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十四章 父母自有父母福
送交者: laifu[♀★★来福★★♀] 于 2018-02-12 8:19 已读 417 次  

回答: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第七卷 马猴崛起 由 Frank613 于 2018-02-07 9:23

马一岙身上,有很多值得我学习的地方,而最让我为之佩服的,就是他审时度势的功夫。

对付黄律师,他选择不声张,谨慎为之,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一来那家伙不是江湖人,对他用手段,有些违背江湖道义和规则,二来他这种人也不懂江湖的残酷,威胁太多,也未必能够明白这里面的意思。

横不能我们真的弄点儿手段,让他知晓厉害吧?

那也太跌份了。

但是对付这几个自称豫章丐门的家伙,马一岙却采取了直来直往的架势,上去就是一顿干,而且还不犹豫地断人手指,让对方明白,我们并不是虚张声势。

他们知道的残酷,我们都是能够办到。

这样一来,对方就怂了。

因为他们知道,我们是能够办得到的。

而随后,马一岙给几人都喂了那堪比蚀心散的毒药,为了防止他们还能够再“碰巧”知道解法,这回连名字都不告诉他们,只需要让他们知晓,这玩意,真的很恐怖。

有着蚀心散的前科,他们也知道,马一岙绝对不会是骗人的。

所以那位名号需要改成“七指神丐”的老乞丐,在我们的押送下,直接前往市局,向刘队长自首,而随后我们再一次地约见了卢波,将豫章丐门与他之间的交易揭穿,并且将他身上的毒药并未解开之事一并告知。

卢波很是惊讶,不过却强自镇定,死鸭子嘴硬,试图硬扛,却不料我们直接将老乞丐给叫过来对峙,这个时候卢波方才知晓,自己是真的被骗了。

我艹!

在瞧见八指神丐的一瞬间,卢波就怯了,他并不是那种大无畏之人,在知晓自己的底牌无效之后,终于崩溃,嚎啕大哭起来。

他再一次承认了自己的罪状,并且向马一岙求求饶,希望他能够原谅自己一回。

马一岙训斥了他一番,随后与刘队长紧急沟通,让他将此事赶紧敲定下来。

因为有了之前的教训,刘队长这回不敢再怠慢,当下也是赶忙抽调警力,将所有的证据链都给夯实清楚,并且进行了现场指认,务必将此事给办成一桩铁案,不留半点儿瑕疵。

所以在第二天的下午,我们终于见到了久违的谭师傅。

相比之前的时候,此刻的谭师傅精神有些萎靡,胡子拉碴,被外面的阳光刺得有些睁不开眼。

不过他瞧见我们的时候,还是强打了精神,上来与我们招呼。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牢狱之灾,让他的身心备受摧残,也颠覆了谭师傅的许多想法,我们深知这一点,所以也没有跟他在看守所门口聊太多,将人接了,就直接去了附近的大众浴室,让谭师傅舒舒服服地洗了一个澡之后,又去打理了头发、刮了胡子,整个人就显得精神许多。

随后吴老鸠又做东,在江城最气派的酒店包厢,给谭师傅接风洗尘。

因为一会儿卢本才还要带着谭师傅回庐山,毕竟他家里也有一大堆人等着呢,所以我们并不劝酒。

然而谭师傅还是坚持喝,而且还连着就敬了我们三大杯。

这第一杯,敬我和马一岙,得知消息后,千里迢迢地赶了过来,忙前忙后,帮着他洗脱冤屈——他知道,倘若是没有我们的出手,只怕他就得背负那么一个杀人犯的名声,就算不会死,也得老死在监狱之中。

所以这第一杯,得先敬我们。

而第二杯,他得敬吴老鸠,没有他跑前跑后,帮忙协调关系,这件事情也未必有这么快的进展。

第三杯,敬他徒弟卢本才,当他自己的家人都要放弃的时候,是他一直坚持着。

谭师傅虽然人在看守所,但所有的事情都知晓,也明白这前后的因果。

关于卢波,他的确是有些伤心,正因为如此,所以他对卢本才其实并不上心,没想到最后能够站出来的,却是这个他认为不成器的弟子。

三杯白酒喝下,谭师傅的眼中就泛起了泪光来。

的确,卢波的事情对他打击挺大的,曾经对之如子的徒弟,手把手的教学,以及种种的关怀与期待,最终却换来这样的境地,让他甚至都有点儿怀疑人生,不过好在我们的努力营救,让他感觉到了许多温暖。

谭师傅心里有事,加上挣脱牢笼的开心,种种情绪凝结心头,故而来者不拒,喝了不少的酒,随后又问起了破案的细节来。

我们一一说明,又问起了他与那飞天夜猫的恩怨,谭师傅回忆起来,说与之人的确有结过怨,不过那都是年轻时候的事情。

多少年过去了,想不到那人居然还记恨着,当真是睚眦必报,让人悚然。

我询问谭师傅,说此事需要我们帮忙么?

谭师傅摇头,说这是他与飞天夜猫之间的私人恩怨,之前不知晓,那也就算了,现在有了提防,就用不着我们来操心了,他会自己解决的。

吃得差不多,谭家人的电话都来了几次,一直都在催他回家,我们也不拦着,将人送到楼下,与谭师傅挥手告别。

瞧着卢本才,带着谭师傅,开着小货车离去,我们不由得颇多感慨。

谭师傅这人,一辈子与世无争,感觉仿佛与这江湖格格不入,却不料最终还是麻烦事缠身,卷入这江湖乱事之中来。

不过事情能够有这么一个圆满的结果,倒也不枉我们这连日以来的奔波和辛劳。

这些日子我们着实有些忙碌,此刻送走了谭师傅,也是松了口气,再一次感谢了吴老鸠之后,马一岙将蚀心散和另外一份叫做“爬肾虫”的解药交给了他,让他帮忙过两天,将这解药分别交还给相应的人。

此案证据确凿,已经没有翻案可能,马一岙倒也用不着失信于人。

次日我们给谭师傅打了电话,谢绝了他的邀请,随后又分别给吴老鸠以及李安安、刘队长等人打了电话,表达感谢,并且告知我们离开的消息,随后返回湘南。

我们没有回莽山,而是去了潭州。

我过年时因为渡劫的缘故,并没有陪伴父母,这会儿有了空,自然得过去露个面,免得他们都忘记有我这么一个儿子了。

不过当我按照母亲电话,来到他们的饭店时,方才发现这老两口的生意做得越来越红火了,从下午四点钟就一直来客,忙到晚上十点多,都还有不少人。

我爸去偷师学来的一款口味小龙虾,不但具有潭州出了名的香辣、麻辣之外,因为加了一些噬心蜂蜂蜜的缘故,使得劲儿更加柔和,不但好吃,而且养生,吃过之后,第二天也用不着胃疼、便秘。

所以一经推出,顿时就爆款了,生意络绎不绝。

父母原本只是想要开点儿小生意,不至于混吃等死罢了,没想到马一岙的这朋友郭大力十分给力,不但帮忙张罗了店面,还在很多事情上面帮助颇多,这饭店开起来之后,更是帮着拉来了不少的生意,我父亲也争气,手艺的确不错,加上有了从莽山邮过来的噬心蜂蜂蜜辅佐,吃过的人交口称赞,我母亲管店子,老两口一不小心,就焕发了第二春。

他们一忙生意,就没办法顾到我们,不但如此,而且还直接拉壮丁,对马一岙和朱雀倒还算是客气,对我就直接拉到厨房去,忙得那叫一个昏天黑地。

好在我的厨艺从来不差,帮忙掌勺也是大厨的出品,弄得不少顾客吃过之后,还特地找我妈夸奖,说是不是换了新厨师,这手艺又强了一层。

我前会儿还在江州那儿帮人洗冤,这会儿却厨房帮忙洗菜,前后的落差颇大,不过我却并不介意。

事实上,看到父母两人在这忙碌之中找到自我,拥有着充实的人生,我其实心里挺高兴的。

他们的确应该有自己的生活,这样就用不着整日为我而提心吊胆了。

我在潭州待了一个星期,就在这饭店厨房里待了一个星期,忙前忙后,就算是修行者都有些吃不住,忍不住跟二老抱怨,说这么忙的话,要不然就再请别人吧。

母亲告诉我,说人已经准备请了,不过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手,之前试用了几个,又给辞退了。

父亲说他想回家去,找之前的老兄弟过来帮忙,毕竟认识那么久,熟门熟路,也不怕被人骗。

不过他得了我之前的交代,所以有些犹豫,想跟我商量之后再办。

我赶忙跟他说,这事儿坚决不行,至少这几年不行,等到日后,我将身上的麻烦处理了再说。

父亲瞧见我这么坚决,也就没有再提这事儿。

待在潭州的第五天,马一岙接到了一个电话,打来的是江州的吴老鸠,他告诉了我们一个坏消息——卢波和那个八指神丐越狱,逃走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们挺震惊的,随后又给几个相关人等打了电话,得知他们紧紧只是逃走,并没有再找谭师傅报复,

谭师傅告诉我们,他自己会小心的,让我们不要担心。

马一岙和我有些放心不下,商量着要不要去一趟豫章,将那个叫做飞天夜猫的家伙捋清楚,然而另外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却打断了我们的计划。

乌金有消息了。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20 银元!





喜欢laifu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