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十一章 官家的棋
送交者: 可恨张[♂★☆快递小哥☆★♂] 于 2018-02-06 20:02 已读 204 次  

回答: 葬鬼经 第十一卷 东北仙 由 可恨张 于 2018-02-01 10:55

说实话,在沈阳待着的这两天,我心里一直都不怎么舒服。

    倒不是急着想去铁岭,就感觉有什么东西从我心底钻出来了,不断的缠绕着我的心脏,让我有了种喘不上气的窒息感。

    但这种表现并不明显,只有陈秋雁发现了,还问过我几次,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当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后还是用状态不好,没休息好这类的理由搪塞了过去。

    在这几天,爩鼠倒是挺活泼的,天天都跟在陈秋雁后面,到处混吃混喝。

    而那只三翅虫则像是生病了一样,没什么精神,随时随刻都躲藏在我的上衣口袋里,貌似一直都在睡觉。

    这种情况让我不免有些担心,陈秋雁更是急得不行,就差没让我把三翅虫送医院去看看了。

    医院别说是医人的,就是专门医动物的,他们能治吗?

    能治个屁!

    更何况事后想想,我觉得这跟三翅虫生病没什么关系,它一没有受伤的表现,二没有气弱的现象。

    再联系上前不久给陈儒生它们治病的事,这就能解释了。

    三翅虫好像更进一步了,体内的蛊气更加精纯,这点是我能够清晰感受到的。

    “今天晚上就走。”

    宋补天来到我房间的时候,手里还拿着一包没开封的烟,一抬手就扔了过来,脸上笑嘻嘻的看不出半点紧张:“听袁老爷说,铁岭那边都快乱成一锅粥了,仙家跟仙家斗,活人跟活人斗,特别是黑龙山那一截打得特别厉害!”

    “黑龙山?”我一愣:“在邪萨满修行的地方还有人闹?”

    “可不是么。”方时良紧跟着进了房间,兴高采烈的跟我说:“你是不知道啊,今天袁老爷都跟咱说了,就这两天,黑龙山那里至少死了十几号先生,被弄得魂飞魄散的仙家更是不胜其数。”

    “官家的人呢?”我不动声色的问道。

    方时良耸了耸肩,宋补天也是如此,直说不知道,反正没人出面调停,在黑龙山那一片,貌似是不准备管事了。

    听见这话,我想了想,感觉这事比我想象的要复杂一些。

    官家不管事。

    哪怕黑龙山那边的人打得热火朝天,死了十几号先生,灭了不胜其数的仙家,他们还是不露面

    “不是不管。”我叹了口气:“可能他们是没办法管,抽不出身来管。”

    “你的意思是?”宋补天显然是想到了什么,表情越发凝重。

    “旧教的势力之大,不是咱们能够想象的,他们的爪牙不光潜藏在咱们这一行里”我笑了笑:“甭管是普通的老百姓,还是官家内部的人,有一部分,极少的那部分,说不定就跟旧教有染。”

    我说着,拿出烟来递了两根给他们,满脸的无奈。

    “官家也在内斗啊,但斗的不如咱们明显,不可能真刀真枪的干。”

    “你觉得他们会怎么斗?”宋补天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跟旧教有染的官家人,肯定不敢暴露自己,因为国家毕竟是国家,强权之下,不允许有邪教分子参与政治,这是对国家对人民最基本的保护,但是呢”我笑了笑:“在官府内部潜藏了这么些年,那些二五仔肯定有经验了,不可能随随便便就被人揪出来,也不可能随便暴露出来,所以说,这次黑龙山的事,就是一步棋。”

    一边说着,我一边用手指在桌上点了点。

    “官家有两拨人,一拨人是正派,一拨人是反派,而且前者在明,后者在暗,如果后者暴露出来了,很有可能会被那些掌握实权的人一网打尽。”

    “所以说,他们只能躲,尽可能的伪装自己,被发现了就是死,谁都知道这点。”

    “但是呢就因为他们躲得太完美,上头的人抓不到线索,所以只能走最难的那条路,等着他们自己暴露出来。”我笑了笑:“十有八九,上面的人已经在私底下开口了,明着把黑龙山这事说死,谁也不去帮,任由咱们打。”

    听见我的这番话,宋补天冷笑了两声,说,他们对咱的信心够足的啊。

    “只要咱们闹大了,也把优势占尽了,把旧教的那帮杂碎都逼上了死路,那么很有可能某些人就会忍不住,自己跳出来帮旧教一把,从而暴露自己的身份。”我笑道。

    “很难。”陈秋雁坐在一边,有些凝重的跟我们说的:“这些年来,他们一直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哪怕现在旧教做大,上头的人也抓不到半点蛛丝马迹,这就足以说明他们很有耐心,城府比咱们想象的要深得多。”

    “旧教的先知就那么几个,特别是处在如今的局势下,旧教更是到了用人之际”我抽着烟,脑子里飞快的运转着:“如果俏仙姑死了,外加旧教的一大批先生也死在黑龙山,必然会有一拨人坐不住。”

    说到这里,我忽然想起前段时间吴仙佛跟我打的那个电话,表情顿时就兴奋了起来。

    “对!这一次他们暴露身份的可能性极大!”我有些激动的说:“他们来东三省的目的很隐秘,不是外人能够想象到的,俏仙姑只是一个幌子,他们在东三省到处招摇,也只是为了吸引别人的注意力,他们真正想要做的事,一直都在暗地里进行。”

    “你说的是北贡?”宋补天试探着问我。

    “可不么!”我笑道:“那玩意儿在旧日时期身份低微,但到了今天,它也能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旧日生物,对付咱们这些后世人,它那点力量还是富余的”

    宋补天一拍大腿,哈哈大笑了起来:“那咱们就玩呗,好好玩一次,谁想去找北贡,咱们就拦住谁,哪怕让那玩意儿跑了,都不能让它落进旧教的手里。”

    “如此一来,旧教的其他先知很有可能会露面,而且白道的那些人,说不准也会壮着胆子帮他们一把。”我笑道:“这局棋不光有咱们在下,白道的人也在下,大家各取所需罢了。”

    聊到这里,宋补天的信心似乎也被聊出来了,我能看出来他脸上的那种激动是发自内心的。

    或许他也想明白了,只要这次的事熬过去,甚至是借着这阵风,把旧教给办了,那么他们宋家肯定也能再活过来。

    “对了老沈,我听嫂子说,这两天你睡得不踏实,老做噩梦?”宋补天冷不丁的问了一句,表情有些担心。

    “还行吧。”我笑了笑,也有些无奈,心说陈秋雁也是关心过头了,我睡觉不踏实这事跟宋补天说什么?

    “如果有问题,你就别死撑。”宋补天叹道:“嫂子说了,你做噩梦的时候跟死了一样,连呼吸都没了,她也是没办法,找你问,你就敷衍她”

    “不是敷衍。”我叹道,轻轻握住陈秋雁的手,眼里也有种说不上来的茫然:“这两天我都在尝试,现在没结果,所以就没跟你们说。”

    “尝试啥子?”宋补天好奇的问我。

    “法印跟梦境的联系。”我低声道:“把那块法印放在枕头底下,只要我睡着了,我就会看见一些关于旧日的画面,连着两天都是这样。”

    “会不会是巧合?”陈秋雁有些担忧的问我:“世安,还是你压力太大了,所以才会做这些噩梦?”

    我摇摇头,说应该不是,睡午觉的时候我还特意尝试过,把法印挂在胸口不放在枕头底下,我就睡得很踏实,但只要那玩意儿放在枕头底下

    “砰砰砰!!”

    这时,忽然有人敲响了房门,没等我们走过去开门,外面的人就扯着嗓子喊起来了。

    “赶紧收拾东西!!咱现在就去铁岭!!那边出大事了!!”




喜欢可恨张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