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七章 成精
送交者: 可恨张[♂★☆快递小哥☆★♂] 于 2018-02-04 12:25 已读 221 次  

回答: 葬鬼经 第十一卷 东北仙 由 可恨张 于 2018-02-01 10:55

据董老仙儿跟镇江河说,巫子祈天鼓是邪器,所以他们谁都不敢起心思,而且还觉得这玩意儿流通出去是个祸害,最终他们还是选择了找地方掩埋。

长白山之中,某个悬崖的正下方有一个天然形成的地窟,巫子祈天鼓就被他们丢在了那里面,并且入口处被他们用泥土砂石封住,还施展某些手段设下了阵局。

别说是找到了,就是找准位置,想挖出来都很困难。

那片被他们加工过的土,比水泥还硬,用锄头凿下去都能看见火花。

“那片土不是通过物理手段就能破开的,潜藏在里面的,还有地气。”董老仙儿说着,看了看脸色渐渐恢复平缓的陈儒生它们,语气也轻松了起来:“有地气作为加固剂,想破开那片土,除非是用上了咱们这行的术法,把地气给泄走了。”

“普通先生能泄走那片地气吗?”我问道。

董老仙儿摇摇头,镇江河也开口说,不能,那片地气就跟定时炸弹差不多,普通先生要是敢冒险泄走地气,他就是第一个死的。

“连接成团的地气是一个整体,如果没把控好,只要破开一个口子,里面的地气就会像是炸弹一样,砰地一声炸出来。”镇江河笑道:“到那时候,不光是破阵的先生要玩完,埋藏在地里的巫子祈天鼓,也会在瞬间炸成碎末,那玩意儿我们看过了,跟寻常法器一样,甭管它的能力有多强,说到底还是凡人做出来的东西,经不起折腾。”

“那就奇怪了.......”宋补天嘀咕道,表情很是疑惑:“既然这件法器都被藏在地里了,你们还做了这么多的保护措施,它又是怎么出来的?”

听见这问题,董老仙儿跟镇江河也是满头雾水,直说这事他们确实分析不了,因为有这个能力破他们阵局的人,在国内也没几个,更何况那地方极其偏僻,方圆几十里都看不见人烟,想找到准确地点都很困难。

“旧教可以先排除了,如果是他们破开的阵局,那么巫子祈天鼓应该就在他们手上,可就现在的情况来说,明显没有。”我叹道:“只有别的可能,要么是机缘巧合,有别的先生发现了这东西,要么就是........”

说到这里,我稍微停顿了一下,试探性的问了句:“我记得你们说过,那面鼓都快成精了,好像能自己修行,是这样吧?”

一听我冷不丁的这个问题,镇江河跟董老仙儿也没多想,嗯了一声,说是啊,那玩意儿跟冤孽差不多,哪怕它不能出声不能动弹,手里把持着它,也能感觉到一种莫名其妙的生命力。

好像是活过来了一样。

“按照萨满教跟出马家的说法,世间万物皆可成精,无论是死物还是活物,都有得道修行的机会。”我笑道:“说不准那面鼓就成精了!”

“这......”镇江河皱了皱眉:“就算它成精了,那点力量,也不足以破开阵局重见天日,毕竟死物修成仙家是需要过程的,我们把它埋进去直到今天,不过二十年罢了。”

“是啊,仅仅二十年的修行,它能怎么的?上天啊?”董老仙儿也笑了起来。

“成精的东西,不一定是力量大,但成了精的玩意儿,都有一个共同点。”我低声道:“意识,自我的意识。”

意识是一个生命体的体现,无论是魂魄状的“生命体”,还是实际存在并且存活的生命体,都有自我意识。

成精的东西,也是如此。

如果巫子祈天鼓真的成精了,那么它就很有可能拥有了自我的意识,并且依靠自我意识来趋吉避凶,或是说,从某种特殊的角度来拯救自己。

“那面鼓可以用来召唤仙家,也能用来控制仙家,说句不好听的,它叫来的仙家基本上就相当于奴隶,让干什么就干什么,比你们这些先生都高了不知道多少倍。”我笑道:“如果说它拥有了意识,还发现了自己的处境堪忧,那么它肯定会想到很多事,比如怎么把自己救出去,怎么脱离这个困境。”

这时候,在场的人已经听出来我大概的意思了,表情都有些不敢相信,似乎都觉得这是我异想天开的猜测,真实性很低。

但是我记得,很清楚的记得,老爷子曾经跟我说过一个故事。

或是说,那个真实事例。

在民国年间,曾经有一个哑巴武夫,仗着自己武力高强,到处惹是生非,经常莫名其妙的就会跟人翻脸,动不动就刀剑相向。

行走江湖的这十几年来,他惹下了不少祸事,也结下了不少仇家。

到最后,他让仇家围堵,被仇家按在街口,当着无数人的面剁掉了双手双脚,直到那时候他才开口说话。

没错,一个哑巴,开口说话了。

他在临死之前,就看着属于自己的那把斩马刀,一个劲的狂笑,嘴里翻来覆去的只吼着一句话。

终于摆脱了,终于解脱了。

“他摆脱什么了?”陈秋雁好奇的问道,蹲在我身边,双手托腮的看着我,眼里全是好奇,跟小时候我听故事一样认真:“他不是个哑巴吗?怎么能说话?”

“那把斩马刀,是他意外得来的一件兵器,从来都不用磨,自己就能莫名其妙的变得锋利无比。”我低声道:“从他得到那把刀开始,他的意识就被隔离了,跟鬼上身差不多,意识是清醒的,但就是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身子,只能不停的砍人,杀人.......”

一边说着,我一边点上宋补天递来的烟,复述着老爷子当初跟我说过的话。

“不过还好,他的意识只有最开始被隔离,到后来,他也能逐渐的控制自己的身子,但只要情绪不稳定,那把刀就能趁虚而入,夺取他对肉身的控制权。”我笑了笑:“所以说,他砍人杀人,都不是本意,是那把刀做的。”

“这故事我好像听过。”宋补天低声问我:“是民国年间的那把妖刀?我听我爷爷说,那把刀好像是古时候流传下来的,不过在那人死后,刀就失传了。”

“不是失传了,是.......哎算了,我还是继续说吧。”

我笑着摇摇头,缓缓道:“当时在场的人很多,听见那个哑巴武夫的话,也有很多人不信,特别是他的仇家,为了羞辱他,还特意把斩马刀捡了起来,打算用这玩意儿去了结他。”

“结果呢?”陈秋雁好奇的问道。

“死了很多人。”我叹了口气:“捡起那把刀的人,第一时间就剁了武夫的脑袋,之后就操着刀子乱砍,哪怕是自己人也砍,当时根本就没人拦得住他,围观的人基本上都被他砍死了,就算是跑,他也是一个劲的追着砍,就像是有生死大仇似的,等官家来人支援,得到斩马刀的人已经消失了,跟从来没出现过似的,消失得无影无踪,前后不过半分钟,人就不见了!”

“凭空消失??”方时良瞪大了眼睛:“这是超能力啊!!”

“不是凭空消失,反正没人知道他是怎么不见的,后来我爷爷也分析过,那龟儿子跑得飞快,应该是趁着没人注意就跑了。”我笑道:“往后十年,那个人都没出现过,直到我爷爷在山里遇见他,那时候他已经是白骨了,斩马刀就在他旁边。”

听到这里,宋补天忙不迭的问我,似乎对这把刀也挺好奇的:“斩马刀是不是在你们沈家?”

“不是。”我摇摇头,如实说道:“我爷爷遇见那把刀的时候没贪,第一时间就决定要毁了它,最后它让我爷爷砸成了好几截,还被铁匠熔成了铁球,四面八方的散开扔了,一点边角废料都没留下。”




喜欢可恨张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