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二十六章 尾随而来的麻烦
送交者: 可恨张[♂★☆快递小哥☆★♂] 于 2018-01-13 10:43 已读 309 次  

回答: 葬鬼经 第十卷 活阎王 由 可恨张 于 2018-01-01 10:52

听见那阵警笛声,我倒是挺淡定的,只有陈秋雁略微显得担心。

“办完事赶紧走吧。”陈秋雁低声道:“今天咱们闹得太大,被他们抓住,怕是脱不了身。”

这一下子陈秋雁倒是提醒我了,现在我们跟白道的关系,基本上就等于我们跟旧教的关系。

哪怕还没到你死我活的份上,他们也不会让我们好过。

且不说会不会在这件事上给我们放水.....他们别故意找事我都谢天谢地了!

更何况现在的市局不是七宝家人把持,听司徒说,貌似是新换了一批人上任......

“我得死了?”王海真问我,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抽烟的速度越来越快了。

“不死不行啊,跟你说的一样,咱们之间本来就不对付,我不可能对你留手。”

我说着,往前凑了凑身子,伸出手去,把王海真嘴里的烟拿了下来。

在这个过程中,王海真眼里还是露出了掩饰不住的恐惧,特别是见我伸出手的时候,还刻意的往后躲了一下。

“啪。”

我点着打火机,又帮王海真点上支烟,塞进他嘴里,让他自己慢慢抽。

“不知道为什么,在遇见你之前,我挺开心的,觉得特别兴奋,就是那种即将大仇得报的兴奋你明白吧?”我问王海真。

他点点头,抽着烟,一声不吭,脸色渐渐变得惨白。

“但是现在呢,我既不开心也不兴奋,总感觉少了点什么,心里空落落的.......”我看着近在咫尺的王海真,表情有些茫然:“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你说的这种感觉我也有过。”

王海真抽着烟,看了我一眼,表情复杂之余,也有些理解。

“你爷爷死的那天,我就有这种感觉,恩怨矛盾在烟消云散之前总是勾人的,但到了大仇得报的时候,什么都是虚的。”

“对!”我点点头:“新仇旧怨不过如此,就算是报了仇又能怎么样?”

王海真眼睛一亮,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忙不迭的说:“可不是么,报仇之后,心里都是空着的,什么都装不下,所以他们都........”

他后面的话并没有说出来,也没有机会说出来。

上一秒还被我攥在手里的五福棺材钉,此时已经没入了他的心口,只留下一个指节那么长的钉子在外面。

到死的时候,王海真都没能说出一个字,嗓子里只能发出类似大喘气的声音。

他完全没想到我会毫无预兆的出手,也没想到我会这么干脆的了结他。

我没有继续攻击王海真的打算,就那么一动不动的坐在茶几上,看着这个近在咫尺的仇人,心里说不出来的空荡。

报仇有意思吗?

这个过程挺有意思的,但等我拿到了结果,手刃了仇人,在这之后还有什么意思?

就算我把所有的仇家都给杀了,老爷子他们能活过来吗?

我想着这些问题,眼睁睁的看着王海真死去。

活人在死亡的时候,变化最为明显的,其实就是眼神。

真的,相信我,生命是带着光彩的,而藏着这一抹光彩的地方,就是眼睛。

当王海真浑浊的老眼之中,生命的光彩尽散,被死亡独有的麻木呆滞所覆盖,我这就知道,他是真的死了。

“挺无聊的。”我叹了口气,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慢慢站了起来。

陈秋雁看了看我,又走到窗户边,往楼下看了一眼。

“被围住了,但还没人上来,我们现在撤退还来得及。”陈秋雁低声道:“是打还是跑?”

“你说呢?”我无奈道:“他们打咱们,咱就只能跑,要是还手了,把这事闹大了,咱们非得变成真正的社会公敌不可。”

“这倒是。”陈秋雁抿嘴一笑,似乎早就猜到我的答案了,几步跑到我身边牵着我:“那么咱们跑吧。”

“成都不是久留之地啊.......”

我唉声叹气的说着,带着陈秋雁跟爩鼠从屋子里走了出去,感觉有点头疼了。

原先我们是有白道的庇护,再加上有司徒这一层关系在,所以办事办人都很方便。

只要不超过白道的底线,他们都会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

可是现在呢?

毫不夸张的说,只要我们被条子抓住,这事就算是闹大了,我们也栽定了。

陈秋雁有陈家的背景在,会不会有事,这个我说不准,但我肯定会有事。

得罪了林东来那一流的白道头子,我能有好果子吃吗?

还别说,虽然我挺看不起林东来的,但不可否认的是,在他那个位置上,确实能办出许多让我头疼的事来。

无论是行内还是行外,权这个字,都是能要人命的。

如果林东来玩得再绝一点,回四九城之后,马上让人盯着我,无论我去哪儿,都会有白道的人出面找茬。

要么是条子,要么是别的执法部门.......妈的想想都头疼。

早知道会这样,那我还不如直接干掉林东来,反正都会遇见麻烦,还不如让那个龟儿子给我赔命。

“世安,今天你跟人动手好像挺轻松的,没原来那么费劲了,我还以为你要大张旗鼓的跟人斗法呢.......”陈秋雁嘀咕道:“其实你可以叫落恶子出来,让它一路从楼下杀上去,肯定比现在省力气。”

“杀鸡焉用牛刀,对付他们还用不着斗法,能赤手空拳拿棺材钉搞定的,又何必跟他们斗法落降呢?”我笑了笑,然后皱了一下眉,不动声色的把陈秋雁拽过来,几乎是贴着她耳朵说:“而且落恶子用不了,能用的话,那天我跟福子伯对阵就用了。”

“用不了?”陈秋雁一愣,完全没想到我会给个这样的回答:“怎么用不了?”

“还记得尔彼身吗?”

我说着,眉头越皱越紧,表情都有些无奈了:“跟它玩命的时候,我让它阴了一次,身上种着落恶子肉块的地方,都被它用特殊的力量镇住了.......或者是打散了,我也搞不清楚,反正我跟落恶子的联系都断开了。”

“断开了就用不了了?”陈秋雁小心翼翼的问我:“召不出来了?”

“可不是么.......”我苦笑着说:“别说是召出落恶子了,联系一断,我都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了,但沈家的十八门降术还是能用的,这就说明它们的力量还在。”

“那怎么办?!有没有办法解开??这可是你压箱底的杀招啊!!”陈秋雁有些着急了:“没了落恶子,你的战斗力至少要下降.......”

“无所谓了。”我低声道:“只要它们的力量还在,我能施降术就行,至于怎么召它们出来,这个以后再慢慢研究。”

说到这里,我带陈秋雁走下了楼。

在途经先前跟李家兄弟的战场时,我跟陈秋雁往地上一看,愣了愣,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

前不久还活着的李家兄弟,此刻已经没了声息,而且脑袋已经变形了,像是被钝器砸扁了似的,面部五官都显得有些扭曲。

“怎么回事??”我一愣一愣的看着这两具尸体,又回过头,往楼上楼下看了看,满脸的茫然:“这他妈是谁干的??”

“应该不是你吧?”陈秋雁试探着问道,表情也有些茫然:“也不对啊,你一直都在楼上,那他们是怎么死的?”

“肯定有人。”

我咬紧了牙,心里有了种莫名的愤怒,我都留他们一命了......是哪个龟儿子手欠弄死他们的??

但这也不对劲......

我们一直都在楼上,如果这里出现了外人,还把李家兄弟给做了,那么我们肯定会听见一点动静。

与此同时。

楼道下方,忽然传来了一阵急切的脚步声,还有一些陌生人的声音也随之传来。

“快快快!!人就在楼上!!大家小心一点!!不用鸣枪警告!!情况不对直接就开枪!!”

“明白!!”




喜欢可恨张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