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四百四十二章 我没带钱
送交者: 寂寞de心[♂★☆寂寞☆★♂] 于 2018-01-11 0:16 已读 199 次  

回答: 《末代2道长往事》 441+ 由 寂寞de心 于 2018-01-11 0:12

哭丧的这些人离开以后,大概又过了能有半个小时,眼看着天色暗了下来,就在这时候,罗家门口有了动静,就见疤脸背着身穿八卦道袍的罗瞎子,从大门里走了出来。

    在疤脸身后,紧跟着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男人上身穿着一件白色衬衫,下身穿着一条深蓝色裤子,肤色黝黑,长相敦厚,看上去像个老实巴交的山里人,不过有一点儿挺奇怪,他衬衫的一条袖子居然是空的,好像少了条胳膊似的。

    我看不出这个缺胳膊的男人跟罗家是啥关系,之前在哭丧的人群里也没见过他,估计是个打杂的。在男人身边,跟着那个小年轻,在小年轻手里,还拿着一面引魂幡,我心说,这难道就是给罗瞎子出殡么,要不然拿引魂幡干啥,不过这要是出殡,也太寒碜了点儿。

    陈辉见状,立马把注意力集中到了缺胳膊的中年男人身上,随后,压低声音对我们三个说道:“哑巴身后那个独臂男人,就是罗老大……”

    “啥,罗老大?”我一听,惊讶地简直不敢相信陈辉的话,这个缺条胳膊的“山里村夫”,竟然是罗老大?这也太叫我大跌眼镜了,在我的印象里,罗老大应该像电影里的黑社会老大一样,又强横又霸气,没想到,居然能是这么一个不起眼儿的村夫角色,这要是扔到人堆儿里,谁能相信他就是邪术世家的嫡传长子呢?

    疤脸背着罗瞎子走在前面,“农夫”罗老大和小年轻走在后面,三个人一边走着,还一边说着啥,一会儿的功夫,来到了我们几个藏身的房子跟前,我们几个赶紧贴墙躲到窗户边上,屏住呼吸,谁也不敢发出丁点儿声响。

    罗老大三个人根本没有注意房子,连看都没朝我们这里看一眼,一边走着,一边继续说着。等他们走过去以后,我们几个全都松了口气,不过,陈辉的眉头居然紧紧皱了起来,我刚要问他咋了,陈辉招呼了我们,“快离开这里,跟上他们!”

    我顿时不解,问道:“咋了道长,跟上他们干啥呀?”

    陈辉说道:“他们要去给罗四眼下葬。”

    我闻言更不理解了,说道:“他们下他们的葬,咱跟着去干啥呀,我看罗家家里现在应该没人了,咱应该摸进他们家里看看。”我自打来到罗家这里,无时无刻不在想着钻进罗家,爬到水池里的假山上看看。

    陈辉瞅了我一眼,“你怎么知道罗家现在没人了,昨天的护宅鬼会不会已经给罗家通风报信了呢,出殡的只有罗老大,罗老二和罗老三并没有出现,会不会在他们家里等着咱们呢?”

    陈辉这话,堵得我哑口无言,我舔了舔嘴唇,问道:“那、那咱们跟着他们干啥呀,您想知道他们家祖坟在哪儿么?”

    这些用邪术害人的人,也最怕别人用邪术害他们,最忌讳的就是别人知道他们的家宅和祖坟,尤其是祖坟,给祖坟里下咒,那是防不胜防,他们应该比谁都清楚这一点,把之前那些哭丧的打发走,可能就是不想让人知道他们家祖坟在哪儿。

    陈辉没吭声儿,转身出了房子,我们三个一看,也只好跟了出去。

    罗老大他们三个,是顺着一条山林小路,朝东南方向走的,我们四个钻进小路旁边的林子里,小心翼翼跟上了他们。

    一个多小时以后,我越走越纳闷儿,就感觉罗老大他们这路线走的有些奇怪,他们家祖坟到底在哪儿呢?而且,疤脸背着罗瞎子的尸体,居然走的还不慢,也不见他停下来歇口气儿。

    又走了一个多小时,这时候夜已经深了,淅淅沥沥地居然又下起了雨,不过这雨来的停及时,掩盖了我们在林中发出的声响。

    借着雨声,我压低声音问陈辉:“道长,他们家的祖坟到底在哪儿呢,走了这么久还没到。”

    陈辉看了我一眼,说道:“他们不是去祖坟。”

    “啥?”我一愣,“那他们是去哪儿呀?”

    “青秀山峰。”

    “啥?”我差点儿没叫出声儿,青秀山峰,我连忙问道:“他们是要去埋老前辈的地方么?”

    陈辉点了点头,“适才他们经过咱们藏身的房子,我听到罗老大对哑巴是这么说的,说这是罗四眼生前的遗嘱,死后埋在青秀山峰上面的老松树下。”

    “这个……”闻言,我浑身汗毛都要竖起来了,这个罗瞎子,真他娘的不简单呐,他居然也知道通天捷径?不过,我转念一寻思,这也可以理解,罗瞎子有通天彻地之能,双眼能看天地人神鬼,再加上他那套诡异的卜算术,附近有这么一处通天捷径,他不会不知道。

    不过,罗瞎子当时可能没算出来,有人会抢在他前头,可能也没算出来他的魂魄会被我太爷打的烟消云散,这叫啥呢,这就叫人算不如天算,算天算地,算人算鬼,既然你有通天彻地之能,到头来还是逃不过命运的安排,也可以说,这是罗瞎子他自己一步步造成的,多行不义必自毙。

    罗瞎子的情况,其实就像路边摆地摊给人算命的,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人家命给算出来了,谁知道,人家最后给他来了一句,你就没算出来,我没带钱么……现在看来,罗瞎子就是遇上了我这个倒霉“没带钱的”,机关算尽,算来算去,把自己算进去了。

    罗老大他们三个,依旧在前面走着,我们四个在后面林子里跟着,按照陈辉的意思,罗瞎子绝对不能再埋在老松树下面,得想办法阻止他们。

    我一听就笑了,对陈辉说道:“道长,您早说呀,他们只有三个人,咱有四个,一起上去,把他们弄住,然后咱们回罗家,看看他们家那座假山。”

    陈辉一摆手,“不能这么鲁莽,最好别跟他们正面冲突,毕竟这里是他们的地盘。”

    我舔了舔嘴唇,我们需要去他们家里破铜牌,迟早要跟他们正面冲突的,这时候赶早不赶晚,应该弄住一个是一个!

    陈辉不同意,他说,这时离九月九还有一个月,我们现在露面,就是在打草惊蛇,之前是罗五,现在是罗老四,兄弟五个死了两个,罗家人不会善罢甘休。

    眼下看来,他们还不知道我们已经知道了真正破铜牌的地方,也不知道我们已经来到了贵州,要不然,他们应该早就对我们下手了,等把罗老四的尸体埋了以后,他们很可能会再派人去北方找我们,他们只要出去找我们,家里的实力就会减弱,到那时候,破铜牌更容易一些。

    我一听,感觉陈辉说的不是没有道理,罗五罗四都死了,虽然都不是死在了我手里,但都是因为我死的,死了人铜牌也没拿到手,罗家人应该是暴跳如雷,搞不好罗老二跟罗老三会一起出门去找我们,到那时候,他们家里只剩下一个“独臂农夫”,那就好对付多了。当然了,我也只是朝最好的方向幻想一下,万一他们家里还有比罗瞎子更厉害的角色呢?毕竟罗老二跟罗老三一直都没露面。

    不知不觉中,罗老大他们三个,已经来到了青秀山峰的山脚下,我们跟着也来到了山下。

    罗老大他们在山下找了块平坦的地方,让疤脸把罗瞎子的尸体放下,三个人坐在山脚下休息起来。看样子,想休息一阵子以后,一口气爬上山顶。

    这时候,我们蹲在他们旁边的林子里,我悄悄朝三个人打量了一下,就见罗老大跟小年轻,都是一身疲态,唯独疤脸,风淡云轻的,跟没事儿人似的。我心说,这个丑八怪,真是罗家忠实的走狗,背着罗瞎子的尸体走了一路,居然不见一点疲累。

    随即我一琢磨,不对,这不是正常人该有的表现,心里顿时一跳,这不是疤脸,这是啥东西上了疤脸的身,正常哪儿背着死人走几个小时不觉得累的?

    幸亏陈辉刚才没让我们一涌而上,要不然,还不知道谁弄住谁呢,疤脸被东西上身的威力,我们可是见识过好几次,根本不是普通人能抵挡的。

    我赶忙把这发现告诉了陈辉,不过,就在这时候,罗老大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抬眼朝我们这里看了看,我们几个顿时都是一激灵,连忙把身子往草窝里猫的更低了。

    罗老大看罢,扭头冲疤脸叽里咕噜说了几句,疤脸迅速从地上站起身,背上了罗四眼,三个人不再休息,快速朝山上爬去。

    等他们爬上一段距离以后,我就想从草窝里站起来跟上去,陈辉却一把扯住了我,谨慎道:“罗老大对咱们可能有所察觉了,别再跟着他们,另找一条路绕到山顶。”

    几个人在草窝里又等了一会儿,直到罗老大三个人消失在山坡上的林子里,我们这才出来。

    陈辉打眼朝山坡左右看看,在罗老大他们所在位置的侧面,找到一处不算陡的地方,吩咐我们,从这里上去,动作一定要轻,最好能赶在罗老大三个人之前爬到老松树那里。

    四个人揪着山体上的灌木藤蔓之类的开始爬山,一路无话,我们很快爬到了山顶,分开眼前茂密的野草叶子,老松树出现在了不远处。

    这时候,罗老大他们似乎还没有上来,就算疤脸给啥东西附身,毕竟他背着一具尸体爬山,速度不会太快。陈辉吩咐我们,就近躲起来,等会儿见机行事。

    我看了陈辉一眼,不明白他所说的“见机行事”啥意思,不让我们跟罗老大他们正面冲突,再怎么见机行事,也没多大用处呀。

    蹲在老松树附近的草窝里,大概等了能有十几分钟,罗老大他们从山的另一侧爬了上来,罗老大朝整个山峰看看,最后指向了老松树这里。罗老大在前面带着路,疤脸和小年轻跟在后面,三个人很快到了老松树底下。

    我们距离老松树也就五六米远,借着夜色和茂密的野草,我们藏的严严实实,同时,我们也把老松树下面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

    罗老大朝老松树看看,露出一脸疑惑,示意疤脸把罗瞎子的尸体放下,抬手在疤脸头顶拍了一下,疤脸顿时一个激灵,一屁股软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了粗气,似乎罗老大把附在疤脸身上的东西收走了。

    随后,罗老大看着老松树下的地面,嘴里嘀咕了一句,虽然听不懂,但是我也能猜个**不离十,他肯定是说,这里好像被人刨开过……
    疤脸听罗老大嘀咕,挪挪屁股朝老松树下面看了一眼,随即抬头冲罗老大“啊啊”叫了两声,好像很赞同罗老大的话。

    罗老大又叽里咕噜说了几句,我虽然听不懂他在说啥,但是听他话里的口气,好像在质疑、或者在担心啥,随即,罗老大朝整个山峰扫了一眼,好像在看周围有没有人,我们几个赶紧猫低了身子。

    停了一会儿,罗老大冲旁边的小年轻嘀咕几句,小年轻立马儿把手里纸糊的招魂幡扯烂了,就见招魂幡里面,居然藏着一把小铁铲。

    我一看,这是个啥意思,挖个坑还至于把铁铲藏到招魂幡里面吗?这一点,我直到现在都没弄明白,后来陈辉倒是无意间跟我说过那么一两句,说是有些地方给死者出殡,不但属相相冲的要回避,跟着送葬的人,身上还不能带铁器,要是带有铁器,绝对不能让铁器见光,说是铁制品都是经过烈火煅烧出来的至阳至煞之物,会让死者亡魂不安。

    这说法倒也不假,在古时候,每一件铁器,都能当做伤人的工具使用,哪怕是一根铁针。就现在这时代,怕小孩出门被鬼魂吓着,给孩子衣服上别跟铁针,也分外好使,但是,我不怎么建议给孩子带铁针,孩子好动,别没把鬼给吓着,把孩子给扎了。

    话说回来,罗家人把铁铲藏进引魂幡里,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这时候,罗老大朝松树下面一指,小年轻抄着铁锨挖了起来,小年轻所挖的地方,正是我们之前挖过的。

    陈辉见状,身子动了动,似乎有点儿沉不住气了,他最不希望看到老道士的遗体给人挖出来。

    我这时候下意识朝天空看了一眼,还在下着雨,整个儿天空漆黑如墨,我心说,这次咋没有闪电了呢,再落下几道,劈死他们呀。

    刚想到这儿,忽然起了风,我们几个相互看了一眼,这风跟我们之前埋老道士时遇上的极为相似,我连忙给身边的强顺打了个手势,做出一个给手上吐唾沫抹胸口的动作,我的意思是让强顺把阴阳眼弄开看看。

    不过,这在这时候,疤脸抬头朝天空看了一眼,“啊啊”大叫两声,抬手指向了天空,我也连忙抬头朝天上看了一眼,就见漆黑如墨的天空中出现一道电流,就好像一条银龙在天空中游走,景象十分奇特。

    我再次催促强顺,赶紧把阴阳眼弄开看看,是不是又出现啥“天机”了,强顺磨磨蹭蹭把衣裳撩开,把胸口的血抹掉了,与此同时,天空中“轰隆”一声,银龙般的闪电笔直地落了下来,疤脸“啊”地一声惊叫,罗老大和小年轻同时抬头朝天上看去。

    闪电的目标似乎是罗老大,直直地朝罗老大头顶劈落,我一看,这也不用我们跟他正面冲突了,老天爷要替我们收拾他,眼看雷电就要落到罗老大头顶上,突然,一个中途转折,朝坐在地上的疤脸劈了过去,“轰”一下,劈在了疤脸的驼背上,疤脸顿时狠狠一个激灵,一头栽了下去。

    紧跟着,天空中雷声滚滚,无数电流犹如小银蛇一样,漫天游走,场面十分惊人,罗老大叫一声,招呼了身边的小年轻,小年轻这时候看着天空都傻了,连手里的铁铲也落了地。

    罗老大见状,过去一巴掌打在了小年轻脸上,叽里咕噜一通,小年轻回神,两个人抬起地上的罗瞎子就走,这时候,第二道闪电劈了下来,还是朝罗老大劈下的,但是,眼看要到罗老大头顶,闪电又拐了弯,“轰”地一下,又劈在了疤脸身上,疤脸这时候似乎早就失去了知觉,整个身体被雷劈的在地上跳了一下,一动不动,不知道是死是活。

    罗老大和小年轻根本就没管他,抬着罗瞎子就下了山,天空中,无数闪电又合成一股,在天上游走一阵,逐渐消失在了天际。

    雨还在下着,风,却停了。我扭头看向强顺,“都看见啥了?”

    强顺呆呆地,许久才莫名其妙说出一句,“我、我想起来咧……”

    我一愣,这都哪儿跟哪儿呀,低叫道:“我问你都看见啥了,在想啥呀你!”

    陈辉从草窝里站了起来,打眼朝老松树旁边的疤脸看看,迈脚走了过去。

    我顿时着了急,罗老大刚走没一会儿,这时候出去别给罗老大发现了,我低叫了他一声:“道长,您要去干啥呀!”

    陈辉头也不回说道:“我看哑巴好像还活着。”

    我叫道:“您管他死活呢!”

    陈辉没理会我,径直朝树下走去,傻牛见状,跟着陈辉也走了过去,我扭头又问强顺,“刚才看见啥了,天是不是又漏了?”

    强顺呆呆地摇了摇头,跟撒癔症似的,答非所问说道:“黄河,你、你还记得那条没头的大长虫不?”

    “咋了?你咋突然问这个呢?”

    强顺一脸惊愕地看了我一眼,“我、我想起来咧,那、那天晚上,咱们跟大长虫打了一夜,最后、最后那白头发老前辈,从天上劈下一道雷,把蛇头劈没咧!”

    我眨巴了两下眼睛,“你、你说啥呢,我咋没听明白呢?”

    强顺说道:“咱身上的伤,第二天起来,浑身疼,却找不见伤口,你还记得不?”

    我点了点头,“咋不记得,我现在身上还疼呢,你到底想说啥?”

    “那、那些伤,都是咱那天夜里,跟大长虫打架弄的,咱跟大长虫打过架,还是咱们把它从石床下面放出来咧。”

    我又眨巴了两下眼睛,“王强顺,你到底在说啥呢,我咋听不懂呢?”

    “黄河,强顺,你们俩赶紧过来。”就在这时候,陈辉喊了我们一声。

    我们俩同时朝老松树下面一看,就见陈辉坐在地上,抱着疤脸的上半身。

    “还不快过来!”

    我极不情愿地应了一声,和强顺一起从草窝站起身,来到了老松树下面。

    陈辉抬头看看我们两个,“这哑巴还活着,咱们想办法把他带下山去。”

    “啥?”我跟强顺一听,俩人眼睛珠子都瞪大了,先不说别的,这丑八怪命够大的啊,上次那些雷,把人腰粗的松树都劈成了两截,这家伙连着挨了两下居然还活着?这是命真大呀,还是命真硬呀?

    “你们俩还愣着干什么呢,还不快帮忙。”

    没等我说啥,强顺说道:“道长,咱救他们干啥呀,别、别把天上的老前辈惹急了,再放雷劈咱们。”

    “什么?”

    我跟陈辉同时看向了强顺,强顺唯唯诺诺说道:“这次的雷,是那个白头发老前辈在天上放的,还、还有那条大长虫,也是他放的雷……”

    陈辉把怀里的疤脸交给了傻牛,傻牛托起疤脸的两条胳膊,就往他自己身上背。

    我跟陈辉愕然地对视了一眼,强顺继续说道:“白头发老前辈,在天上警告罗老大,不叫他们挖,罗老大听不见,疤脸听见咧,可是疤脸不会说话,老前辈生气,就往下放雷咧。”

    “那这些雷咋劈到了疤脸身上呢,他该劈罗老大呀。”

    强顺说道:“是、是劈罗老大的,谁知道,雷落下来就拐了弯儿,那老前辈就、就在天上说了一句啥……啥,原来还有‘替罪童子’,然后又劈下一道,本来还是劈罗老大的,谁知道,又落到疤脸身上咧。”

    听强顺这么说,我跟陈辉又相互看了一眼,替罪童子?

    傻牛这时候,已经把疤脸背到了身上,傻乎乎冲我们笑笑,“狗,师父狗,下沾。”

    傻牛的意思,可以下山了,他可以背着疤脸下山。

    陈辉冲我们轻轻一摆手,示意几个人下山,这时候,雨还在下着,山体泥泞湿滑,下山要比上山困难的多,更何况,我们还带着一个半死不活的。

    等我们挣扎着下到山底的时候,感觉天都快亮了,罗老大和小年轻早就不见了踪迹,毕竟他们带的是一具尸体,真不行,把尸体往山下直接滚就行了。

    陈辉想把疤脸带回山洞,我咬死了不同意,山洞是我们几个的藏身处,把疤脸带过去,等他醒过来,我们无疑全都暴露了。最后,我们选择了之前那个木屋,也就是另一位老道士隐修羽化的木屋。

    天色蒙蒙亮的时候,我们来到了木屋,陈辉让我们把疤脸的上衣脱下来,想给他检查一下身体。

    然而,等我们把疤脸的上衣扒下来以后,我们全都惊呆了,就见疤脸整个上半身,就没一块好肉,不是就是刀疤,还有一些红色的、青色的,看不出到底是啥造成的伤痕或者淤青,简直叫人心惊胆寒、触目惊心。

    陈辉看完说道,像身上这么多奇形怪状伤痕的人,能活着就是天大的奇迹,看看疤脸身上,再疤脸这张因烧伤变的其丑无比的脸,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这还算是个人吗?我们没有脱下他的裤子,估计,疤脸下半身也好不到哪儿去。

    陈辉看罢,一脸的悲天悯人,显然在心疼疤脸,连连叹息。

    山上的那两道雷,全劈到了疤脸的驼背上,陈辉等自己的情绪稳定以后,翻起疤脸的后背看了一眼。

    我们几个就站在旁边,我也瞅了一眼,就见疤脸的本来就伤痕累累的驼背上,有两个拳头大小的黑青,像是刚刚弄上去的新伤。

    陈辉说,这两团黑青,应该就是被雷劈中的地方……




喜欢寂寞de心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