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五章 鼓
送交者: 可恨张[♂★☆快递小哥☆★♂] 于 2018-02-03 10:21 已读 231 次  

回答: 葬鬼经 第十一卷 东北仙 由 可恨张 于 2018-02-01 10:55

陈儒生跟九太爷的状态,明显要比我想象中的好。

要说受伤的程度,相比起前不久的方时良,它们肯定要伤得重。

但奇怪的是,它们显现出来的状态,却不是方时良能够比上的。

倒不是说它们能够自我恢复,主要是它们被邪气入身之后,所呈现出来的状态,要显得游刃有余许多。

哪怕我还没有施救,它们俩的状态也很平稳。

体内的阴气聚而不散,跟方时良体内的山河气很相似,好像是在主动护住它们的“心脉”。

“老沈,它们俩的情况跟我一样吗?”方时良蹲在我身边,兴致勃勃的看我给陈儒生它们治伤。

不得不说,他脸上那神态极其的嘲讽,看我治病就跟看春晚一样喜庆。

要是陈儒生它们醒过来了,第一眼肯定看不见我,只能看见方时良那一张尽是贱笑的脸。

“比你严重一点。”我低声道:“但侵入肉身的毒气都是很相似的,基本上一样。”

“我怎么感觉它们没我惨呢?”方时良嘀咕道,貌似是有点心里不平衡了,表情郁闷到了极点:“比我伤得重,还没我那么难受,是老天爷故意刁难我还是咋的?”

“因为你还活着。”我笑道:“它们的真身近乎于肉身,但只是近乎于,并不是真正的肉身,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说,它们受到那些邪气的影响,所出现的症状会比你轻得多。”

听见我这么说,方时良点点头,仔细看了看陈儒生它们,还是有些期待的问我:“像是它们这样,难治吗?”

我看见他脸上的期待,给了他一个如愿以偿的答案。

“难治。”

魂魄与肉身不同,仙家的真身算是一半魂魄一半肉身,像是这样的混合体,气的分部以及流通路线,是比活人更难掌握的。

不过好在我不用亲自动手,有三翅虫帮我进去啃,所以......

“得亏它们俩是仙家!”镇江河站在边上,在目睹了三翅虫破开陈儒生的真身,钻入它的脖子之后,发表了这么一番感慨:“要是我遇见这事,还得让这么大只虫钻进去,那还不如死了算了。”

听见这话,方时良表情一僵,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太好的回忆,眼里全是后怕。

“那只蛊好像在变化。”

袁绍翁冷不丁的说道,蹲在陈儒生旁边,仔细观察着那个被三翅虫破开的窟窿,语气又是惊讶又是疑惑,似乎是没想到会遇见这样的事。

“我见过的蛊虫也不少了,但还真没一个是这样的。”袁绍翁喃喃道;“本身的实力不强,底子也不如金蚕蛊那么厚实,可是它体内蕴含的能量却复杂得超出我想象啊!”

“它是在依靠食气修行。”董老仙儿说道,眼里满是惊讶:“这虫子在吞噬那些外来的邪气,而且在这个过程里,它自身的气也在越变越强。”

“吱吱!!”

爩鼠叫了两声,应该是听懂了董老仙儿的话,很人性化的露出了一种不屑的眼神,支着身子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吱吱的叫个不停。

“它说啥呢?”董老仙儿问我。

“小胖是在说,它也能食气,也能依靠食气来修行,不比三翅虫差。”我如实翻译道,然后看了爩鼠一眼,提醒它:“你能吃的气有限,它的肚子才是个无底洞,论食气,你还真比不上它。”

一听我这么说,爩鼠顿时就急眼了,砰地一下跳到我肩上,吱吱叫个不停。

在场的人都能看出来,我这句话是故意说给爩鼠听的。

这小胖子的脑子有点轴,有时候还转不过弯来,要是没人打击它,搞不好下一回遇见类似的情况,它会不等我同意就上。

这些邪气对三翅虫来说没什么影响,但是小胖可不一样啊,爩鼠毕竟不是三翅虫,食气只是它进食的一个方法,不是最主要的修行手段。

它能吃进肚子里的气,能保证它自身不受影响的气,都有一定的局限性,全是常见的那几种。

像是这一次侵入陈儒生它们体内的邪气,就不是爩鼠能够随便消化的。

如果它傻头傻脑的吃了一肚子邪气,指不定会出多大的问题呢!

“小沈,旧教的人好像把目标都瞄准东北了,这是怎么回事,你想过吗?”董老仙儿问了一句,冷不丁的递了支烟给我,表情很是诚恳,有种请教的意思。

我急忙抬起双手接烟,规规矩矩的说:“有可能是因为我。”

“对,你是一个集中火力的点,但除了你之外,旧教还有别的目的吗?”董老仙儿不动声色的问道:“我听说他们在外地都开始玩低调了,就在咱们东三省高调,貌似还干出了不少大事呢。”

“他们好像在找什么东西。”镇江河点点头,貌似也知道一些内幕,一脸八卦的跟我们聊着:“听我那些朋友说,那帮子邪教徒好像是在找什么法器,貌似还是咱们这一门的。”

宋补天不动声色的看了我一眼,我没吭声,耸了耸肩。

见我如此,他的表情倒是变得有些矛盾了,似乎是不知道该不该说。

旧教在寻找东西,这消息只是片面的,真实情况应该是俏仙姑在找什么东西。

她要找的,也是宋补天的目标。

巫子祈天鼓。

如果说这件法器是其他门的,那么宋补天肯定不会有意隐瞒,可是这玩意儿却是出马家跟萨满教的至宝.......

且不说镇江河跟董老仙儿会不会起心思,就是自己闷着头把法器带走,把这件属于出马家萨满教的至宝带过山海关,说出去也不好听。

一个先生,带走了不属于自己法派的东西,并且自己还他妈用不上,这要是说出去,谁不得说宋补天雁过拔毛?

要是因为这事把宋家的名声搞臭了,宋补天就算是死,也后悔不过来。

他这辈子最想干的事,不是别的,就是振兴宋家,让那个死去的宋家再活过来。

所以说,到这份上,他实在是有点矛盾了。

说出来,显得自己大气,不说出来的话.......他们也迟早会知道啊!

“旧教在寻找一件法器。”宋补天低声说:“那件法器,还是你们出马家萨满家的至宝。”

听见宋补天这么说,镇江河跟董老仙儿顿时就来了兴趣,脸上的表情尽是好奇,倒是没有普通人眼里的贪婪。

“我们两家里,能称之为至宝的法器不少,你说的具体是哪一件?”董老仙儿兴致勃勃的问道。

“是啊!”镇江河笑道:“我都不知道东三省还有这种好玩意儿呢!”

“那件法器,是鼓。”宋补天叹道:“巫子祈天鼓,您二位听说过吧?”

得到这个答案,镇江河跟董老仙儿顿时就瞪大了眼,异口同声的喊了起来:“竟然是那玩意儿?!!那鼓不该被人知道啊!他们是从哪儿得到的消息?!!”

说实话,这俩老头儿在听见“巫子祈天鼓”这几个字后,表情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兴奋,反倒是有一种.......很难理解的惊恐?

这一点不光是我注意到了,宋补天也注意到了,所以他也不禁好奇的问了句:“您们也知道那东西?”

“知道,还不是一般的知道。”董老仙儿说着,皱紧了眉,看了镇江河一眼:“那是二十年前吧?就咱们在长白山跟人斗法的时候!”

镇江河叹了口气,说,是。

“关于那件法器的事,我不知道你们听说的是什么样,但作为长辈,我多一句嘴,也算是劝你们一句.......”董老仙儿说着,似乎是猜到了宋补天的想法,直勾勾的盯着他,说:“那件法器,就算是落在咱们手里,咱也得马上处理掉,绝对不能留。”

“啥子??”宋补天一愣,完全没想到董老仙儿会这么说:“为什么啊??”

董老仙儿苦笑着摇摇头。

“巫子祈天鼓,不是什么法器,是一件邪器。”




喜欢可恨张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