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十九章 身体异变
送交者: 可恨张[♂★☆快递小哥☆★♂] 于 2018-02-10 10:22 已读 192 次  

回答: 葬鬼经 第十一卷 东北仙 由 可恨张 于 2018-02-01 10:55

既然方时良也听见了那阵笑声,那就足以说明,不是我出现幻觉了,绝不是幻听。

也许是我太过于敏感,站在林子口听着那阵笑声,我身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心里说不上来的慌乱。

这时候,方时良皱着鼻子闻了两下,表情顿时就疑惑了起来。

“畜生的味道。”方时良低声道:“好像还是活着的畜生.......这味儿我不会认错的,在山里见过太多了。”

我皱着眉往那边看着,不动声色的提了一句:“做好迎敌的准备吧,旧教的先头部队要来了。”

方时良听见我的话也不敢大意,紧握着山河剑,小心翼翼的往那边看着。

伴随着笑声越来越近,林子里也传来了数不清的脚步声,那应该是活人走路时发出来的声音。

不一会,走在前面的那批“人”,已经走出林口露面了。

全是活人,起码看起来是这样,只不过全都身着奇装异服,要么穿着像是唱戏的衣服,要么就是穿长袍,或是民国时期的服装,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都是鬼啊?”方时良嘀咕道,皱着鼻子,不断的闻着:“也不对劲,如果是鬼的话,不会有这么重的畜气,看这情况,它们十有**都是畜生。”

“你还记得吗?”我低声问:“赵三狗他们出事之后,只是人死了,仙家可没有死绝,只是被旧教的人控制住了。”

“这些就是那帮被控制的仙家吧?”方时良问我。

“估计是。”我点点头。

方时良一听这答复,瞬间就变得犹豫不决了,皱着眉问我,要是我这一剑劈下去,把它们劈个魂飞魄散,赵三狗他们能答应吗?

“理智上肯定能答应,但咱们最好别这么干。”我低声道:“这些仙家都是生力军,只是暂时性的被控制住了,如果咱们能把控制权拿回来,那你说.......”

“成,那咱们撤吧。”

方时良说着,猛地把山河剑方向,转身就跑,看他那意思,是压根不准备等我。

“你倒是说一声啊!”我气急了骂道,也不敢犹豫,跟着方时良就往山下跑,在这个过程中头都不敢回,生怕被那些仙家追上。

既然那些被旧教操控的仙家来了,那就代表,旧教已经发现我跟方时良了,这不是什么好兆头。

围杀这种事不光我们能想到,旧教那些阴险狡诈的牲口更能想到,也能做得出来。

所以我们不跑的话.......存活率真的很低啊。

不得不说,在斗法这方面,可能我们没那么多的心得,但要是在跑路这方面,方时良跟我绝对是拔尖的。

跑起路来速度飞快,嗖嗖的往山下窜,还带着一种难以描述的轻车熟路。

我估计吧,我跟方时良跑路的熟练度,绝对是行里少见的高。

“老方你慢点!!”我被方时良甩在后面,但也距离他不远,大概十来米的样子:“你好歹等我一下啊!!”

“新生活,各顾各!”方时良头也不回的说道:“你要是跑得慢被人逮住,那可别怪我不救你!”

听见这话,我顿时就更气了,心说方时良这龟儿子也是够可以的,我本想着他身体素质比我强,在后面挡着殿后,咱们俩也能互相照应。

可没曾想啊,这龟儿子比我还怂,跑起来头都不带回的。

在这时候,我们身后传来的脚步声也变得越来越大了,那些从林子里跑出来的仙家,全都在追赶我们,并且它们奔跑的速度还飞快,几乎都要赶上我跟方时良了。

“咱们把这些仙家带下山,是不是有点不厚道啊?”方时良一边跑一边问我。

“不厚道个屁!”我哭笑不得的说:“出马家跟萨满教的掌舵人都在山下呢,有他们在,咱们还用得着担心这些仙家?”

一听我这么说,方时良哦了一声,顿时就跑得更起劲了。

不知道是因为跑累了,还是我的身体状态压根就没有恢复正常,在奔跑的途中,我只感觉双脚轻飘飘的,跟踩在棉花上跑一样,说不上来的别扭。

方时良似乎也察觉到什么了,很突兀的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

毫不夸张的说,他看我的眼神就跟看见鬼一样,有种很难描述的惊讶。

“**!!你的脸咋了?!!”

“啥玩意儿??”我一边跑着,一边用手摸了摸脸,感觉没什么变化,跟以往的手感完全一样。

方时良没再搭理我,转过头,继续往山下狂奔着。

在这时候我才猛地发现,自己手臂上的皮肤出现了变化,跟之前的变化很像,皮肤表层渐渐变得透明........

**!!

这是要出人命的大事啊!!

如果在这时候我的魂魄离体了......我的肉身还能保得住吗??非得被那帮仙家生吞活剥了不可!!

就在我手忙脚乱想要稳住魂魄的时候,很意外的,我发现自己已经跑到了方时良身边,几乎是跟他肩并肩跑的。

“你嗑.药了?”方时良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我:“你***咋追上来的??”

我听见这话也不免有些诧异,心说这不是他故意放慢速度,我才慢慢赶上来的吗??

与此同时,我依旧没有放慢速度,继续往前跑着,只发现方时良距离我越来越远,他脸上的表情也是越来越惊讶。

“你等等我啊!!”

方时良近乎是绝望的喊了一声,语气里满是不甘:“你是不是吃药了?!要不然就是打鸡血了吧??你***咋会跑这么快??”

此时此刻我才慢慢反应过来,自己的肉身确实有变化,但魂魄却没有离体的征兆。

只是皮肤变得半透明了,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事发生。

“难道我跑得这么快.......也是肉身蛊在起作用?”我心里嘀咕着,有种止不住的兴奋:“这就是顿窍身??应该是吧??”

不知不觉中,我已经跑到了临近山沟的位置,方时良也在二十米外不紧不慢的跟着。

要不是我故意放慢速度等他,这龟儿子早就被我甩开了。

从我这个位置看下去,能够很清楚的看见袁绍翁他们。

那些留守在山下的先生也注意到我们了,当我跑到山下,慢慢停下脚时,我猛地发现一件事.......

绝大部分的先生,都是很警惕的看着我,表情如临大敌。

而袁绍翁等人,则是很担心的盯着我,打量着,那种眼神就跟看病人一样。

“你咋了?”袁绍翁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我没咋.......”我有些不太自然的笑着,尽全力压制住了兴奋的情绪,说话都有点哆嗦:“刚才我们遇见那帮被控制的仙家了。”

“先不管它们!”镇江河着急忙慌的迎了过来,伸出手想拽着我,但手伸到一半,又僵持在了半空中,没有碰触到我。

他看了看我,试探性的问道:“你没有受伤吧?”

“没受伤,我好得很。”我笑道。

也许是因为我不再有剧烈的运动,也有可能是没了那种危险的压迫感,皮肤表层的变化,也随之止住了,并且还在往正常的方向发展。

我深吸了一口气,抬起手来,紧紧的握了握拳。

“放心吧,我没事,只是遇见了一点小麻烦.......”我笑道。

方时良就站在我身边,听我这么说,也点点头,帮我说了一句:“他没啥大事,咱用不着担心,真正需要咱们担心的东西都在山上!”

陈秋雁已经跑了过来,没有多问一句话,紧紧抱着我胳膊,脸上满是担忧。

“你们在山上遇见啥了?”董老仙儿好奇的问了一句。

“山上埋着很多金属管,好像是阵局的一部分,应该是旧教搞出来的,你们是没看见啊,那规模大了去了,整座山都........”

没等方时良把话说完,在山道的那一头,忽然就传来了一阵汽车的轰鸣声。

袁绍翁跟镇江河他们面面相觑了一阵,表情有些兴奋,也有点无奈。

“援军来了?”我问。

袁绍翁嗯了一声,说,是啊,你需要的火星,全都来了。




喜欢可恨张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