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突来的任务
送交者: 可恨张[♂★☆快递小哥☆★♂] 于 2018-02-05 11:15 已读 215 次  

回答: 葬鬼经 第十一卷 东北仙 由 可恨张 于 2018-02-01 10:55

旧日者的食粮,这个称呼很直白。

    “它是那些旧日者的食物?”我好奇的问道:“就跟咱们后世人养的家畜一样,都是用来吃的是吧?”

    “差不多。”吴仙佛低声道:“那玩意儿在旧日者眼里是食粮,但在你们眼里,那就是顶了天的冤孽,但它不好战,性子比较平稳,还有点怂,你们别激它就成。”

    “我操?”

    我忍不住惊呼了起来,见自己声音过大,把众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忙不迭的压着嗓子,用手捂着话筒说:“你他妈不会是想让我去对付它吧?”

    “那不能。”吴仙佛笑道:“你只要保证它不落在旧教手里就行了,其他的事你用不着管,如果到了最后,旧教也没发现它的存在,你也没找到,那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如果找到了你一定要拦住他们!”

    “我尽量吧。”

    这就是我给吴仙佛的答复,我也只能这么说,因为有些事是不能说死的。

    假如。

    旧教的人跟我杠上了,但中间还有一个北贡,那么一切的计划都得变。

    无论如何,我最需要保证的,就是自己身边人的安全,还有我自己的安全。

    命都没了,拿什么去报仇?

    很快,电话就挂断了,听吴仙佛的口气,他在那边好像还有很多事要做。

    如果他没骗我的话,很有可能,他现在的处境比我更加不堪。

    吴仙佛的身份不一般,在旧教眼里,他可能就是另外一个南自在,对付这种大敌旧教是不会心慈手软的。

    “什么情况?”方时良好奇的看着我:“刚才打电话那人是谁啊?”

    我没吭声,看了看在场众人,觉得这事想瞒也瞒不过去,更何况也没必要。

    吴仙佛喊出来的那一嗓子就已经暴露了,别看他嗓门平常不显大,这冷不丁的一喊,简直是堪比方时良

    “他是我朋友。”我笑道:“跟旧教的人有一些瓜葛,而且他的情报网比咱们大点,得到的消息都比较特殊。”

    听见我的这番话,众人都点点头,也没追问吴仙佛的身份。

    “按照他这意思,咱们应该赶紧去铁岭,把旧教的人给拦住?”袁绍翁抽着烟问我,表情说不上来,貌似是有种半信半疑的味道:“那个北贡又是什么东西?也是你们说的那种旧日时期的怪物?”

    “刚才那人不是说了吗?那是旧日怪物的食粮,跟猪牛这些家畜差不多吧?”董老仙儿嘀咕着,又看了看我,试探性的问道:“跟你打电话的那个人,能信得过不?”

    我想了想,说,说不准。

    没错,说不准。

    吴仙佛的底细,吴仙佛的背景,吴仙佛的计划说白了,他在我眼里跟一个谜团差不多,对于这样的合作方我也不放心,但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一看我这反应,袁绍翁他们也不吭声了,眉头越皱越紧。

    “要不然就试试呗。”宋补天笑道:“无论如何,咱都得往铁岭那边走一遭,至于什么北贡不北贡的,那就之后再说吧。”

    闻言,袁绍翁那几个老头儿面面相觑了一阵,都点点头,没发表什么意见。

    又过了半小时左右,九太爷也从昏迷之中清醒了过来。

    不得不说,它清醒之后的表现,确实让我大吃一惊。

    先是跟死人诈尸了似的,直挺挺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膝盖都不弯,然后就迷迷糊糊的开始叫骂,翻来覆去的就在叫赵仙洪上来,有种真刀真枪的斗,别他妈玩阴的。

    这种如同梦游一般的状态,持续了大概半分钟的光景。

    等它冷静下来不,应该是缓过神来,它看了看在场的人,顿时就没声了。

    “老九?”镇江河小心翼翼的问道:“你睡醒了没?”

    九太爷没吭声,盘腿坐在边上,表情很是凝重。

    “丢人了吧?”陈儒生幸灾乐祸的笑着,眉宇之间满是快意:“平常看着跟冰块一样,到头来还是不如我啊,什么叫云淡风轻,什么叫”

    “你他娘的找事呢?”九太爷瞪大了眼睛,如欲吃人的瞪着陈儒生:“信不信我抽你?”

    听见九太爷这话,陈儒生顿时就哈哈大笑了起来,压根就不生气,这样一来,九太爷气得就更厉害了,要不是镇江河一个劲的劝它,估计就这时候,它们俩非得当场分出个生死来。

    “既然要去,那就得准备好了,不能打无把握的仗。”袁绍翁把烟头一掐,笑呵呵的说道:“小沈,你也是第一次来东北,趁着这两天好好歇歇,最多两天,我们把这边的事安排好,直接就过去。”

    “要不我先去?”我试探着问道,想起吴仙佛那着急忙慌的语气,只觉得这事不简单,貌似是属于耽误不得的那种。

    “这事不能急。”镇江河叹道:“从沈阳到铁岭,最多几个小时的路程,到时候一趟车就过去了,没必要分两趟,更何况在东三省这一片,我们的眼线不比你想的少,只要铁岭那边有什么风吹草动,咱立马就过去。”

    得到镇江河的这个答复,我想了想,点点头说,行。

    确实,有些事是不能急的。

    更何况这一次我们面对的还是旧教,如果镇江河他们还没赶过去,我先一步过去让人给阴了那就不是倒霉这么简单的事了。

    一子落错,全盘皆输。

    “下棋的时候不能急,急了就会漏洞百出的。”宋补天笑道。

    我嗯了一声,给九太爷跟陈儒生检查了一遍,确定它们没什么问题了,这才让镇江河松了口气。

    在这之后,我们也没有继续停留在这个偏僻的破庙里,而是直接返回了沈阳。

    袁绍翁跟镇江河是先一步告辞的,董老仙儿则是没有离开我们,反而为了彰显自己长辈的风范,自费带着我们住进了一家豪华酒店里。

    宋补天跟方时良一人一间房,董老仙儿也是自己住一间,只有我跟陈秋雁是两个人住的一间房。

    大房,带着浴缸跟超大双人床的那种。

    但说句实话,我跟陈秋雁没那么尴尬。

    貌似是因为上次旅店凑合睡一宿的事,她看起来比我都淡定。

    进房间之后,自己放水洗澡,我则是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等她洗完了,我也跑进去洗了个热水澡。

    直到我洗完出来,陈秋雁也是笑嘻嘻的,我也是如此,谁的脸上都没尴尬的表情,仿佛这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事。

    躺在双人床上,我们俩也盖着同一床被子,只不过都穿着睡衣,没外人想象的那么复杂。

    我跟陈秋雁是依靠在一起睡的,她睡在我怀里,我也紧搂着她。

    但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时候我没那种方时良常说的,男人的冲动。

    我只是单纯的感觉很舒服,很享受跟陈秋雁待在一起的过程,有种无法描述的归属感,就觉得有她在我身边,我能够异常的安心。

    据陈秋雁自己说,她跟我在一起时,也有同样的感觉。

    或许这就是感情的另外一种体现吧不过这种情况,让方时良很是不屑,他是知道我跟陈秋雁进展到哪一步的。

    在他眼里,我完全就是个另类,陈秋雁也是,为什么就不能有点干柴烈火的感情呢!

    “男男女女不就是那样么,你们俩啊真是就一个字,纯!也能说是另外一个字,蠢!”方时良跟我说这些话的时候,满脸的恨铁不成钢:“崽啊,你混成这样,让哥哥我很是失望啊!”

    想起方时良跟我聊天时说的那些话,不知道怎么的,忽然有点心情复杂了,当然,也能说是心猿意马。

    “世安,我有种感觉。”

    “啊??啥子感觉??”

    “这一次好像要出事。”陈秋雁低声道:“可能会有人死。”




喜欢可恨张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