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二十四章 危险
送交者: 可恨张[♂★☆快递小哥☆★♂] 于 2018-02-12 13:59 已读 193 次  

回答: 葬鬼经 第十一卷 东北仙 由 可恨张 于 2018-02-01 10:55

在这时候,我跟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过五米的样子。

确定他们没发现我,停下脚后,我就没再继续移动,以免打草惊蛇。

“孙爷,那面鼓有这么厉害吗?”年轻先生很疑惑的问道,语气里满是不解:“再厉害的东西咱也不是没见过,仙姑可是咱们教内的先知啊,有必要搞的这么久?”

“你不明白。”姓孙的老先生,叹了口气:“对付活物咱们有招,对付死物咱们也有招,但想要对付这种邪器成精的物件,确实是有点难了,不过也快,要不了多久,巫子祈天鼓就是仙姑的囊中之物了。”

听到这里我也不免有些紧张,巫子祈天鼓要是落进旧教的手里.......那咱们还打个屁啊?

不用巫子祈天鼓,旧教都有手段去控制仙家,要是有了那玩意儿,还不得如虎添翼??

“那面鼓对仙姑来说很重要吧?”年轻的先生问道。

老先生点点头,说那肯定啊,只要得到了这面神鼓,整个东三省都会被我们旧教控制,包括那些高高在上的仙家,也会变成我们的门徒。

“那咱们这些跟随仙姑的教众,还不得一飞冲天啊?”

“谁知道呢。”老先生笑道:“应该会吧。”

就在这时,老先生忽然转过身,左右扫视了一圈,像是发现了什么,语气都变得警惕了起来。

“好像有人在附近。”

毫不夸张的说,他这一句话说出来,直接给我吓个半死,难不成我暴露了?!

连宋补天都察觉不到我的踪迹,这老东西是怎么发现的?!

“有人??”

一听老先生那话,另外那个先生就站不住了,着急忙慌的转过身来,跟着老先生一起左右扫视着,语气都有些惊慌:“人在哪儿呢?!孙爷!要我发信号不??我叫弟兄们下来搜一圈,看看........”

没等他把话说完,老先生一摆手,皱着眉说:“先别着急,我只是觉得有人盯着我看,但扫了一圈也没见着人影........”

话音一落,他直接从巨石上跳了下来,身手异常的敏捷,落地基本上没发出声音。

我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哪怕我知道他看不见我,我也不敢做出半点冒险的举动。

也许行里的术法看不见,普通人的眼睛也找不到我,但是作为一个生物的第六感.......他并没有发现我的存在,只是感觉到了我的目光。

我想到这里,壮着胆,缓缓闭上了眼睛。

从脚步声来看,那个老头子正在往我这边靠近,步子很稳,能感觉出来他的警惕性有多强。

“孙爷,这附近没人啊。”那年轻先生说:“别说是活人,连个鬼都没有,我都开了眼看了,没啥问题。”

“难道是我感觉错了........”老先生嘀咕了一句,之后就沉默了下去。

他停住脚的位置,距离我很近,几乎都到了脸贴脸的地步,我都能清晰的感觉到他扑面而来的吐息......

妈的他绝对吃大蒜了。

“不管了,咱们去别的地方看看。”老先生说道:“在这个节骨眼上可不能出岔子,搞砸了咱们都要不得好死。”

说着,他转身就走了回去。

也许是太大意了,在这个过程中,我忍不住睁开眼,想看看这俩龟儿子往哪儿走,但这一睁眼........

“有人。”

那个脸上缠满了麻布的老先生,冷不丁的说道,转过身来,直勾勾的盯着我。

我敢肯定,在那瞬间我们俩的目光绝对是碰上了。

“就在这里........”那老头喃喃道,从腰间解下来一条像是鞭子的东西,死死盯着我,眼里的杀意呼之欲出。

那条鞭子应该是法器的一种,头尾各带着一个放大版的铜钱,鞭身也是由生铁铸造的,上面密密麻麻的有一些凹刻的痕迹,不知道是符咒还是图腾,反正没看清。

没等我反应过来,那老头儿猛地一甩手,直接把手里的法器当成流星锤似的砸了过来,几乎是在瞬间就从我腹部穿透了出去。

毫不夸张的说,我差点就吓趴下了。

**。

这老头儿是真发现我了还是怎么的?!这可是法器啊!!躲不及是要死人的!!

不过等我反应过来,发现自己毫发无损时,这才明白一个事实。

要么是那件法器伤不到魂魄,当然,这种可能性很低........要不然就是顿窍身在助我。

普通的魂魄离体,跟肉身蛊的魂魄离体,这应该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嘿......这老贼伤不到我啊........”我喜形于色的说道,往右边挪了两步。

在这个过程中,那个老先生还是直勾勾的盯着我,似乎是知道我在哪儿,眼里的敌意越来越重。

这时候,那个站在石墩子上的小年轻,也随之跳了下来,拍了拍裤子说:“孙爷,这里哪儿有人啊?”

“真的有,我真的感觉到了!”老先生沉着声音解释道。

“孙爷,您上次不是跟那些真神接触过吗?”那小年轻兴致勃勃的说道:“我记得还是几位先知带你们去的,跟它们接触之后,一般人或多或少都有点后遗症,您是不是还没缓过来劲儿呢?”

听见这话,那老头儿也沉默了下去,直勾勾的往我这边看了一会,最后还是转过身,向另外一边走去。

“可能吧.......”

看见老头子走了,那个小年轻也没犹豫,忙不迭的跟上,嘴里还问他:“咱们是去巡山还是咋的?”

“先去跟其他人碰个面,都这个点了,也该换班了。”那老头子叹道:“我这一把老骨头可撑不住了,后面还有一堆麻烦事等着呢,先偷个懒歇歇吧。”

一听他这话,我也不禁犹豫了起来,看他的意思,貌似是要去跟其他旧教先生见面。

他们见面的地方,十有**就是旧教的盘踞点,至少也是其中之一。

想了几秒,见他们俩都要离开我的视线了,我一咬牙:“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跟上去看看再说!”

有了刚才的经历,我不敢大意,哪怕他们伤不着我,我也不敢大张旗鼓的跟上去。

这帮旧教先生可不一般,就刚才那老头儿......他的第六感倒是挺强的,那小年轻都没发现,他竟然发现了,还能直接找到我所在的位置!

跟着他们,我小心翼翼的往林子里走着。

那些活过来的树枝依旧在扭动身躯,有不少树枝都歪斜过去,把路给挡住了。

但那俩先生就跟没看见似的,直接从树枝中间穿了过去,压根就没有碰到它们。

看见这一幕的时候,我也不禁有点茫然。

难道我看见的这些都是假的?是我的幻觉?

还是说这才是真实的.......只是我们活人所处的世界,无法跟它们发生碰触?

不过这样也不对啊,我不是能从树枝里穿过去吗?

想到最后,我也没琢磨出答案来,百思不得其解的继续跟着他们。

走了有五六分钟的样子,我们从树林里走了出去,到达了黑龙山靠近顶峰的一处碎石地。

在走出树林,迈出最后一步的那瞬间,我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像是被人点了穴似的,浑身上下都僵硬住,完全动弹不得。

但那俩先生好像不知道我的情况,继续往前走着,越走越远,直到从我视线中消失而去。

在这时候,他们已经不是让我注意的重点了,我所关注的,是那一座屹立在碎石地正中,足有三层楼高的雕塑。

准确的来说,那应该是被人用枯树枝等杂物,随意搭建起来的一个类似人形的雕塑。

身躯全部由枯树枝,树干组成。

高举摊开的双臂好像是用荆棘藤编织的。

最让我心里发凉的,是那一座雕塑的头。

全是骷髅头......那是几十上百个人类的头骨拼接而成的.......

它从头到脚都罩着一张厚实的黑布.......

看着,就如长袍。




喜欢可恨张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