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十九章 弱点
送交者: 可恨张[♂★快递小哥★♂] 于 2018-01-10 11:06 已读 256 次  

回答: 葬鬼经 第十卷 活阎王 由 可恨张 于 2018-01-01 10:52

挡住我的人是李银,不得不说他的反应很快,在我握着棺材钉准备往他脑袋上扎的时候,这龟儿子横着一挡,勉强用手臂挡住了我的直面袭击。

还有一点让我觉得很诧异。

李银只是个降师,但他的身体素质却远超于常人。

当然了,他没有我这样的肉身恢复力,只是力量超出了我的意料。

他压根就不给我站稳的机会,往外猛地一推,直接把我从楼梯上推了下去。

陈秋雁跟我的配合倒是很默契,轻轻用手扶着我的后背,便帮我保持住了平衡。

“你的身手怎么会.......”李银满脸不敢相信的看着我,又看了看自己手臂上被洞穿的那个窟窿,眼中的惊讶更甚。

我揉了揉手臂,感觉有些酸疼。

“力气挺大。”我笑道。

李银一瞪眼,似乎觉得我是在嘲讽他,语气瞬间就变得危险了起来。

“你敢小看我们?!!”

“小看?”我笑了笑:“说实话,我没小看你们,反而要高看你们一眼,反应速度这么快......你们的身手也不差啊!”

“差不差,你来试试就知道了。”李金冷笑道,眼中的神色变化很大,没有先前那种轻视人的感觉,一脸的如临大敌。

我点点头说行啊,那就试试呗。

“我非得把你们俩的眼珠子挖出来.......有眼无珠的东西.......”我开玩笑似的骂了一句,随后就给陈秋雁使了个眼神,示意让她往后退点,对付这种敌人还用不着她帮忙。

放在几个月前,李家两兄弟的实力在我眼里,肯定跟老一辈的高人差不多。

虽然我没有摸清楚他们是哪门哪路的,但多少也能观察出来一点.......在对付我的时候,李银是扛在前线的,李金则是站在后方,没有挪步子动手的打算,只是不动声色的在踏着脚,右手还放在兜里不知道在摸索什么。

“这就是你们沈家的本事?”李金也在观察我,不得不说,他眼力倒是挺毒辣的,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很好奇的问我:“你们沈家也开始教蛊术了?这种蛊倒是稀奇,肉身里的生气还挺重的......”

“降蛊不分家,我一个降师学点蛊道方术又怎么了?”我笑了笑:“难道老子学了蛊术还得给你们打报告?”

“不对劲啊.......太不对劲了........”李金也没在意我的挑衅,自言自语似的嘀咕着,表情也越发凝重:“我们好像低估你了。”

“你们不是低估,是低能。”我叹道:“到现在你们还没发现吗?你们都没明白过来?”

李金跟李银很疑惑的看着我,听见我的问题,他们似乎是觉得有点诧异,完全想不到我为什么会这么问。

见他们都在沉默,我也无奈了,叹了口气,转而问他们:“我爷爷的事,你们有参与吗?”

李银冷笑一声没说话,李金倒是犹豫了两秒,摇摇头,说没参与。

“我们刚到成都,今天下午才到。”李金耸了耸肩:“你爷爷出事的时候,我们还在广西办事呢。”

听见这话,我不禁愣了一下,心说这龟儿子倒是耿直,有什么就说什么,在这时候他说这话怎么有种服软的意思呢?

我的猜想,很快就被李金自己打破了。

他说完那一番话的时候,点上支烟,笑眯眯的看着我说:“当然了,我们也挺后悔的,没赶上好时候,要是我们提前知道这消息,肯定得跑来成都办了你爷爷,那个老不死的......”

“占着降门总瓢把子的位置不让,都金盆洗手那么些年了,也没退出江湖的意思,反倒是事事插手,事事关心,压根就不给我们这些后生活路啊........”李金叹道。

我没吭声,从腰后又抽了一根棺材钉出来,一左一右,各持一根。

“要是你们没参与我爷爷的事,那我就必须留你们一命,毕竟我这人还是讲道理的,最多就是撕了你们的嘴,让你们这俩龟儿子跟我过嘴瘾.......”我低声道:“不过我现在改主意了,不开玩笑的说,我准备弄死你们。”

“你没这个本事。”李银咬牙切齿的笑着,手上伤口的血已经止住了,这个贯穿伤对他的影响比我想象的要小,起码他现在还能行动自如。

“你是个炮筒子,所以你来扛雷,是这意思吧?”我问他,又看了看站在他后面的李金:“你们俩修行的降术不太一样,普通的降术对我没用,所以你们才玩能够联合的降术,不过这也搞不定我啊。”

李银使用的是什么降术,这个我说不准,但凭感觉来说,他的降术应该是施在自己身上了。

虽然有一股降气从李金身上慢慢转移,正在不动声色的从脚底钻进李银的肉身,但除此之外,李银体内的降气也不少,而且都附着在肉身的每一处.......

就我的经验来看,李金的降气,似乎是起到了增强的作用,而李银的降气......应该就是起到维护肉身的作用。

李银只是个普通人,没有肉身蛊能够随时随地的护着他,所以他只能靠自己。

李金转移到他身上的降气很强,无论是纯度还是数量,都是以往的我不敢想象的。

怪不得老爷子说过,李家两兄弟要是联起手来,那厉害的程度就得超出很多人的想象了......

“我爷爷原来跟你们交过手?”我问了一句。

“一次。”李金不动声色的答道,似乎觉得这件事提起来也丢人,所以回答的时候,特意装出了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输你爷爷一筹,没能翻盘而已。”

“输了就是输了,还输一筹?”我笑道:“还记得当初你是怎么输的吗?”

李金一愣,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表情很快就难看了下来。

“我什么都知道,别拿我当傻子糊弄,都这么些年了你们也没点长进.......”

我笑着,把手里的棺材钉递给陈秋雁,左右看了看,忽然发现楼道护栏是铁质的,外面只刷了一层防锈漆.......

看见这玩意儿的瞬间,我顿时就松了口气。

“还记得这东西吗?”我问道,抬起脚猛地在护栏上踹了一下。

也许是因为年久失修了,这些铁制的护栏很脆,一脚踹过去,直接踹断了两根顶上的连接处。

伸出手轻轻一掰,这两根铁棍就被我掰了下来。

“你.......你都知道些什么.......”李金问这话的时候,眼里很明显的多出了许多恐惧,似乎是想起了以往的某些事,说话的声音都在发抖。

我笑了一下,没吭声,不动声色的在李金身上扫视着,认准了他肉身上九穴的位置。

记得老爷子说过,李金这人使用降术的习惯,多是利用“外邪”冲身,之后再将其化之为降气......

外邪,要么是畜生,要么是人魂。

无论是哪种,都能算在冤孽之内,它们想要冲入李金的肉身,那就必须经过人的九穴,也就是所谓的冲身必过之关。

人迎,哑门,风池,人中,耳门,晴明,太阳,神庭,百会。

老爷子当初是怎么收拾李家两兄弟的?

很简单,从九穴下手。

铁不通阴阳二气,对于阴阳气来说,它是绝对的绝缘体。

所以用铁制的物件捅入九穴,几乎能在瞬间就止住冲入李金身子里的“外邪”。

当初老爷子还拿李家两兄弟的事来跟我当范例讲,说是对上这种联手的降师,首要目标就是站在后面阴人的那个。

先干死这种扇阴风点鬼火的龟儿子,之后的事就好解决多了。

“今天我就让你们想起来,当初我爷爷是怎么教你们做人的!”




喜欢可恨张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