在引导着我进行独立思考,不但把这个问题搞明白了,还学到了很多的教学方法。”



“男人善于主动性思考,女人不自觉地进行被动式思考,所以,女人总是被男人牵着鼻子走。”



“歪理,绝对是歪理。”她开始撒娇了,“我才不信呢,你骗人,难道居里夫人也是被男人牵着鼻子走?”



“任何事物都有个类出现,但影响不了事物的总体性质,著名的科学家,男女比例大约是一百比一吧。”



“真服了你,歪理也能说成真理。”她娇嗔地说,眼睛里明显地透露出爱慕之情。



 



五一快到了,按惯例,又要举行文艺晚会,各教学组都要出节目。陈主任就把这事交给我和林老师了。



我对林老师说:“你自己上去唱一段就行了,我在下面负责鼓掌。”



“你想得美,这是咱俩个人的事,凭什么让我一个人唱。”



“我不会唱京剧啊。”



“你会唱歌吧,咱俩来个男女二重唱,就唱张振富和耿莲凤唱的那个,祖国一片新面貌。”



陈主任一听,拍掌叫好:“这歌好听,就这样定了,林老师一个京剧,你们俩再来个二重唱。”



下午没有课,林老师就拉着我找了个没人的教室,开始练习。她先让我自己唱一遍,唱完后,她说:“你这是业余唱法,上台这样唱不行。”然后,她就一句一句就进行纠正。从呼吸,吐字,用气进行规范。哎,还别说,经她一指点,我还真是大有长进,找到了感觉,唱起来顺畅多了。



在练习时,她总是盯着我,明亮的眼睛时时地闪现出丝丝爱恋,我回避着,不接招。



练习了几天,就开始练习二重唱,和她一起唱,我才感觉到这差距是太大了,我说:“咱俩差得太远,不般配。”她意味深长地说:“咱俩非常般配。”我一听,知道她是话里有话,但我不接话,岔开了,心里想,你什么意思,还在演戏。



练得差不多了,就找音乐韩老师伴奏,韩老师弹着钢琴,我们唱了一遍,韩老师非常惊讶:“唱得太好了,没想到李老师唱得这么好。你们俩太般配了。”林老师一听,高兴了。韩老师见我有点尴尬,赶快解释说:“我是说你们唱得般配。”



以后再练,她要求在唱的时候,要进行感情交流:“咱俩不能像两根木头似的站在台上,要互动,要有感情交流。”我有些为难:“怎么感情交流?”她说:“眼睛要对视,眼神要交流,要微笑,要有表情。”



再唱时,她就拿出演员的功力,用眼睛说话了,目光对视时,含情脉脉,情意浓浓,眼神具有穿透力,看得我心里发慌,这眼神,杀伤力太大了,不敢和她对视。她不满意了:“你这不是对视,是扫视,是对我不尊重。”我抓耳挠腮,无地自容,真后悔唱这二重唱了。她双手抱住我的头,一把扳过来:“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眼睛要带感情,我不是老虎,不会吃了你。”我被逼得没有退路,心一横,豁出去了,不就是眼睛带感情吗,我就往歪里想,眼神里透露出一股邪气。她一下子呆了,征征地看着我,显得有些手足无措。我一看她那慌乱的样子,心里好笑,原来你就是个纸老虎,现在轮到你怕我了,我加大攻势,目光如电,直射心扉。她顿时六神无主,满面通红。很快,她就回过神来,厉声说道:“李老师,你这不是感情,是色情,你这眼神就是色狼。”正在这时,韩老师进来了,说:“到处找你俩,林老师不是还有个京剧吗,也用钢琴伴奏吧,咱们赶快练一练。”林老师一听,好像解脱了,拉着韩老师走了。我看着她的背影,心中暗暗好笑:别以为只有你会演戏。



到了演出那天,林老师为我化妆,她轻车熟路,一边化妆,一边说:“我真担心演砸了,你要是再出个色狼样,我就敢一脚把你踹下台。不信你试试。”我笑着说:“你就等好吧。”



演出开始了,林老师先来了段京剧,奇袭白虎团崔大嫂的唱段:



“闻北方炮声起奋身脱险,



绕小路离开了永进桥边,



被强迫修公路心如火燃,



怎能忘阿妈妮临终遗言,



青石里是我军联络地点,



与严排长取联系来把敌歼。



听炮声似雷鸣联接不断,



想必是朝中军大反击就在今天。



寻亲人那顾得千难万险,



舍死忘生飞奔向前。”



这是她的拿手戏,她唱起来得心应手,自然流畅,高音激昂,低音委婉,唱得荡气回肠,激情澎湃,唱完以后,掌声雷动,大家齐声高喊,再来一个,于是,她又唱了一段红灯记李铁梅的唱段。



韩老师将我们的二重唱安排在最后压轴。她认为肯定轰动。果然,第一句“山也笑,水也笑,毛主席革命路线指航向,形势无限好啊。”台下立即一片惊呼,掌声如潮。我们俩配合默契,声情并茂,歌声清亮悦耳,动人心弦,特别是感情交流,自然流畅,淋漓尽致,眼睛对视,亲密无间,情意緾绵。唱到最后一句,全场起立,用掌声为歌声打着拍子,人气沸腾,春雷滚滚。几个女生尖声喊着:“般配!般配!般配!”热烈的掌声,让我们无法下台,只好又唱了一遍,这才谢幕。



她拉着我,跑到她的宿舍,为我卸妆。她用凡士林抺到我的脸上,然后用卫生纸仔细地擦拭。我默默地看着她,心里想:这么漂亮的姑娘,却和我无缘,真是心有不甘。但人家有对象了,今生只能和她擦肩而过了。



她一面为我擦拭,一面说:“你今天表现很好,感情很真实,很充沛,没想到你能表现的这样,你那天出个色狼样,真把我吓坏了,你们男人怎么都这么坏。”



“那天是让你逼的,”我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我也是故意演戏,但是演砸了。”



“你那天的眼神,我一看就知道是假的,因为表情不配合。表情跟着眼神走,只要眼神对了,你根本就不用考虑表情,表情肯定对了,如果眼神是惊讶,嘴肯定是张开的。”



接着她又说:“眼睛在舞台上是很吸引人的。五官是以眼为主,我们演员要专门练眼功,每天要转眼,左转100次,右转100次,每天要转半个多小时。练得眼睛滴溜熘地转。”



   “怪不得你得眼睛这么厉害,我都不敢看。”



   “我看你的眼神不是演戏,是真的,”她的眼睛里透露出绵绵深情:“我的命都是你的,还用得着在你面前演戏吗。”



“千万别这么说......”



她不让我说完,就堵上了:“以后你也不要演戏,演戏你不行,咱俩都不演戏,要来真的。好吗?”



看着她那饱含真情的眼睛,我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第二天上课,我一进教室,学生就一齐鼓掌,我知道还是为昨天的演出。大家的兴奋劲还没过,纷纷议论着。



“李老师,你真是深藏不露啊,真不知道你这么厉害。”



“昨天晚上我们女生宿舍议论你到半夜。”



“你和林老师太般配了。”



“你们俩真是金童玉女。”



我急忙制止:“大家别乱说,林老师有对象了。”



“啊!”大家都失望得叫起来。



这堂课上得真是糟透了,大家都心不在焉。知道学生都是因为我而感到沮丧,所以我也不好批评大家。

评分完成:已经给 lizm1950 加上 100 银元!

有一种爱,叫做不能相见(中) 有一种爱,叫做不能相见(下)




喜欢lizm1950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