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二十章 牙
送交者: 可恨张[♂★快递小哥★♂] 于 2018-01-10 11:07 已读 289 次  

回答: 葬鬼经 第十卷 活阎王 由 可恨张 于 2018-01-01 10:52

老爷子说过,李家两兄弟最大的杀招,就是一个攻,一个守。

负责攻击敌人的就是李银,他除了攻击敌人之外,还必须注意自身的状态,得不断用降气来维护肉身的四肢百骸,以免被李金传递来的降气撑爆。

而负责守备的人,就是李银的大哥,李金。

无论是从实力还是心性来说,李金都要强过李银很多倍,所以他在控制降术阵局这一方面,比起李银会更加的得心应手。

对降气没有绝对的操控力,随意将如此数量的降气传递给别的先生,那是会出人命的大事,包括老爷子都不敢随便这么干。

李金跟李银之所以厉害,也是因为这点。

技术不够默契凑。

他们俩是天生的双胞胎,有没有所谓的心灵感应,这个我不敢断言,但他们之间的默契也绝非普通人能够想象到的。

所以说啊,他们俩确实挺难对付的,从我攻击没有得逞便可以看出来。

“反应挺快......”我右手紧握着铁棍,被我砸扁的那一头,犹如铲子,不偏不倚,直冲着李金的人迎穴。

只要再往前推个半寸,李金的命就得交代在这儿了。

当初老爷子封他九穴用的是铁钉,最长的也不过一公分长,明摆着就是留手了,今天我可不想学他,要跟他们斗......那就得不留余力,你死我活的斗。

尽七八十公分长的铁棍,要是捅进肉身,不留力气的话,应该会在瞬间穿透出去。

如果我没有意外发现这样的装备,想对付李家两兄弟,恐怕还得费点劲。

但现在可好了,我都不用像是老爷子说的那样,费尽心力跑去封人的九穴。

说白了,九穴就是他的死穴,也是现在防御力最薄弱的地方,就算他其他的部位可以刀枪不入,这地方都防不了。

只要我一棍子杵进去,哪怕是祖师爷下凡也救不了他。

可惜的是,李银的动作跟我差不多快,不知道是打鸡血了还是潜能爆发了,就在我即将要得手的时候,这龟儿子又是一把拽住了我的手臂。

“天惶惶,地惶惶,鬼斗金宫泛无常,洞玄九畜发毫光......”

李金一边念叨着咒词,一边把手放进背后的袋子里,抓出一把事先备好的贡香。

手腕一抖,贡香便无火自燃,甚至还在开始的时候,窜出了近半米高的火光,看着就跟火把差不多。

“耍杂技呢?”陈秋雁兴致勃勃的看着这一幕,丝毫没有担心我,被她抱在怀里的爩鼠,也瞪大了眼睛,跟看电视似的,盯着李金看着。

“杂技?!!”

李金狂笑了一声,猛地咬紧牙,一挥手,直接将手里还在燃烧的贡香杵在了李银背上。

毫不夸张的说,在那瞬间,我都闻见了烤肉的香味。

“老弟!!上!!”

伴随着李金的一声暴吼,李银也出现了异变,身子连着颤抖了几下,眼睛越睁越大,几乎都到了睚眦欲裂的地步,眼角都开始往外渗血了。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李银一把推开我,收掌为拳,反守为攻。

从下到上的给我来了一记下勾拳,丝毫不留余力,在拳头碰触到我下巴的那一秒,我都能听见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

那一拳的力量有多大?

砸中我的时候,我根本控制不了平衡,整个身子都不受控制的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楼道的墙上。

不光是我的骨头断了几块,墙上的红砖也被我砸裂了不少......

疼还是其次的,最重要的是晕。

我的视觉能力在瞬间就丧失了,直到我落地后,李银冲下来继续攻击我,我的视线才慢慢恢复正常。

陈秋雁跟爩鼠都闪下去了,似乎是害怕阻挡李银,远远的躲在楼道下面,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跑的,跟看戏似的往我这边看着,好像对我的信心很足。

至于李银......这龟儿子算是报仇了。

掐着我脖子,死死的把我按在地上,左一拳右一拳的往我脸上砸着。

第一拳砸在我脸上,直接就把颧骨给砸碎了,那种剧烈的疼痛感,倒是没有怎么折磨我,反倒是让我出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

不知道为什么,他对我造成的伤害越大,疼痛感越剧烈,我的意识就越发的清醒。

就像是睡了一次好觉,神清气爽的那种清醒。

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脸已经被砸变形了,放在普通人身上,这种伤势绝对是死得不能再死的那种。

可是我的意识却没有模糊,也没有受重伤时该有的样子,反而越发清醒,脸上笑容也是越来越灿烂。

原本陈秋雁还准备上来帮忙,但一看我冲她摆摆手,也就放弃了这个打算。

“使点劲啊......”我笑道,看着不断对我挥舞拳头的李银,很认真的说:“就这种程度......你是杀不了我的.......”

“你***说什么?!!你还跟我狂是吧?!!”

李银像是一头被刺激到的野兽,疯狂的冲我咆哮着,手上的力度更大了。

但很快,他觉得这样的攻击没什么实质性作用,随手从地上捡了根木棍,双手紧握着,几乎在瞬间就捅进了我的左眼。

妈的。

疼。

在遭受攻击的下一秒,我的视线就变得模糊了,对距离感的把控,也接近了零的地步。

我是第一次被人攻击眼睛,也就这一次,我以后再也不想经历了.......

眼球破开的疼,木棍上的倒刺,扎入眼眶血肉的疼,那都不是正常人能够忍受的。

血流得很快。

温热的血液不断往伤口外涌着,仿佛怎么也止不住那般,我能感觉到有很多东西顺着血液溜走了,那是我体内被肉身蛊养出来的生气。

“妈的,还打算跟你们俩玩文斗,还想慢慢的来.......”我笑道,脸上的肌肉不断抽搐着,笑容也近乎于扭曲:“但你们不给自己机会,也就别怪我了,你个龟儿子.......”

“来啊!!”李银双手掐着我脖子,往墙上猛地砸了一下,咆哮声里,充满了挑衅的味道:“有本事你就动我!!来!!”

“行!!老子不动你哥!!第一个先拿你开刀!!”

我吼出这句话的时候,李银又一次举起了木棍,打算戳瞎我的另外一只眼睛,但他万万没想到.......

先前一直没有挣扎反抗的我,此时又有了力气,使出了全身的劲,把头仰了起来,猛地支起身子,一口咬住了李银的手臂。

我没有像是疯狗那样咬住不撒口,而是咬住之后,下一秒就开始撕扯......

不知道是肉身蛊的作用,还是我这人的牙比较利,咬住还没两秒,他手臂上的那块肉就被我撕扯了下来。

李银挺疼的,我能看出来。

这牲口被我咬下一块肉的时候,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嘶声惨嚎着,捂住伤口就撒开了手,连着往后退了好几步,走到了阶梯上面。

我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忍着疼,捂着受伤的那只眼坐了起来。

“你他娘的......非得逼老子翻脸.......”

“你怎么可能破开我的肉身.......这不可能啊!!”李银惊慌失措的看着我,之后又回头看了看李金,两个人脸上的表情如出一辙,都是完全没想到情况会变成这样。

我抬起手摸了摸脸,发现颧骨那一块有点偏,便用手指按着,慢慢往原先的位置推移。

“你们两个王八蛋.......真是不知好歹......想给你们一个痛快还不领情.......非得把自己闹个不得好死.......”

我说着,慢慢站了起来,往地上吐了口带血的唾沫。

“来嘛,你们两个龟儿子。”

我笑着,握紧了手里的铁棍,不奔李金,直奔李银跑了过去.......

“老子先拿你开刀!!”




喜欢可恨张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